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05

02# the huts

-Mogwai

黄少天×孙翔

 

写06的时候节奏接不上,回来大改了05!如果看到跟记忆不符的地方就是被我改了!

(那个啥,所有文都是,我一想起来就会到处改改,根本没有最终版本(。并不是记忆出现偏差,是我动的手(doge)

 

05

 

唐昊踹了几下孙翔的宿舍门。

孙翔嗯嗯着应声,叼着牙刷满嘴牙膏沫来给唐昊开门。宿舍里其他人都已经提早去教室抢位置了,只留了个没上进心的学渣孙翔磨磨蹭蹭等另一个学渣唐昊来叫自己。

“你赶紧吧,还有五分钟打铃,再迟到两次直接挂科了。”唐昊倚着门框翻孙翔白眼。

孙翔吐掉泡沫漱了漱口,飞速洗个脸,从洗手间出来二十秒换鞋拿书包,一秒关门:“好了,走吧!”

唐昊嫌弃:“你就睡衣出门?”

孙翔看看自己的大T恤和大短裤,不以为意:“大夏天的这样不是很正常嘛。”

他们的学校远离城市CBD,也不在大学城范围内,所属市辖区是近几年才开发的新区,空气优质,地价低廉,学校的地多到用不完,一大半都还是未开发闲置状态。孙翔和唐昊这栋宿舍楼是紧挨教学区的最近的一栋,给足了他们每天早晨慢吞吞出门的底气。

两人蹭着树荫,路过楼下便利店买了早餐面包,一边吃一边慢慢悠悠地往一号教学楼走。仲夏的早晨也已经十分炎热,经不起活泼的蹦蹦跳跳,孙翔习惯在树影中走得很慢,不得不走进阳光里时,就一个箭步跳过去,迅速冲到前方另一个树影中,走走停停,没跳两下就已经一身是汗了。唐昊就没他那么神经病,保持匀速运动,被孙翔一衬托竟然显得格外稳重。

“听说城中心开了个新游戏城,这周试营业。”孙翔又一个加速冲到前面,低头咬了一口面包,然后停在原地等后面慢吞吞的唐昊。

“你意思是我们这周的周末活动定下来了?”

“就这个意思。”孙翔赞许地拍拍唐昊的肩膀,“周六来学校接我啊。”

“滚。”唐昊嫌恶地甩开孙翔的胳膊。

孙翔已经在宿舍住了近一个学期,之前他从没住过宿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家里的,他那个房子离学校很近,只需要过个马路。冬天从山上回来之后,孙翔开始害怕独自生活,没开学时,他父母过来陪他过完了寒假,开学之后孙翔就搬进了宿舍。

但其实冬天已经过去很久了,冬天发生的事情也早已被扔进了代表过去的旧箱子中,并被迫接受时间的持续冲刷。时间永远只会向前,这是真理和规则,它让一切存在过的东西变得稀有而珍贵,让曾经极为尖锐的鲜活慢慢褪色,从256色变成12色、变成黑白、变成轮廓线、变成透明的虚无。记忆总会被忘记,如果让孙翔现在再去回想冬天的事情,他一定会很平静,这不代表当时的惊恐和声嘶力竭都是假的,只能说它们已经快被遗忘了。

上课铃响时,孙翔的最后一口面包恰恰咽下,两人刚刚好慢悠悠地进了教室的门,直接去最后一排的空位置坐下,各自掏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孙翔从小到大身体不算特别好,大病没有小病不断,但所有的病都来得快去得快,跟他的情绪一样。可能他就是这样的人,过山车式思维,大大咧咧神经粗,碰上事儿的时候吓死了吓死了,过去之后屁事儿没有。

比如被困在山里一个月这种事情,才过去半年,孙翔已经不痛不痒了。说不定再过半年都能当成奇闻轻轻松松讲给别人听,吓唬吓唬暗恋的妹子什么的,适当突出自己的临危不惧,多潇洒啊。当然,别人信不信那就另说了。这些过于奇诡的事情就算孙翔自己偶尔回想,也全是不真实的恍然。

