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43

08# resignation

- OVUM

此章格外短小!睡了睡了!

翔翔终于拿回主角剧本了,终于可以跑跑剧情了,抹眼泪


43

黄少天并没有在孙翔的房间里待太久,甚至没有等到天亮,这里太容易让黄少天感到紧张,孙翔早早就让他离开了。黄少天是从窗户走的,窗外尚且一片夜色,路灯的灯光十分凉薄,只能驱散地面附近的漆黑,并不能关照到更高处的半空寂寥。人类本来就是趴伏在地表生存的生物,头顶着寰宇辽阔,其中藏着太多触不可及的未知与神秘,似乎象征着不被了解也不被统治的自由。走之前,黄少天认真地看了孙翔一眼,他一脚踩在窗台上,手指按着推开的窗户边缘,有夜风吹进屋子里,掀起一团小型混乱。

孙翔被吹得眯起眼睛,他直视着黄少天,说:“等十天后你办完事了,要离开的时候来接我就可以了,你能找到我吧。”

黄少天没回答,只是笑了一下,好像听到了一个十分可笑的笑话。

“反正就这么说定了。你知道人类喜欢用什么方式相互许诺吗?”

孙翔朝黄少天伸出手,翘起小拇指。

黄少天有点懵逼,不明就里地直接抓住了孙翔的手指。

“不是这样的。”孙翔笑出声,他把手指从黄少天的手心拽出来,勾了勾黄少天小指的指节,“来来来,伸出来,跟我的勾一下。”

黄少天觉得又好笑又幼稚,但还是照做了,他此时的视角看孙翔时是居高临下的,可以看到孙翔颤抖的睫毛和弯起的唇角,手指传递过来的微弱力量可以牵扯到一整条右手手臂,进而蔓延全身,覆盖心脏,黄少天被孙翔轻轻一勾,差点从窗台上掉下去,心甘情愿的那种。

他赶紧扶住窗框稳住身子:“那我走啦,十天后我再过来,你最好别反悔……当然了,你要是反悔了我也没什么办法对吧,这次你说的算。”

“你在质疑我吗?”孙翔挑眉,“拉钩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谁违约了谁是狗。”

黄少天笑笑,没再多说什么,他点点头,把手收回来,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孙翔的胳膊还擎在半空,维持着手指缠绕时的姿势,他面前的窗口如黑洞入口,又有一阵很汹涌的夜风钻进房间,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柔软诗歌。这栋建筑有着几百个一模一样的窗口,这片区域有着几十栋一模一样的建筑,这个世界昼夜交替朝朝暮暮,每一片平原都亮着亿万星火,每一座城市都拥有千万个相同相似的人间牢笼。孙翔对着开敞的窗户发呆了很久,直到眼中亮起清晨的第一缕光明。

 

白林又蹲在农田里忙了一整天,灰头土脸回来的时候头上还带着边沿巨大的遮阳帽子,她哼着歌开锁推门,毫无防备地看到了房间中的孙翔。

“等等,你怎么回来了?”白林赶紧进屋把门关好,“你不说要在学校那边呆四天的吗?这才一个晚上啊?”

“回来有事儿呗。”孙翔蹲在地上翻腾箱子,似乎正在找什么,衣服铺了一地。

白林换上拖鞋,垫着脚尖艰难寻找落脚点,踩石头过河一样小心翼翼地跳到衣柜前。

她把防晒的装备都脱了,换了身家居服,一边重新扎头发一边好奇地观察孙翔:“那你等会儿还回去吗?”

“不了吧。”孙翔咬着笔盖声音模糊,他蹲在地上写东西,写完后扣上笔,把这页纸从本子上撕了下来,然后递给了白林。

“啊?”白林傻乎乎地接过,看到两串很长的数字。

“我卡里还有好几万,转了你一部分,我这边已经认证过了,你明天拿着你的卡刷终端,输我的账户密码激活一下就可以了,就是我纸上写的。”孙翔指了指。

“等、等等,”白林完全听懵了,“等等等等,你、你什么意思?”

孙翔笑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处,理,遗,产。”

“!?”白林手里的纸掉到了地上。

看白林脸色苍白,孙翔连忙解释了一下:“因为我过两天就要离开这了,这里货币独立,这些钱出去又不能用,我就分成几份给朋友了……那个,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啊,给你的是最少的,一大半都给唐昊了。”

“……”白林使劲揉了揉眼睛,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晕了,孙翔说的明明是人话啊,但是怎么哪一句都听着不太对劲!

她默默把那张纸捡起来,行尸走肉移动到床边坐下,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慢慢转头看着依旧蹲在地上翻翻找找的孙翔。

白林眯着眼睛:“你说……你要走?”

