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33

06# a new dawn

- a whisper in the noise 


33

时间有点晚,孙翔对家里也有些莫名的排斥,最后随便找了个宾馆过了个夜,房间空气有潮湿清冽的消毒水气味,枕头被子床铺都是白色的,也沾染着空气里的那种味道。总之是很熟悉的宾馆的味道,身处这种环境,会本能地产生不安稳感,身体并不会对这种临时住所交出完全的信任,孙翔晚上没睡好,他顺理成章地把锅推给了这个陌生的空间场所。

第二天也没有起得很早,孙翔一直处于睡梦边缘,意识活络但身体昏沉,等身体终于能动了,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他维持了几乎一整晚的抽噎状态,虽然想要控制,但是身体是不听话的,胸口和腹部肌肉都有些痛,眼睛也睁不开。孙翔去浴室洗了个澡,没有过多停留,起床后半小时就退房离开了。

他现在很平静。

唐昊昨晚回了家,现在他是独自一人,上午的城市街道生机勃勃,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是反抛物线的爬高的上半程。

宾馆的位置离家并不远,步行二十多分钟就能到家,孙翔两只手揣在大衣兜里,与很多人同行或逆行,这个世界很热闹,但每个人都是清净个体,孙翔沐浴在清新阳光里,呼吸着冬日的生冷空气,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行走的笼子,周围也都是行走的笼子,他不想把手伸出去,也不想看见别人把手伸进来,来来往往没有想要接触的陌生人,也并不想要被陌生人接触。

他独自爬上楼前熟悉的大台阶,独自按下微微凹陷的电梯按键板,独自掏出钥匙打开门。

一切的一切都跃动着曾经的黄少天的影子。

记忆像被倒出盒子的圆形糖果,是五颜六色的、硬质的、清晰的,它们蹦蹦跳跳调皮地落下又弹起,敲打在光滑坚固的玻璃板状的现实上,发出连串的清脆响动,孙翔试图把它们抓回来,但它们轻巧灵活,看起来又甜又开心,蹦跶着一发不可收。


饮水机咕噜咕噜冒了两个气泡,孙翔把接满水的玻璃杯拿回来,这是黄少天用过的杯子。孙翔仰头喝水,想起昨天自己疯了一样把它从警察大哥的手里抢回来的画面,没忍住哼笑出声。

房间里太乱了,空气闭塞有些沉闷,孙翔把阳台门全部推开,客厅的窗户也开到了最大,卧室那边先没管。孙翔开始慢吞吞地收拾东西,他很不擅长收拾东西,没这个习惯,但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除了收拾东西之外还能干嘛。他的心情像死水一样平和,从桌子底下摸出了一个打火机,又在沙发缝里发现了一个完好的核桃,他把它们全塞进垃圾袋里,然后扔进厨房垃圾箱,准备所有的杂物最后一起倒掉。

厨房的垃圾箱用了大概一半,塑料袋塞进去后发出轻闷响动。孙翔站在旁边呆看了它一会儿,看到很多被收拾好之后倒掉的饭菜,他很轻松就猜到了一些事情,又有点想哭,但眼睛干干的,哭也哭不出来。孙翔又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厨房。他想,或许自己没回家的这几天,黄少天每晚都会给自己做晚饭,然后全部倒掉。但这个想法太自以为是了,算了。

快到傍晚的时候,孙翔终于把除了卧室之外的地方全部整理干净,他出去扔了两次垃圾,顺便去商店买了两包烟。现在可以肆无忌惮抽烟了,没什么可担心的。还是熟悉的牌子,熟悉的味道,尼古丁过肺时产生出辛辣的晕眩,孙翔路上抽了一根儿,到家后又点了根儿新的。

然后他带着浓重烟味,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才敢推开自己卧室的门。


孙翔真的思考过黄少天可能的去处,也思考过“寻找黄少天”这件事的可行性——在之前情绪不稳的冲动时候。但黄少天走前对他说过的每句话都令他难以回忆,他避之不及,更别提细细咀嚼寻找线索了,他那时根本做不了这么精细的事。

孙翔把卧室的窗户打开,几片落在窗台上的鹅绒轻飘飘地被风卷了出去,孙翔连忙伸手去捞,却把它推得更远了,最终只抓到一团干燥空气。孙翔沉默了一会儿,不再管这件事了。屋里的一切依旧维持着狼藉的原貌,像一片已有年头儿的废墟,孙翔自己收拾不知要收拾上几天,但他不想找家政的人,除了他自己,他再也不会让别人踏入这间屋子半步了。

房间被破坏得很彻底,孙翔无法想象黄少天到底是在怎样失控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这样彻底的残暴行为,他根本无从下手,先用脚潦草地清开杂物,找了地板上一处勉强完好的空地坐了下去。