从山里逃出来后,孙翔做了一段时间的噩梦,整个冬天没睡安稳。开学住宿舍之后慢慢有了好转,每次快要睡熟的时候宿舍对床大哥的如雷鼾声就会准时来找存在感,孙翔所有精力都拿去对付震天响的噪音了,没多余功夫在噩梦里徜徉,做噩梦这毛病也就没再怎么复发。实话说,还真得谢谢这位大哥,没了噩梦之后,孙翔的生活很快恢复了正常。

孙翔刚回来那几天,每天都去警局打听情况,什么都问不出来,半个月之后唐昊约他出来吃饭,小心翼翼地告诉他,说找到他的那天,留下搜山的那一整个警队全员失踪一个都没回来。后来那座山被封了一部分,之后更具体的事情孙翔他们就打听不到了。

倒是大概警队出事后半个月左右,孙翔被频繁叫去录了几天笔录。当时孙翔认定了没人能打得过黄少天,特别害怕警方继续撞黄少天枪口,咬死了没说黄少天的存在,只说自己迷路了,找了个山洞狗一样活了一个月,想让警方停止对这件事情的调查。虽然警方满脸怀疑,但孙翔信誓旦旦,他们也多问不出什么,后来就没再传孙翔去警局了。

不过黄少天的事孙翔没瞒着唐昊,也瞒不过去,他刚回来时精神不稳定,倾诉欲爆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唐昊,也只告诉了唐昊,唐昊从来不会主动提起。而且事情发生在寒假,学校的同学甚至不知道孙翔有在假期里失踪过,所以更不会勾起孙翔这段回忆。

至此,再没有人会在孙翔面前提起这事。

周围人的无知和缄默让孙翔时常出现“这只是一场梦”的幻觉,但等回过神来,摸到钱包暗层里那张黄少天的身份卡时,所有“梦一场”的虚幻却又立刻烟消云散。

 

孙翔没有把身份卡提交给警方,也不敢随便给别人看。

但他对这张卡充满好奇,因为这张卡长得跟目前通用的身份卡完全不同。他有跟唐昊偷偷讨论过,两人还去图书馆查过这方面的资料,从初代身份卡查到现在的第四代,发现没有一种是长得像黄少天这张这样的。

“假的吧。”唐昊一锤定音。

自这之后,黄少天身上的漏洞又多了一个。

其实只要静下心来仔细分析,“黄少天”的身上全是漏洞。

孙翔必须承认,黄少天没有实际伤害到他什么,他的恐惧并非来源于黄少天真实的伤害,而是来源于一种“或许会被伤害”的可能性——身上没有伤口,却看到铡刀悬在头顶摇摇欲坠,这才是真正让孙翔害怕的东西。只是当孙翔安全回归了熟悉的社会之后,再回忆起黄少天的一切也不禁怀疑起来:这把刀是真实的吗?

黄少天讲的故事一个比一个吓人,同时表现出了的非人的身体素质和超标的智商水平,所以当时的孙翔才会相信,进而感到恐惧。

可是黄少天说过的话到底有几分之几的可信?

本来孙翔就对黄少天的实验体身份持怀疑态度,又未在地下基地中探查到任何相关实验资料,孙翔一直缺乏足够的证据证实黄少天的离奇身份,此时又远离科幻故事一般的山洞基地场景,每日生活在真实熟悉的环境中,因此更加无法接受曾经摄入的那些出格信息。就像做了个光怪陆离的长梦,梦醒之后,仔细回忆梦中内容,发现逻辑多处不通,但这些漏洞在做梦时是不会被察觉到的。

孙翔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不止一次地重新思考关于黄少天的一切。

这让他感到恍惚,一种时间扭曲的恍惚。

人类现在的科学水平真的已经足够发达了吗?发达到允许实验室大胆研究并激活一个高智商高行动值的生物实验体?这很荒谬,如果黄少天真的是官方秘密研究项目中的暴走实验体,如果黄少天真的杀了所有参与这次实验项目的人,那这无疑是一次重大研究事故,相关机构不可能不对此采取措施。官方项目通过审批必定备案,阶段成果也会被如实记录并上报,如果人类有能力创造他,就一定有能力毁灭他,如果判定这种实验体具有不可控的风险,在继续实验之前必定该有完善的解决对策。人类是狡猾的生物,每前进一步都要想好十种退路。

黄少天的故事不合逻辑的地方很多,除了他的存在与当前科学技术水平严重不符之外,最大的漏洞就是把人类讲得太单纯、太简单、太表面了,黄少天的故事到底能有几分真几分假呢?

