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42

08# resignation

- OVUM


42

孙翔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或许不平凡的夜晚注定难以入眠。

他第三次醒过来是被黄少天的发抖弄醒的,像是抱了个因为发烧所以无法控制颤抖的病人。他们的睡姿很纠结,黄少天压在孙翔身上,导致孙翔细微的呼吸困难,但孙翔又确实沉迷于重量带来的安全感,这姿势让两人的接触面积很大,孙翔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黄少天的任何动静,所以一丁点儿的不对劲都能让孙翔立刻醒过来。

黄少天似乎已经很努力地忍耐了,他咬着嘴唇,气息划分为细小的碎片,身体是绷紧的,已经彻底进入了警戒状态。

孙翔睁开眼睛的时候,黄少天呼吸一顿,似乎有些慌张。

黄少天轻声说:“是我把你吵醒了吗?”

孙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模糊地反问:“你怎么了?”

“有人抽烟。”黄少天简单解释,他似乎连多说话的力气都抽不出来了。

孙翔反应过来,睡意立刻全消,伸手把踢到腿边的被子猛拽过来,将两人蒙在下面,试图制造出一个更安全更隐蔽的空间。在这个狭小密闭的地方,黄少天急促颤抖的喘息声似乎放大了十倍响在孙翔耳边,孙翔小心翼翼地抱了他一下,摸在背上,摸到了满手心的细腻汗水,孙翔吓了一跳。

“……”黄少天绷紧的身体稍稍松动了一下。

可能是看孙翔彻底醒了,黄少天不想继续忍耐,也不怕打扰到孙翔了,他转了转脖子,额头抵在孙翔肩上的位置,孙翔颈部裸露的皮肤同样感受到了冰凉的潮湿,黄少天整个人都像是被水浸透过的。

“你……”孙翔手足无措。他甚至判断不出黄少天现在到底在压抑着什么,是亢奋?愤怒?还是什么别的东西?他不知道,也猜不到,所以他完全不明白该怎么跟黄少天说话,黄少天冰冷的湿意和灼热的呼吸都停滞在他的颈侧,他能感觉到黄少天强忍的暴躁,像一只下一秒就要冲向猎物的野兽,颤抖的肌肉和细微的动作都让他感到紧张。

“没事。”黄少天短促地说。

黄少天的身体和神经都被强压着,他不安地弓着腰,手指无意识地抓着床单,后背起伏时脊椎的线条凹陷下去。这么忍耐了一会儿,黄少天还是无法控制地张开嘴,锋利牙尖缓缓摩擦着孙翔战栗的皮肤,他立刻听到了孙翔慌乱的抽气声,这让他找回了一点理智,连忙退开些,用嘴唇安抚孙翔,却无法安抚自己。黄少天维持了这种状态许久,大概是整整一支烟的时间,到底等那股缥缈可怕的烟味变淡了,他才慢慢放松下去,彻底脱力湿漉漉地压在了孙翔身上。

孙翔被吓透了,赶紧抱住他:“你……操……到底怎么了啊?”

“楼下树林里有人抽烟,窗户外面。”黄少天简单解释。

“……只是烟味?”孙翔不信,“可是,可是,你以前不是说你是可以控制的吗?是你这十年离群索居,太久没闻到烟味了,所以反应才这么大?”

黄少天摇了摇头,半张脸依旧埋在孙翔颈窝里,摇头时颤动的发梢弄得孙翔有点痒。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缓了好半天,才抬起头,把下巴搁在孙翔肩膀上。

“跟以前不太一样。”黄少天说,“这种颤抖的本因是恐惧,是记忆里的恐惧,我的记忆回来了,这种恐惧也就回来了。我不是兴奋,我是害怕。因为这种气息对我们有生理上的吸引,所以在未来世界,人类会用这种味道诱捕和诱杀我们。我被抓到过。”

孙翔的心脏好像被什么猛地捏了一下。

“本来这种香气是会让我们开心的,但是这种开心很快就被恐惧替代了。”黄少天突然笑了一下,“真要感谢你,我第一次被你吸引的时候,你没有想要杀掉我。”

不,不对吧。孙翔先是觉得荒唐。我哪有力气杀你,那时候没反过来被杀就已经烧高香了。但这种想法只出现了一瞬,孙翔当然不会说出来,他几乎立刻想明白了黄少天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就像是短暂碰触到了黄少天灵魂里最脆弱的部分。

啊……对,那些记忆的确是给黄少天带来了滔天恨意,可这些恨意的本源呢?是未来人类带给黄少天的痛苦,是黄少天对未来人类的恐惧,它们甚至可以直接影响黄少天的生理反应,会让他突然紧张、突然警惕,会让他颤抖到无法停止。

孙翔想通了,而这结论让他难过——黄少天是被伤害过的,黄少天也会害怕。黄少天在害怕啊。

孙翔立刻软化下去,蹩脚地安慰道:“我……那个,你已经远离他们了……你看,你现在还好好地活着啊。”

“恩,我还活着。我当时被人类抓回去做实验,大概整整一年吧,当然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很多同类被抓,我每天都会看到同类死在我面前,每天都觉得自己活不到明天了。”黄少天沉默一会儿,“不过最后还是逃出来了。”

“……做实验?”

