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20

04# golden sky

-God Is An Astronaut 

20

黄少天一炮把孙翔的生物钟打回正常,孙翔睡醒时刚刚早晨七点多,厚窗帘透过了一半的室外光线,窗户的方形区域明亮着,像机器刚刚打开时的电影幕布,散发着静谧朦胧的天堂圣光。孙翔半眯着看了一会,把眼睛闭上,五分钟后又睁开,窗户还是那样柔和软糯的。

自己应该是睡醒了吧。孙翔慢慢转头,直视着天花板,恍如隔世。

孙翔使了点力气弯曲手指,指尖蹭着潮软的床单,这是他找回来的第一个知觉,这一点点摩擦的清晰感从指尖那处皮肤迅速向全身扩散,瞬间唤醒四肢百骸,敲开闭合的筋脉,连通无数沉睡的神经,终于把那些失联失控的关节肌肉从深度睡眠中猛拽了出来。

太阳还没有升高时的早晨是有些凉的,孙翔一只胳膊和半条腿都伸在被子外面,他试着抬起胳膊,成功了,再试着屈起腿,使不上力气,失败。孙翔又努力了一下别的身体部位,发现腰腹背部也全都不行,根本没法靠自己的力量从床上爬起来。

孙翔扭着头看看身边,没人。孙翔喊:“黄少天!”

一开口就懵了,声带罢工,说话只能气音,跟感冒时候咳嗽过度之后一样,直接失声。

孙翔用尚能活动的手抓起黄少天的枕头,使劲往门口扔,看它飞了一个低矮的抛物线,还没如愿打到门上就先轻飘飘地落了地。孙翔不服,艰难地抬着脖子准备把自己的枕头抽出来继续扔。

“好了我知道你叫我啦,你先别乱动。”黄少天推开门钻进屋。

孙翔看他来了,立刻不瞎扑腾了,换上冷漠表情平躺着当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黄少天坐在床边吹杯子里飘着热气的白水,背对着孙翔,可以从衣服的轮廓和褶皱判断出脊椎的弯度和背部肌肉的平滑线条。孙翔皱眉,抬手想使劲拍他一下,被黄少天头也不回地抓住了手腕。

“别闹,水洒了怎么办啊,先把水喝了。”黄少天转身把水温适中的杯子递给孙翔。

孙翔偏开视线,嘴角抽动了几下。他一只手的手腕还被黄少天握着,黄少天看他别别扭扭的样子,准备把杯子直接塞到他手里。

“等等!”孙翔用气音喊。可能是觉得太没面子,孙翔语速很快,声音轻不可闻:“我动不了啊。”气流只是在嘴里转了一圈,都没离开舌尖。但黄少天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哦对,是我忘记了。”黄少天把水杯先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搂着孙翔的肩膀把人扶起来。也不知道这么一个简单的坐起来的动作到底牵动了哪块不对劲的肌肉,又或者是不止一个地方不对劲,反正孙翔表情微微扭曲着,脸色十分难看。

总算把水喝进肚子里了,孙翔喘了口气,无声咆哮:“你不要把我当成你的同类一样折腾啊!”

黄少天无辜,“我没有,我算好了力度的,我没有让你受伤啊休息一天就好了,主要是因为你最近没怎么出门运动所以突然一下肌肉不太适应。”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而且我没有同类啊。”

“怎么可能没有同类。”孙翔哼笑一声,“只是你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在哪。你想操我或许是巧合和好奇占了很大比重,但肯定也有生物繁殖本能的原因吧。”

黄少天挠挠头:“你就这么好奇我的同类吗?你之前不是很担心我有同类的吗?”

“当然担心啊。我只是合理推测而已。”孙翔又仰面倒回床上,他已经彻底活过来了,觉得哪哪儿都难受,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的,看着天花板奇思妙想了一会,突然紧张地揪住黄少天,“你能让人类怀孕吗?”

