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01

黄少天×孙翔

 

01

孙翔发现不管什么事只要扯上唐昊准没好下场。

上次他和唐昊去草原骑马结果从马上摔下来两个月没法下床,上上次和唐昊去夜店过生日被酒托骗了八千块裤腰带都差点拽出来当给人家,上上上次考试跟唐昊一起作弊小纸条掉地上了被监考老师连锅端导致挂科现在都没考过,上上上上次一起逛街丢手机,上上上上上次一起钓鱼丢钱包……妈的倒霉事太多了孙翔数都数不过来。这次命可能都要搭进去了。

孙翔遇到什么事总遏制不住会想最坏结果,但他不会说出来也不会表现出来,心里怕得要死,脸上云淡风轻,还有心情吃小零食哼个歌。

唐昊就没他那么能装逼,根本控制不住情绪,一边小心翼翼踩油门,一边激情辱骂孙翔:“妈的我们已经掉沟里一个小时了!你能不能不吃零食了动动你指甲盖儿大的脑子好好想想我们应该怎么活着出去啊!”

孙翔扯掉耳机也骂唐昊:“操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要不是你想来这破地方飞无人机我们能遇上这种事儿吗!”

唐昊:“是你先跟我说这个山里有个湖想过来看风景的!”

孙翔:“是你说最近天气好根本不用套防滑链的!”

唐昊:“路线图是你查的!”

孙翔:“可是车是你开的!”

“操!滚吧你!”唐昊咆哮,“从我车上滚下去自生自灭!”

 

孙翔被唐昊赶下车,蹲在路边抽了一根烟,山里太冷了,孙翔不顾形象用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但脸还露着,风迎面一吹脸就疼。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孙翔绝望地叹了口气。

他们是中午出发的。起因是孙翔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组照片,拍的是冬天的山中湖,湖面平整得像是人工压平的没有瑕疵的金属板,薄冰上覆盖浅浅的松软的一层雪,阳光下有十分精致的晶莹反光。孙翔查了半下午,终于找到了这套图的图源,是一个业余摄影师七年前的摄影日志。摄影师在日志中注明了拍摄地点:华川省云屏山,偶遇不知名的山中湖。

孙翔一看,华川省,就是隔壁省啊,说不定真的能去一去。

他把地址输进地图定位到云屏山,切换成卫星模式,比例尺调大,还真在地图上找到了一个湖,面积不大,地图比例放到最大也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不能确定这就是这套摄影作品的拍摄地点。但这个云屏山上只有这么一个湖,孙翔挪着地图把方圆几十里都看了一圈,只有很远的接近村镇区域的地方还有两个人工水库,除此之外再无看起来像是水面的影像。

孙翔把这个无名湖设为目标定位,生成导航路线,发现开车过去竟然只需要两个小时。

一套计划迅速成型,孙翔把卫星图和路网图打印出来,然后激动地给唐昊打了个电话,唐昊激动地回复:正好我想去山里飞无人机!妈的城里禁飞!

他们选了个大晴天,唐昊偷了父亲的车钥匙,孙翔带了一大包零食,两人开着车唱着歌就出来郊游了。前一个半小时一切顺利,从跨省国道下来的进山的路只有一条,所以进山的车并不少,偶尔看到不常见的车型号或者车牌号,两人还会追着人家跑个几公里,以车为话题聊聊天。孙翔以为他们可以这样顺顺利利一路开到目的地,唐昊也这么以为,谁知途经几个村镇岔口,百分之八十的同行车辆全都拐了弯。越往山里走,路上的车就越少。

大概十几天前山里刚下过雪,路面全是未被清理的碎冰,加上进山之后道路曲折,风也很大,每次拐弯都能感觉到轮胎打滑后的车身飘忽。

两人默契地不聊天了,孙翔戴上耳机开始吃零食,唐昊目不转睛地认真开车。他们前面只有一辆车了,唐昊谨慎地压着前面车辆的轮胎痕迹继续往前开,害怕稍微偏离一点就滑出车道。这么磨磨蹭蹭挪了二十分钟,前面开路的大哥终于方向盘一打,朝着另一个方向拐弯了。

唐昊:“我操,不是吧!”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这二十分钟路跑下来,命都是前面大哥给的,稍微惜点命的好同志都知道此时应该知难而退,但凡孙翔唐昊随便谁不那么逞强不那么皮,赶紧提出打道回府,也都不会再发生后面的事。

然后孙翔掏出路线图,看了一会说:“快到了。”

唐昊沉默片刻,说:“好,那我慢点开,靠着里边走,免得靠外不小心滑下去。”

十分钟后,唐昊拐弯没拐好,一车头窜进路边的雪沟里。

孙翔:“我操,不是吧!”