没拉好的厚窗帘一角被风吹得鼓动起来,起起伏伏,像柔和静谧的心跳。

孙翔仰头看了它一会儿。

黄少天真的走了。他的大脑突然第一千次第一万次蹦出这个概念。

孙翔又想了想别的。

——自己曾经拥抱过一条来自未来的龙。

他的心脏渐渐软化下去。黄少天是从未来回来的,黄少天是龙,黄少天特别特别厌恶人类,又幸运又可惜,自己就是人类。所以又能责怪黄少天什么呢?这故事太离谱了,一点儿都不真实,但孙翔知道它是真的。黄少天的未来世界一点儿都不美好,生灵涂炭暗无天日,是一个物种对另一个物种的疯狂倾轧和无情毁灭。黄少天是带着一整个物种的不甘与憎恨回到现在的,而自己只是个突兀的意外,是亿万普通人类之一,就算有再大的爱也微不足道,黄少天没有因为记忆的复苏而迁怒于自己就已经极其幸运了,所以又能要求黄少天再做些什么呢?他理解,他明白,他能想通,水滴这么小的自私的喜欢是没办法战胜海洋般浓缩的恨的。真是让人沮丧。

孙翔收回目光,低下了头。

他没什么后悔的,但故事差不多该停在这了,它已经没什么继续的必要了。

至于黄少天去了哪里、黄少天要去做什么、黄少天还会回来吗,这样的问题已经超出了故事的限度,似乎写满了与自己无关的宏大,而自己只是人类社会的npc,不想再玩什么与神交流的游戏了。自己与需要对抗的东西实力相差悬殊,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为什么还要自讨没趣?黄少天明明白白跟自己说过了,不要再去找他了,找不到的。孙翔冷笑一声。去他妈的天意,去他妈的主角,去他妈的世界中心,老子这次真的不玩了,玩不起,我认输,我告辞,命运随便捉弄我吧,我服,我不挣扎,我不反抗,还不行吗?

孙翔抬手挡住眼睛,房间里流动着冷冽的风。

他猛地爬起来,出去找自己的钱包,抽出放在夹层里的那张黄少天的身份卡。他现在知道了,它根本不是来自于曾经猜测的两百年前,它是一千多年以后的制式,怪不得当时怎么查资料都查不到。他没有犹豫,转身跑到阳台上,阳台的阳光很好,他冲劲儿太大,一只手按在护栏上,上半身因为惯性而向前扑。他用上最大的力气,把这张卡猛甩了出去,用力过重,手臂的肌肉甚至有些疼痛。

阳光静谧,是透明的金色。

画面静止了,像一幅现实和虚幻交叉的末日画,孙翔定格在这个瞬间,半个身子还探在护栏外面,他的手还微微向外伸着,停在空气里,似乎是抛弃动作的最后一帧,又似乎是挽留动作的第一帧。他呆呆地看着那张没什么重量的小卡片在空中打了个转,被风带着向下飘,像一片终于从树上落下的枯黄叶子,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孙翔愣了愣,大脑少了一块、心脏少了一块、身体少了一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硬生生地剜刮遗弃,甚至黏连着一部分血淋淋的灵魂。除了这张卡,孙翔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黄少天曾在这条世界线上真实地存在过了。

他僵硬地低下头,向下看,目光穿透了锋利的人间悬崖,看到一片模糊。

如果说这副场景是希望出现又消失时循环往复的麻木,也是值得所有人相信的。

下一秒孙翔从这幅画里冲了出来,他转身跑出阳台穿过客厅,开门声是刺耳而尖锐的,像时光被劈开了一条苟延残喘的缝,前方是一条通向爱与真理的路。

孙翔发疯般找了一夜一天,穿梭在楼前偌大的小区花园里,最后在一棵银杏树的枝杈间捕捉到了那张被自己丢弃的来自未来的卡片,它没有掉在地上,孙翔找了个长树枝把它拨弄下来,在它下落到半空时,抬手稳稳接住了它。

孙翔松了口气,奇异的安稳感瞬间袭击全身,这么多天里,他第一次开开心心地笑了一下。

它对我有意义啊,永远有意义。

他突然想通了一些东西,从仪式感的漩涡中猛地挣脱出来。

他辞职不再当主角了,但故事里的黄少天永远美好,永远存在。


当天晚上孙翔做了一个漫长而真实的梦,他梦到黄少天破窗而入,坐在自己卧室的窗台上看着自己。

孙翔并不觉得惊讶,心跳也十分平稳,好像知道自己正在梦中,梦里是彻彻底底的另一个世界。他站在黄少天面前,两只手扶着黄少天的膝盖,仰头去看黄少天的脸。黄少天是笑着的,眼睛锋利而明亮,龙的尾巴缠在孙翔的手腕上。

孙翔打量他许久,皱眉抱怨:“我靠你变成这样我好陌生啊,原来还会长出翅膀啊?这就是你传说中的第三形态吗?”

