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10

02# the huts

-Mogwai

10 

孙翔从黄少天这几句话里捕捉到了两个重要信息。一、黄少天果然贼心不死想再逮自己一次;二、那场爆炸竟然是黄少天自己动的手。

孙翔觉得自己脑子真的不够用,情绪也不太够用,跟题的难度没关系,是这题的出题方向不对,从根本上就超纲了,黄少天的一切行为孙翔都完全无法理解,压根就不是出自正常人类的脑回路。

生怕弄错了,孙翔又确认了一遍:“那个爆炸……真的是你自己搞的?”

“我本来也没想这样,可惜有人发现那个基地了。”黄少天表情无辜,眼神里还带了些许嘲弄和不屑,“虽然总有一天要炸掉,但是被迫动手真的很让人不爽,而且他们太执着了,我炸都炸了,他们还总是……”

“停!”孙翔赶紧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不管黄少天说的是真是假,单听他说话的这个语气就很不妙!

一种靠近真相又不敢直视真相的矛盾让孙翔没胆量继续听下去,黄少天的眼神和态度很奇怪,好像炸个山是很随便的一件事情,就像放个烟花一样轻松,而黄少天唯一表现出的不开心也只是因为别人擅自打乱了他的节奏。黄少天真的只把爆炸当成一件小事。

“你……”孙翔看黄少天就像在看异星生物,“你很奇怪啊……被别人发现了就,就一定要炸掉吗?”

“恩。那个基地很重要,被发现了很危险,地底下有太多……”黄少天猛地顿住。

孙翔头皮一炸,立刻觉得不妙。

气氛突然变了,那些轻快和惬意随着黄少天的噤声戛然而止。黄少天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盯着孙翔,目光森冷,方才的明亮一扫而空,只剩锋利与戒备。

黄少天问:“是你说的吗?”

“……”孙翔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回答。他根本没听明白黄少天的意思。

黄少天却突然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格外阴森。

他一把掐住孙翔的喉咙,动作快得孙翔看都看不清,更别提躲闪了。

黄少天的声音甜腻、明亮、阴寒,这几种本该相互排斥的极端质感此时却完美融合在一起。

黄少天低声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是你告诉他们的吗?你一定跟别人提过吧,毕竟你是唯一一个知道了基地位置还能活着离开这座山的人类。”

黄少天语调轻快,词句清晰。

可是孙翔半个字都听不见,他的脑中嗡嗡作响。

黄少天的眼睛像冰冷幽深的漩涡,手很稳,没有丝毫迟疑,他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孙翔几乎立刻感知到自己颈部某块骨头的轻响,他连气音都说不出来,第一反应是抓住黄少天的手腕试图挣扎,他甚至来不及惊慌,眼中只有茫然和不解。

孙翔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明明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窒息感来得太直接,孙翔皱眉,视野一片模糊,又猛然极度清晰,像信号不稳的电视屏幕,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画面轻微闪烁跳跃,配合适时的尖锐耳鸣。孙翔似乎触摸到了炸裂的、灿金色的荒凉,他没有看到生命的走马灯,也没有上帝视角的灵魂出窍,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是高热的充满噪点的空白,好像有眼泪流下来了,但只是生理性的。

黄少天安静地看着他,看着他湿漉漉的颤抖的睫毛,他的生命在流失的过程中散发着不甘,如果把一生比作烟花,那此时一定是火焰彻底崩裂于天幕时的最好看的瞬间了。

黄少天沉默片刻,突然松了手。

孙翔眼前一黑,精神世界里所有的沸腾和嘶嚎立刻归零。黄少天稳稳抱住他脱力的身体,刚刚机械一样扼住对方喉咙的手现在倒是动作柔和,沿着孙翔后颈的线条轻轻安抚了几下。

孙翔睁大眼睛,趴在黄少天肩膀上大口喘气,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血液争先恐后死里逃生般地重新流动,情绪这才后知后觉冲撞着涌出来,莫名来源的眼泪还没有停止,恐惧、愤怒、绝望、无助,这些情绪都太负面太阴森了,平时随便来一个都让人无力招架,现在它们一起被提升到最大浓度,糅合混杂成为一体。