孙翔越想越觉得诡异与荒诞,他不能说服自己,不能推倒自己脑中既有的逻辑限制,时间一长,记忆褪色,他更加无法相信黄少天说过的那些话了。

他几次得出结论,推翻结论,并选择性忽略那些与结论不符的线索,最后宁愿相信自己最初的观点——黄少天只是个有臆想症的、幼时被父母抛弃的人类孩子。

 

孙翔和唐昊把游戏厅一日游的时间定在周六。

孙翔刚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了唐昊的电话说让他下楼。他把钥匙钱包拿好,哼着歌一脚踢上宿舍门,翻开钱包检查银行卡的时候顺手确认了一下夹层最里面的黄少天身份卡。这只是孙翔的习惯,每次拿钱包都要这样,没什么实际意义。

夏天的阳光是高温升级版的魔法攻击,孙翔从宿舍楼口跑到路边,短短两分钟的时间皮肤就仿佛灼烧了起来。市中心有点远,孙翔周末也在宿舍住,唐昊本地人,就开车先来学校,把孙翔接了再两人一起去游戏厅,车里有空调,一起美滋滋。

孙翔太久没开车了手痒,干脆把唐昊撵到了副驾驶位置上,他仔细想了想,自己上次开车还是冬天在山里倒车那次,太不完美了,根本没有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这次一定得把面子赚回来,把唐昊飙到服。

孙翔摩拳擦掌,雄心壮志,刚刚上路就被拦在了第一个红灯面前,得到唐昊无情的嘲笑。

“笑个屁,你不怕罚分我就敢闯红灯。”孙翔冷哼,偏头去看阳光过度的燥热窗外。

周六的城市慢吞吞的,零星几个行人全都打着遮阳伞,平日街边常见的流浪猫狗也全都躲进了墙根或树下的阴凉角落,昆虫趴在树上一起吵嚷,街道空空荡荡却格外喧闹。

这种烦人的天气,要不是有车可坐,孙翔绝不会离开宿舍半步。

虽然宿舍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孙翔突然想到了黄少天的山洞,那里的夏天一定十分凉爽。

孙翔打了个哆嗦,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回头心虚地看了看唐昊,唐昊正在玩手机,没发觉他的异常。

孙翔烦躁地敲了几下窗玻璃。

唐昊说: “那块玻璃换原厂花了我5000多。还好我第二天就去换了,不然被我爸发现要被揍死。”

孙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唐昊到底在说什么,委屈道:“你怪我也没用啊,又不是我砸的,我也是受害者。”

“我又不在场,没亲眼见到。”唐昊哼了声,“听你的描述我脑补不出画面,特种玻璃一肘子就怼碎了,幸好没怼在你身上呗,不然你就大型贯穿伤了。”

“能不能别净瞎想些压根不存在的血腥暴力场面了。”孙翔也哼了一声,“爱信不信。”

红灯结束了,孙翔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两人来得还算早,游戏厅里人不多,前台换代币都不用排队。两人一共换了500块,AA制一人一个二百五。

唐昊连忙紧急补了五十:“我凑三百,你随意。”

孙翔劈手把唐昊的五十抢了过来:“那我二百。”

前台姐姐:“到底补不补了?”

唐昊连忙答:“不了不了。”

唐昊揍了孙翔一顿,夺回五十塞回自己钱包里,孙翔“咦”了一声,伸手要去抓唐昊钱包。唐昊赶紧转身用肩膀把孙翔挡开:“滚!”

