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09

02# the huts

-Mogwai

09 

说实话,对于黄少天突然出现这件事,孙翔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他脸上表情很精彩,脑子里有一百个声音一起吵吵嚷嚷。

先是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按照剧本,难道不应该要历尽千辛万苦单挑各路小怪之后才能摸进boss地盘见到要救的公主吗?虽然孙翔也不确定黄少天到底算是boss还是公主,但不管怎样,黄少天都该是最后出场的那个吧,而不该是现在这样一个闪现接个控然后趴在自己身上东闻闻西摸摸。

孙翔僵硬地移动目光,两人离得太近了,他几乎不能清楚地看清黄少天的整张脸,只能把视线往下移,做贼一样,心虚地迅速扫了一遍黄少天的全身。

最先得出的结论是:黄少天好像没有受伤。这让孙翔获得了一些不知何来的安慰,但很快地,那种密密麻麻的离奇感又迅速占据了孙翔的大脑,他又把黄少天重新打量了一番。

这人真的是黄少天?他问自己。

然后自己得到答案:好像是吧。

眼睛是熟悉的黄少天的眼睛,而且翻手就能轻松把自己摁在树上的力道真是太他妈的久违了,真真正正就是黄少天的水准。可是这个黄少天跟记忆中的那个相差太大,孙翔一时间无法接受。最明显的是声音变了,也比记忆里的长高了很多,如果说之前那个黄少天像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那现在这个百分之百是二十岁左右的成年人了,气质与之前截然不同,眼神和表情也都有细微的改变。

这他妈的开什么玩笑,时间不是才刚刚过去六个月吗!?

孙翔稍稍挣动了一下,黄少天感觉到了,立刻松了手上的力道。

孙翔向前凑得更近些,几乎要跟黄少天鼻尖对着鼻尖了,他试探着喊了一声:“黄少天?”

黄少天显然还是不太习惯这个名字,停顿了两秒:“怎么了?”

你看,这里也很不对劲!这个黄少天不对劲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了!之前那个黄少天的一切反应和表现都很像三四岁的小孩子,现在这个全身上下已经彻底没有小孩子的特征了!说话的语气,思考的方式,还有肢体动作,完全看不出身体和心理的年龄差距,假设以前是顶着十三四岁的皮囊只有三四岁左右的内核,那现在应该是完完整整二十岁的身体和二十岁的内心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岁月对他做了什么?这不是才刚刚过去六个月吗!?

孙翔快要崩溃了,算上以前的,他弄不明白的地方真的太多太多了。他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自己出现的幻觉,毕竟山里雾气这么大,书里不都这么写吗,雾气重的地方容易被幻觉控制。

孙翔一仰头,就要用后脑勺撞树。

黄少天手疾眼快,按着孙翔后颈往前一压,直接把孙翔压到自己怀里。孙翔被踩了尾巴似的连忙挣脱出来,顺势猛推了黄少天一把:“别碰我!你他妈到底是谁!”

“你脑子坏掉了吗?”黄少天看智障一样看着他,“刚刚叫我名字的不是你吗?转个身就翻脸不认人了?你的记忆只有七秒吗?SHF00141733-0810,这样你满意了吗?”

 

孙翔不耐烦地坐在车里拆了第三袋原味薯片,咀嚼薯片的声音可以分担掉一部分注意力,略微减压,能让孙翔稍微不那么焦虑一点。他已经把车倒好了,甚至扶手箱和储物盒里的东西都重新收纳了一遍,然而黄少天还是没出现。山里冷清得一个路人都没有,孙翔无聊得要死,隔着车窗看风把杂草吹到左边再吹到右边都能看半个小时。

他本来是有一肚子的话要问黄少天,两人见面后,刚拉开架势准备好好叙叙旧,结果一句正经话都还没说出口,黄少天突然警惕,说有人过来了他要去看看,让孙翔不要乱跑。然后一闪就消失在夏季郁郁葱葱的繁茂山林里了。

孙翔一头雾水,一个人在附近转了半天也没看到半个人影,他真的弄不清楚黄少天的雷达是什么型号的,是听力敏锐?听到脚步声了所以判断有人靠近吗?而且黄少天移动速度太快,转眼孙翔就看不到人了,想追都没个方向,截止到目前,他已经等了黄少天一个半小时了。

其实孙翔很不安,严重程度跟等待时长成正比。这种不安的来源很杂也很矛盾:为自己、为黄少天、还要为将要碰到黄少天的那些人。孙翔无法停止自嘲:自己可真忙,心系天下苍生。他本来就喜欢东想西想,随便看个鬼故事都能脑补出超具象画面,现在尚且勉强保持镇定,全靠嚼薯片转移注意力续命。更何况他此时完全无法冷静思考,脑中一团乱,黄少天的突然出现着实打乱了他原本的节奏,那些提前思考过无数次的有关黄少天的疑惑全部飞出九霄云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心态面对现在的黄少天。

半年过去了,现在的黄少天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是好还是坏?是安全还是危险?是可以正常交流的吗?是可以被信任的吗?是没有攻击性的吗?

