却道天凉好个秋

【周喻】渐显(群刊稿)

渐显

原作背景/HE

文:BE帝国千秋万代(咳)

 

 

01

 

周泽楷也不是天生就会作秀的。

18岁刚刚出道那会儿,不谈技术只谈商业价值的话,他除了一张脸没得挑剔之外,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什么能招经理喜欢的地方了。

轮回经理很忧郁,天天做梦都是自家队长周泽楷跟隔壁副队黄少天相互中和一下,就皆大欢喜了。可惜梦醒了,爬起来对上的还是周泽楷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乖巧的一张脸。这么下去可不是事,经理心想。他相信周泽楷的技术,相信轮回的前景,所以必须得把周泽楷这不会来事儿的毛病改掉。

眼看着最佳新人的评比就要开始了,虽然官方并不会在意玩家自娱自乐的投票,但轮回经理还是希望周泽楷能去主动拉拉票增增人气。

结果周泽楷一点都不关心,连点皮毛表示都没有,更别提让他主动对着镜头拉拉票了。几天之内经理掉了好几年的份的头发,终于在轮回又一场胜利后的例行发布会上崩溃了。

发布会上的周泽楷依旧是呆呆的老样子,“谢谢大家”四个字用了好几个月了。当然,如果比赛输了,那么百分之九十九是这样的:“抱歉”。

这什么玩意啊!

经理忍不下去了,回了俱乐部,暗搓搓地把周泽楷拉到办公室里开了个小会,扔了个移动硬盘出来。里面拷满了各家队长副队长的广告、采访和宣传,让周泽楷带回去。

周泽楷不爱说话,表现出来就是“看起来很乖”,不管你说什么人家好像都会听,当然做不做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经理也懂,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看,说过阵子玩家自发组织的最佳新人的投票还是需要重视,最佳新人过了还有全明星投票,你技术好还长得好,还是轮回队长,最佳新人很有可能是你的,这么一来就会有很多广告商找上来,你得提前练练怎么作秀。

周泽楷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结果回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打荣耀,移动硬盘随手扔在旁边,转身就给忘了。

 

 

02

 

再想起那硬盘,是挺长时间之后,投票快要截止的时候。

周泽楷不怎么关心这种东西,刷新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心里咯噔一下,这才默默点开网页瞅了瞅。新闻不长,内容也简单,说周泽楷在玩家自发组织的最佳新人投票中一路领跑,绝佳的操作技术搭配堪称完美的外形,相信很快会成为众多广告商的宠儿。

周泽楷一目十行,看下来只觉这些话有点熟悉好像什么时候听过。思考了好半天,终于是记起来好久之前经理给了自己一块移动硬盘让自己补课。六百里加急,现在投票就要结束,眼瞅着死线就要到了,那硬盘还没动过呢。

周泽楷对着屏幕发了三分钟的呆,又站起来翻了十分钟的桌子,总算是把那块硬盘找了出来。

说起来内容实在是挺无聊的,全是广告录制花絮,杂志照拍摄过程,还有些赛后采访现场,战队专访什么的。经理特体贴,一个战队一个文件夹,周泽楷撑着头,挨个点开看了看。

嘉世的有点惨,队长从来不露面,境况比轮回还苦逼。霸图的也没参考价值,记者对着霸图队长通常都是问不出几个问题的,这种被动技能周泽楷先天缺乏。微草的……周泽楷没怎么听内容,所有注意力全在微草队长那只特别大的眨个不停的眼睛上……

一圈下来,只剩蓝雨。

周泽楷打着哈欠点开蓝雨的文件夹,第一个文件就是前阵子蓝雨主客不分连输三场之后的赛后采访,想必记者一定是咄咄逼人步步追打,周泽楷有点好奇蓝雨队长要怎么应付,光标移动,双击点开了播放。

对于蓝雨队长,周泽楷当然是有印象的,但都很常规。那时候还没有黄金一代的说法,只记着是第四赛季大批出道的前辈中的一个,手速硬伤意识顶尖。刚出道时没人看好,质疑声从没停过,如果说黄少天被人记住是因为神级技术,那么喻文州被人记住就是因为手残操作差。

要是除开荣耀层面,喻文州脾气好是公认的,感觉软软的从来不会主动挑起冲突。不管多么尖锐的问题扔过来,喻文州都是不愠不火全盘接收。

比如现在。

屏幕里出席发布会的是喻文州黄少天和郑轩,一水的第四赛季出道。黄少天脸色一般,郑轩打着哈欠,喻文州……喻文州照常微笑。

记者问题丢过来:“蓝雨连输三场,全员低迷状态下滑,现在蓝雨主力多为第四赛季出道,是否已遇新秀墙?”

