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26

05# 2 candles 1 wish

-Mono

这章太意识流了,脑内疯狂跑意识流小电影,累得我脑壳儿疼!!(弱鸡)

 

26

这是一个空旷、纯粹的漆黑世界。黄少天有些疑惑,不管怎样调节视野,他依旧什么都看不到。黑暗对他是无用的,他并不认为有什么东西是自己看不清的,他屏住呼吸倾听,这个空间同样没有声音。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黄少天四处张望,走来走去,脚下踩着的地方坚实可靠,但这并非实感,黄少天可以判断出来,他每走一步都无法产生响动,摩擦指尖也没有产生短促火光,他又完全屏住了呼吸,发现并不会产生任何不适感,咬破舌尖时也感受不到丝毫疼痛。真是个有趣的地方。这里可以吞噬一切,身在此处,似乎已经彻底丧失了实体的价值,只剩空荡荡的灵魂漂浮,这里无限大却又无限小,直接与精神世界连接。黄少天闭上眼睛,错觉踏入宇宙,再微小的想法都可以瞬间投射于此,这里是记忆的电影放映厅,是往事的封闭储藏间,他好像想去哪里就能立刻到达哪里。

黄少天看不见任何东西,但他可以感受到,“感受”是多么虚无的表达,此时却实实在在缠绕于他的发梢与指间,无法描述,新奇而玲珑,像一颗颗漂浮着的透明气泡,静止于虚空,可以被翻阅与诵读。黄少天穿梭其中,甚至与它们碰撞,他看到自己透明的灵魂沾染了颜色,瑰丽而肆虐,是骤然溅开的油漆,是瞬间爆发的花朵,是刀锋般划过的彩虹,它们温暖而熟悉,是永远无法抹去的深沉印记。

黄少天熟悉这里、爱这里,虽然这里空无一物,但它什么都有。所有的摄入都在此留下刻痕,一旦存在必有回响,无论多么细小的颤动都无法被掩盖,更不能被消灭,这里是档案室、是数据库,是黄少天的心。他清晰这里的任何角落,了解这里的任何变动,这是他的世界、他的王国,他上天入地征风召雨,是这里的创世者,也是这里的破坏神。他甚至有些得意忘形,耽溺于其中,而这里装载着他所拥有的全部。他轻飘飘地肆意漂流,征服爱意,也被爱意征服。

这一刻,这一切明明美好得像一座繁华神迹。可就在下一个瞬间,一股陌生的情绪猛地击中了他。

它像一把闪烁着耀眼光明的利剑,比利剑还要锋利,重重钉在黄少天的灵魂要害,立刻将他飘逸的、松散的适然尽数倾翻。世界突然扭曲,尖锐着坍缩,空间被挤按或被填充。他感受到了压力的复苏,稳态与自由皆被打回原形,他听到了来自灵魂的嘶吼和惨叫,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逃避与挣扎,他带着绝望和灰败猛地坠落,从无态之神降格回血肉之躯。

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骨血,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内脏被挤压着,痛感分外清晰且持续,他甚至错觉自己被割裂了,一部分身体被切开,有黝黑的粘液渗透进来,带来撕心裂肺的侵蚀和爆炸的痛感。他像一具尸体,他感受到了死亡。可是死亡是什么?他为什么如此确定这就是死亡的感觉?这种陌生而熟悉的感受究竟从何而来?这个世界的死亡不是离他很远吗?但是现在它们纠缠不休,蔓草难除,像是被硬塞进灵魂里的,又像是已经存在过很久很久的,他不想要,可是这是属于他的,无法被掩盖,更不能被消灭。

这种“全新”的“感受”不能带来温暖和平静,它们只令他痛苦、令他愤怒。

他无法挣脱,它们如附骨之疽,收走他所有的意识与力量,命令那些被污染的、碎裂的精神永远停留于此。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是静止,是流动。或许,其实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灵魂融化也没什么不好,被愤恨侵蚀也没什么不好。

黄少天漂浮在孤寂空虚的精神海洋里。

然后他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有人隔着浓雾喊他:“黄少天!”

 

清脆的玻璃破碎了,梦魇的黑暗溃散了,人间的温度与空气、人间的重力与摩擦,他所熟悉的一切瞬间将他带回了现实。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隔着昏暗看见了孙翔清晰的脸,孙翔身后的背景是卧室熟悉的天花板。孙翔正趴在他身上,满眼惊恐,两只手按在他胸口上,见他醒过来了,愣怔了半天都没有反应。

黄少天没有动,他在孙翔颤抖的瞳孔中看到了微微扭曲的自己——眼睛血红,目光冰冷,里面装满了涌动膨胀的愤怒和恨意——是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样子。

他的耳边传来窸窣的布料碰触声,孙翔动了一下,动作很小很小,只是小拇指的稍稍勾动。空气震颤,是孙翔要说话了。孙翔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黄少天?”

黄少天闭上眼睛,努力把身体的知觉寻找回来,并迅速让它们归于自己控制。那种骨血之痛并没有消失,依旧模糊残留着,倒不是真的肉体疼痛,它们只是一种难以被接受、难以被消化的虚无“感受”。

黄少天沉默了五秒,才重新去看孙翔的脸,黄少天的眼睛恢复了干净的浅棕色,里面装着熟悉的锋利和明亮。黄少天明显感觉到孙翔松了口气。

“怎么了?”黄少天开口问他。

“……你他妈的吓死我了……”孙翔活了过来,撑起胳膊,压在黄少天胸口上的手泄愤一样使劲按了一下,“你刚刚心跳停了你知道吗!?”

