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29

06# a new dawn

- a whisper in the noise 


29

孙翔赶在最后一个小时里把论文最后一段写完,相关图纸打包,备注了名字和学号发到了专业课老师的邮箱,然后打了个大哈欠,举起胳膊伸懒腰的时候,清晰地听到了僵硬的肩膀和脖子处传来的骨骼脆响。唐昊霸占着孙翔床下的桌子,听到动静仰头看看上铺:“我靠,你写完了?”

宿舍其他几个人听闻,也纷纷忙里抽闲分给孙翔几道目光,七嘴八舌骂他,说好一起拖到最后,你却偷偷先走一步。孙翔充耳不闻,躺平了又开始打哈欠,连带着宿舍里还在奋斗的大家也跟着一起打,孙翔又被骂了一顿,说他背叛组织还扰乱军心。

孙翔依旧不搭理他们,伸手揉了揉酸疼的肩膀,他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了,现在反着方向稍微一掰,真是要命的难受。孙翔翻了个身坐起来,又用手按着活动了一下脖子。

上铺孙翔一扑腾,下边唐昊立刻有反馈,他以为孙翔要下床,随口问了一句:“你今晚回去?”

孙翔的动静立刻消失了:“不回啊。”

真是奇了,唐昊惊讶:“这不像你啊,都在宿舍呆了快一周了,明天周六啊,你还在宿舍待着啊?”

孙翔没吭声。

对床的舍友调侃:“怎么了,分手啦?”

“分你妈啊!”孙翔暴起,抄起枕头就飞了过去,差点砸翻人家电脑,吓了全宿舍一跳。

“我靠你至于吗!”其他人大气不敢出,但唐昊不管那么多,先抬头骂起来了,“有病吧你,又哪根筋搭错了啊!吵架了?在别人身上撒什么气啊!”

“操,你闭嘴写你的论文吧!妈的。”孙翔一肘子怼在身下床板上,一声闷响,下桌唐昊听着像是头顶打雷了。

没等唐昊再骂回来,孙翔两三步先从床上爬了下来,顺手摸了桌子上唐昊的烟,已经捏在手里了,想了想,使劲攥了一下又甩手扔了回去,用力太大,可怜的半包烟飞到书架上弹回来,飞行过程中直接甩出去三根。唐昊气得要冒烟了,咬着牙转头找罪魁祸首,看孙翔已经带着风离开了宿舍,顺便使劲摔了门。

宿舍的各位胆战心惊,唐昊冷哼:“不用搭理他,动不动就犯浑。”心里把孙翔一顿臭骂,心说要不是老子论文没搞完早他妈一拳揍过去了。

 

孙翔一路跑到宿舍楼顶楼,一脚踹在天台门上,门锁着没踹开,发出金属撞击的巨大声响,孙翔又踹了一下,还是踹不开,他开了手机手电去照门锁位置,把插销掰开,又是一脚,这次总算踹开了,门板怼在水泥墙面上,猛撞一下又哀叫着慢慢弹了回来。

孙翔趴到栏杆边上吹风,冬天的风又干又冷,迎面挨上两记,脸颊立刻没了知觉,但也总算把发热的头脑吹得清醒了一些。孙翔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呼出来,胳膊搭到栏杆外面,瘫软着挂在冰凉的金属护杆上。

不知道这么挂了多久,这个姿势胳膊的血液难以流通,已经彻底麻木了。

身后的天台门又被踹了一次,孙翔没回头,等了几秒听到脚步声靠近过来,然后自己被揪着领子一扯,头晕目眩对上了唐昊愤怒的一张脸。

“你写完论文啦?”孙翔蔫耷耷地问。

唐昊憋了一肚子火儿正准备跟他激烈battle一下,被这么一问反而有点懵,也泄气了,手一挣把孙翔推得后退了半步。

“写完了。抽烟吗?”唐昊弹出烟自己叼上。

孙翔摇摇头,移开视线没说话。

“不拦我?以前不是一点烟味都不能沾吗?”唐昊看看孙翔,最后还是没有点火,他把烟从唇间抽出来,手指捏着玩了一会儿。

“无所谓了,你抽吧。”孙翔说。

“算了,万一被黄少天……”

“你别提他!”孙翔厉声打断,声音一出来自己觉得太失控了,又立刻软化,他偏开头,伸手在面前挡了一下,像是投降的动作,“求你了,别提他。”

“你……”唐昊惊讶地眨眨眼睛,靠近了孙翔一点,压低声音问,“真的吵架了啊?”

“别拿着普通小情侣之间会发生的事儿过来猜了,不是那种。”孙翔侧过身子,后背倚到栏杆上,他没什么力气的样子,磨蹭着往下滑,最后直接坐到地上。

唐昊小声嘀咕:“我靠,不嫌凉啊……”他不敢直接坐下,只能半蹲着矮下身子。

“我不敢回去,”孙翔好像是脖子难以支撑脑袋的重量似的,颈骨干脆一弯,把额头搁在膝盖上,模糊地说,“他可能已经不在家里了。”

“什么意思啊,我懵了,那你是想让他在家还是不想让他在家啊。”

“想啊。”孙翔还是那种拖长的没精打采的声音。

“那你就回去啊?在这待着有屁用,”唐昊就不明白了,“你猜他在家不在家?薛定谔的黄少天啊?”