黄少天皱眉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喻文州伸手扶住话筒,抢在了黄少天前面:“我信任我的队友们,我们不能要求任何人都时刻都状态满点,而且蓝雨目前战术风格革新,需要时间适应。”

记者当然不可能满意这样的回答。

“那么喻文州队长,您怎么看待您自身最近的状态和表现呢?”

“我吗?新秀墙的话,反正有与没有,对我来说都差不太多吧。”

 

 

03

 

周泽楷把蓝雨的那个文件夹移到桌面上,退了硬盘,戴上耳机开始翻蓝雨的宣传和广告。画面里出现的人通常很多,但周泽楷注意到的只有喻文州而已。

周泽楷觉得喻文州挺靠谱的,应该符合经理的要求,并且不是剑走偏锋的奇葩,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周泽楷特别有学习精神,把所有录像都看了,遇到没意思的片段就拖着进度条往后跳,看到喻文州出来了就慢慢放着一点点过。

晚上饭点去食堂的路上,周泽楷心想着回顾一下学来的经验,可惜从宿舍走到食堂,吃过饭后再从食堂走回来,近乎一个小时时间,周泽楷半点有用的东西都不记得了。

他只能记起来喻文州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剩下的百分之十那都是没有看镜头。

这可不好交差。

经理电话打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对着电脑犯愁,偏偏经理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嘴就问补课补得怎么样了。

周泽楷焦躁啊,在屋子里溜达了两圈,思考片刻,撒谎回答:“挺好的。”

经理又问,是肖时钦风格还是王杰希风格?

周泽楷答,喻文州风格。

经理电话那边沉默许久许久许久,最后清了清喉咙,声音有点抖:“小周啊,你怎么能学喻文州呢!?”

 

 

04

 

周泽楷有点囧,登了QQ,拉着职业选手群右边的群名单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来来回回两三遍,终于在第四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拎出了喻文州的的名字开了私聊。

经理的意思是喻文州那个不好学,反正你学了也学不会,但周泽楷不服。

周泽楷一条消息给喻文州敲了过去:前辈?

喻文州头像是灰的,几十秒之后回复过来:轮回队长?^^

隐身状态,如果不想回复是可以直接装作不在线的,但喻文州还是回复了,并且动作挺快。第一感觉是喻文州不排斥周泽楷的打扰,第二感觉是……虽然不排斥但是也不怎么期待。周泽楷撑着头对着屏幕认真思考了半晌,总觉得“轮回队长”这四个字看起来怪怪的。

周泽楷:叫周泽楷就可以……

喻文州:那叫小周?

周泽楷:嗯。

喻文州:有什么事情吗?

周泽楷一愣,啊,有什么事情吗。周泽楷敲着键盘,写写删删了半天,到底还是直接招了。说经理让自己补课所以找了录像给自己看,但是自己还是不会应付采访和宣传,求前辈指教之类。一段话一口气打出来挺长,不是周泽楷的风格。

喻文州挺久没有回应,应该正在认真把周泽楷的这段话看完。

周泽楷安静地等,等到喻文州那边终于跳了两秒的“正在输入”。

喻文州:方便语音?

周泽楷一愣,尚未回答,喻文州的语音邀请已经弹过来,动作快得一点都没有手残的痕迹。周泽楷耗费三秒钟回神,耗费两秒钟戴耳机,耗费0.1秒按下“接受”。

 

 

05

 

喻文州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的时候有点奇怪,跟录像里听到的声音并不一样,周泽楷无法辨认到底是现在听到的更接近真实,还是录像里的那些更接近真实。

喻文州说:“现在不太方便打字。”

周泽楷反射性双手移上键盘,顿了一下,又把手放下来,有点别扭的回答:“呃,没关系。”