黄少天睁大眼睛,没等细问,孙翔先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抖:“我刚刚心悸惊醒,就顺手摸了你一下,你的体温特别特别低,把我吓清醒了。我想把你叫起来,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才发现你的心跳消失了。”

“我……”黄少天很茫然,他自己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先抬手把孙翔摁回床上,摸摸孙翔的后背,昏暗的房间几乎被孙翔尚未平息的急促呼吸声填满了。黄少天说:“你先别害怕,”

孙翔瞪大眼睛:“你说得倒容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沉默着回忆了一会儿,不确定道,“这好像是我身体的自动调整机制,有点像动物冬眠,在绝对安全的时间和空间里,身体机能会降到最低,减少损耗。应该不是停跳,只是跳得特别特别慢而已。”

孙翔抬腿猛踢了他一下。

“你这身体到底是什么傻逼构造!”孙翔受不了似的大骂,深吸一口气,才彻底活了过来。

黄少天凑近他:“对不起啊好像吓到你了,我经常吓到你啊,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

孙翔咆哮:“心跳没了我他妈还是第一次见!习惯个屁啊!”

黄少天被逗笑了:“因为我的身体判定现在的环境是绝对安全的,所以才会这样啊,它默认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是安全的哎,你看,我的身体超级信任你的。”

“哦,你刚刚差点吓死我,我还得哭着说好感动好感动?”孙翔瞪眼睛,“还有,你这意思是你以前都觉得我不安全,现在突然又觉得我安全了?我呸!”

黄少天笑出声:“哈哈哈哈不是不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应该是我身体里产生了什么变化。”黄少天捂住耳朵感受了一下,又捂住眼睛感受了一下:“如果我说,我现在距离身体性能的上限还差得远,你会害怕吗?这个身体很奇怪,好像时时刻刻都在自我修复和自我加固,而且喜欢寻找最适合生存的新模式,这次‘冬眠’就是这样,这个行为是它自动选择的。还有,我刚刚可能做噩梦了,梦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我猜我的记忆正在慢慢恢复吧,是身体的自动修复。那个奇怪的噩梦应该是我丢失的记忆的一小部分。”

“……”孙翔皱了一下眉,“那以后会全都记起来吗?”

黄少天不敢确定,所以没有说话。

孙翔隔着黑暗,严肃而沉默,他是看不清黄少天的,只是盯着黄少天方向的虚无。孙翔此时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坦坦荡荡,没有遮挡和隐藏,大概是习惯性把黑暗当做了最佳保护伞,忘了黄少天的眼睛是可以过滤黑暗的。

黄少天无声笑了一下,声音轻快起来,逗他说:“那你是希望我恢复记忆啊还是不希望我恢复记忆啊?”

孙翔并没有接招,没有抓狂也没有笑。

“有点希望,也有点不希望。希望你能记起来是因为它们本来就属于你,不希望是因为我怕你的记忆并不美好。”

孙翔回答得很认真,让黄少天愣住了,隐约有种身体被一枪击穿的恍惚感。

“孙翔,”黄少天短促吸了一下气,又短粗呼出来,小声说,“你应该能察觉到吧?”

“什么?”

黄少天说:“你没发现,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吗?”

“那又怎么样啊!”孙翔猛坐起来,“你什么意思啊!?”

黄少天赶紧抬手:“你先别激动啊……”

黄少天的心里还残留着刚刚噩梦的钝痛,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梦到了哪里,不知道梦里的东西几分真几分假,只是在这个梦中,他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心里猛钻了过去,虽然梦醒之后那东西就消失了,但穿透时的痕迹和感受是抹杀不掉的,很微小但很真实。那是一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代表着极端愤怒和至高恨意的存在,这种存在的腾空出世令黄少天隐隐慌张。

黄少天抓住孙翔的手腕,把孙翔拉过来抱了一下,又咬着孙翔的嘴唇黏糊糊接了个吻。亲吻被孙翔赋予了全新的意义,它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平静和安适。

孙翔的身体有些僵硬,亲吻也不在状态,黄少天半闭着眼睛,贴蹭着孙翔的嘴唇,模糊地说:“你别紧张嘛,该紧张的是我才对,我现在快害怕死了,我怕我有一天会变得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如果有一天我的所作所为全凭本能,不需要思考与思想,那我就是没有灵魂的。”

孙翔没忍住一抖,不小心咬到了黄少天的舌尖。黄少天当然没有受伤,反而舔了舔孙翔的嘴唇安慰他。黄少天结束亲吻,下巴搁在孙翔颈窝里。

黄少天说:“不过这些都不是最让我害怕的,我是害怕我总有一天会伤害到你,这种情绪太陌生了,我以前是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的。”

黄少天在心里嘲笑自己。再完美的杀手也有弱点,弱点是恐惧的具象化。黄少天不怪孙翔觉得自己陌生,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慢慢陌生起来了。他从梦中获得了从未体会过的愤怒与仇恨,又从现实中获得了同等浓度的惧意,这些负面刻薄的情绪很粘稠也很柔软,一旦出现就如影随形。

黄少天以前以为只有愚蠢的人类才会因此迷失并因此沦陷,现在想想,自己估计也不能幸免。它们或许是世界上最黑暗也最纯粹的东西,有心有灵魂的地方总是有它们的存在,就像影子永远都是光明的反面。黄少天也不能例外。

 

tbc

标签:黄翔
 
 /  热度: 330评论: 25
评论(25)
热度(33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