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18

04# golden sky

-God Is An Astronaut 

18

孙翔和唐昊相约于市中心的茶楼,孙翔料到可能会喝酒,所以没想着开车,直接叫了个车到目的地,下车第一眼就看到了停车场最外位置的唐昊的车牌号。

茶楼的一楼是大堂,包间集中在二楼,孙翔径直上楼,正好捕捉到拿着菜单穿越走廊的服务生,孙翔赶紧扬声叫住他:“预定过的,预订人姓唐。”

服务生核实了一下预订信息,对孙翔微微点头:“先生跟我来吧。”

七拐八拐了老半天,把孙翔原本打算的正儿八经的客套话给彻底拐没了。孙翔推开包间门,盯着唐昊看了一秒:“我靠,你这是黑了八个色度啊!”

“大惊小怪,你去晒一个月你也黑啊。”唐昊把菜单飞到孙翔脸前,“点菜!”

孙翔问:“你请客吗?”

唐昊:“很重要吗?”

孙翔:“当然了,这直接决定了我点菜的品质。”

唐昊:“哦,老规矩AA吧。”

孙翔“啧”了一声:“那随便来点儿便宜的吧。”

“我的妈你到底是有多穷了啊!”唐昊一脸难以置信,“以前点大菜拦都拦不住,现在突然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了啊?”

孙翔转头眼神示意服务生,翻着菜单飞速指了几道菜,然后把菜单扔回给唐昊:“真没钱了!把下学期学费住宿费一扣,就等着喝风了。”

没等唐昊细问原由,孙翔先受不了似的抱头仰靠进椅背里:“你是不知道黄少天有多败家,他破坏东西的手段你都想象不到,防不胜防你知道吗!他随便踢个小石头,诶?前边儿车的窗户碎了,这他妈谁能料到?他吃完东西随便扔个竹签,我靠,百步穿杨的字面意思你感受一下。他有心思有意识的时候还一切好说,一旦忘我了那就是个大型失控破坏机器,我赔钱赔到倾家荡产啊!下学期估计都要去大学生借贷!”

孙翔吐槽起黄少天仿佛一棵双发豌豆射手,唐昊根本插不进话,感叹这煎熬的一个月真的把孩子给憋惨了。

实话说,唐昊对孙翔说的这些没什么兴趣,听一半漏一半,偶尔点点头,默默给自己续茶。

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孙翔正比手画脚地跟唐昊讲黄少天是如何单手挂在楼外墙上帮自己检查空调外挂机的,看菜来了,孙翔立刻闭嘴,迅速抽出筷子抢先开动。

“妈耶天堂的味道。我已经吃了一个月的速食和零食和外卖了……”孙翔被美食感动了,“喝酒吗唐昊。”

“不喝,开车。”

“找代驾吧!”孙翔没给唐昊反驳的机会,转头跟服务生比划,“来箱啤酒!”

 

唐昊开始还强撑着不妥协,但看孙翔咕噜咕噜已经干掉两瓶了,就没忍住,两人把整整十二瓶喝了个精光,结完账准备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啤酒太撑肚子,出门前不忘一起去个厕所。

这是个禁烟的茶楼,两人商量吃饭地方的时候孙翔特别强调过,一定要无烟的。之前大厅和包间都还算空气清新,闻不出丝毫烟味,但现在一推开洗手间的门,孙翔立刻皱着鼻子退后了半步。

“不行,太呛了,我换个洗手间。”孙翔转身溜走。

唐昊怕等会找不到人,追上去也一起溜了:“这么怕烟味啊。”

“你当开玩笑呢?”孙翔酒喝得有点多,此时脑袋晕晕乎乎,说话一字一顿,显得语气格外认真,“一点烟味都不行,我怕黄少天把我吃了。”

“这什么原理啊,”唐昊简直想不通,“他怕烟味?晕烟吗?”

“不是,他后来跟我说,不是害怕烟味是喜欢烟味,一闻到就会特别亢奋那种。”说到这,孙翔又激动了,“所以我这一个月才不敢随便带他出去吃饭啊,外卖都得小心着叫,生怕给派来个老烟枪外卖员!”

唐昊敷衍地笑了两声应付孙翔,推着孙翔肩膀示意已经走到洗手间门口了。

孙翔这次先鬼鬼祟祟给门开了一个小缝,凑上去动动鼻子:“好像也有点,但是比刚刚的好多了。”

“那再换个?”

孙翔短暂犹豫了半秒:“算了就它吧!”视死如归推门冲进去,“我特么要憋不住了!”