孙翔抖得停不下来,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牙齿碰撞的脆响,他以为自己的表达将会是疯狂且失控的报复和反击,但等他钝痛的喉咙可以颤抖着发出声音时,几百种幽深的情绪竟然全部蒸发了。

孙翔只是很委屈,哭得一抽一抽的,声音沙哑,语无伦次地说:“我没有,我不知道……我没说……不是我……”

黄少天安抚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抬起手,落下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刀。

孙翔趴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声音了。

 

这是一个空旷、纯粹的漆黑世界,孙翔迷路了很久,但他感觉不到丝毫疲惫和饥饿,情绪也很空虚,没有急迫也没有焦虑。他只是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不记得自己从哪儿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到哪里去,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却没有尽头,绝对寂静,绝对黑暗。孙翔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现于此,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时间在这里留不下任何痕迹,所有的所作所为也不需要原因。

孙翔以为自己永远无法离开这里了,他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世界尽端突然闪过一道红光,这道唯一的光明辐射着瞬间照亮整片土地,烈焰火柱撑开脆弱龟裂的地表,带着高温和灼炎直冲天际,霎时天穹崩裂地动山摇,这世界所有的存在都一分为二,所有的构成都如被侵蚀一般无声化作漆黑粉末,孙翔试图逃脱,但只是徒劳,他被卷入这场毁灭,气焰追逐他、火焰捕捉他,空间坍塌,时间消亡,万物全部迷失为宇宙尘埃。

孙翔猛地睁开眼睛,终于从昏迷中挣脱出来。

他全身疲惫,眼前的画面正在剧烈晃动,从昏迷世界晃到了现实世界。孙翔毫无准备,失去平衡从座位上滚了下来,沉闷地磕到了腰。

“操!”他大骂一句,倒是摔清醒了,后脑钝痛的感觉让他记了起来:他是被黄少天弄晕的。

孙翔连忙左右看看,他被摔到了自己车后座的下面,可能本来是躺在座位上的,应该是黄少天把他扔在这里的,不过黄少天不在。孙翔艰难地坐起身,刚准备爬起来,又是一阵剧烈震动,伴随远处沉闷的轰响,车子一个短小失重,孙翔又摔了回去,额头撞上前座的椅背。

地震了吗!?孙翔第一反应是这个,心里顿时崩溃一万次。这都什么神展开!自己到底演了个什么片子啊!上一幕和下一幕之间能有点联系吗?事情发展能讲点逻辑吗!?孙翔第二次努力爬起来,这次他已有准备,轰鸣巨响伴随着世界颤抖再次席卷而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抓紧前座的安全带,整个人被甩飞又被猛地拉扯回来,肩膀重重撞在窗玻璃上,再接一个突然坠落,这才勉强停下来。

“妈的……”孙翔僵着身体,使劲眨了眨眼睛,他这次是真真正正感受清楚了。

这他妈根本就不是地震,是爆炸啊!

 

爆炸差不多每隔二十秒一次,孙翔摸到规律,抓住短暂平静的空档踉踉跄跄从后座钻出来,扶着车门往爆破声音的方向看,离得太远了,天色已暗,只能看到模糊的昏黑的烟尘。

孙翔想都不用想,这爆炸肯定是黄少天干的。

黄少天到底想怎样?是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吗?反社会人格恐怖分子吗!?自己上辈子到底是干了多么丧尽天良的事,这辈子才非要跟这种怪物打交道!?

孙翔后脑还疼着,四肢沉重,他完全跟不上事件展开的节奏,仿佛活在一本荒唐混乱的剧本中。若不是亲身经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故事”可以神展开到这种程度,这根本不是孙翔能控制得了的,他知道自己是故事的主角,但他似乎完全无法左右故事的走向。

他此时只能感到恐惧与荒谬。他想逃离。

孙翔胡乱骂了几句,恶狠狠地拉开驾驶室车门准备立刻开车滚蛋,腿还没抬起来,又是新一轮的震天动地。

孙翔赶紧蹲下稳住身体,一支胳膊使劲吊着车门扶手,以免被震得直接翻滚出去。

孙翔判断,爆炸地点应该还是黄少天的基地那边,离这里有一定距离,但震感真的太强烈了,就像从地心直窜上来的一样。山里起了风,空气中全是躁动不安的尘土气息,孙翔努力维持着压低重心的蹲姿,想硬捱到动荡过去,刚捱了几秒钟,突然被什么猛拽起来,眼前一花,整个人又摔回了车后座里。

孙翔一个激灵赶紧起身,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坐上了前排驾驶座。

孙翔瞪大眼睛:“你……!”