“你不要知道细节了。”黄少天睁开被汗水冲刷过的红色眼睛,“你随便想一下吧,比如,他们不喜欢红色眼睛,想让我的眼睛变成棕色的。”

孙翔抖了一下。

黄少天说:“所以我的眼睛真的变成浅棕色的了,在第二形态的普通时候。其实它本来一直都是红色的。”

这句话像一道符咒,整个世界霎时黑暗,无数血腥残暴的画面从孙翔脑中闪过,而它们多半来自惊悚电影,幽绿色的实验灯,血液流淌涂抹时会留下橙红色的边缘,地板与墙壁沾满肮脏与污秽,锈迹斑斑的铁栏杆上沾满了干涸的希望与死亡。黄少天……黄少天也在这些恐怖的画面里,黄少天可能是昏迷的,可能是清醒的,会发抖,会害怕,会紧张,会疼痛。

孙翔猛地坐起身来,连带着黄少天也跟着坐了起来。

孙翔急切地说:“我懂了,所以你每次接近人类时的那种没办法控制的颤抖,一部分是压抑的愤怒,一部分是恐惧……那我呢?那你看到我的时候呢?”

孙翔的眼睛如黑夜中的明朗星辰。

黄少天仰望他,说:“我爱你啊。”

星星变得湿润柔软。

黄少天坦然地说:“毫无芥蒂我做不到,但是你让我感觉安全。”

“……”孙翔突然抬手捂住眼睛,语无伦次地说,“我不应该……我应该知道的……我还在用你走之前的状态判断现在的你,但是你已经变了……虽然你看起来一点儿都没变,可是,可是我不应该把你带到人这么多的地方,还要让你……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样太危险了,对你来说危险!”

黄少天用气音笑了一会儿。

他倒比孙翔轻松,甚至还能开开玩笑:“你们那句话怎么说的,舍命陪君子嘛。”

 

夜晚才刚刚过去一半,桌子上的电子钟显示时间是凌晨三点,孙翔却再也睡不着了,仰面躺着跟黄少天聊天。他知道黄少天一直没睡,只要这栋楼里还有别人,或者说只要方圆五十米内还有别人,黄少天就无法放心地闭上眼睛。

孙翔此时的大脑十分冷冽且清晰,深夜让人思维敏捷,他静静地看着灰蒙蒙的天花板,脑中竟然条分缕析地排列出了好几种相互对立的想法,这是他最近第一次做到这种程度,坦荡直率,是近乎冷酷的平静。比如,他能肯定自己是人类之一,自己的灵魂里有着奇妙的物种荣誉感,自己尚且认定着人类社会的规则。但同时,他也能肯定自己是爱黄少天的,黄少天没有义务局限于人类的条条框框,黄少天所做的一切都不该被人类质疑与约束。这两套认知是难以调和的。孙翔已经收起了热血上头式的冒失,知道质问和发泄并不能解决问题。首先,他没信心也没理由动摇或威胁黄少天,因为这是站在人类角度的自私;其次,他也没胆量没勇气彻底抛弃人类的伦理纲常放飞自我,因为这是站在纯私人角度上的自利。就像之前跟白林聊天时说的,这不是二元论可以解决的问题。孙翔以前很畏惧思考这些,现在不知为何反而无比坦然,可能是真的到了要做选择题的时候了,他的大脑知道,再怎么逃避也没有用了。

孙翔一个人想了一会儿,旁边的黄少天趴着不说话,半张脸埋在胳膊上,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孙翔看,锋利明亮。

孙翔慢慢吸气,再呼气,说:“你是不是再也回不去未来了?”

黄少天似乎笑了:“怎么了,你想让我回去吗?”

孙翔说:“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过来这个世界,似乎很后悔。”

“没什么后悔的,有好事也有不好的事,好事是我活下来了,不好的是只有我活下来了。”黄少天说,“其实我的离开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我走的时候,我们唯一的庇护所已经被人类发现并且启动自毁程序了,那里是我们最后的家,一旦暴露就全军覆没。现在就算我能回去,那个世界也没有我的同类了,我只是从孤独的神变成了孤独的蚂蚁,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未来世界没有你啊。”黄少天笑笑,又说,“你可以把这个世界正在进行的一切,想成一条奔腾的长河,它向着时间的方向流淌,由很多条互不干涉的、平行的线组成,每一根线都是独立的世界线。这条河是立体的、流动的,它有制度和规则,这些东西规定了它的形状和方向,时间永远向前,所以它也永远向前。”

“可是……可是你是从未来回来的啊?”

