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23

04# golden sky

-God Is An Astronaut 

23

孙翔半夜惊醒了好几次,没有预兆也不是噩梦,就是会突然睁开眼睛,头脑瞬间无比清醒,连带着身体也立刻通电,一个挺腰就坐起身来,然后紧张地看看身边,确定捕捉到了黑暗中模糊的熟悉轮廓之后,才能松懈着躺下去,两秒就又睡着了。黄少天很浅眠,每次孙翔一醒,他也会跟着醒过来,但不会出声,只是眼皮抬一点点缝稍微注意一下。这是他的习惯了,无论出了什么动静他都会做出如此反应,从不轻举妄动,只是静静蛰伏着观察,如果对方没有恶意没有进一步行动,黄少天就闭眼继续睡,当无事发生过。

一晚上睡得断断续续,终于在早晨五点多,孙翔又猛地醒了过来,可能本来就接近起床时间了,睡眠深度降低,孙翔这次醒了之后的反应也比之前丰富了一些。起初还跟前几次一样,坐起来确认黄少天的存在,按照惯例,确认完之后就该直挺挺倒下的,黄少天也是这么以为的,结果猝不及防被孙翔抱了个结结实实。孙翔一胳膊勾在黄少天脖子上,大腿压着黄少天的腰,还使劲把黄少天往自己方向拽了拽,这才重新睡了过去。

黄少天依旧没吭声也没动,被抱住之后只是默默眨了眨眼睛。

孙翔是把他按在自己怀里的,嘴唇几乎贴在黄少天额头上,呼吸的热气也近在咫尺。孙翔整个人都热,夏天室内也很热,皮肤贴皮肤更是特别热,虽然黄少天对温度忍耐力极高,是冰是火都没啥感觉,但现在还是能体会到“烫”,并不是生理层面的烫。黄少天觉得自己是睡不着了,他也没乱动,就使劲抬眼瞅孙翔的脸,因为姿势问题,黄少天只能看到孙翔下颌骨的线条。以人类水平,这个距离看到的东西是虚的,眼睛调不了这么近的焦,但对黄少天来说这都不是事儿,微距都没问题。黄少天盯着孙翔极高清的脸的一部分,脑中盘算着应该什么时候用什么姿势从孙翔的怀里脱身才比较合适。

等孙翔第七次惊醒,已经是早晨七点半了,这次都没用坐起来,一睁眼就立刻发现黄少天不见了。大脑来不及正式开工,孙翔先大喊了一声:“黄少天!”然后连滚带爬滑下床,跌跌撞撞跑到客厅去,正好看见黄少天站在玄关大门口,手还扶在门锁上,门开了一半,黄少天正回头惊讶地看着孙翔。

这个画面太刺眼了,孙翔的眼睛立刻红了:“你他妈骗我的吗!你昨晚不是说不走了吗!?”声音都变调了。

黄少天往屋里挪了半步,把门关上:“你先别激动啊,我没要走啊我就是出去了一趟拿了个东西,你昨天塞给我的结果昨晚下车太急了我把它忘车上了,起床了想起来了就下去拿了一下,放心吧拿你车钥匙开的门,没敲坏你车窗玻璃。”说完把车钥匙往孙翔这边一扔。

孙翔本能地赶紧接住,皱着眉去看黄少天手里拿着的玩意儿……是那个玩具狗。

但孙翔还是有点担心,又半信半疑地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黄少天挂上微笑,表情真挚,目光真诚。

“哦。”孙翔慢慢松懈下去,站在原地没动,刚起床所以造型乱七八糟的,他把视线从黄少天身上移开,垂下眼睛,过了好半天,尖锐的目光才逐渐恢复平静。

……靠,好特么丢脸。孙翔泄气。

黄少天把玩具狗随手放在玄关架子上,靠近过来:“怎么啦,就这么怕我跑了啊?你突然好关心我啊,真的不太理解你们人类啊你们真的很矛盾,上一秒让我走下一秒又不让我走,哎不过我脾气好,知道你生气时候说的话不能全信,事情都过去了嘛,我也没怎么在意啦,看你这么挽留我我就勉为其难……”

“我靠你别说了!”孙翔打断他。

黄少天:“你不想让我再提昨晚的事吗?会让你觉得难堪?那我以后都不说了?”

“你先等等,”孙翔暴躁地狂抓头发,“你到底懂不懂男朋友是什么意思啊!”

“……”黄少天的动作定住了,他看孙翔毛毛躁躁的,本来准备抱孙翔一下的,两只手刚刚抬到孙翔的手肘高度,就被突然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黄少天紧急查找大脑资料库里有关于“男朋友”的相关记忆,并很快调出查询结果,试探道:“可以随便上床?”

“……”孙翔一拳打在黄少天肚子上。

“……”黄少天动都没动,不痛不痒,低头默默看了看孙翔攥紧的拳头。

气得孙翔按着黄少天肩膀猛晃:“你动动脑子行不行!你不是很聪明的吗!跟你说话怎么这么麻烦啊!”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你这个暴脾气怎么说来就来,是说这个答案不对吗?可是这是你朋友告诉我的啊,我脑子里没有其他的信息了,这个要是不准的话你告诉我个准的啊。”

“我……!”孙翔吸了口气,正准备侃侃而谈,结果话全堵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我天,这该怎么跟黄少天解释啊。说真的,让孙翔对着一个普通人类小朋友解释“男朋友”,他肯定是能用人话解释得清的,但现在对着黄少天竟不知从何说起?从“男朋友”的感情特点说起呢,还是从“男朋友”的存在状态说起呢。而且孙翔现在对黄少天的感觉也跟以前普通谈恋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以前那都太片面太单薄了,现在这可是跨了物种的,这么牛逼,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清的,所以孙翔对“黄少天牌男朋友”的定义也已经跟普通“男朋友”的定义不一样了,是被刷新了。