“不是,那是什么,有点眼熟。”孙翔转了一圈从另一个方向凑过来,伸手指了指。

唐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钱包透明夹层里的那张手心大小的皱皱巴巴的纸条。

“哦。”唐昊把它抽出来,“你当时的求救信号啊。”

唐昊正反看看,正面两个字“报警”,反面两个字“救命”,特别简洁,跟开玩笑似的,特别符合孙翔缺根筋的作风。

唐昊骂他:“我也是佩服你,弄这么一小张破纸,我能捡着是你命大。”

“你捡到的!?”孙翔大吃一惊,迅速把那张纸抽了过来。

“废话……你傻吗?”唐昊有点懵逼,“不捡到这个,我哪有理由带警察进山啊。我当时天天开车进山兜圈子,正好有一天捡到而已。”

“……”孙翔盯着纸上的字迹,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

孙翔左右看看,游戏厅里的人开始变多了,声音嘈杂,让他无法冷静思考。他把唐昊拉到清净角落里,指着手里这张纸小声说:“可是这好像不是我写的。”

“?”唐昊吓了一跳,“你什么意思,是说山上还有别的人被困,这是别人写的?”

“不是。像我的字迹,但应该不是我写的。”孙翔也没想通是怎么回事,又问,“你在哪捡的?”

“就救你的那个地方。”唐昊想了想,“因为是在那捡到纸条的,所以我才把警察带到那的啊。”

“不可能吧。”孙翔睁大眼睛。

他心脏咚地一沉,突然产生了一种宿命般的恐慌感,好像有些事情还没结束,而在事情结束前,不管自己去了哪里都是逃不掉的,背后紧追不舍的藤蔓生着利爪与眼睛,在暗中飞速潜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所作所为都会暴露,刚刚远离就要被拦腰拉扯回去,重新陷入无法挣脱的怪诞旋涡。孙翔有种预感,他将不得不再次面对半年前的所有。

孙翔狂揪头发,逼迫自己冷静。

唐昊看他这样子,也有些紧张:“到底怎么回事,你想到什么了?”

孙翔把纸条还给唐昊:“我只在我被困的山洞附近扔过这种纸条。从山洞到你们停的那个位置要步行一个多小时。”

唐昊愣住,傻乎乎地说:“说不定是风吹的?恰好就吹到我面前了?”

孙翔想的却不是这个,他脑中所想的是黄少天带自己过去时的画面。孙翔崩溃:“哪可能那么巧啊!”

……对,这实在太巧了。这怎么可能只是巧合呢?

孙翔顿住,脑中迅速蹦出一种可能性。

他把纸条收回来,往兜里一踹,转身就往门口跑,唐昊没拦住,唐昊手上还端着两个装满游戏币的杯子,赶紧随便往柜台上一放,才去追孙翔。

孙翔跑得贼快,车钥匙在他那,已经开了车门准备倒车了。

唐昊气喘吁吁钻进副驾驶:“你又犯什么病啊!”

“不是,你听我讲。”孙翔皱着眉,“这个纸条上的求救内容的确是我的内容,但它不是我写的,这个字迹很像我,但不是我。你懂没?”

“……”唐昊明显没懂,一脸懵逼。

孙翔不耐烦道:“算了你不用懂了!”

他的眼前闪过很多曾以为十分合理所以被自己忽略掉的片段:黄少天突然跑过来说外面雪停了、突然说要带自己去看有趣的东西、在自己踉踉跄跄往警车方向跑的时候也并没有冲上来拦住自己。

唐昊在那里捡到了纸条,黄少天把自己带到了那里。

孙翔虽然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但如果不带任何偏见地将记忆的碎片重新解读、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融合拼凑,他从中得出的结论将是严肃且明晰的。

“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但这个纸条是黄少天写的。”孙翔说。

他之所以能安然无恙、运气爆棚地从那座山上回来,只是因为黄少天想让他回来罢了。

 

tbc

 


标签:黄翔
 /  热度: 490评论: 46
评论(46)
热度(49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