“不是!哎我也不知道!”孙翔烦躁地挠挠头。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天台上又吹来一阵冷风,唐昊“嘶”地吸了口气,怂怂地缩起脖子。这也太他妈冷了,还是先把孙翔劝回室内再好好听他吐槽比较惜命。唐昊瞅瞅孙翔,正准备伸手推推他,孙翔突然抬起头,面色昏沉又压抑。

“他最近有一些变化,我也想清楚了一些东西,所以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孙翔声音冷硬,他飞快瞥了唐昊一眼,压低声音说,“如果我告诉你,黄少天真的杀过人,你怎么想。”

唐昊结结实实一愣。

“他杀过人。”孙翔用了个陈述句,又说,“其实我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个结论,但是之前一直在回避,因为他真的没伤害过我,他对我超级好,他……”孙翔越说越快,最后猛地顿住了。

唐昊没说话,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半蹲的姿势静静听着,其实他只有一点点实感,听到的话虽然有冲击力,但更像是个故事,第一反应是孙翔在开玩笑,因为内容超出他的认知,可是联系到这个故事的主角是黄少天,又觉得也不是不可能发生。孙翔抬手捂住脸,喉咙挤出了闷痛的无意义的一声,然后轻轻“唉”了一声,继续说:“我去找黄少天的时候,听说有很多人失踪在那座山里,他们应该都死在黄少天手里了,最早那队失踪的警察也是一样。还有,黄少天之前跟我说过,说有人用枪伤害过他,敢用枪打他,这个人肯定也已经死了。”

唐昊声音迟疑:“你怎么能确定就一定是……”

“凭我的感觉呗,”孙翔说,“你随便想一下啊——你打死蚊子需要理由吗?蚊子咬了你一口,你难道不会很生气地打死它吗?家里进了蚊子,你难道不会用杀虫剂赶尽杀绝吗?一个道理呗。”

唐昊没有说话。

“他根本就不是人类,对人类社会的规则没有概念,而且他又比人类高级很多,所以他做事情根本不需要理由。”孙翔低下头,把脸埋回膝盖上,声音又变成闷闷的了。

两人一起安静了片刻,接着,唐昊听到了孙翔带着浓重鼻音的绝望的声音。

孙翔说:“但是我竟然觉得,他没错,他没错啊。操,他能有什么错啊,他本来就没什么错,他是规则之外的人。”

唐昊艰难地说:“但是他确实……”

“我知道,”孙翔快速打断他,“我不是想为他辩解什么。”

事情发展成这样,一切都像是被计算好的,黄少天的危险和疏离让他退缩,轻描淡写和高高在上的陌生眼神也终于让他彻底冷静。这次他主动翻腾着那些黑暗肮脏的角落、那些意识的禁区和感情的死角,一直被蒙蔽的浓雾森林拨云见日瞬间无比清晰,树梢与草尖沾满了名为真相的晨时露水。是的,黄少天是一个完美的杀手啊,黄少天是真实的,黄少天有灵魂,黄少天有思想。孙翔承认,黄少天是与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存在。一旦真正接受了这样的认知,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用力掀开那层污秽的遮布,后面藏着所有他早已明白但拒绝接受的东西。

黄少天更高级,黄少天没有弱点,黄少天只遵守自己的规则,黄少天不需要跟人类讲道理,黄少天很冷淡。你对他友好他可能也会对你友好,但只要你对他表现出了恶意,他可以立刻毁灭你。就这么简单,对,黄少天就是这么简单的存在。这难道不合理吗?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孙翔晚上还是没有回家,脑中的两个小人一直在打架。一个冷静地说,黄少天是外来者,不能对这个世界进行任何干涉,不能破坏这里的秩序,他应该接受审判;另一个冷笑着说,没有人能审判黄少天,他们做不到,黄少天没有义务遵守这里的一切,更没有义务退让和忍耐。孙翔被自己这两种想法的碰撞恶心到了,他以为他最不敢面对的是黄少天,但其实更加不敢面对自己。所以他当然不敢回去,他还没有想好自己到底要用怎样的心态和表情面对一个最真实的黄少天。

孙翔也没回宿舍,独自一人打了个车去市中心的夜店喝酒,瘫在卡座的软沙发上目光模糊,眼前一片红红绿绿的凌乱跃动,音乐声震耳欲聋,追光灯下跳舞的女生有着苍白的脊背和光滑的小腹。孙翔昏昏欲睡,有男男女女过来搭讪,他根本听不清他们的说话声。这里是人间一角,孙翔很久没有来这种地方了,它很躁动所以很真实。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孙翔最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可能睡了一秒钟,也可能睡了一个世纪。恍惚被人扶起来,有柔软的手臂和身体贴近他,带着浓重刺鼻的香水味。孙翔没睁开眼睛,他隐约听到了清脆的笑声,可能是几个女生靠过来准备试探他。

有人带着笑意问:“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呀?”这声音甜甜的,孙翔骨头都听软了,但他还是睁不开眼睛,怎么努力都不行。

“你喝醉了,”另一个声音说,“不想回家吗?”