“那个,你让我想想。”孙翔平静了下去,深沉地挠挠头,思考起了自己的愿望和诉求。

过了一会,孙翔解释:“这个身份比较特别,我们是平等的,偶尔接接吻上上床,哦对,接吻和上床算是人类之间最亲昵的行为了,一般来说只跟喜欢的人做……”

解释到这,孙翔发现自己又需要简单说明一下“喜欢”,于是又说:“我说的这个‘喜欢’不是普通的喜欢,我说的是那种,就是,呃,有好感。对,有好感,特别多特别多的好感。现在我喜欢你,所以我不想让你走,想天天跟你玩,还想保护你,反正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我喜欢你,你就有特权。呃,但其实我对你也并不是这种普通意义的‘喜欢’……算了说了你也不懂,自己意会吧。”

黄少天点点头,他听得很认真,但看起来还是没怎么听明白。

孙翔被黄少天好奇而跃动地注视着,黄少天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得出来挺开心,不过孙翔早就见识过这种眼神了,黄少天现在的表情就跟平时听到自己说“这个东西好吃”“那个东西好玩”时候的状态一模一样。孙翔突然就好沮丧啊。不过下一秒又立刻振作,心里反复敲打自己,不行不行,不能丧,丧个屁啊。

“没关系你不明白也没事,”孙翔大手一挥,“我慢慢教你!”

“哦……”黄少天似懂非懂,“听起来像是双方心甘情愿努力沟通的一种状态?那你还有别的男朋友吗?昨天见到的那几个舍友也是你的男朋友吗?”

“你!”

孙翔简直要被气吐血,一个白眼翻上了天花板,虚弱地看了一会儿客厅的吊灯,脑中一闪,猛地就想清楚该从什么角度跟黄少天解释这个概念了。

孙翔精神大振,重新直视黄少天的眼睛,严肃地说,“对,最重要的一点,男朋友只能有一个。我有了你就不会再有别人了,你是唯一的、不能随便被取代的,我只跟你接吻,只跟你上床,只对你特别好,只跟你特别亲密,我对这个世界的其他所有人都不这样,就只有你,我的男朋友只有你,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说完,孙翔紧张又期待地等着黄少天的反应。

黄少天的肩膀还被孙翔捏着,能清楚感受到孙翔的用力,根据以往判断,这已经是孙翔很重的力道了。孙翔的眼中有张狂和笃定,还有一些雀跃,不过雀跃的比重与黄少天的沉默时间成反比,安静的时间慢慢变长,它们也就慢慢消失。

黄少天噗嗤笑起来,笑得孙翔想打人。

黄少天说:“我明白了,这样说就很好理解啦。意思就是你只喜欢我,对吗?”

 

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地面温度太高,雨水刚落到地表就被蒸发掉了一部分,飘起一层薄薄矮矮的白色雾气。唐昊本来打算今天返校的,衣服都换好了,哼着歌一推开门,雨声放大了十几倍穿透鼓膜,噼里啪啦十分热闹,场面也极为壮观,路面积水被雨水反复敲打,急促地扑腾着水花,像经历了大把投食后的饥饿鱼塘,水面被鱼类跳跃翻腾得格外混乱。唐昊看雨这么大,立刻打消了出门念头。

饭还没吃,这天气叫外卖也不太厚道,唐昊去厨房煮了包馄饨,一手拿着勺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搅和两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刷社交平台。

“啪嗒”一声刷出来了孙翔的新动态,是张照片。唐昊眯着眼睛瞅了瞅,不知道孙翔趴在谁的肩膀上,只露了上半张脸,目光是孙翔最惯常的尖锐和轻傲,眉梢微微挑着,看起来很得意也很炫耀。虽然孙翔的下半张脸没露出来,但唐昊能猜出来他肯定正在笑。这张照片像素低,画幅小,画面几乎被孙翔撑满了,无法分辨那半个肩膀的主人是谁,这人是面对着孙翔、背对着镜头的,除了出镜的肩膀,只多露了一点点后颈和发尾。唐昊往下翻了两格,看到了照片的配字:各位,不好意思啊,老子脱团了。

“……”唐昊嗖嗖嗖翻回上面重新看了一遍照片,虽然依旧啥都看不出来,但他现在已经知道那是谁的肩膀了,黄少天!

哇靠,孙翔真的狡猾,前两天问他跟黄少天接吻的事的时候他还死不承认,说只是意外啥都没有,今天就来了这么一下。

唐昊评论孙翔:不跟我这儿装了?

孙翔:我没装!不说太多了,打字麻烦,开学跟你说

唐昊:脱团请吃饭吗?

孙翔:请啊,不过最近穷,先欠着啊,等我有了钱的

锅里已经扑腾了半天,唐昊分神注意了一下自己的馄饨,捞了个出来稍微咬了一口,确定已经煮好了,唐昊把火儿关掉,又找了个碗把馄饨盛了出来,然后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继续刷手机。

在他专心折腾馄饨的时候,评论区几乎已经被“恭喜贺喜”和“拉黑取关”占据,孙翔挑着回复了几条。

孙翔:不是同学,别问了!天上掉下来的,走路撞上的,命运的安排

孙翔:如果他想来学校的话我就带他来啊,看他意思吧,你们说不定会见到他?如果他想见你们?

孙翔:当然好看了,虽然跟我比还是差了点

孙翔:先警告你们啊,都不许欺负他,不然我会很生气!


tbc

唐昊:……谁敢欺负tā啊

收个尾,这个小篇章搞完了!

离彻底完结还有三分之二……我暂时还不会消失x

标签:黄翔
 
 /  热度: 318评论: 46
评论(46)
热度(31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