 

孙翔费力地从羽绒服兜里掏出手机,依旧没信号。

“操。”孙翔小声逼逼。

都怪唐昊太笨了,最开始车就应该让我开。孙翔气呼呼地对着冷空气吐了口烟。

天色已经慢慢过渡为暗蓝色,这里视野倒是很好,往山下看可以看到很远很深的沟谷地带,没有灯火照明看不清晰,只觉十分昏暗,好像山里的夜晚比城市的早来了很多。孙翔抬头看了看天,没看到有什么鸟类飞过,毕竟深冬,动物该南迁的南迁,该冬眠的冬眠,这座山很清静,孙翔只能听到旁边车轮子坚持不懈在碎冰上空转的声音,有些冰碴溅出来直接飞到孙翔身上。

孙翔朝唐昊吼:“你他妈是在削刨冰吗!”

他们的车卡在一个很危险的位置,油门不敢使劲踩,万一动力够了冲出来了却没刹住,直接就冲出路面栽下山了,又正好是拐弯位置,后面的车看不到他们,很有可能一拐过来毫无防备直接两车相撞。

总之死法很多种,想死的话轻轻松松啦。

唯一幸运的是他们停在这磨蹭了一个多小时,身后没有一辆车开上来,毕竟正常人根本不会大冬天里冒冒失失地开车进山。孙翔想到这里就超级烦躁,表示都他妈怪唐昊。

孙翔抽完烟,站起来拍挡风玻璃:“你歇会儿,换我吧。”

唐昊没力气跟他多说话,乖乖下车把位置让出来,抢过孙翔手里的烟和打火机。

唐昊:“往前可能不行,慢慢倒出来说不定可以。”

“倒出来!?”孙翔瞪大眼睛,“太危险了,你得去后面那个弯道帮我看着后面的车!”

唐昊:“后面哪有车!风这么大,我懒得走那么远!”

“万一有车撞上来呢!?”孙翔吼他,“不去算了!反正这是你家的车,出了啥事挨揍的是你不是我。”

“……去就去。”唐昊不耐烦地把羽绒服拉链拉到顶,弹出烟叼上,“你慢慢倒!”

 

孙翔盯着唐昊,直到唐昊彻底消失在拐弯的地方。

孙翔转过身瘫在座位里。现在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了,外面一片昏暗,还有呜呜的风声,妈的更恐怖了。孙翔挑了张CD开始放歌,休息了大概五分钟,等冻僵的手恢复了知觉才坐直身子准备倒车。

孙翔倒车的动作很稳,但脑中十分混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艰难回顾了一下这魔幻的一天。根据行驶记录,他们这次出门一共跑了一百五十多公里的路,山路不长但是耗时很多,按他查到的线路图来看,他们此时停留的位置距离目的地湖泊差不多只剩五到十公里左右的路程。

可是有一件事很怪异,孙翔怎么想也想不通。

在车刚刚栽进沟里没几分钟、天还很亮的时候,他们心态还没崩,唐昊下车透气,坐在车头上飞了二十分钟的无人机,说是让无人机替孙翔看看前面的湖算了。无人机能拍的范围很大,甚至可以拍到山下城镇密密麻麻的小屋顶,但偏偏就是没有拍到离他们只有十公里的那个山中湖。是的,无人机记录回来的影像里没有任何湖泊存在的痕迹。孙翔当时真的以为是他们下错了国道出口、进错了山,可他仔细看了看自己打印出来的路线图,好几个特征明显的三岔口和五岔口却又都能与实际对应。

所以他们其实也没走错路啊,难道是这张卫星图上的信息有误吗?