 

吃饱喝足从茶楼里出来,吹一吹夏天晚上难得凉爽的风,孙翔产生了一种蹲监数年终于自由的洒脱感和幸福感,想来自己这一个月,戒烟戒撸戒夜场戒旅游,谈恋爱时候管得最严的那任小姐姐也没能成功让孙翔乖成这样。

妈的这么一想自己也太惨了吧!

孙翔愈发不爽,转着头艰难辨认了一下周边环境,想找个清吧拉着唐昊再吐俩小时苦水,结果连自己身在哪条街上都还没想起来,唐昊已经把车拦好了,开了车门转身正朝孙翔招手,孙翔立刻蔫儿了。

“我还没喝够啊……”孙翔闷闷不乐坐到后排,“怎么不叫代驾啊,你车怎么办。”

“你关心的还挺多,明天再过来开呗,代驾现叫叫不到。”唐昊把自己家的位置先报给司机师傅,转头想问孙翔家地址,又想起什么,顿了顿说,“要不去我家?你不想回家的话?”

“不行,我怕家里被黄少天拆了。”孙翔抬手半挡着眼睛,他有点晕,啤酒喝多了就是会有这种恶心感觉,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只是身体上比较难控制,“开到交通大学东门就行了师傅。”

“先送他再送我。”唐昊加了一句,又回头跟孙翔说,“车钱我先付了啊,回去跟饭钱一起算。”

孙翔伸直胳膊给唐昊比了个“OK”的手势。

车里一片寂静,唐昊孙翔知道当着外人的面没法随便谈论黄少天,所以改成了手机短信交流。孙翔倚着车门,窗户开了一条细缝,外面路灯的光斑连成片投射在孙翔的腿上,像生命电影一帧一帧快速闪过。孙翔半垂着眼睛,睫毛的遮挡让一半的视野有些黯淡,他手指敲屏幕键盘时动作很快,正在跟唐昊争论“以后该拿黄少天怎么办”这个问题。

唐昊觉得一直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但孙翔觉得无所谓。两人无法相互说服,双方的聊天文字泡都越来越长。孙翔大脑转得飞快,跟辩论赛上进了状态似的,手速都快跟不上脑速了,新的反驳言论打了五行还没打完。唐昊的新消息先发过来,孙翔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一停。

唐昊:你就不要装被动了,我听你描述,感觉也没你自己想的那么被动啊。你的确是怕他,但说是因为害怕所以才不敢放他走的这就过分了吧,本质还是你对他感兴趣,不然你早就面对危险自然避让了,要是真的讨厌他,管他会不会报复呢,肯定先能有多远躲多远再说啊

孙翔把自己刚刚那一大段都删掉,迅速回复:对啊没错啊,我本来就不讨厌他啊,又害怕又好奇而已

唐昊:那你要是哪一天突然不好奇了怎么办,突然不想看见他了怎么办,你要怎么处理他啊。要不你直接问问他吧,感觉他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不能沟通的。就说假如有一天你不方便继续养他了,然后问问他打算怎么办?好玩的东西这么多,他不至于找不到其他感兴趣的吧,一直待在你家里都不会闷吗?

客观上说,孙翔觉得唐昊的建议挺好的,有些问题是应该找黄少天问清楚。但他有点打怵,所以还是要嘴硬怼一下:人家能活三千年呢,几年时间对他来说也就是发个呆,说不定人家就是不爱动弹呢

唐昊:你这个换位思考很熟练啊?帮他思考了很多啊?算了随便你吧,反正他是赖在你家又不是我家,别未来哪一天送神送不走再跑来跟我哭就行了

唐昊看起来是想停止谈论这个话题。

孙翔赶紧往前凑凑身子,趴到前座椅背上,小声问:“你生气了啊?”

“我生什么气?”唐昊莫名其妙,转头示意了一下窗外,“是学校马上到了,你得准备下车了。”

“哦!”孙翔惊觉,连忙看看外面风景,然后摸了摸裤兜确认了钱包钥匙都在里面,没有滑出来掉在车座上的东西。

司机减速把车靠在路边,这条路是禁止长时间停车的,孙翔跟唐昊简单告别了一句就很快地下了车,刚反手甩上车门,师傅大概是怕被拍照罚款,立刻一脚油门窜了出去。

孙翔都没反应过来,正对着车屁股方向发呆,肩膀突然被轻轻戳了两下。

孙翔傻乎乎地回头,看到了黄少天的脸。

我靠!

孙翔惊恐地退了半步:“你怎么在这啊!?”