喻文州声音带着毛边,沙沙的,可能是在笑,仔细听还能听到些许键盘敲打和鼠标点击的声响。周泽楷反应过来喻文州九成九是在荣耀,听声音操作频率并不是很快,但是节奏感极强。

周泽楷听得手有点痒,心想反正现在也没事干,要不也来玩两把。正出神到一半,喻文州那边敲打声音突然停了,接着是一声很淡的叹息:“啧,挂了。”

“噗。”

“很好笑吗?我可是每天都希望比赛时候可以语音指挥呢。”喻文州语气轻松,“不过,对小周你反正是没什么区别吧。”

周泽楷已经开了荣耀,登了个小号,甩着鼠标进了竞技场。他突然觉得语音真的挺好的,两边都不耽误,遂回应:“有区别的。”

“嗯?”

“可以聊天。”

一句话逗笑了喻文州,听声音还是笑得倍欢快的那种,周泽楷尴尬,知道自己答非所问,又有点好奇喻文州现在的状况,他脑补不出来喻文州大笑时候的模样,只能记起采访录像里的喻文州微微勾起唇角,恰到好处浅尝辄止。

周泽楷走神在先,手里操作一顿,神枪手被对面流氓近身扬了一把沙,周泽楷连忙抹键盘抢救,身子微微前倾——这是周泽楷的习惯,一到紧张需要发力的时候,就会不自觉贴近屏幕,眼睛都会比平时睁得大一些。

到底是职业选手,关键时刻爆个手速还是可以躲过的。

周泽楷死里逃生呼出口气,又恢复了自己的节奏,身体放松,重新陷入座椅靠背。手里操作着开了几枪,耳机里噼噼啪啪一片炮火轰鸣。

但总感觉少了什么。

周泽楷突然意识到喻文州许久没有出声了。

他又前倾了身子,眨眨眼睛小声问:“前辈?”

“嗯?我还在呢。”

周泽楷松了口气再次缩回去:“以为掉线了。”

“呵呵。”喻文州懒洋洋地笑,“没,我只是在想,刚刚那一下如果让我来抢救,可能就不会成功了。”

明明是开玩笑的口吻,周泽楷听了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嘴角甚至都不自觉垂下去,发了个狠一口气把对面的流氓速速解决了。

周泽楷退了荣耀,说:“不好笑。”

“嗯?”

喻文州声音带点惊讶,听起来绵软却藏着电波划过的毛刺,不晓得对着屏幕的一张脸是否仍旧带着笑,如平时面对镜头一样——周泽楷有点想知道。

他凑到屏幕前,问:“前辈,可以视频吗?”

 

 

06

 

这是个奇怪的邀请。两人不是很熟,视频交流又是一种极诡异暧昧的交流方式,放到谁身上都要好好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蓝雨队长果然没有立刻同意,周泽楷这边屏幕上一直显示着“等待对方接受邀请”。

喻文州又开始“正在输入”了,半晌过来一个符号:?

周泽楷视频邀请的时候没想过要找借口,他只是想看看喻文州此时的表情,其实他已经开始后悔了,毕竟现在不上不下的境况实在太过尴尬。周泽楷歪头绞尽脑汁想理由,突然记起自己本该是来求指导的,这理由听起来起码积极向上让人不忍拒绝。

周泽楷给自己点了个赞:请教问题。

喻文州:哦对,嗯……我穿着睡衣,不介意?

周泽楷:呃……不。

说完又想起什么,低头瞅瞅自己,嗯,衬衫,还好。

视频五秒后连接成功。

喻文州一只手撑着头,浅灰色睡衣看起来挺厚挺暖和,头发洗了还没有干透,有几绺软绵绵地贴在脸颊和颈侧,或许是分辨率和屏幕光的问题,整个人看起来都白到不真实。

嗯——比采访里的好看。

周泽楷实实在在一个愣神。

与脑补的相差不大,喻文州果然是笑着的,懒洋洋。

“唔,跟联盟首帅视频,这种事情是不是应该拿出去炫耀一下?”

“呃……”周泽楷实在不抗调戏。

“好啦开玩笑的……那么,小周有什么具体需要请教的?”

“呃,要怎么……应付采访?”

“啊,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喻文州笑弯眼睛,“我觉得我的经验不适合你,给你想个别的招吧。”

“……?”

