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11

十!章!了!终于!tmd!同!居!了!(飙血飙泪)

11

 

度假中的唐昊躺在沙滩椅上喝着果汁晒着太阳,点开社交平台一刷新,正好刷出孙翔一条新动态。阳光太刺眼,手机屏幕光亮度不够,而且还隔着一层太阳镜,所以唐昊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楚孙翔这条到底写了啥,嘴里没咽下去的果汁差点全喷出去。

孙翔:老子从今天开始正式戒烟!以后在我面前抽烟的、给我送烟的、带我去不禁烟场所玩耍的,都是我的敌人!全部拉黑!拉黑!拉黑!(愤怒)(愤怒)

唐昊赶紧把墨镜摘了,翻个身趴在椅子上戳孙翔的聊天框。

唐昊:你脱单了!?你是人吗?这才三天不见!就招呼都不打扔下兄弟脱单了!?

孙翔隔了两分钟才回复:放屁,狗才脱单

唐昊:别想驴我,那你突然戒个屁的烟!

孙翔这次隔了五分钟才回复:靠,别提了,保命要紧

唐昊:!!!???

唐昊被吓得都感受不到海边阳光的温暖了,孙翔这是什么意思,肺的问题还是心脏问题?年纪轻轻就癌了吗!?唐昊很担心,但是不敢随便问,只能一直“正在输入”状态。

孙翔的回复先过来了:不是你想的那种,是我养了个宠物

孙翔:它闻不了烟味,脾气也不好,我一抽烟它就咬我

“操……”唐昊长松出一口气,趴在躺椅上缓了半天。

唐昊继续给孙翔发信息:什么宠物啊这么宝贝,你出去抽不就行了

孙翔:只要我沾了烟味它就能闻出来!

唐昊:大型犬吗?你可以弄个防咬口罩

孙翔:我可不敢管它

唐昊:狗而已!别怂啊!

孙翔:你别说了

孙翔:我他妈根本打不过它啊!!!

 

孙翔拉开抽屉,含泪把之前囤的五条烟全都拿出来,再打开柜子,从箱子里摸出另外三条,还有已经拆封的四条,反正凑起来大概十整条烟,孙翔狠狠心打了个包,去了趟快递点,一股脑全寄到唐昊家去了。

到家之后先去卧室里看了一眼,黄少天还在趴着睡觉,被子随便盖的,露了一片光裸后背。看起来一时半会也醒不了,孙翔蹑手蹑脚又溜出来了,没有看到在自己转身之后黄少天微微睁开的明亮眼睛。

孙翔开了洗衣机洗了一大堆衣服,黄少天那身衣服也一起扔在洗衣篮里。黄少天的衣服是一套暗灰色的工装款式套装,看起来像是一种制服,孙翔伸手摸了摸布料,偏硬偏厚,手感很熟悉。之所以熟悉,是因为之前孙翔也穿过这身衣服,也就是冬天被困在山上那次。

那时候黄少天的身高还没有现在这么高,出门时总是裹着几乎能拖到地面的厚重大衣,但身处温暖室内的时候,穿的也是类似款式的制服。孙翔当时有特别观察过黄少天的衣着,试图在衣服上找到点什么线索,如果真的是某个机构的制服,说不定会印有特殊标记。为了方便注意细节,后来孙翔以自己衣服脏了需要换洗为理由,让黄少天借了自己一套。黄少天是从地下空间的仓库里翻出孙翔的尺码的,后来孙翔住在地下一层时自行探索过,发现有足足四个房间全部用来放置同类款式的制服,从头到脚一应俱全,不同季节均尺码整齐,所有衣服上都没有任何logo出现。

而且不仅仅是衣服,地下仓库里所有资源都找不到有价值的标志信息,直到离开山洞,孙翔也没弄清楚这地方的底细。根据对地下空间的探索,孙翔当时是粗略地得出过结论的:这个地下工程中存储的所有资源足以支持20人与外界隔绝生活八十年。现在仔细思考,再联系黄少天离开之前一定要炸掉整个基地的行为,如此规模和精度的地下工程果然不单单只是个避难所那么简单。

不过孙翔现在没什么激情破案,他不想动脑子细想,甚至还有点排斥。

如黄少天所愿,他们平安到达了孙翔在海宁市的房子,也就是学校旁边那个。孙翔没把他带回爸妈那边的家,一个是因为路程比海宁远,还有就是他想尽量避免黄少天跟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接触,虽然爸妈最近都不在家,但万一有什么亲戚同学不打招呼就突然来找自己玩了呢,那就麻烦了。还是海宁这边比较安全,这个房子只有孙翔自己住过。

黄少天把车开到山下之后,孙翔就挣扎着把驾驶权抢过来了,不然怕上了大路见了其他车辆之后,黄少天能在国道上玩起激情碰碰车。

他们是后半夜到的家,路上时间用了很多,孙翔开车的时候绕了好几次远路,无数次绕到各警局门口想把黄少天直接送进去,但又次次打消念头,心想大晚上的警局肯定人少,只有几个人的话根本对付不了黄少天,一不小心被反杀那就得不偿失了,还是先安于现状最稳妥,起码黄少天目前看起来并不是很想把自己干掉……大概。所以孙翔绕了无数次路,最后还是不得不安安全全到了家。这些仅仅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回忆起来已经十分恍惚,谁能想到他孙翔能有如此魔幻的经历,真就把来历不明的大型危险生物体带回家里来了,身边放着这么个不定时炸弹,哪天一觉长眠再也看不到第二天太阳也都不稀奇。