黄少天被他的一惊一乍逗笑了:“我说过好多遍的,生殖隔离生殖隔离生殖隔离……哎哎,看你很无聊的样子,要是真醒了就别赖床了吧,我抱你去洗澡。”

 

孙翔身体的恢复速度比孙翔自己预计的快多了,浴缸里热水泡了一个小时,出来吃了点东西,躺着看了两部电影,等下午的时候已经可以自由奔跑了。虽然大腿和腰背的肌肉还是酸痛的,但不至于不能控制。孙翔哼着歌吃了点零食,然后把一片狼藉的床单扒下来塞进洗衣机,铺上新床单再往床上一躺,孙翔又是一只快乐的小精灵了。

心情竟然还挺好,感觉像是从疾风骤雨般的快感扫射中死里逃生,心态飞扬浑身轻松。孙翔躺在床上纳闷,自己可是结结实实挨了顿操,怎么一点负面情绪都没有。因为是黄少天吗?如果是被别人上了肯定又没面子又不服说不定还会暴怒,但是对着黄少天可不敢生气,所以被黄少天上就没那么难接受吗?不对不对,话不能这么说,好像并不是这个原因,恩,主要还是自己爽到了,因为这并不是一段很难受很痛苦的体验,相反还很刺激,啊,呃,该怎么形容这种刺激呢。孙翔歪头思考很久,恩……感觉之前的床都是白上的。

……我靠,黄少天牛逼啊。

得出这个结论,孙翔整个人都不好了,使劲挠挠头,强行把注意力从这件事上移开。他伸平胳膊到处摸手机,半天没摸到,想起来手机应该还在自己裤兜里,裤子应该塞在洗衣篮里。孙翔爬下床去洗衣间拿手机,路过客厅,看到黄少天又趴在阳台晒太阳。他最近好喜欢晒太阳啊……孙翔感叹,没去打扰,把手机掏出来就又爬回床上了。

孙翔准备玩会儿游戏,按亮手机屏幕,几个广告推送排了一排,夹杂着唐昊的两条短信。哦对,孙翔一拍脑门,昨晚的AA花费,唐昊应该是来要债的。孙翔昨晚回来之后没功夫碰手机,完全把这事忘了。

孙翔点开短信,以为会看到一串已经算好的价格数字。

唐昊:不用给我车钱和饭钱了,就当是我的份子钱吧

???啥?孙翔满头问号往上翻屏幕,去看唐昊的上一条短信。

唐昊:来接你的那个是黄少天吧?

 

唐昊总是有着一双善于发现真相的眼睛,他不是故意的,他也不太想发现的,但就是多管闲事了呗,他也很后悔啊。本来吃完饭打车把孙翔放在学校门口之后他是要直接回家的,但就回头多看了一眼,就多看了这一眼!正好看到一个青年拉着孙翔顶着人行道的红灯过马路,红灯啊!交通性主干道,车流量很大的,唐昊这一眼看得差点把心脏吓停,赶紧让司机师傅前面路口调了头,跑回去想看看情况。

唐昊从出租车里钻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马路的路面,哦还好还好,干干净净,没有躺在地上的人也没有惨不忍睹的血迹啥的,看来没啥大事,唐昊先松了口气,然后四处寻找孙翔。

他知道孙翔住的就是挨着马路的这个小区,但唐昊不熟悉,不清楚从哪儿进去,只能沿着路走,一边找小区的门,一边透着小区围栏寻觅孙翔的身影。这个小区的围栏很高,底下是一米五的围墙,上面还有一米二的栏杆,小区里贴墙的这边是一条绿化带,草木繁茂,应该是用来挡马路噪音同时提高小区私密性的。唐昊往里看的时候几乎只能看到夏季疯长的灌木堆和绿乔木叶子,别的什么都看不清,毫无目的走了五分钟,没啥收获,反而觉得自己模样诡异,再继续下去说不定就要被路人当偷窥狂了。

本来这种行为就属于一瞬间恐慌催生出来的冲动行为,没什么持久性,等这个劲儿过去了也就没那么担心了。唐昊想了想,感觉孙翔不会出啥大事,自己还是先回家吧,等回去之后再发短信问问孙翔好了。唐昊准备叫车,掏手机的时候正好一抬头……手机又滑回了裤兜里。

被路人当偷窥狂也不在意了!唐昊两手抓着栏杆,左右挪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个稍大一些的枝叶缝隙,他定睛朝小区里面仔细一看,一声“我操”脱口而出。

唐昊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起乱窜,那是孙翔吧?是孙翔吗?好像就是孙翔,正好面对着自己,虽然有点远,但还是能看清衣服裤子的,确实是孙翔今晚穿的那一身,但是他在干啥?他在跟他面前那个人接吻吗?那个人是谁?看背影不是自己认识的人,是黄少天吗?背对着看不到脸啊,不过就算看到也没用,自己本来也不知道黄少天长啥样,所以他们是在接吻吗?这个角度太正了,不能确定啊。唐昊震惊到一半,视野中的两个人动了动,然后唐昊眼睁睁地看见孙翔被陌生男人搂着腰往楼门口走,孙翔姿势纠结,两只胳膊圈着对方的脖子,半退着挪动,脚下踉踉跄跄,正好侧身的时候,唐昊总算是看清楚了,哦,就是在接吻,而且一边亲一边往楼里走,兴致很高的样子,感觉到了家就地就能来一炮。

我靠,唐昊突然就明白了很多很多以前怎么都想不通的事情!

