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44

08# resignation

- OVUM

文前注明:狂跑剧情的一章,天天没出场(气)


44

孙翔鬼鬼祟祟出了门,先在宿舍区最偏僻的供销处买了点零食,坐在店里慢慢吃光。期间他把自己的存在感压得很低,穿的是那件深色帽衫,坐在用餐区的角落一直不说话。等磨蹭够了半个小时,孙翔低调地从后门离开了。

这个供销处距离一处翻墙点很近,孙翔选择来这里吃东西也是打算好的,他翻出墙外,沿着树木浓密的路边往地铁线路的施工区域走,大约二十分钟后,孙翔停下了脚步。施工区域里有很多个通向地铁隧道的垂直井道,现在孙翔面前这口井的编号是E17,他无视井口摆放的那一圈低矮的警示围栏,轻车熟路地扶住梯子两边,一级一级走向地下,很快就隐匿了身影。夜风吹过,尘土飞扬,施工边界的警示灯孤独地闪烁,地表一片冷寂,不像是有人来过。

孙翔摸着黑下到最底,他知道这梯子有多少级台阶,数到41的时候,腿直接向后探,踩到了坚实土地。孙翔站稳身子,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幽深隧道里面走去。

孙翔晃动着冷白灯光,地面砂石粗粝,脚踩在上面产生轻微的响动,这是孙翔平日工作的地方,他对这里太熟悉了,知道走多少米会有一个设备间或一个安全门。

他埋头走了一支烟的功夫,隐约看到了前方昏暗处的一星儿火光,明明灭灭十分微弱。对方倚着墙无聊很久了,老远就看到手电筒的光芒摇曳,好不容易才等到孙翔走近:“你来得也太慢了吧。”

孙翔转动手腕,光斑移动,把唐昊圈进了明亮的范围。

“这不是为了安全吗。”孙翔小声嘀咕,他靠近过去,接过了唐昊递过来的烟。

手电筒被关闭,地下隧道里只有极其昏暗的应急灯还亮着,起不到任何作用,孙翔只能看清自己和唐昊的燃烧的烟头。

两人摸黑沉默了一小会儿,唐昊说:“离上次见面才一个周啊,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有,”孙翔说,“你把当时骂我的那些话再对我说一遍。”

唐昊一愣:“哪些?”

孙翔说:“当时把我骂哭了的那些。”

 

五年前,第四区的秘密生物研究所爆炸,爆炸现场留下了内容为“SHF00141733-0810”的讯息,联合组织调查局介入调查,新闻封锁。两天后,第四区其他三个秘密研究所接连出事,四次事故现场都留有同样讯息,几次事故疑为同一人或同一组织所为,调查局成立了专项调查小组,将目标代号暂定为SHF。调查初期,大家把调查重点放在第四区内部的恐怖组织上,还没等查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世界另一端的第十八区又发生了同样的爆炸事故,现场留下了同样的SHF编号,宛如涉案者猖狂嚣张的挑衅。大家这才惊觉事情没那么简单,需要高度重视,最高级别秘密调查部门的成立很快获得了批复。

四年前,联合组织针对SHF的秘密调查已经进行了整整一年,手里有关SHF的情报也已经十分丰富。一年间,SHF依旧猖狂并未收敛,似乎想要刻意引起大家的重视,监控设备顺利拍摄到了SHF的清晰影像,其人类与非人类的特征均十分明显,专家组研究了很久,粗略判断SHF应该是某种人体实验的产物,调查部门依此紧急调整了调查方向,开始修建特殊安置区,并锁定所有与SHF接触过的人。

在这漫长又短暂的一年期间,调查部门总有新发现,却总查不到根源,感觉像是被什么牵着走了,一直围绕着真相转圈圈。这种仿佛向前迈进又仿佛原地踏步的尴尬局面持续了很久才得以破解,转机来得很突然,是情报部门收集到的一则重要情报,情报来源第十三区分部,情报内容乍一看令人难以信服——SHF曾停留在第十三区海宁市长达半年时间。

