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02

黄少天×孙翔


02

少年的回答着实不在孙翔思考范围内。

孙翔呆呆地反问:“什么吃掉,怎么吃掉。”

对方没说话,咧开嘴笑,舌尖舔了舔小虎牙。

孙翔崩溃:“我操啊!神经病!变态!滚!”

“你吵死了!”少年一个手刀劈晕了孙翔,拽着孙翔的脚踝继续往山里走。

 

孙翔觉得这一整天发生的事都像在做梦,因为桩桩件件全部十分没有逻辑,一般从这种陷得很深的梦境里脱离时,总会被强烈的恍然感笼罩。

孙翔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他好不容易把眼皮扯开一条缝,世界一片漆黑,但很温暖,接着他又努力动了动手指让知觉回归身体,从头到脚都没有任何疼痛感,更加衬托记忆里那些零碎的粗暴画面十分不合理。果然是个梦吧,做真实的梦总是很累的。孙翔赌气地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继续昏睡过去。

孙翔睡觉总是很快很沉。

片刻后,黑暗中有人揉他头发捏他的脸他都毫无知觉。

 

唐昊要疯了,他今天第二十八次踹孙翔家的门,依旧没人开门没人回应。

孙翔真的丢了。

唐昊整个人趴在门上,腿软得快要跪下了。这是他今天第九百九十九次后悔跟孙翔一起去山里玩。他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其实开车进山的只有自己,孙翔是不是压根就没跟自己一起出来;是不是自己得了什么臆想症,说不定这次出行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个人行为,甚至压根就不存在孙翔这个人。

唐昊蹲在孙翔家门口又把事情回忆了一遍。当时他去后面的弯道帮孙翔望风顺便抽烟,大概蹲了半个小时,因为实在太冷了,而且算时间孙翔也应该倒车倒得差不多了,所以唐昊准备回车上取暖。但他拐过弯道朝停车的方向远远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车还停在原地,好像并没有移动多少,当时他还张口就骂孙翔是不是偷偷睡了半个小时觉一点活儿都没干,孙翔静悄悄地没还嘴。唐昊疑惑地绕到车前面,这才发现孙翔并不在车里,车里顶灯开着,驾驶座上空空荡荡。直到这时唐昊都没觉得有哪里不对,他以为孙翔是找地方放水腾内存去了。

唐昊没别的想法,他准备继续倒车把车彻底倒出来,伸手开车门时才猛地发现,车窗碎了。

唐昊吹着冷风,几乎是大脑空白,用了四十多分钟才把车彻底倒回正轨。

孙翔还是没有回来。

唐昊掏出手机疯狂开机关机,开飞行模式关飞行模式,但依旧没有信号。孙翔没带手机走,孙翔的手机放在副驾驶座上,所以唐昊并不是想给孙翔打电话,他只是想报警。他把车往山下开,试图开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又害怕孙翔回来找不到自己,所以开了几十米就停了,冲下车往回跑,使劲喊孙翔的名字。

当然是什么奇迹都没发生。

唐昊在山上磨蹭了三个小时,最后绝望地把车开回了家,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他没进门,先去最近的派出所报警,然后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跑到孙翔的家门口敲门。孙翔家只有孙翔一个人住,孙翔爸妈并未定居在这个城市,孙翔是过来上学的,这个房子也是孙翔过来之后买的。所以孙翔在这个城市里没什么亲戚和熟人,最熟的人就是唐昊了。

结果偏偏就是跟唐昊出来玩的时候,孙翔失踪了。

唐昊当天晚上根本睡不着觉,躺在沙发上回想各种细节。车窗碎了,很有可能是孙翔出事了,但车里没有血迹,车周围也没有血迹,唐昊甚至往山上爬了一段路,也没看到什么暗示着孙翔受伤的痕迹。而且车窗哪是轻易就能弄碎的,能让车窗碎得这么彻底需要很大的撞击力,车也是因为卡在了沟里才没有因为这种超出规模的撞击而偏移位置,不然很可能被撞得直接滚下山去。但什么东西能产生这么大的冲击力呢,普通野兽根本做不到,肯定是人类借助了某种工具,锤子、铁镐什么的。综合所有的推论,唐昊判断,孙翔很有可能是被人贩子团伙抓走的。

唐昊脑内自动轮播《盲山(孙翔版)》《大山里的孙翔》。

唐昊抱住沙发垫一通狂哭。

 

孙翔不知道自己又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心满意足,抻着胳膊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慢慢睁开眼睛,与另一个人四目相对。

有个人正支着胳膊撑在孙翔身上。

孙翔迷迷糊糊被吓了一跳,反射性“啊”的一声,伸手一个猛推,直接把那人推得坐在了孙翔腿上。孙翔撑着床猛地坐起来。

看清了对方的脸之后,孙翔:“艹啊啊啊啊啊啊啊!”

