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22

04# golden sky

-God Is An Astronaut 

乖乖跑跑大纲吧……(强忍住摸方向盘的手

22

学校宿舍的开门时间比开学时间早一个周,方便学生们提前返校。孙翔开学前三天回了趟宿舍,准备整理一下宿舍的东西。此时校园里人已经很多了,新学期气息浓厚,新生报到处和宿舍接引处挤满了新入学的同学。孙翔一进校门就感受到了氛围热烈,喧闹到出乎他的意料,顿时有点后悔,他把手往身后伸,抓了俩下抓到了黄少天的胳膊。

孙翔紧张地说:“你别乱跑啊,人太多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不抓着我吗,想跑也跑不掉啊。”黄少天一边说话一边好奇地打量四周,一个外套颜色鲜艳的长发小姑娘从他身边跑过去,他回头看了一眼,想调整焦距看看她外套背后写的字是什么,手上被孙翔猛拽了一下。

孙翔语气不善:“你瞎看什么啊!那件外套我也有!”

“好好好不看了不看了。”黄少天憋笑,被孙翔拉着往男生宿舍那边走。

孙翔说是让黄少天来帮自己搬东西,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孙翔看他最近天天晒太阳看风景,觉得他是想出去玩了,所以正好找借口带他出来。这一个月黄少天几乎没出过门,孙翔一开始不敢让他出去,后来了解比较多了,觉得黄少天没那么吓人,与其把黄少天想成一种危险的不稳定态,不如想成一个绝对冷静体,孙翔感觉自己都比黄少天更危险更容易暴走。所以就决定带黄少天出来溜溜,怕黄少天憋家里闷死。

当然,出门之前孙翔嘱咐过很多条:不要随便说话,不要随便碰东西,不能乱跑,警惕性高一点不能失控,等等。黄少天一条一条全部点头打勾之后,孙翔才带黄少天出了门。

 

孙翔宿舍走廊上人来人往,大家都在收拾杂物打扫卫生,宿舍一个假期没人住,到处尘土飞扬。孙翔推了一下宿舍门没推开,以为宿舍其他人都还没回来,心说正好啊,省得担心黄少天了。孙翔掏出钥匙就开门,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三个蹲在地上煮火锅的熟悉身影。

“我靠,你们在啊?”孙翔干巴巴地说。

“你吓死我了!你一声不吭就开门,我们还以为宿管!”舍友大哥赶紧对僵在门口孙翔招手,“快进来,把门关上,火锅被发现就完了。”

孙翔艰难地挪了半步,只能把黄少天也拽进了屋,然后重新锁好门。

孙翔依旧傻站在门口。

“那谁啊?”大哥注意到黄少天了,很陌生,不像是同级的同学,“你新认识的学弟吗?”

黄少天吸气正要说话,孙翔一把捂住他的嘴:“呃,不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我……朋友。”

“哦,来找你玩啊?”大哥并未怀疑,转回去继续煮火锅,“孙翔你吃吗?自己拿个筷子。”

“不吃,我来收拾东西的,你们继续啊,不用管我。”孙翔往自己床那边挪,把黄少天扯到身后一路挡着。

大哥那边聊天说话嘻嘻哈哈的,动静很大,孙翔爬上床整理杂物,黄少天无事可做,就倚着床架用探究的目光打量大家,其实他很少接触到其他人类,接触得最多最密切的也就是孙翔了,此时看到另外几个活的,感觉十分新奇,很想凑上去跟大家说句话的样子。

孙翔一个玩具狗扔到黄少天头上,黄少天抬手接住,抬头瞅瞅孙翔:“怎么啦?要我帮忙吗?”

“……”孙翔面色不虞,用气音警告,“你别看他们!”

黄少天用正常音量回答:“可是我好无聊啊,要不你告诉我东西应该怎么收拾吧,我帮帮你呗。”

“嘘!嘘!”孙翔紧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黄少天抿嘴,眨眨眼睛示意自己不说话了。

那三个吃火锅的揶揄着回头,看了孙翔这边几眼,嘀嘀咕咕窃笑半天,其中之一清了清嗓子,调侃道:“咳,孙翔啊,你这学期不住宿舍了啊?”