十三区分部言之凿凿地担保这条情报的高可信度,称监控视频绝非伪造,虽然当时SHF没有展现出任何“龙”的特征,看起来与人类无异,但面部识别系统是客观公正的,当时与SHF有过接触的一大批接触者也已被锁定。获得此条情报后,总部紧急开会,当天就派了最高级的调查小组进入海宁。十天后,第一批SHF近距离接触者被情报局秘密拘留扣押,集体送进了特殊安置区,孙翔和唐昊均在列。

海宁事件为调查部门提供了新的思路——SHF曾与人类近距离接触过,甚至与人类有过密切交流,这些接触者或许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和信息。

此次进展仿佛一剂精神毒品,让调查部门的所有人精神一震,情报部门刑讯科的审讯人员不眠不休,开始对近千名接触者进行漫长的审讯工作。当时SHF已经被内部判定为最高威胁级别的恐怖存在,消息尚未泄露,保密级别很高,公众对其一无所知,一切调查都在暗处进行,没有任何公示与舆论监督,所以当时只要调查内容与SHF有关,一切情报审讯禁令均破格解除。

审讯人员动用的刑讯手段极其高效,首先过滤掉了大部分第一类接触者,这些人提供的情报十分边缘,几乎没什么价值。刨除掉大量的CE1之后,情报范围缩小到了剩下的200人中,审讯人员稍微认真了一些,又很快判定并过滤掉大部分第二类接触者。相互揭发,层层审问,这样一轮一轮过滤下来,最后只有八个人被锁定为审讯重点。也就是说,他们八个人很有可能携带着与SHF有关的有价值的新信息。很不幸,孙翔和唐昊依旧在列。

当时已经是审讯开始后的第八天,前七天比较轻松,表面看来也就是十几个人被关在一间房子里,一个一个叫出去问话,问完了就放回来,一遍遍地循环,大家的三餐和休息时间都有保证,情绪也都不错。因为大家都是被秘密逮捕的,很多人一开始会很慌张,但后来听说是涉及了机密,审讯人员态度还挺好,制服又挂着联合总部的标志,大家顿时放松很多,产生出一种“被选中”的感觉,甚至亢奋了起来。在等待问话的时候,同一个房间里的大家经常一起聊天,把SHF简称为“怪物”,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自己与怪物的一面之缘,还产生了奇怪的风气,似乎谁与怪物接触得越多,谁的地位就越高,还有很多人会为了虚荣而编故事炫耀。

在如此诡异又轻松的气氛里,只有孙翔是紧张而沉默的,他不怎么参与讨论,被问起与“怪物”的交集时,每次都谨慎地回答“不太清楚,只是远远见过”。

时间慢慢过去,小房间里的人被一遍遍筛选,最后只剩下了孙翔和编故事编得最欢的一个大哥,孙翔心如死水,知道自己完了,虽然每次被问话的时候都装得什么也不懂,但对方是专业情报机构的高级审讯人员,大概一眼就看出是在撒谎。当最后一个大哥也被带走并再也没有回来后,孙翔一个人坐在空荡的金属房间角落里,头脑昏沉,仿佛正等待着上刑场。

当然,审讯人员并没有让他等太久。

孙翔被拖进了一个阴森恐怖的房间,各种精神与肉体的非人道折磨手段依次招呼过来,孙翔只觉得意料之中,果然之前那七天的和风细雨都只是最简单的前菜,现在这种一对一、点对点的才是正餐。

审讯人员们似乎遵循着某种原则,尽量避免对审讯目标的肉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当然这种原则这并不会影响到审讯效果,他们多得是又痛又不会留痕迹的拷问手段。落在他们手里,孙翔的精神再怎么强大,肉体再怎么努力,也并没有撑过第三天。自从进入房间开始,他就没有过任何的休息或睡眠,好几次疼到嗓子都叫不出声音了,却也没有晕倒过,审讯人员对他身体承受能力极限的把握十分精准。

