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12

03# the rivers that run beneath this city

-The Calm Blue Sea

应该统一所有章节文前预警:病病的! 


12 

孙翔又梦到那个荒诞可怕的巨人国度了。

这次他很清楚这是梦,甚至还保留了上次梦境的记忆,就像打游戏读档一样。这次他熟悉了规则,一进地图就立刻进入状态,轻车熟路找了片巨大银杏叶的背面当自己的临时避难所。这是个阴凉隐蔽的好地方,还隐隐漂浮着叶片的清香,孙翔胳膊垫着头仰面一躺,竟然觉得还挺惬意。这一回的梦境世界比较平静,没有大蜜蜂也没有大螳螂,不像之前那次处处都暗藏杀机,孙翔暖洋洋地躺了一会,感觉就这样当个苟且的弱小生物也没什么不好,这个世界这么单纯,哪有那么多念想和意义,反正睡一觉就能幸福了,这么简单的生活太适合懒惰的自己了。孙翔不太想从梦里醒过来,缩在叶片下面美了一会儿,竟然开始昏昏欲睡。他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是梦,但他不知道自己在梦里睡着将会发生什么,而且他真的不太舍得睡,所以强撑着不闭眼,就差找两个木棍把上下眼皮支开了。也不知道努力了多久,累得要命,最后还是失败了,头一歪在梦里闭上了眼睛,失去意识的同时,他猛地回到了现实。

梦里的一切实感都得到了继承,孙翔意识是清醒的,但疲惫得眼睛都睁不开,阳光正懒散地笼罩着他,他能明显感受到,因为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看见世界一片暗红。

孙翔被晒得难受,皱眉想要翻个身,努力了一下没成功,再努力一下还是没成功,他有点生气了,支起腿借着力使劲往旁边一滚,后背刚刚离开床面,就被人圈着腰给拽了回去。

孙翔猛地睁眼,这回彻底醒了,抬起胳膊直接朝身后送了一个肘击,搭在他腰上的胳膊这才收回去,手心一挡,手掌顺势包住孙翔的肘关节。

“黄少天!”孙翔甩手,一骨碌翻身坐起来。被他点了名的人快活地看看他,单手撑着头侧躺着。

“你怎么在这!”孙翔脱口而出。

黄少天:“你睡傻了吗?”

孙翔抓狂:“我意思是你怎么会躺在我床上!”说完自己想了想:“不对,我怎么会睡在我床上!”

“那边太窄了,”黄少天反手指着身后的客厅沙发,“我看你快掉下来了,就把你抱过来了。”

孙翔立刻警惕地打量了黄少天一顿:“哦,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

黄少天笑说:“这种小事不用谢啦。”

“……”

孙翔气得大脑空白,不跟黄少天说话了,爬下床去客厅找水喝,黄少天伸平胳膊换成平躺的姿势,目光一直跟着他。

客厅有一整面墙的通透明亮的大落地窗,现在阳光正好,半个房间都是刺眼的灿色,孙翔站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线上,半边身子镀上金边。孙翔毛毛躁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叉着腰喝了两口,这个随便的姿势很容易显露出他的身体线条,肩背曲线流畅,腰细腿长。黄少天枕着胳膊一直盯着孙翔看,孙翔是背对着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孙翔慢慢把整杯水喝完,站着静止许久,空气里是夏日特有的嘈杂和燥热,却又很安静,他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摸到了钝痛的指痕和创可贴的边缘。

孙翔突然把杯子重重地放回桌面上,杯子底部撞击台面,发出特别清脆响亮的一声。

黄少天一愣。

孙翔转过身,因为有阳光和阴影的加持,衬得他目光一半尖锐一半阴沉。他摸着脖子冷笑一声:“你现在不想杀我了?”

黄少天没明白孙翔的意思,没有说话。

孙翔瞪大眼睛,这个瞬间他的瞳孔仿佛汇聚了整个世界的明亮,是愤怒的核弹轰然爆炸的颜色。他两三步冲过来,直接扑上床掐住黄少天的喉咙,两手交叠,压得黄少天陷进柔软的床铺里。

孙翔坐在黄少天腰上,目光凶恶,声音从牙缝里阴森森地挤出来。

“我问你,你算是人类吗?”

黄少天几乎没有犹豫,轻微地摇了摇头,他面无表情,直视孙翔的眼睛,看起来并没有因为孙翔的所作所为而感到任何痛苦,甚至都不觉得这算得上是威胁,他没有丝毫紧张,更别提反抗了,他只是有些不解。

黄少天的淡然让孙翔更加失控,他直起腰,用膝盖撑着身子,几乎所有重量都放在了手上,手腕因为用力过大而微微颤抖。

孙翔说:“既然不算人类,那我杀了你也没关系。”

 

这或许是人类表达恐惧时最常见也最极端的方式,当他们面对可怕的未知时,他们最先想到的总是毁灭。

当力量集中于指尖陷进温暖的皮肤,孙翔恍惚可以触摸到柔弱的肌理撕裂的质感,他眼前的画面在震动,脑中长久空白,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凭本能动作,以前压抑着的和以为想通的那些东西突然一起涌出,恐惧愤怒耻辱狂妄混合成漆黑毒药,进而全数转化为体内的恶意。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明明上一秒还能和平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下一秒就邪恶混乱地爆发出了足以付诸行动的强烈杀意,他的精神世界已经一片血红,思维是纷杂纠结的乱线,他甚至沉迷于此,无法清醒,无法从这种可怖的状态中自由脱出。