孙翔抬手给了自己一拳,仰面又倒回了床上。

怎么回事!梦还没醒吗,这个绑架犯变态神经病怎么还在啊!

孙翔躺了半秒,又迅速弹起来疯狂挣扎了一波,总算把坐在自己腿上的少年推下了床。他这才发现床并不是自己的,屋子也不是自己的,这是个孙翔全然陌生的环境。身处新环境,第一时间确定出口的位置是最重要的,求生欲令他此种感应格外敏锐,几乎立刻捕捉到了门的位置,连滚带爬直接往门口冲。可是刚从床上跳下来,就被什么东西圈住了腰。孙翔使劲挣了两下没有挣开,然后眼泪就下来了。

这种在冲向希望的路上被绝望镇压的感觉真是够了。

孙翔就是被吓哭的,也不反抗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力气好像瞬间被抽空,全身瘫软。

少年的胳膊还圈在孙翔的腰上。看孙翔不跑了,才把手抽了回来,有些好奇地趴在孙翔肩膀上看孙翔哭。

孙翔吼他:“看屁啊!没见过人哭啊!你抓我到底想干嘛啊!变态吧!”

现在光线好了,孙翔隔着眼泪再仔细看看少年的脸,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吧。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单看身高和长相,真没奇怪的地方。但孙翔亲眼见过他一手肘敲碎车窗玻璃,见过他拖着自己用野兽的速度狂奔,还见过他单手轻轻松松把自己摁在树上,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以为是梦的那些碎片重现脑海,内容的确过于夸张,但质感该死地真实。

被拖行时后背摩擦树枝、积雪和石块的颠簸感,树上的雪被震落在皮肤上融化时的细小刺痛感,狂风混着玻璃碴带着重量飞溅到衣服布料上时清脆的敲击感,失去意识前少年突然欺身逼近带来的锋利的切割感。这些感觉都太过真实了。孙翔一声不吭哭了五分钟,但也只哭了五分钟,五分钟后出离平静。

他用这段时间接受了超出自己认知范围的现实,当刺激过大达到极限,反而会生出破罐子破摔的冷硬。

孙翔随便抹了抹自己湿乎乎的脸,红着眼睛瞪了少年一眼。

“你不哭了?”

孙翔哭了五分钟,他就趴在孙翔肩膀上看了五分钟。

孙翔不理他,闷声说:“你不是说要吃我吗。”

“哦,没有啦,我又突然不想吃了。”少年正常时候给人的感觉十分明亮,一点都不像变态,“刚刚看到资料说其实并不好吃的,我就放弃了。”

哦。

孙翔很平静,他觉得自己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惊讶了。

少年挂在孙翔肩膀上继续兴致勃勃地说:“但是我觉得你还挺有趣的,就是有点吵,你怎么总是突然大叫一声啊,每次都很吓人。”

到底是谁在吓人啊,你不吓我我会叫吗,傻逼。孙翔内心在咆哮,面儿上不吭声,他懒得跟怪物小朋友讲道理。

少年见孙翔一直沉默不语,很好奇:“咦,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舒服吗,你生病了吗?”

“……你不是嫌我吵吗。”孙翔咬牙切齿回答他。

“那也不是让你不说话啊,”少年直挠头发,“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的意思是你不要突然说话……不对,也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就是不要突然大声地说话,如果你实在想说,可以先小声叫我一下,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这都什么玩意儿!这孩子怎么回事儿!

孙翔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少年,发现少年也在用同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孙翔脾气不好,终于忍不住了:“你他妈是傻逼吗?还是把我当傻逼啊?”