事情越想越奇诡,孙翔暴躁地狂抓头发,他把车稳住,开了车顶灯,侧身想去拿副驾驶上的那两张地图再仔细看看。

刚刚转身,余光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孙翔吓得心脏咯噔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咔嚓”一声玻璃碎裂的巨大响动在耳边炸开。

出于本能,孙翔立刻挡住脸往副驾驶方向扑,碎玻璃混着冷冽的风飞溅进来紧追而上。孙翔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没有时间顺利完成“扑倒在副驾驶上”这个动作,一股力道猛地抓住他的肩膀,用力很重,等孙翔意识到疼痛时,整个人已经直接被拽出了碎掉的车窗,耳边风声咆哮。

这个短暂片刻,孙翔彻底吓懵了。

大脑空白,五感丧失,身体不能动作,眼前全是剧烈晃动的虚影。

他在浅薄的意识里用尽全力嘶吼了一声“救命”,但现实是他僵硬着喉咙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待他的眼睛惊恐地勉强对上焦时,他发现他已经距离唐昊的车二十多米开外,有东西正拽着他的胳膊以非人的高速进行移动。

孙翔瞪大眼睛,脑中瞬间闪过超量的血腥片段和疼痛质感,以及自己被野兽分食的地狱画面,巨大恐惧飓风般碾碎他的心脏,进而蹿升出爆破式的求生欲。孙翔终于开始拼命挣扎,撕裂着嗓子骂人,用尽全力想把被抓住的那只胳膊拽回来,用力大到骨头和内脏都要碎裂的程度。

但这次反抗只持续了不到一秒。

孙翔被揪着衣服领子提了起来,接一个抡甩,直接被按在树干上。树枝上的积雪被震得扑簌簌往下落。

孙翔的瞳孔缩起来,僵硬着不再发出声音。

……他总算看清楚抓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孙翔脑中一阵断线般的嗡鸣。

什么几把玩意儿。竟然是个人。

抓自己的东西竟然他妈的是个人!

那人的手还捏在孙翔的衣领上,用力很大,孙翔喉咙被压迫,几乎呼吸困难。

他慌张地看着那人的脸,长相竟十分正常。

“你好吵啊。”那人还说话了,声音竟也十分正常。

孙翔彻底傻了,他谈不出此时的感受,恐惧、疑惑、惊慌,还有种失重的漂浮感。

眼前这个人,性别男,黑头发,瞳色浅,即便环境昏暗也看得清他锋利明亮的眼睛,体格中等,但力气大得出奇。最重要的,他是人,是人,他真的是人。

孙翔一颗心咕咚沉下去,又立刻提了起来。

他知道了,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

从某些方面来讲,人比野兽可怕得多,孙翔无法判断事情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得更糟。他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对,这人看起来年龄不大,脸是少年的脸,身材也像是少年的身材,甚至表情、眼神、声音也都与少年人十分贴合。孙翔突然就燃起了一丝丝希望的小火苗,他也不知道这种希望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能是看对方是个人类,年龄小,面相也没那么凶狠,眼睛还挺好看……所以应该有交流的余地。

对啊,只要对方是个人,就总该有交流的余地吧。只要可以了解到对方的需求,再告诉对方自己可以满足他的需求,那不就没事了吗。所以现在的状况跟被野兽“啊呜”一口咬掉脑袋相比,真是安心几万倍了。

孙翔暗暗松懈,试着挣动一下,立刻被更大的力气镇压。

孙翔不敢随便乱动了,哑着嗓子试探:“你、你是想要钱吗?还是想要别的东西?我我我,说不定我可以……”

“?”对面的人有些疑惑,眯着眼睛看了孙翔一会,“我不需要那些东西。”

孙翔也疑惑了:“那你……”

“反正我不需要那些东西。”对方毫不客气地打断,眼睛里闪着明亮的、锋利的光,甚至还算灿烂地笑了一下。他看着孙翔说:“我只是有点想要吃掉你。” 

 

tbc

 

滑稽.jpg

标签:黄翔
 /  热度: 881评论: 107
评论(107)
热度(88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