而黄少天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屋内的空气缓慢流动,他们似乎维持着这个姿势彻底静止了。

黄少天在心中数了十个数字,又数了二十个,又数了一百个,孙翔一动不动。黄少天只好伸出手,但孙翔对他的动作视若无睹,气力没有丝毫减弱。黄少天的手慢慢抬到孙翔胸口的高度,他的指尖碰触到了孙翔胸口柔软的布料,稍稍往前压了一下,他隔着肌肉和骨骼感受到了孙翔剧烈而鲜活的心跳。

黄少天停滞了。

现在,他的手腕只要稍一点力,他的整条手臂就能干脆利落地穿透这具温暖的身体,会有很多红色液体喷溅开,这个房间的天花板、地毯、墙壁将会染上热烈的鲜红,这里这么明亮这么干净,多了那么浓郁的色彩一定更加好看。

黄少天抬眼又去看孙翔的眼睛,孙翔依旧失控地瞪视着他。这种眼神让黄少天恍惚了片刻,一种新鲜的认知凭空降临,他头一次产生了虚无缥缈又转瞬即逝的名为“抱歉”的情绪。其实孙翔对于黄少天来说算不上什么,孙翔脆弱又多疑,跟其他人类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黄少天愿意与他接触,但这仅仅流于表面,或许只是生理和欲望的好奇。

孙翔只是普通的人类,而黄少天只是对人类好奇。

黄少天就像一张空白的纸,或者一只空白的灵魂,他的一部分情感模块似乎被彻底封印住了,他没有激烈的情绪也没有浓郁的感受,这些仿佛是他从未经历过的新鲜事物。他的本核封闭着,似乎不懂何为“感情的交流”,只要他想,他可以在任何时间收回任何特权,对待人类,他可以喜怒无常也可以不讲逻辑。他本该永远不会明白何为歉意的。

但现在这算什么呢?

黄少天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他收回手,抬起胳膊越过了孙翔的肩膀,试图如之前那样落一个可以解决一切的手刀。孙翔当然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却依旧不为所动,黄少天捕捉不到孙翔眼中哪怕万分之一的恐惧。

“对不起。”黄少天试探着说。

他的声音依旧流畅清晰,即便孙翔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他的喉咙上。

孙翔微微愣怔,继而破釜沉舟地用了更大的力气,他的手臂肌肉微微颤抖,表情狰狞得像一只发狂的小动物。黄少天没有制止他也没有干预他,只是轻轻揉了揉他沾了一层薄汗的发尾。

黄少天小声说:“没关系,你掐吧,掐到你不再害怕我为止。”

 

孙翔恍惚自己又睡了一觉。

或许是个回笼觉,或许是之前压根就没有醒过来,谁知道呢,反正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黑了。孙翔这次睡好了,回魂的过程很顺利,立刻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趴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清醒着,枕着胳膊,眼睛隔过昏暗正盯着孙翔看,两人的脸也就隔了五公分不到。

孙翔被两人的姿势恶心到了,胳膊一撑想要从黄少天身上爬起来,结果手臂跟废了似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哎呦”一声又栽了回去,黄少天赶紧往后缩了缩脖子,避免了孙翔额头砸到自己鼻梁的惨剧。

胳膊毫无知觉,孙翔只能哼唧着用滚动的方式挪到旁边。

“用力过度了吧,累不累?”黄少天语气轻快。

明明没有丝毫危险气息,但孙翔还是后背发凉,似乎源于身体的本能。

孙翔警惕地看着黄少天:“什么?”

黄少天说:“你还真下得去手,我以为你胆子没那么大呢。不过我也很配合你啦,我完全没反抗,能让我做到这种程度真的很很很难得的,爽到了没?”黄少天竟然用了“邀功”的语气,又说:“你倒是心大,累了趴下就睡,我被你压着睡了整整五个小时哎,我也很累的。我都这么豁出去了,你是不是应该夸夸我?”

“停!停停停停!”

这都什么奇怪描述,孙翔被说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连滚带爬躲到床的另一边,气急败坏,“你他妈瞎说什么呢!”

“真实发生过的事啊,不记得了?”黄少天笑了一下。

黄少天的声音总是带着一丝轻浮情绪,让人判断不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坏,也判断不出他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认真。孙翔谨慎地没有接话,身体不自觉地朝黄少天的反方向躲,试图离黄少天更远一点,同时飞快地瞥了一下黄少天的脖子,光线很暗看不太清楚,似乎是没留着什么痕迹。

孙翔声音紧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注意到了孙翔的目光,觉得有趣极了。

发生了什么你会不知道吗?你只是不愿意承认。

黄少天似乎摸到了孙翔的一处灵魂,孙翔这样的生物忍耐度偏高,不会轻易做出超出规则的举动,他们欲望很重、顾忌很多,像被重重锁链困在笼子里的不安分的小恶魔,之所以平和乖巧,只是因为惧怕笼子上的尖刺,那是他们道德或法律的规则,是他们自己为自己打上的人格封印。正如现在,突然萌生杀意的是他,一觉醒来拒绝承认的也是他,就像解除封印失去控制的小恶魔突然找回了理智。

黄少天饶有兴致地看着孙翔。

“没发生什么,”黄少天说,“我们只是交流了一下感情。”

 

tbc

我上一章是说,离坑又远了一步!啊!是远啊!远啊!远!

我怀疑大家都看错了!

标签:黄翔
 /  热度: 405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405)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