 

孙翔小区的侧门几乎是正对着学校东门的,孙翔那栋住宅楼又跟侧门离得不远,当时就是看上了这个房子上学便利所以才买的,现在正是这种便利的短距离给了黄少天轻松捕捉到孙翔气息和声音的机会。

孙翔沉浸在“黄少天竟然自己下楼了有没有碰到奇怪的人啊会不会顺便闯祸了啊”这样的思考中尚未回神,被黄少天拉着胳膊过马路,响亮的鸣笛声在耳边接连响起,孙翔这才惊醒,往左边一看,刺眼的光芒照得他眼睛都睁不开,是好几道高速靠近的明亮车灯。孙翔吓尿:“你过马路前看看灯好不好!”

“你怕什么啊,那种速度撞不到你的。”黄少天扣住孙翔的腰提了一下,孙翔“哎”的叫唤,感觉自己是被顺着腰拎起来了,视野摇晃着向下移动,几乎锁定在地面上。黄少天闪身横穿过四车道,快到孙翔只能感受到周身滑过的风,稍稍停顿的片刻都来不及让眼睛对焦,黄少天又用同样的速度蹦蹦跳跳越过了马路另一侧的四条车道。

顺利到达马路对面,黄少天松开扣住孙翔的腰侧的手。没了支撑,孙翔往下一晃,脚底踩地时腿软得踉跄了一下,差点跪下。

“……我靠,我要吐了!”孙翔捂着嘴,弯腰跑到行道树下面蹲着干呕了半天。

“哦,对不起啊我忘了,没事吧?”黄少天凑过来拍拍孙翔的后背,

“没事。操啊,难受……”孙翔捂着胃又蹲了一会,好不容易才从头昏眼花和胃液翻腾中回过神。他抬头紧盯黄少天:“先别管我,你先解释一下!你怎么自己下楼了啊!”

黄少天眯起眼睛:“我闻到酒味了啊,怕你喝多了才下来接你的,你好像很不领情啊。”

孙翔“哼”了一声不说话了,拽着黄少天的手腕借力站起来,天旋地转,差点又栽回去。黄少天手疾眼快架住孙翔的胳膊侧了个身,正好让孙翔趴到自己后背上:“你看你就是喝多了吧,行了你别乱动了我背你回去吧反正也不沉。”

“我没喝多!是你刚刚带我飞马路我才晕的!……你放我下来,这个姿势很奇怪啊,太丢人了!我又不是腿断了!”

孙翔还在瞎扑腾,被黄少天一扯胳膊再一掰腿,孙翔“哎哎哎”连声叫唤,身体失去平衡,赶紧两手扒住黄少天的肩膀,再也不敢乱动了。黄少天顺势托住孙翔的腿根把他往上抬了抬。

孙翔又在叫唤:“哎呀别颠了不然真的要吐了!妈的这姿势好累啊还不如我自己走!”

“你老老实实趴着别乱动就不会恶心了啊。”黄少天恐吓他,“憋好了别吐啊,我会在你吐之前及时帮你捂住嘴的。”

“……”你牛逼。孙翔忍气吞声地反复深呼吸。

算了。丢人就丢人吧,大半夜的也没人看。

孙翔眼睛一闭,垂头趴在黄少天肩膀上装死。

走了一会,孙翔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我怎么总觉得我在往下滑。”

“你就是在往下滑啊,我还不敢颠你怕你吐出来,哎你这个姿势我很累的。”

“你还能感觉到累啊!”孙翔梗着脖子反驳,但腰和胳膊上还是用了力,使劲往上蹭了蹭。他也这么背过别人,知道半掉着的姿势很不方便。

黄少天趁势抬他一下:“哎你的腿别乱晃,能不能用点劲儿夹着我的腰啊……再夹紧点行不行?不然等会儿又会滑下去的。”

孙翔很不耐烦:“哎呀我知道了!”

 

孙翔姿势对了之后就没人再说话了。

沉默很容易产生出时间被拉长的错觉,孙翔一路上莫名紧张,老想着怎么还不到家啊应该没这么远的吧,想睁眼确认一下,但又碍于面子不愿把脸抬起来。这么硬憋了两秒,浑身哪哪儿都难受,头又昏又胀,心跳都加速了。孙翔先是觉得胳膊和肚子烫烫的,他不动声色地移动了一点点胳膊的位置,胳膊恢复正常了,腿又热了起来,这都什么毛病啊,孙翔简直要怀疑自己是血液循环紊乱了。

孙翔赌气地抬起头,正好看到正前方几级熟悉的大台阶,上了台阶没两步就是楼口了。

妈耶……谢天谢地,胜利就在前方。

孙翔立刻放松了几分,挺直后背稍稍挪了一下身体,这么一挪不要紧,腰陡然一僵,孙翔脸色唰的变了。

“……”孙翔睁大眼睛,冷汗爬满后背,脑袋里嗡嗡作响,一股奇异而惊惶的感觉袭击了心脏,让他的心跳突然失控。

孙翔懵着,脑中乱得仿佛日了一百条狗,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什么意思,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这种时候会有反应啊!孙翔真的哭笑不得,用心感受了一下胯下的蠢蠢欲动,简直绝望到想要当场自尽。小兄弟你可争点气吧,你要顶到黄少天了啊!