“是啊,现在是很完整的第三个阶段,是不是很好看?”黄少天亮晶晶地笑起来,“长出翅膀之后我就会飞了哎,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以前从来没有变成这样过,也没见到同伴们有谁变成这样过,所以也不知道变化的契机是什么。”黄少天顿了顿,开玩笑道:“说不定是‘跨越物种的生理信任’之类的,因为这个条件对我们来说太苛刻了。”

孙翔抿嘴不说话,似乎有些不满。

黄少天笑笑,换了个话题:“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啊,还要多出门晒晒太阳……”

孙翔生气地打断他:“这不都是怪你吗!”

“……”黄少天安静地眨眨眼睛。

孙翔继续气急败坏:“而且你怎么知道我没好好吃饭睡觉啊!你知道的很多嘛!”

“对啊,我就是知道,”黄少天又活跃起来,“我厉害吧,所以你最好注意一点,别太想我了啊,不然被我发现的话,我就回来把你吃掉。”

孙翔本想大声怼回去,顿了顿,最后冷笑一声,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骗子。”

黄少天噗嗤笑出声:“你怎么知道我是在骗你的啊,你知道的也很多嘛!”

黄少天笑得很放肆,孙翔气得想把他从窗台上拽下来暴打一顿,刚伸出手,就被龙尾巴顺势卷住胳膊,身体一陷,几乎是被硬拽着提了起来。黄少天把孙翔拉到跟自己齐平的高度,勾着孙翔的脖子亲了一下。

孙翔终于忍不住了,闷声问:“你到底要去哪啊?”

黄少天没吭声。

反正是梦里,孙翔正想继续说: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吧。但他还没问出口,先听到了黄少天的回答:“别想了,太危险了,而且一点都不好玩,你会很不开心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开心,你明明什么都还没告诉我。孙翔恶狠狠地瞪着他,然后被捂住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孙翔听到耳边一声叹气:“你怎么做个梦都这么激烈啊,我是想来亲亲你的,没有想跟你吵架的。”

那你走啊。孙翔更生气了,但被黄少天提前咬住了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吻也很真实,这个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

孙翔在迷迷糊糊的亲吻和黑暗中结束了这个奇怪而清晰的梦境,睁开眼睛时已经天光大亮,室内一片清冷的清晨阳光。

孙翔眯着眼睛,艰难地看看窗户的方向,窗户大开着,厚窗帘的一角被风鼓动,一起一伏像柔和静谧的心跳。孙翔看了窗户好久,实在是记不起来自己睡觉之前有没有把它关上。但其实这也不太重要,现在的窗台空空荡荡,不像有神降临过的模样。窗外的天空一角是湛蓝的,万里无云,清澈崭新。

孙翔把视线转回来,重新闭上眼睛准备睡个回笼觉。他的身体后知后觉,终于体会到了积压已久的疲惫,终于开始了缓慢但坚定的自我调节和自我拯救。

在彻底昏睡之前,孙翔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唇角。


太阳从城市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准备吞食整个世界的热情怪兽苏醒了,阳光一寸寸地舔舐着钢铁森林的锐利棱角。城市有条不紊地运转前进,秩序稳定,井井有条,是一个盒子一个盒子的堆积,像密密麻麻的蜂巢。

黄少天坐在顶楼天台的边缘看日出,他的发梢被初生的第一缕金色火焰点燃,星火燎原,迅速蔓延至包裹全身,他的翅膀、他的尾巴、他的指尖、他作为龙的一切,他的漆黑鳞片泛起金属般的暗蓝色,身体边缘晕开了无比炫目的万丈光芒。

千年的长河从他被阳光照射得几乎透明的眼睛中流淌过去,肆意奔腾猖狂咆哮,他突然笑了一下,这个笑容清冷锋锐,好像一切柔和都与他无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把自己全部的、最后的温暖遗落在巨大蜂巢的一个小房间里了。

黄少天转身离开,留下一团余烬般炽热的空气,风带走了它,席卷过宽广天地的各个角落。


黄少天抱着最后一点点爱俯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真好。


tbc

上写完了!!

阶段性胜利!

其实停在这我觉得也挺好啊???(手动划掉)

我修文去了!看我对它这么认真!!还修文!!!肯定不坑!


这个文写起来还是很爽滴……尤其在写黄少天“神”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标签:黄翔
 
 /  热度: 329评论: 26
评论(26)
热度(32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