“啊,恩。”孙翔把注意力从黄少天身上移开,瞅瞅自己半个学期的舍友们,“有事,宿舍不方便。”

“哦——跟男朋友同居啊?”问出这句,火锅三人组爆发出了疯狂的大笑声,还用眼神疯狂示意旁边一脸懵逼的黄少天。

孙翔的脸瞬间红了,气的。

“不是!没有!”孙翔随便抓起一本书就往下边扔,差点扔进锅里。

三人赶紧保护火锅:“哎哎哎,开玩笑的,别闹别闹!”

孙翔又扔了个枕头下去。

宿舍里一阵鸡飞狗跳,孙翔简直是全宿舍的小开心果,一点就着,越逗他跳得越高,宿舍大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转头看看旁边不动如山但满眼好奇的黄少天,顶着混乱的打闹背景音,偏过身子问:“哎,你真的不是孙翔男朋友啊?”

黄少天没想到会有人主动跟自己搭话,十分惊喜。

黄少天说:“呃,我们应该是朋友吧。”

宿舍大哥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黄少天想了想,又兴致勃勃追问:“不过也说不定?因为我不太清楚你们是怎么定义男朋友的?怎么才能算是男朋友啊?上过床的算吗?”

此话一出,宿舍的嘈杂顿时被按了个暂停,不止声音没了,画面也静止了。

孙翔扒着床栏杆,手拿笔筒正准备扔,底下火锅三兄弟坐着两个站了一个,伸着胳膊正准备接,现在大家都定格了,跟玩快闪的时候听到了指令一样,只有火锅在冒烟,黄少天在茫然挠头。

停顿了大概三秒,宿舍大哥先动了,用力点头,声音洪亮:“算!”

“你别胡说!”孙翔一个笔筒飞下去,大哥往旁边一跳,轻松躲过。

平静被打破了,大家又动了起来,继续第二轮的“上铺孙翔队”和“地下火锅队”的激烈攻防战,宿舍的混乱变本加厉了。

黄少天趁乱追着宿舍大哥问:“男朋友跟朋友有什么区别啊?朋友是统称,男朋友是朋友的一个分支吗?还是谁比谁更高级一些啊?”

宿舍大哥心说这人咋回事,问题怎么这么奇怪,但现在宿舍人仰马翻的亢奋状况让他无暇在意那么多,立刻精简了个他觉得最适合黄少天的答案,然后用过来人的语气朝黄少天喊:“朋友不能随便上床,男朋友能随便上床啊!”

“我呸!”孙翔早注意到这边了,一个橡皮打中了大哥的脑门。

 

开车回家的短短五分钟里,孙翔气得没说一句话,脸颊一直红红的。黄少天坐在副驾驶上看风景,吃着宿舍大哥友情赠送的苹果,说是整个宿舍的贺礼。黄少天吃得津津有味,咀嚼声咔嚓咔嚓特别清脆,孙翔瞪了他一眼,黄少天立刻回以灿烂微笑。

孙翔气笑了,咬牙切齿:“是不是特别好吃啊。”

“是,”黄少天老实回答,“你怎么从来没买过啊?这个比橙子好吃,吃起来很方便啊都不用切开,而且比橙子甜好多。”

孙翔黑着脸喊:“不买!我不爱吃!”

风驰电掣把车开回家,孙翔没急着把宿舍的东西从后备箱搬出来,气呼呼地直接摁电梯上楼了。

他瞪着一路飙升的楼层数字,心里的愤怒也跟着一路飙升,等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孙翔正好“砰”的一声爆炸。

说起来,孙翔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个什么。舍友啥都不知道啊,黄少天也啥都不知道啊,就当他们不小心开了个玩笑呗,而且也不是什么过分玩笑,以前更过分的也开过。想一想根本不是啥大事。但是孙翔就是很气啊!起初还是那种半开玩笑的恼羞成怒,但闹着闹着就认真了起来,控制不住地窜出了真实的怒火,气得眼睛发酸,心脏发疼,气得想打人,气自己隐约感受到的那种解释不清的被挟持、被制约的感觉。

孙翔想起之前在出租车上跟唐昊激情争论过的问题,“以后该拿黄少天怎么办”,之前唐昊劝他的时候,他不以为意拒绝思考,现在大家都默认他和黄少天关系不简单、以为他要一直养着黄少天了,他反倒自己警惕起来,突然认真思考起黄少天的去留问题了。

进了家里,还没开灯,孙翔转身就把黄少天按到了门上。

孙翔冷声说:“你是来给我捣乱的吗?”