这么一下子,孙翔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下半身了,皮肤都敏锐了好几倍,他大腿内侧还紧紧夹着黄少天的腰,夏天衣服的布料很薄,细小的肌肉颤动几乎无法过滤,孙翔可以清晰感知到黄少天上台阶时的腰部动作,连黄少天捏着自己腿根的手指的力度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

我靠!才发现啊!这个背人的动作也太色情了吧!

孙翔要爆炸了,急急忙忙就想跑,用腿夹紧了黄少天的腰弓着背试图往后退。

黄少天察觉到了,侧头看他:“马上就到了你乱动什么啊小心掉下去。”说完一使劲又给孙翔拽回来了。

孙翔“哎呦”一声,腿根磨蹭着黄少天的衣服,下身结结实实撞在黄少天后腰上。

“……”黄少天脚下停住了。

孙翔悲痛地捂住脸,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两人原地停了一会,孙翔抬起头,红着脸大声辩解:“是这个姿势你一走路就会蹭到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说了我自己走了是你非要背我!”

黄少天手一松,孙翔跟着重力往下坠,脚终于重新踩在了地面上,但不受控制,带着身体朝旁边晃了两下。

黄少天转过来扶住他:“我是早就看出来你走路都不走直线了相比之下还是背你走比较快所以我才想要背你的啊,怪我啦?”说完垂头看了看孙翔撑起一半的小帐篷。

“你看什么呢!”孙翔抬手捂住黄少天的眼睛,“这很正常的好吧!这玩意儿经常不受控制的!你不要用这种好奇的眼神看我!”

黄少天抿起了唇角,似乎正在极力憋笑,孙翔的手心可以感受到黄少天睫毛的颤动。

黄少天带着笑意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看了行了吧。”他捏住孙翔的手腕,把挡在自己眼前的手移开,夏天的风和孙翔的脸是慢慢出现在视野中心的,孙翔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半张脸陷入朦胧的昏暗,半张脸拥抱锋利的光明。

黄少天一只胳膊搭在孙翔肩膀上,靠近了说:“你的心跳超过130了,而且已经超过两分钟了,你很害怕?还是很兴奋或者很紧张?”

“我觉得都有。”孙翔傻站着,老实回答道。

“那你需要帮忙吗?”黄少天说,“或者我们互相帮助一下?我们有生殖隔离不会产生基因交流的,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安全很方便啊?其实我也有点兴奋,你知不知道你身上还是沾到了烟味的啊。”

孙翔这次是真被吓到回神了,哆嗦了一下想往后缩:“你,你什么意思,我不用你帮我,我也不想帮你……”尾音全堵在了喉咙里。

孙翔被黄少天掰着后脑勺接吻,所有意识都从大脑中甩飞出去,摄入酒精的后遗症让他的世界本就不算安稳,现在更是天地转动。灯光是流淌的,地面像涨潮时涌动的波浪,晚风吹过脸颊时化成了人形,向自己伸出了半透明的、柔软的女人的手。时空也连带着融化扭曲,一切都变了,天空分裂成八片,星星们重新排列组合,变成俄罗斯方块慢慢坠落,碰撞叠加后突然消散。远方高楼跟随地面倾斜倒置,树木细韧的枝条仿佛百条缠绕的长蛇,整个世界都被幻觉赋予了新的生命。孙翔晕晕乎乎地闭上眼睛,耽溺黑暗前的最后画面是黄少天危险躁动的明亮眼睛,眼底有薄薄一层红光,像近在眉睫咫尺之遥的血月亮。哇,在这个混乱世界里,只有黄少天是正常的、没有被酒精扭曲过的,像经历时空穿梭时自己紧紧拥抱的唯一同类。

孙翔眼睛闭着,脑袋晕晕乎乎的,舌头被黄少天控制着所以不太听自己的话,说话时也不太灵活。

孙翔模糊地哼哼:“哎回家先,我站不住了,我不想打野炮。”

 

tbc

然后他们争起了上下,并很快分出了上下(。)

可以开起小车车了!

标签:黄翔
 /  热度: 387评论: 44
评论(44)
热度(38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