孙翔笑出一声,然后就像被按了开关一样停不下来了,垂着头笑得像疯了一样。

几个妹子面面相觑,收起刚刚的跃跃欲试,关心和安慰道:“你怎么了呀,是不是跟谁吵架了啊?”

怎么全世界都觉得自己跟别人吵架了。孙翔闭着眼睛又笑了好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

“对不起啊,”他低声说,“离我远点,我现在不喜欢人类。”

说完就垂头不再吭声了,等了一会儿,身边那几个女生果然识趣地静静离开了。

孙翔哼笑一声,看,这才是人之常情,发现了奇怪的人就该立刻退避三舍拉开距离,这才对得起成年人的戒备和疏离。自己根本不是个合格成年人,也就是个三岁傻子,所以才上赶着主动接触黄少天。可是有谁规定这样就一定不可以吗,他就是无限靠近黄少天了又怎样,他就是一厢情愿地想要探寻黄少天所有不同的地方,不行吗?脑中的倔脾气小人梗着脖子红着脸为自己辩解,然后被对面的嘲笑着扇了一巴掌。没说不行啊,那你就别后悔啊,为什么现在碰触到了自己畏惧的真相,突然就开始犹豫退缩了?人类都爱这样反反复复犹犹豫豫吗?这个时候成年人的冷漠和利己倒是淋漓尽致了,别装了。

孙翔又趴回了冰凉的理石板桌子上,矛盾击穿了他,两个身份来回跳跃,一个是黄少天的孙翔,另一个是人类的孙翔。他被酒精控制的大脑一片轰鸣,声音由近及远,嘈杂渐渐离去,像隔过无数层透明的空房间,旷远空灵,嘈杂的鼓点被过滤了,人群的躁动被剔除,同时带走了孙翔无法摆脱的一切魔障,它变得清逸缥缈,远在天边,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天堂圣歌。

孙翔恍惚自己站在了渺无人烟的空寂土地上,这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地方,他剥离了一层层虚假的身份来到这里,灵魂轻快,这里只有心里最深处最深处的愿景。孙翔抬起头,天空阴沉,他只能看到云层压抑的灰白,环顾四周只有连成圆形的遥远地平线,他是这个世界的唯一圆心。孙翔走了两步,这个世界就跟着一起平移了两步,孙翔独自走了很久很久,光芒就如鬼魅一样追了他很久很久。他的周围永远光明,恒定的光源笼罩着他,像一束全世界那么大的舞台追灯,他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太阳,这个太阳只专注看着他一个人。

孙翔停下脚步,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说,你能不能不走啊!

我不在乎你下雨还是下冰雹,你一直阴天也可以,能不能不要走啊!你不是可以活三千年吗,我只有一百年,你就不能晚一点走吗?是啊我是很自私,但是你真的不能再晚一点点吗?我只想分享你的三十分之一啊,多的我不需要了,我真自私,可是我只需要你的三十分之一啊!对,其实我根本不介意,你别离开啊,也不要躲起来,别疏远我,你什么样子我都接受,我不在意,我理解,甚至欣喜,这真的无所谓!

他猛地醒过来了。世界迸发出巨大的碎裂声响,玻璃穹顶一样的天空绽开一道缝隙,层叠的碎片剥落了,世界落下了软绵绵的白色云朵的雪。

孙翔被揪出时间的深海,窗户的碎片从回忆中飞溅而出,脑中不停争吵的两个小人已经融化,所有的复杂也都全部蒸发,他失重落回嘈杂人间,声音像扑面而来的高高海浪,眼前的画面在旋转,灯光移动时带着拖沓的尾巴,恍惚仍是梦中。

“……”孙翔沉默了一会。

他按着桌面踉跄起身,贴墙磨蹭到洗手间里,喝得太多了,可能得吐一点才能好些,孙翔钻进空隔间,反手撑住门。

胃里翻江倒海,的确很恶心,但真想吐了却又吐不出东西,孙翔各种常见的招儿都试了一遍,就连抠喉咙都没用,生理性的眼泪流了满脸。酒精融合血液早已经循环至全身,孙翔感觉自己越来越晕,精神稍稍松懈估计就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他可不想睡在这,最后着急了,一拳闷在自己肚子上,身体受到刺激,一阵翻腾,这才总算成功吐了出来。

吐到只剩胃液,孙翔钻出隔间,他的精神和情绪已经十分平和了,认真地漱漱口又洗洗脸,倚在洗手台上叫了一辆回家的车。

 

tbc

其实一个篇章一个bgm!

之前准备修完文再放!

这个我是憋不住了因为太合适了!!!

 

大好周末无鸡可吃,何以解忧唯有更文

标签:黄翔
 
 /  热度: 279评论: 26
评论(26)
热度(27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