“小周你不说话是特色嘛,留着挺好的。广告比较方便,他说什么你做什么就好了,至于赛后采访,可以装傻混过去。”

“……”

“如果觉得装傻不够真挚不够打动记者,那就笑着装傻。”

“怎么……笑?”

“正常笑啊,像这样。”喻文州看着镜头,无比自然地弯起嘴角,轮廓柔软似乎自带光芒。

 

 

07

 

这个笑容周泽楷太眼熟了。

他在蓝雨文件夹的那些录像里看到过无数次,根本找不到破绽,挑不出毛病,像是一个标签,一想起喻文州就是满脑子这种微笑的样子,明明该是柔软的,但仔细想想内里又是冷硬的。虽然周泽楷并没有仔细思考为什么会莫名感觉到冷硬。

喻文州那边歪头说小周你也试试呗。

周泽楷在想其他事情,所以格外乖,做事也没有怎么仔细思考。他对着镜头浅浅勾了一下嘴角,眼睛明亮如雪地里短暂停驻的灵巧小动物——看起来呆呆的。

喻文州没想到周泽楷这么听话这么好玩,仰着身子笑了半天,脸都快要仰倒到椅背后面去,浅灰色珊瑚绒睡衣最上面两个扣子没扣,露出一小片脖颈和锁骨。

周泽楷这边是没料到喻文州笑点这么低,更没见过喻文州猖狂成这样,脑海里那个好整以暇的微笑标签咔嚓一声碎了,简直幻灭——但周泽楷并不觉得失望与忧郁。虽然颠覆了预期,不过这样也不赖。就算分辨率低到一片模糊,声音也带了嘈杂噪声,可喻文州的影子似乎被抹掉一层水雾,反而明晰了三五层。

周泽楷转移了目光,说:“不一样。”

“嗯?”

“跟录像上的笑,不一样。”

“噗,小周你又不是记者,怎么可能一样呢。”

“……?”

“嘛,这种表情,怎么能给他们看呢。”

 

 

08

 

后来挺长一段时间,周泽楷和喻文州都会不定时语音或者视频联系,联系理由也次次不同,周泽楷本来就是个不擅长主动搭话的主,好几次都要想上好久才能想出一个跟喻文州聊天的借口。不过这种事情多来几次,两边心照不宣,也不用那么费劲消耗脑细胞了,喻文州那边一个“有空?”的短信过来,周泽楷就可以开开心心回宿舍开电脑了。

虽然两人根本就没什么可聊的,开着也基本就是占宽带,百分之九十的时间两边都是在各自荣耀。

周泽楷不负众望稳拿了最佳新人,也真试了试喻文州的招数,对着镜头一个微笑就够了,足以秒杀全场,要是有什么尖锐的问题就更好办了,虽然话少,但是可以装傻啊。几轮下来记者什么都问不到,但又说不出什么不好,只能咬牙切齿对着周泽楷一张帅脸按快门,360度无死角。

拿了最佳新人之后广告商果然一窝蜂冲上来,周泽楷忙碌了,被俱乐部战略性藏了几个月之后终于爆发。这些变化对于周泽楷来说就是一夜的事情,比如以前他明明可以周末回一趟家睡个天昏地暗,现在他天没亮就要被拉出去拍杂志广告。

喻文州短信过来的时候,他十有八九坐在车后座昏昏欲睡,只能对着屏幕扁嘴回复:今天没空……

几次下来,喻文州也就没有短信再过来了,已成定式的交流活动宣告终结。周泽楷对这结果不满意,总是记着这么个事,一直想要找个时间解释。

终于忙了几周后有那么一天闲散,周泽楷睡饱了爬起来,还没钻出被窝,先缩着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有空?”

“有。^^”

 

 

09

 

周泽楷结结实实开心了一回,扔了手机踢开被子跳下床,等电脑开的间隙里翻了件外套套着,又去洗了个脸,这才蹲到电脑前面开了喻文州的聊天窗口。

好久没见到喻文州了,周泽楷甚至觉得有些陌生。哦,也不是好久没见,报纸上杂志上还是经常看到的,但这种明显私密的见面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看得出喻文州那边天气挺好,屋子里一片光明,周泽楷又歪头看了一眼自己这边窗外的阴沉天空,对喻文州撇了撇嘴。

喻文州撑着头笑得一脸随性,说最近不忙了?