黄少天没理他,垂头观察了一会儿车上的各种按键和档位:“这都干什么用的?我以前没开过。”

孙翔从后座扑上来:“你干什么!从我车上下去!”

“我把后面的事情一口气料理干净了,可以离开这座山了。”黄少天答非所问,注意力还放在车辆操作上,抬手随便按了几个键,车启动了,地图面板被摁了出来。

黄少天又低头看了看油门和刹车:“应该踩这个?还是这个?”

孙翔吓疯了,伸手想拽黄少天的衣服领子,但黄少天已经一脚试下去,油门踩到底,车直接蹿了出去,把孙翔扔回了后排。黄少天也吓了一跳,连忙松了松力道,打了一把方向盘,车身危险地左拐右拐,颠簸着在爆炸的余韵中高速冲下山。

孙翔猛踢前座椅背:“停车!”

“别踢了!”黄少天一脸紧张目视前方,“你能不能别乱动!你们这什么垃圾载具啊太难操作了!你再乱动从山上滚下去我不负责!要是太害怕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话就把脖子伸过来,挨我一下我能让你再睡三小时。”

“我操!你有病啊!”孙翔可不想再被劈手刀,赶紧缩到黄少天够不到的地方,“你想死不要带着我!停车!”

孙翔瞥了一眼窗户外边的山路边缘,差点吓尿,车真的几乎是贴着山边儿开的,稍微一失控就能滚下去,而且自动挡不容易技术性熄火,黄少天要真有能让车熄火的操作失误,估计车早在熄火之前翻下山了。孙翔还不死心,使劲掰了掰车门把手,当然掰不动,不禁暗骂这车的自动保护系统,一跑起来就打不开门,只恨自己没有黄少天那种非人类的力量,不然这种时候一胳膊敲碎玻璃,直接跳车说不定还能捡回一条狗命。

孙翔还在四处摸索逃生路径的功夫,黄少天已经跑过了最危险的几百米的摸索期,似乎摸到了门道,越开越稳,起码告别了花式漂移,脸上表情也没刚刚那么紧张了。孙翔把吓飞出去的魂扯回来,大着胆子又猛踹了一脚前座靠背泄愤。

“你到底要去哪啊!”孙翔崩溃,“别他妈带我疯了!绑架我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胆子小!一点都不好玩!你把我扔下去!车我送你!你自己爱去哪去哪行不行!”

“不行,我看不懂你们这个地图。”黄少天笑了一下,露出小虎牙,又说,“我刚刚把工事的地下部分全都炸掉了,现在就算有人过去也查不到任何东西,所以我就不用再呆在那座山上啦,是不是很值得开心?”

“开心个屁!”孙翔更崩溃了,“你到底想去哪啊!”

孙翔这反应让黄少天愣了一下,他回头看看孙翔:“去你家啊。”

“……啥?”

“我一个人太无聊了,一直呆在山上都快闷死了,也没什么好玩的,就你陪我玩了一个月,后来碰到的那些人都拿枪指着我。”黄少天笑了一声,“这破地方我早就待够了,要不是之前没过分化期,我早就炸掉基地离开这里了。”

“……”孙翔懵了。

等等,什么跟什么,分化期是个什么鬼东西。

孙翔赶紧往后座角落里使劲挪了挪,看鬼一样看着黄少天。

“你怎么了,不舒服?”黄少天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一下孙翔的脸色,突然想起什么,说,“对了,刚刚对不起啊,我以为是你把基地的位置告诉别人的,因为我只带你一个人进去过。我不是故意的,你应该没事吧?我没用太大的力气。”

“……”孙翔不说话,只是恶狠狠地瞪着黄少天。

黄少天挑眉:“生气了?”