到家之后孙翔一直毫无困意,没胆子睡觉,黄少天倒十分自在,废话,他当然自在。孙翔很绝望,要是自己有黄少天的战斗力,保证也是人在哪就自在到哪。反正黄少天钻进浴室洗完澡就湿漉漉地套上孙翔的裤子爬上了孙翔的床,卷着被子秒睡,好像八百辈子没睡过觉一样。想也是,他把基地炸了之后,肯定没再好好睡过觉。

认真说,孙翔晚上反握着弹簧刀在黄少天床边站了足足一个小时。

黄少天睡得很沉,但孙翔下不去手。最害怕的倒不是黄少天一个惊醒顺手绝杀什么的,而是孙翔突然思考起了一个问题——黄少天到底算不算人类?自己这一刀要是真捅下去了,算杀人吗?

 

已经快第二天中午了,孙翔终于有了点困意,他也连着几天没休息好,身体早就过度疲惫了。短短三天之内,先后经历了熬夜刷题准备考试、早起赶火车、开车四小时去云屏山、农家乐失眠、进山没多久就遇到了黄少天,等等等等。学校最后一门考试竟然只是大前天的事,孙翔还以为早就过去了两三年了。

他从衣帽间里翻出换洗衣服,抱去浴室洗澡,对着镜子一脱上衣,脖子上的牙印露了出来。

孙翔凑近镜子,皱着眉伸手按了按,“嘶”地吸了口气,虽然没见血,但真的挺疼。

一想到黄少天当时的眼神,孙翔立刻打了个抖,脊背发麻。他完全猜不到烟味能对黄少天产生刺激,从黄少天那种蠢蠢欲动按捺不住的半失控状态来看,孙翔相信黄少天一定是很努力地强忍过,所以才只是凑上来咬了自己脖子一口而已,不然估计自己早就只剩骨头被抛尸荒野了。

但是咬在脖子上也太奇怪了,孙翔抬手捂住牙印,翻着浴室抽屉想找个大创可贴把它贴住,手心皮肤的热度更高一些,带着温暖贴近颈侧,让孙翔产生了一些与记忆相符的幻觉。黄少天当时咬完孙翔一口之后还飞快地舔了一下,然后趴在了孙翔的肩膀上,孙翔僵着一动都不敢动,他可以清晰感受到黄少天呼吸时的灼热气息。黄少天趴了好一会,突然向后撤开,松开了揪着孙翔衣服领子的手,哑着嗓子说:把那东西扔出去,把窗打开。求生欲让孙翔动作敏捷,立刻挪到一旁躲开黄少天,开门和把烟扔出去的动作同时进行,又迅速把玻璃降到最低。黄少天一言不发转回身继续开车,窗户大开吹了几乎十分钟,那种压抑的、危险的气息才稍稍散去。

现在想想,多亏黄少天手下留情自己才有命囫囵个儿地站在家里的浴室地板上。

孙翔撕开创可贴把牙印彻底盖住,然后才跨进浴缸里开了花洒开始洗澡。越洗越困,疲惫感像开了阀的洪水一样肆虐了孙翔的每根神经,他在几乎昏迷之前迅速结束战斗,身上的水都没擦干,直接胡乱套上睡衣T恤和短裤,东倒西歪扑在沙发上,立刻失去了意识。

 

孙翔这个房子并不大,两室一厅,主卧放了床,次卧堆满模型和游戏机,黄少天占了主卧,孙翔就只能躺沙发了。

孙翔一睡着,空气立刻安静下来,阳光从南向的窗户光临房间,气氛懒散温暖。

黄少天已经睡醒一阵子了,一直趴着没吭声,直到孙翔没动静了,他才翻身坐起来。屋子里实在是过于明亮,黄少天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拉开卧室门,正面就是客厅沙发,孙翔背对黄少天的方向悄无声息地侧躺着,身体缓慢的起伏频率表示其几乎处于深度睡眠状态。

黄少天走近沙发,挡住了一部分光线,昏凉的一小片阴影笼罩了熟睡的青年。

孙翔的T恤是白色的,后颈和腰背部分沾了身上没擦干的水,布料被浸染成湿漉漉的半透明,透出孙翔皮肤的颜色。黄少天弯腰轻松把他抱起来,孙翔头发还没干,潮乎乎地贴着黄少天的胸口。

黄少天把孙翔抱回卧室床上,自己打开孙翔衣柜随便找了件孙翔的衣服穿。

孙翔一个学期没来这边住了,所以空气里没残留什么烟味,不会对黄少天有什么刺激。黄少天挨个屋子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卧室,趴在床的另一边,撑着胳膊观察旁边孙翔熟睡的脸。

黄少天注意到了那块潮湿的创可贴,有些不解,似乎不太明白孙翔为什么要把牙印痕迹遮起来,他扣住孙翔的下颌,微微用力让孙翔仰起头,脆弱的脖颈皮肤彻底暴露,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淡淡的几个指印,也是黄少天留下的。

黄少天眯起眼睛,把手抽回来,似乎有些无聊地平趴在床上。

“……是叫烟吗,那种东西……”黄少天小声嘀咕,“每天抽我是扛不住啦,但是也别全都扔了啊……”

 

tbc

撑到这里了!感觉距离坑文又远了一步!

这种类型的坑我以前也没开过这么长的,也不确定能搞多久!就随便试试吧可能会坑啊!(打预防针

标签:黄翔
 /  热度: 432评论: 49
评论(49)
热度(432)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