周泽楷点头,解释说自己前阵子接了好多广告,真的不是故意不来聊天的。

喻文州表示特别理解,抄起手边一本电竞杂志对着镜头晃了晃,上面周泽楷一张脸格外扎眼。周泽楷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说出半个字,只觉脸颊发烫,又突然想起来感谢喻文州,说谢谢经验传授。

喻文州听了笑出一排白牙,眼角总有点小得意:“那么,轮回会发我工资吗?”

周泽楷还真认真思考了几秒钟,表情有点为难:“可能……不会。”

说完小心翼翼瞥了一眼镜头。

屏幕里的喻文州先是一愣,紧接着笑仰了过去,直接从画面中消失,只剩了声音飘出来:“小周,别这么认真啊?”

虽然不知道喻文州在笑什么,但是感觉很高兴的样子——周泽楷突然也有点开心,这种情绪多半是会传染的。他眨了眨眼睛,向前凑着身子,贴近了电脑屏幕,挪动了两下,歪头小声说:“挺好看的。”

喻文州听了这话,又回到了屏幕里,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嗯?什么好看?”

“嗯……笑的时候。”

“噗。”喻文州重新撑着头,笑意尚未消散,甚至更加深刻,“得到联盟第一颜的此番夸奖,我是不是该高兴得下楼跑上个三十圈再来三十个高抬腿啊?”

 

 

10

 

周泽楷觉得喻文州是故意的,闲着没事就来刺挠刺挠自己,似乎自己尴尬的时候很有趣一样。偏偏周泽楷对这种事情莫名的认真与在意,次次都会真挚解释“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吗”“不是开玩笑的”等等。

听完解释的喻文州通常看起来会更开心,虽然画面上根本搭不上边,但周泽楷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把这时候的喻文州跟捡到好几个松果的松鼠联系起来。

这年,周泽楷18岁喻文州19岁,前辈不像前辈,后辈不像后辈。

这场久违的联系持续很长时间,周泽楷听得到喻文州那边的一切响动,喻文州亦然。用方言给家里打电话的声音,串门队友的喧闹声,团队赛训练时候的指挥声,还有漫长寂静后小声的一句“还在?”

快要睡觉的时候周泽楷有点焦虑,硬撑到喻文州先说话。

喻文州又是那种带着嘈杂与电流的毛刺刺声音:“快到新杰推荐的休息时间了。^^”

“嗯……嗯。”

“那我下了?”

“好。”

“明天见?”

“嗯……”

周泽楷想了一下第二天的任务,没好意思说第二天自己要被拉去采访一整天可能没有时间。喻文州听到他犹豫不定的声音,笑出声来,声音降了些许,成了安抚人心的温软样子。

“没关系,等你有空吧。刚出道的时候通常都会很忙,再过上几个月就会好很多了。”

“好。”

周泽楷手指缠了两圈耳机线,喻文州那边喀拉喀拉类似收拾东西的声音顺着线爬过来,似乎喻文州就坐在他旁边,一切对话都在身边发生,可实际上他们相隔一千五百公里,谁也听不到谁的声嘶力竭。

周泽楷靠着椅背垂着头,对面的嘈杂停了,看来已经整理就绪,可以说再见了。周泽楷抬眼,捞着鼠标,刚想右上角点叉,喻文州突然又飞快来了一句。

“嘛……那就,过几天全明星周末见。”

刺啦的断线声,耳机里一片寂静。

 

 

11

 

对着镜头微笑背词的时候,周泽楷不合时宜想起来喻文州开玩笑的那句话:这种表情,怎么能给他们看呢。^^

经理依旧不是很满意周泽楷的现状,因为周泽楷还是话不多,但轮回经理也知道周泽楷就这性格,无法要求他口若悬河伶牙俐齿,反正人家拍广告拍宣传片的时候格外听话格外配合,完全没有怨言,这已经足够轮回经理欣慰的了,就连联盟主席也在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过对周泽楷的喜爱。

一切人眼里的周泽楷都是个作秀技能满点的联盟劳模。

只有喻文州在周泽楷忙碌不堪的时候会收到作秀当事人的短信,多半都是一两个字或干脆只有符号——“烦”“累”“无聊”“啊啊”“……”等等等等。

这种反差还挺好玩的不是?