孙翔得不到答案。

只要与黄少天产生接触和关联,那些正常的、规则的逻辑通通失效,空间就像被扭曲一般,真实的世界立刻变为浓雾重重的梦境,如同进入一个迷幻失真的副本。

孙翔无法思考,只能发呆。

他把沾了调味粉的手指舔干净,空包装塞进垃圾袋,转身伸长胳膊准备去拿第四包薯片。刚转过去,突然有人敲玻璃,孙翔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

黄少天单手撑着车门上沿,弯腰探头朝车里瞅。

孙翔害怕这人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又把窗玻璃敲碎了,赶紧自觉开门下车。

“你到底干嘛去了?”孙翔怀疑地打量黄少天,黄少天全身干干净净,跟离开之前没什么两样。

孙翔真是替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黄少天说:“我以为又有人想去我那座山上,就特别注意了一下,结果他们只是路过,看他们走远了我就回来了。”

黄少天一靠近孙翔,就不自觉地往孙翔身上贴,孙翔使劲往后躲,几乎整个人都倚在了车门上。

孙翔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崩溃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黄少天充耳不闻,他左右看看,揪着孙翔衣服领子硬是把孙翔拉到自己面前,低声问:“你一个人过来的?”

孙翔僵硬地点点头。

黄少天眯起眼睛:“过来做什么?”

孙翔脑子还没恢复工作,直白地回答:“来找你啊。”

“哦。”黄少天又眯了眯眼睛,“来找我做什么?”

孙翔一愣,这次终于彻底转过劲儿来了,眼睛里噌地窜出了明亮的火焰,炸着毛像个小狮子一样:“我是有事要问你!”

“就只是想问我点事啊……”黄少天笑了一下,“就为了这个,你就敢一个人又跑过来一次?你就不怕我再抓你一次吗?我上次把你放走之后后悔了好多天的,你当时不是怕我怕得要死吗,现在又不怕了?”

孙翔本想反驳,提了口气又咽回去。

孙翔皱眉:“真的是你故意放我走的。”

“那不然呢?”黄少天顿了顿,说,“你肯定猜到了吧,不然不会再回到这里的。在发现有可能是我把你放走了之后,是不是突然觉得我没那么危险了?人类都这么天真吗,随便做点对你有利的事,你就立刻解除警报?”

“我没有。”孙翔反驳,“别把我当傻子看,我没放松过警惕,也没觉得你是什么好人。我就是有点好奇,想来问问你。”

“……”黄少天挑了挑眉,“你是真不害怕我了啊?”

孙翔没有正面回答:“我就是赌你不会再抓我一次,不行吗?”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笑了一下。

“那你还真是赌输了,我是真的打算只要再见到你就一定要把你重新关起来的。”

黄少天的语气并不严肃,但眼神挺认真,孙翔一时还真判断不出这话到底是认真还是玩笑,他的大脑尚未给出答案,身体已经本能地绷紧了,像受惊的猫,但又很逞强,明明十分恐慌,脑内已经慌不择路地演练起了八百种自暴自弃式的逃跑姿势,脸上还要努力装得正常。

“是不是又害怕了?你太善变了吧。”

黄少天凑上来,孙翔哆嗦得更厉害了。

黄少天的眼睛格外明亮,眼中全是恶劣的欢快笑意,“捉弄孙翔”这件事好像给他带来了极为浓郁的亢奋和乐趣。他眯起眼睛,将手心按在孙翔左胸口上,孙翔吓了一跳,胸腔中的生命源头更加急促沉重地咆哮起来。如果此时穿透这片脆弱的皮肤和骨骼,大概可以触摸到最令人神迷、令人欢悦的生命巅峰,恐惧和兴奋本来就是一体两面,此刻的孙翔是格外甜腻而且温暖的。

想到这里,黄少天微微愣住,他稍稍退开一些,遏制住这些莫名其妙的冲动。

他对着孙翔笑起来:“别怕了,我吓唬你的。”

然后又轻快地说:“算你运气好,那座山已经被我炸了。现在就算真的把你扣下,我也没地方养你啦。”

 

tbc

少天长大了!!

标签:黄翔
 /  热度: 476评论: 41
评论(41)
热度(47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