孙翔哼出一声。

孙翔的面色十分糟糕,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他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黄少天愣怔:“什么?”

孙翔说:“你真的不是人类。”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不解道:“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的吗,我是生物实验的实验体……哦,你是不是想要确切的称呼啊?你可以叫我SHF,这是我们这个型号的统称。”

孙翔眼前一黑。


车里静默了很久很久。

黄少天一直从后视镜试探着观察孙翔,而孙翔缩成了一团,躲得远远的。

孙翔在发呆。

孙翔并非不能思考,只是不想思考,思维的触手刚要探及那些困扰自己许久的秘密,就像碰到一层结界一样立刻生出恐慌。农家乐小姐姐讲过的故事凝成画面在眼前跑电影,爆炸声还恍惚继续响在耳边,被黄少天掐住喉咙时的感官感受也又被调出档案重新读取了一遍。他作为“主角”,短短24小时内就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奇诡阴翳的事情,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比这更可怕的是,他可以深刻感受到这故事的后续将会极为漫长,而他截至目前的一切经历才都只是故事开头的一小部分。

孙翔有些恍惚了。

他的思维变得迟钝,情绪变得敏感。

他麻木地想,一直以来真的是自己脑洞太小了,黄少天或许真的不是什么单纯的超能力人类少年,自己或许已经接触到了不得了的机密,黄少天的存在根本没有自已以为的那么简单。国家武器?新型科技?不知名研究所的私人研究?还是政府某部门搞的秘密人体试验?

孙翔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学渣大学生,前二十年吃喝玩乐,大大咧咧得连灵异事件都没见过,现在突然把他从普通世界里揪出来扔到了隔壁超能世界,他当然无法立刻接受。

他的精神还没奔放到那种程度,尚且不愿面对现实,这他妈根本就是世界观搞错了好吗?

孙翔偷瞥了一眼后视镜,黄少天果然还在看他。

孙翔愤愤地把目光移开,他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这种游戏类型他不擅长,手里也没攻略,甚至他不知道黄少天到底可不可以被攻略,不知道故事的大致走向,不知道故事的世界观,不知道故事最关键的剧情节点到底在哪,不知道故事到底有没有he结局。

孙翔头很疼,绷紧的神经似乎随时都能断掉,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了,心跳急促,手脚冰凉。

孙翔抬手捂住脸,吸气呼气,然后自暴自弃地揉了揉眼睛,发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弯腰摸索了半天,好不容易从座位底下摸到剩下的半包烟。

刚点上抽了一口,黄少天猛地一个刹车,孙翔直接撞上了前排。

“什么味道?”黄少天回头,直勾勾地看着孙翔。

孙翔被撞得头晕眼花,还没坐起身,黄少天突然伸手把他揪过来,前排座椅之间的缝隙太窄了,孙翔肩膀卡在那,没办法更靠近了,黄少天就自己凑过来。

“什么味道?”黄少天又问了一遍。

孙翔一脸空白,呆呆地看看黄少天,又看看那支已经掉在地垫上的烟。

黄少天顺着孙翔的视线探头看了看,那支烟尚未熄灭,烟雾蜿蜒上升,香气浓郁,这是黄少天第一次接触如此浓度的尼古丁香气,心跳都猛地沉重了几分。

“……”黄少天恍然。

黄少天看起来不太对劲,似乎正压抑着亢奋,周身气息变得危险,看孙翔时就像看着一只猎物,眼睛格外明亮,眼底闪着一层红光。

孙翔立刻反应过来,这就是黄少天第一次看见自己时露出过的眼神。

孙翔无法动弹,因为恐惧而嘴唇发抖。

黄少天却很兴奋,他贴近孙翔脸侧,暖洋洋的。

他说:“不好意思,每次闻到这个味道我都会很开心,是生理上的吸引,我不太能抗拒。”

他微微停顿,声音轻快了很多,又说:“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是这种味道让我不想放过你。”

 

tbc

翔:什么鬼!!tmd我不就是抽了个烟!!!!!!!

这是一篇戒烟广告文

少天儿是很很很很很很很很危险的!!

标签:黄翔
 /  热度: 454评论: 36
评论(36)
热度(454)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