周泽楷当时从一堆录像里单拎出蓝雨的采访,内容看过就忘,只能记起喻文州微笑时候的模样。多半所有人都是喜欢这样的喻文州的,周泽楷也不例外。不管锋利还是尖锐,喻文州都能用微笑应付过去,似乎他真的并不在意,自嘲都可以拿去用得随意。

但真正的喻文州一定不是这样子。

周泽楷记得很清楚,某晚上喻文州敲着键盘,回他四个字:方便语音?

荣耀能在喻文州手上开出一朵与众不同的花儿来,蓝雨队长后背挺得笔直,手上的节奏如他的人,不愠不火,柔软又带刺,从来没有突然性爆发,没有大段团队赛指令,他甚至腾不出手回复周泽楷那么简单两三个字,输了之后语调稀松平常,大概早已输成了习惯。

甚至喻文州还可以撑着头挺无所谓地说:比赛的时候要是可以语音指挥就好了——只是尾音带点期望与失落。

这样的喻文州没几个人看到的。

周泽楷觉得,这样的喻文州也挺好看的。

 

 

12

 

全明星周末的时间是每年的第一个周末。

周泽楷吊了个尾巴,年底时候爆了几轮票数(妹子们对投票总是很在行),挤进了全明星24人名单里。新人入选全明星是很少见的,周泽楷又成了记者们围堵的目标,一天都没个空闲时候,从早忙到晚。

晚上闲下来的时候时间安排很自由,相互熟悉的经常满宾馆跑着串门玩。

通常来说,同届出道的大家都会有些莫名亲切感,第四赛季职业选手现在大部分都是各战队主力,私下有单独的QQ群,关系格外好,晚上一起凑堆出去加餐,浩浩荡荡一群人。周泽楷这边第五赛季的就差一些了,首先人就凑不到那么多,方锐来敲周泽楷的门的时候周泽楷刚回了房间把电脑打开准备荣耀,方锐把他显示器屏幕摁灭:“走走走,凑堆儿去楼下网吧黑人去。”

周泽楷没来得及回应,就被拉走了。

网吧里烟味弥漫乌烟瘴气,周泽楷他们忽略了自身影响力,一进门就被围堵了个水泄不通,而且周泽楷老实,找不到那么多脱困的借口,等他废了好大力气从人堆里钻出来,手签名都签软了。

喻文州短信就是这时候过来的:“少天说你只会作秀,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撇嘴回复:“呵。”

“手冷短信不方便,打电话吧。”

“好。”

周泽楷把脸埋在围巾里偷笑了半天,刚把通讯录调出来,喻文州的电话已经过来了,周泽楷只需要按个接听。

喻文州的声音又变了一种调调,跟电脑语音时候的又不一样了。似乎正走在路上,听得到浅浅的喘息声,以及偶尔一两声的汽车鸣笛。

喻文州问:“你在宾馆吗?”

“没。”

“那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唔……你们吃完了?”

“刚散场,在回宾馆的路上。”喻文州说了一半,突然笑闹声一片嘈杂,电话那边传来另一个声音,声音有点小,听得出来离话筒有一定距离:“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来打一场吗!竞技场单挑啊我这带了好几张神枪账号卡就等……等!队长你别走啊!”一听就是黄少天。

“……”周泽楷抹了抹脸。

喻文州一阵闷笑,也没打算让周泽楷跟黄少天聊上,捏着手机脱离大部队跑出了好远,周围终于归于寂静。

天冷,喻文州跑得有点喘:“小周?还在?”

“嗯。”周泽楷突然有点高兴,倚着路灯,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报个坐标?”

“唔。”周泽楷抬头看了看四周,“宾馆后面的岔路。”

“嗯我好像知道了,我快到了。”

“好。”

周泽楷站直了身子,左右看看找着喻文州的身影,虽然他还没想好见到喻文州之后第一句话要说什么,他发现自己没有脑子思考这个问题了,只是有些开心,脸颊有些烫。电话还通着,喻文州那边的脚步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不紧不慢,富有节奏感,像喻文州敲在键盘上的频率。

周泽楷突然间有点不敢回头。

他重新倚回电线杆,手机老老实实按在耳边。

猫咪挠在心口上的瘙痒和喜爱甚至让他连一个自然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手机里喻文州突然短促笑了一声,步伐频率快了些许,接着不轻不重一巴掌拍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周泽楷尚未来得及回头。

喻文州的声音从听筒从身后一齐传过来——

“抢攻!”