黄少天被劈头盖脸问了个一头雾水:“我不是很小心地帮你把东西全都搬到车上了吗,没有弄坏你的东西也没有弄坏你的车啊。”

“我不是说那个!”孙翔吼他,“我的生活本来不是这样的!”

黄少天隔着黑暗能清楚看到孙翔颤抖的唇角和瞪大的眼睛,他能感觉到孙翔的愤怒,甚至是暴怒,虽然黄少天完全不明白孙翔为什么会这样。黄少天困惑。

“你说话啊!你平时不是话很多的吗!”孙翔又使劲拉扯了两下黄少天的衣领,妈的黄少天穿的还是自己的衣服,自己扯得还是自己的衣服!孙翔闭了一下眼睛,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除了我这里就无处可去了?”

黄少天想说话,孙翔用更大的声音压过他:“你别想胁迫我!也别想控制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想因为你变得特别憋屈,我他妈想抽烟,我他妈想出去玩,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变成这样啊!你谁啊你!为什么我就要被他们误解啊!凭什么啊!”

孙翔的声音大得几乎穿透墙壁和楼板,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胡乱说些什么,反正就是莫名委屈,以前的现在的全堆在一起了,嗓子都是哑的,震得走廊里的灯都亮了起来。

黄少天听到楼上的狗被吵醒了,正在狂叫;听到隔壁的隔壁的小朋友醒了,被吓哭了。听到了四面八方所有邻居的愣怔,听到了回荡了几十次的孙翔的回声。这个世界真是机警又脆弱,心怀天下又独善其身。

“不是你自己回来找我的吗?”黄少天说,“你以前不开心的时候我是放你走过的吧,你有机会彻底远离我的啊,我保证不会去找你,也保证不伤害你。我也不是一定就要留在你这里,我不是无处可去的,只要我想,我可以去任何地方,去你怎么都找不到的地方,到底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非你不可的错觉?”

黄少天的声音很低,一字一句像浸泡在深邃的海底里。

“……”孙翔被说懵了。他慌张地眨眨眼睛,嘴半张着却发不出半个音节。

刚刚还张牙舞爪无法控制的愤怒突然被挤压成了一个像素点,像大风天里呼出的气一样,瞬间就被带到了不知是哪个世界的尽头去了。孙翔有种强烈的第六感,如果此时灯亮着,如果能看清黄少天的眼睛,那自己一定会看到明亮锋利的光,还能看到眼底沉降的色彩,是黄少天生气时候才会有的眼睛。

孙翔突然被一种久违的恐惧击穿了心脏,他滚了滚喉咙,脊背发麻,后退半步松开了捏着黄少天衣领的手。

孙翔声音发虚,强打起气势地梗着脖子:“可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能活三千年,但是我只有一百年啊。你觉得你就是在我这蹭了短暂的一顿饭,但这是我一辈子啊。”

“你想多了。你们人类是不是都这么自私的?”黄少天短促笑了一下,“对我好奇了就来接触我,需要我了就来找我,不满的时候就质问我,觉得我很麻烦的时候就想抛弃我,一切跟着你的心情走,这是你们存在于食物链顶端的与生俱来的傲慢吗?”

“我没有!”孙翔着急地说,“我是脾气不好,可是你别发散那么多啊!你站在我的角度想想啊!我又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又不是人类,一直漫无目的,每天和我在一起看起来无欲无求的,你这样我是会紧张的啊!”