就像正负电极搭对了位置,灯泡啪嗒亮了起来。那个人肯定是黄少天没跑了,听孙翔描述,黄少天是个特别危险特别恐怖的怪物,但孙翔竟然能在怪物手里活得风生水起屁事没有,之前唐昊就老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总算明白了,怪不得啊,怪不得孙翔不想把黄少天扔给别人,怪不得在聊黄少天相关话题的时候孙翔总是会偏心,怪不得啊,终于能解释得通了。

唐昊感觉自己看透了终极,惊着惊着,突然又极度不爽起来。心说,孙翔傻逼吧,这种事早告诉我啊?藏着掖着搞屁啊!早说了我是不是就不用再费劲跟他废话那么多了?也不会再上赶着泼冷水给他找不痛快了?唐昊猛地想到自己常常骂孙翔,说你这么替黄少天着想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现在想想也太惊悚了,老子的嘴是开过光的吗?妈的一语成谶啊!

 

房间里突兀地响起门铃的声音,孙翔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这个小区安保很好,由里到外三道锁,孙翔倚着玄关墙等了好半天才等到外卖小哥来敲门。

茶几上乱七八糟,孙翔伸胳膊胡乱扫了两下,粗暴地腾出空地放外卖盒子。黄少天帮他拆包装,扯着订单纸核对了一下菜品,备注栏里写着孙翔的特别备注:两份餐具,不要香菜,帮忙配个不抽烟的外卖小哥(很重要),谢啦。

黄少天觉得好笑,把单子揉了扔进垃圾桶:“你不用这么紧张吧,其实烟味对我来说没你想的那么刺激,我发现它对我影响很大之后就时刻注意了。”

“习惯了,没事,反正我也得躲着,好不容易戒得差不多了怕复吸。”孙翔随口回答,他坐在地上专注摁手机,沉迷跟唐昊激情争论,过了一会才抬头,惊讶道,“啊?你刚刚说啥?你说你能屏蔽烟味?”

“也不是,”黄少天说,“不知道算不算屏蔽,反正特别注意一下就可以控制一部分。”

“……牛逼。”孙翔半张着嘴老半天,最后得出如此结论。然后低头继续跟唐昊辩解,说自己真的真的没爱上黄少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惜唐昊一点儿不信啊。孙翔满心憋闷,他最讨厌这种解释半天但又怎么都解释不清的感觉。

“先吃饭啦先吃饭啦。”黄少天伸手在孙翔眼前晃。

“……”孙翔暴躁地挠挠头,把手机扔到一边,愤愤地掰开筷子。

饭桌上长久静默。

孙翔突然抬头:“等等,你说你可以控制什么?”

“啊?”黄少天茫然。今天孙翔的反应总是慢个好几拍,反射弧太长,黄少天跟不太上。

孙翔问:“控制自然反应?控制快感?控制本能?什么都是可以控制的吗?”

“哦你说这个啊,”黄少天想了想,“理论上是可以的?我也不太清楚,大概这种控制才是我的本能吧,是身体自己做出的反应,不需要特别下达命令。”

“‘控制’是你的本能?所以你是绝对冷静的?”

“恩……肯定不是吧,这要看跟谁比较了,如果是用人类判定标准做判断,那我确实趋近于绝对冷静。”

“我靠……”孙翔皱眉,“你就不会失控吗?”

黄少天听了,抬眼对孙翔笑了一下,眼中是亮晶晶的光芒。

“当然会了。你没注意到吗,”黄少天说,“我对你就经常失控啊。”


tbc

开完车我又萎靡了,感觉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和人生的激情(垂头丧气)

让我想想下辆车什么时候开(垂头丧气)

标签:黄翔
 /  热度: 349评论: 38
评论(38)
热度(34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