少年一愣:“你骂我。”

“……”孙翔偏开头表示不想继续跟傻逼对话。

 

两人都静止着安静了几分钟。孙翔不想说话也不敢动,只能四处打量这个奇怪的房间,这个房间竟然很大,仔细一看有好几个门,谁知道哪个是通向室外的,刚刚自己冲向的那一扇门背后说不定只是个洗手间。

少年看孙翔半天没反应,眼睛转来转去,小心翼翼地又凑近一些,用很轻的声音试探:“那个……你有名字吗?”

态度很软,好像两人吵架了,而他是先低头示弱的那一方。

这种难以捉摸的态度搞得孙翔十分莫名。

这个少年明明有怪物一样的压倒性力量,非要玩“伸出触手轻轻戳你一下”这种看你脸色的游戏,孙翔真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就算这孩子看起来有十三四岁左右,可说话内容真的诡异,思考方式和认知水平好像都只停在四五岁水平。难道这孩子是精神有问题吗?因为天生拥有过于强大的力量,所以被周围的小伙伴忌惮、排斥,进而产生了精神方面的问题?父母也渐渐拿他没有办法,于是只能将他抛弃在山里?孙翔越想越觉得合理,太有这种可能性了。

孙翔发了足足一分钟的呆。

少年一直在等他的回答,从开始的满脸期待等到面无表情,终于等得不耐烦了。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少年以为孙翔听不清,向前蹭了蹭,凑近了孙翔的耳朵。

“你先等等。”孙翔还在头脑风暴,压根没在意他,偏开头用手挡了一下。

少年被挡开,微微一愣,突然动作粗暴地抓住孙翔的头发逼迫孙翔仰起头。

“我已经等很久了!”

孙翔吓了一跳,差点又喊出声,但想起这孩子嫌自己吵,愣生生给憋了回去。孙翔惊慌地盯着少年的眼睛,明亮锋利的光还在,但眼底的色彩已经沉降下去,配合皱眉不耐烦的表情,孙翔立刻知道这个小朋友应该是生气了。孙翔悔得想给自己一拳,刚刚自己在做什么啊,在怪物面前走神?不管是十四岁还是四岁,不管是有病还是没病,这个喜怒无常的小朋友都是粗暴绑架自己的危险人物,根本不能因为片刻的无恶意行为就对其放松警惕。

孙翔不敢说话也不敢反抗,生怕自己一个失误就被生气的少年一手掏穿心脏。他只敢谨慎地盯着少年看,试图用自己无辜、委屈、可怜巴巴的眼神感化这个怪物。

少年也在看孙翔,看了好一会。

老实说这种空气紧绷的时候最难熬了,自己不能决定任何事情,所有弱点都被别人攥在手里,是死是活全看别人的心情。孙翔很讨厌这种感觉,他当然更喜欢当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决定者。只是此时没有堆砌在身上的权利、金钱和社会地位的装饰,只讨论真实的生死问题时,力量是唯一的判断标准。这个标准太简单粗暴了、太恐怖现实了,孙翔一点都不喜欢。

但手里握着孙翔生命线的少年似乎并没有想那么多。

他看了孙翔很久,或许是确定了孙翔的无害(但就算有害又能怎样呢),或许是觉得孙翔很有趣直接弄死有点可惜,不管什么原因,他好像从孙翔的脸上得到了某种平复心情的信号。他眨眨眼睛,突然松开抓着孙翔头发的手,表情又变得很可爱了。

少年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你现在可以听到我说话了吗?”

死里逃生的孙翔不敢怠慢,赶紧点头。

“你别紧张啊,其实我刚刚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名字呀?”

废话!

孙翔差点脱口而出,赶紧咬着舌头忍住。他没急着回答,先是有些警惕地打量了少年一会。

为什么突然问起名字?自己不应该对可疑的危险的陌生人报出真实姓名吧,要不干脆说自己叫“唐昊”,还是随便编一个“张三”“李四”?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自己的家人朋友会不会有危险?孙翔的大脑好久没转这么快了。

如果自己把同样的问题抛回去呢?人类常用的试探手段不就是接到问题并不回答,先狡猾地进行反问吗,这招用在这个四岁智商的怪物身上有用吗,他会又突然生气起来吗?孙翔想了很多,但不敢沉默太久。

孙翔谨慎地说:“你呢,你应该也有名字吧。”

“恩,”少年没觉出哪里不对,很爽快地接过话题,“我叫SHF00141733-0810。”

……

孙翔:“???”

 

tbc


标签:黄翔
 /  热度: 538评论: 52
评论(52)
热度(53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