孙翔又本能地替自己争辩了起来。但其实不是的,说完他就后悔了。心说,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完了,感觉事情更糟糕了,我想说的是,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坏,我也没把你当那么随便的存在,这很复杂,事情不只是你看到的这样冷漠的,我不是那么坏的人啊。孙翔手脚发凉,却再多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黄少天也没有说话。

孙翔的眼睛已经几乎适应了黑暗,他能看清黄少天的模糊轮廓,黄少天靠在门上没有动,孙翔绷紧身体,紧张地等待了一会,他小心地控制呼吸的声音和频率,试图不打扰这种可怕的静默,但心跳声无法隐藏,一声一声急促鼓噪着,昭示着脆弱的人类正处于崩溃垮塌的危险边缘。

黄少天突然叹了口气。

黄少天靠近过来,孙翔一惊,硬撑着一寸都没有躲开,他感觉黄少天搂住了自己的腰,然后他听到了黄少天十分无奈的声音。

“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黄少天说,“很多东西我想不起来了,好像也忘记了很多很重要的事,我一睁眼就是一片空白,对什么都没有欲望,不想破坏也不想当个好人,这个世界好像什么东西都跟我没有关系,没什么是我喜欢的,也没什么是我不喜欢的,我的所有习惯和喜好都需要重建,你恰好是我重建过程中第一个感兴趣的存在,我也很自私,我借助你接触这个世界,你是通向世界的门,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有意思的。”

“……”孙翔听愣了。

“不过如果你真的不开心的话,就把门关上吧,”黄少天收回搭在孙翔腰上的手,“毕竟你是我第一个觉得有趣的存在,那就你说的算吧,我是很偏心的生物嘛,能放你第一次就也能放你第二次,没什么不可以的。”

黄少天退后一些,是热度的远离和空气的流动。

孙翔惊得赶紧一伸手,猛拽住了黄少天的衣摆:“那你要走吗?”

黄少天还没说话。

孙翔说,“不是,不,那个,还不行,”孙翔语无伦次,“你先等等,我……”

孙翔僵着,说不出话,他僵了好久好久啊,黄少天也就被他拽着等了好久好久。孙翔感觉自己攥住的那块布料已经被手心的汗水浸湿了,暖暖的,潮潮的,孙翔心想,黄少天穿的是我的衣服啊,听的是我讲的故事啊,吃我爱吃的东西,看我喜欢的电影,玩我想玩的游戏,他不是我的,但他是“我的”啊。孙翔瞬间心软了,像那种细腻沙子做的金字塔被雨水浸湿后一点一点地融化,没有亢热和蒸汽,是带着水意和凉意的。

孙翔听见自己的心底传来了绝望的喟叹声,意识世界里的一道透明壁垒被打碎了,多疑和揣测突然全部不见了,不再是小心翼翼的用触须试探,而是两个物种的精神领域突然有了连接的通道,那是一整个宽敞的通道,没有荆棘和雪坑,它是会发光的圆形空洞,如果透过它向另一个世界张望,是会看到从未见过的出圣入神的,有辽阔无垠的千古壮丽,还有青山烟海的迅电流光。孙翔突然觉得没什么是不能对黄少天说的,他甚至什么都可以告诉黄少天,告诉黄少天这个世界有多好又有多坏,有多少地方是自己想去但还没有去过的,有多少风光是自己想见但还没有见到的,他要全都告诉黄少天,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知、所有幻想、所有不满全都告诉黄少天,然后问问黄少天喜不喜欢,喜欢的话我就带你去看。是心脏融化了吗,或者是身体的交叉,有什么地方突然连通了,他以为永远不可能的,但现在风和风是混合的,海与天是混合的,昼与夜是混合的,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是混合的。

天呐。我好像。我好像。

孙翔用力眨了眨眼睛,这是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奇异感觉,像被什么稀奇宝器砸中了头,晕晕乎乎。

孙翔使劲扯了一下黄少天的衣服,黄少天没有动,孙翔只能自己靠过去一点。他看不清楚黄少天的脸,他什么都看不清,但是闭上眼睛就能记起黄少天的样子,狡黠的、好奇的、明亮的、茫然的,不管什么,对孙翔来说都是很新奇的。孙翔抱住黄少天,就像之前无数次成功阻止黄少天时候的那样。

“要不,你还是别走了吧,”孙翔说,“我是第一次谈非人类的男朋友,没经验,脾气有点大……不好意思啊。”

 

tbc

完了,这个篇章要结束了,完了(空洞瘫坐

标签:黄翔
 /  热度: 430评论: 52
评论(52)
热度(43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