 

 

13

 

路灯灯光迷蒙,淡淡的金黄色,天有点冷,周泽楷可以看到自己呼出的一片白雾。荣耀场上只有被偷袭的份的蓝雨队长总算在现实世界里找回了点偷袭者的欢乐,一张脸与周泽楷相距不超过30公分,笑得柔软还带了点得逞:“注意背后啊,轮回队长。”

周泽楷摸摸鼻尖,低下头晃了两晃,想不出语言回应,只能呆呆地点头,似被出其不意兜了个六星光牢。

高清的喻文州笑点依旧低,被周泽楷的反应逗得笑到停不下来,后仰着身子,像要从屏幕里跌没影了,周泽楷连忙伸手拉了一把,防止喻文州仰得太深真的栽过去。喻文州的手腕冰凉的,这么一捏只能摸到一把骨头。

喻文州正过身子,扶着路灯笑出一脸明媚:“嘛,放心,不会摔倒的。”

蓝雨队长真正的声音是丝毫不带杂质的干净。冬日夜晚,一个石子扔进一潭泉水,再无回声。

周泽楷偷偷撇嘴。

啧,竟然比想象中的好听千百种。

 

 

14

 

两人哆哆嗦嗦跑回了宾馆,喻文州抱着电脑凑到周泽楷房间,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沙发里。两个人开小号进网游黑人黑得不亦乐乎。

喻文州好几次躺平了笑个不停,几把荣耀打下来能换上好几个姿势,从床头挪到床脚,又能从床东挪到床西。快到睡觉点的时候喻文州拎着电脑离开,关门前又回头笑着补充一句:“明天见。”

周泽楷点头,把门关好,挠着头发满屋晃悠。

足足晃悠了十分钟。

他终于反应过来,从呆滞和茫然中惊醒。他突然明晰意识到,就在刚刚,他真正见到了一个没有失真的喻文州,仿佛被人一把拍在肩膀上,拍散一片迷雾。

没有失真的喻文州。

他越想越觉得开心,黑暗都挡不住弯起的眉眼,似乎长久的静默总算得来回应,漫漫冬日终于万雪融城。

屏幕里的,杂志上的,隔断1500km的,虚假的,现在全都成了烟云雾景。

 

 

15

 

第五赛季的新年第一周。

一切刚刚开始。

这时候没有“战术大师”没有“枪王”,没有“黄金一代”也没有“新联盟第一人”,这时候的轮回刚刚有那么点杀进季后赛的苗头,这时候的蓝雨尚未登上联盟总冠军巅峰。这时候仅仅19岁的喻文州和18岁的周泽楷终于正儿八经真真正正见了一面,大冬天的黑灯瞎火的小破巷子,一个带着一身宵夜烧烤味,另一个刚刚签完名的手尚且麻木没什么知觉。

19岁的喻文州裹紧了围巾,两手揣在口袋里,一边抱怨天冷,一边又说要是能看到雪就好了。

18岁的周泽楷走在他旁边,还真就把脸埋进围巾里,掏出手机偷偷查第二天的天气预报,看到大太阳的图标时有点失望,却没告诉喻文州。

周泽楷已经回忆不起自己打着哈欠点开蓝雨文件夹时候的心情。

许多事就此成了永远的二人秘密。

没人知道周泽楷紧张时贴近屏幕的小动作,也没人知道喻文州大笑时候可以仰翻一条板凳。

像是留下了一道无解的代数。

直到多年后也无人猜到当时初露锋芒头角峥嵘的他们是如何成了后来没理由的最要好的模样。本该毫无交集各自有路,最终却彼此如手心一颗痣,抑或是眼中一处光明。

 

 

 

 

Fin.

这个是头呀校过的版本!!删掉“儿”的版本!有“儿”版手机里没存233333333………sad!

 /  热度: 774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774)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