孙翔说:“大概十天之后走,这件事你别告诉任何人,不要表现出任何知情的样子,我走之后肯定会有人问你,你就说你也不太清楚,就说我什么都没告诉过你。反正装傻就可以了,你最擅长的,都不用装。”

“可是,你要去哪?”白林还是不信,“不对啊……安置区可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这儿就像个监狱,根本没有过‘刑满释放’的先例啊。”

“你也发现它就是个监狱了啊?”孙翔好笑地回头看看她。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白林捶了一下床,“到底怎么回事啊!”

孙翔挑眉:“我要越狱。有人来接。”

白林抄起枕头就扔了过去。

“不信算了。”孙翔接住枕头,把它塞到屁股下面垫着,直接坐在了地上。

“你好好说!”白林朝他喊,“越狱是什么意思?谁来接你?你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要这样啊!你没听过那个传言吗?两年前有人跑出去了,直接被击毙在外面了!你是认真的吗?还是说是上面批准的?你别吓我啊!”

空气流动,房间里回荡着白林微微发抖的细小回声。

孙翔笑了一下,他是背对着白林坐着的,白林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孙翔直截了当地说:“是SHF需要我,是SHF要带我走。”

白林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在床上。“……你,你真的信了外面那些邪教……”她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我应该,我,我去找行政……” 

“你傻吗!”孙翔转过大半个身子,皱眉看着面无血色的可怜妹子,语气不善,“你以为我前男友是谁啊!?”

白林被吓得浑身一抖。

“SHF0810,你口中的恶魔,报纸新闻的常客,全世界的话题,故事里的魔道坏人,”孙翔略微停顿,指了指自己,“我前男友。”

“你真的被蛊惑了!”白林朝他吼道,“你一个第一类接触者!怎么可能啊!什么前男友!你被它骗了!”

“……”孙翔眯了眯眼睛,他拿起一张卡片,就是刚刚翻箱倒柜了好半天才找到的东西,手腕一甩朝白林扔了过去。

白林连忙接住,低头一看,立刻惶恐地缩起瞳孔。

这是一张身份牌。身份牌是安置区内唯一有效的身份证明,人手一张,需要随身携带。白林对这东西并不陌生,这玩意儿到处都能看到,尤其是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学校规定每人都要将其佩戴在胸前。它有好几种制式,与近距离接触者的等级相匹配,学校里人多人杂,什么样儿的稀有卡白林都见过,所以她是不该如此震惊的。

但是,但是,白林使劲眨了眨眼睛,现在她手里的这张真的是她第一次见!她用力盯着这张卡片上印刷清晰的字迹,似乎想把它盯出个窟窿——

姓名,孙翔。第四类接触者,CE4。

“你真以为我只是第一类啊?”孙翔说,“那是管理者为了‘保护’我,伪造的一套假档案而已。”

白林彻底懵了,呼吸急促:“可是,可是,第四类,不是只是传言吗?据说只有……”

“对,”孙翔打断她,表情是交流秘密时特有的狡黠,他小声说,“传说中的CE4,全世界只有一个。就是我。”

 

今天的夜晚是凉爽潮湿的,孙翔坐在地上跟白林聊了半小时。白林的情绪一直很激烈,她总觉得孙翔会被伤害,想劝孙翔不要走,威逼利诱全试过了,都没什么用。其实她知道,按孙翔的性格,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这种时候是不会听劝更不会妥协的。

这种感觉让白林绝望,像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一步一步走进深海,海水没过他的脚踝、膝盖、腰腹、胸口,马上就要淹没到喉咙了,他却依旧笑嘻嘻的,似乎并不觉得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窒息与死亡,他心甘情愿。

正当白林不屈不挠地准备盘点SHF罄竹难书的罪行的时候,孙翔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提示音。孙翔似乎等这声音已经等了很久,一听到就立刻撑着地站了起来,他身上衣服早就换好了,直接拿了钥匙准备出门。

白林声音都在抖:“你现在就要走吗!?”

孙翔哭笑不得:“不是跟你说了十天之后吗!我就是出去一趟,等会儿就回来,你先别反锁门。”

“你等等!”白林追上来一把拽住孙翔的衣服袖子,“你又要去找他吗!?”

“不是,我是去找邹远。”孙翔一脸不耐烦,干脆把手机屏幕给白林看,刚刚收到的那条短信还没退出去。

确实是邹远发来的,短信内容很简单:我OK了,赶紧出来,老地方见。

 

tbc

嘿?看了一下字数统计,下部怎么才写了四万五,我可是已经用了十万的力啊!(瓜掉在地上 

标签:黄翔
 
 /  热度: 285评论: 34
评论(34)
热度(285)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