黄少天点头:“恩,所以我是跳出制度的人,是违逆规则的人。”

孙翔说:“那未来的那个世界已经崩塌了吗?”

黄少天摇头:“没有,未来世界还存在,我相当于从世界线1.0跳到了世界线2.0,是2.0被我激活了,这两条线是平行的、互不干涉的。”

孙翔一愣,紧盯着黄少天的眼睛。

黄少天眼中干干净净,是空荡和荒芜。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黄少天说,“恩,我改变不了‘未来’,我永远救不了他们,我只是逃兵和幸存者。同样,我也不属于‘现在’。”

“可是你却有能力控制这个世界甚至改变这个世界。”孙翔突然激动起来,“你只是外来者,但你却可以毁了它,就算它并不属于你!”

“我毁不掉它的。”黄少天很平静,“那条巨大的河流不会停止,不管我做了什么,也都是历史的一部分。虽然我现在很厉害的样子,但未来总有可以毁灭我的存在。你们有你们的审判,我也有我的审判,神上面总有另一个神,毁灭之外总有更大的毁灭。这些是时间长河的一部分,是必然的,或许这个世界最本源的规则就是破与立,是毁灭和重建,是轮回。不会有永远的统治者,只有永远的破坏者,用你们好听一点的词,是革命者。”

“可是……”孙翔眯起眼睛,“可是人类已经是目前最高级的生物了,如果你毁灭了他们,你又只有你自己……你……你没法延续你的物种……这个世界真的不会停滞吗?”

黄少天没忍住笑起来:“你怎么这么有意思啊,我发现了,你在人类那边喜欢替我说话,在我这边喜欢替人类说话。”

孙翔一愣,撇撇嘴,不置可否。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容易,”黄少天说,“这个世界的前进是不按计划的,起码不是按照你我的计划,你以为真的那么顺利就能彻底毁灭一个物种吗?”

黄少天好笑地看着孙翔,孙翔一脸不解,似乎并没明白黄少天的意思。

黄少天说:“你怎么就不问问我,如果我这次没有来找你,我会发生什么?”

“你……”孙翔回忆了一下黄少天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话,“你会因为孤独而崩溃?”

“那你猜崩溃的结局是怎样的?”黄少天挑了挑眉,“我可能会疯掉,可能会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如果我想自救,那就只能来找你。你就像一道保险、一个安全装置、一个庇护所。其实,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有点无奈还有点生气,因为我几乎立刻模拟出了结局——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活不了太久。”

 

孙翔惊愕而恍惚,似乎从天而降一颗庞大而沉重的星星,正好砸在他的身上,压得他骨骼疼痛血肉模糊。这个坚硬的世界好像变得柔软了,淅淅沥沥地融化,他失重陷落进了幽深黑洞,身体所接触的一切都像波涛一样蜿蜒起伏,跟着他的动作变化着形状,它们服从于这个世界唯一的君王。

他被抓住了,被缠绕四肢,被套上金色的项圈。他站在狂风暴雨的中心,一道锐利的闪电准确击中了他,天空瞬间明亮如白昼,雷声滚滚,震彻苍穹,他被赋予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拥有了呼风唤雨的威严。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是久违的命运的粘稠感。

有谁可以想到呢?全人类的恶魔、全人类的主宰、全人类的破坏神,如今对他暴露出了所有的弱点,趴在他的身边,认真地看着他,小声说,如果没有你,我是会死的。

他这才恍悟,他得到的是神明的爱。

是尚未结束的故事,是逃不掉的命运,是主角的光环。

他一点一点地屈起胳膊,感受着施力时手心产生的压迫,床铺微微陷了下去,他很慢很慢地坐起来,低着头,脊背形成了一条柔和固执的弧线。

黄少天平静地眨了眨眼睛。

孙翔说:“我不需要考虑十天那么久……我现在就答应你。”

黄少天微微怔住:“不用这么着急,我不是想要逼迫你,选择权在你的手里,你选你喜欢的就可以了,你根本不用对我负责。”

“不,跟那没关系,”孙翔直视他,“在你说要带我走的那一秒我就已经有答案了,不管你再给我十天还是十年,都不会有什么改变。”

 

tbc

 
 /  热度: 338评论: 38
评论(38)
热度(33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