捱到最后,孙翔已经濒临崩溃,生理心理都十分脆弱,身体为了活命,毫无原则地放弃与妥协。他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表情和声音都很麻木,不受大脑命令,自己听到自己说出的话时,还以为是有人控制了自己的语言。

他已经筋疲力竭了,声音很轻:“我和他同居了半年,他比人类高级,他是龙,他的五感很发达,他喜欢烟味,他不喜欢啤酒,他讨厌人类,他喜欢我。”

 

“你疯了吧。”唐昊说。

黝黑隧道阴风阵阵,唐昊沉默地把整支烟抽完,才说出这么一句话。他把烟蒂扔在地上,黑暗之中的唯二火光熄灭了一个,只剩孙翔苟延残喘。他们相互看不见表情,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对方的情绪。

孙翔说:“我认真的。”

唐昊不说话,孙翔调整了一下呼吸,换了个话题,声音轻快了很多。

孙翔说:“我们都演了四年戏了。”

唐昊说:“演是演给管理层看的。但是当年吵的那一架我是认真的。”

孙翔说:“我知道。那你现在再跟我吵一次。”

唐昊说:“你今天怎么了。”

孙翔说:“没怎么。”

两人都不说话了,直到孙翔的烟也抽完,最后一簇火光熄灭了。唐昊觉得孙翔不对劲,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唐昊知道孙翔想听的骂人话到底是什么,当年他们确实认真吵过一次架,唐昊也确实把孙翔说哭了。

刚来安置区的那几个月,他们是刑讯室的常客,当时孙翔被定义为唯一CE4,情报部门认为抓捕SHF最重要的情报肯定在孙翔身上,隔三差五就要叫孙翔到刑讯室去。唐昊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是CE4最好的朋友,当然要被特殊“关照”。唐昊那时恨死黄少天了,也恨孙翔,这么撑了一个月,终于忍无可忍跟孙翔大吵起来,话说得特别狠,说我后悔有你这么个朋友。

这在审讯人员的意料之内,是他们有意为之乐见其成的,过量的精神压迫会让人变得无比脆弱,唐昊的爆发合情合理,并不意外。

当时情报部门已经快把孙翔挖空了,新得到的信息多是边缘的、无关紧要的,他们想放弃孙翔,但又害怕遗漏什么。这次吵架之后,他们利用唐昊崩溃的情绪,让唐昊心甘情愿全盘招供,不管是说过的还是没说过的、有用的还是没用的,内容很多,但并未超乎意料,似乎这些年轻人真的无法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了,情报部门这才收敛了继续拷问孙翔的念头。

自这之后,唐昊和孙翔在管理层眼中水火不容势不两立。那时候大家都不熟,除了唐昊,孙翔也就没什么别的朋友了。这种被动边缘化让孙翔成为了情报机构最想看到的样子:灵魂孤独且心理脆弱的CE4。当时情报机构趁机在孙翔身边安插了不少线人,室友炮友都有,孙翔不敢跟唐昊明目张胆地联系,为了彼此安全,只能继续断交。 

不过在“绝交”之后,他们每个月会秘密见一次,交流一下近期身边发生的事,分析一下身边新出现的人是否安全。唐昊一般不会直接给孙翔发信息,都是用可靠的朋友的手机联系孙翔,比如邹远或者刘小别,发完就清除一切痕迹,避免被手机主人发现。见面地点三个月换一次,都很隐蔽。这次过来新区,碰面地点定的是地铁隧道E17-18段,当时孙翔还吐槽过,说老子搞交通可不是为了大半夜理直气壮进地铁隧道里跟你聊天的。

这么长时间,他们稳定地一月一见,不管发生什么都没有破例过,这次是孙翔第一次破例,距离他们的上次见面才刚刚过去一周,怎么想都很奇怪。

其实四年过去,他们的安置区生活已经很平静了,只有前两年是最煎熬的。当SHF彻底暴露在大众视野之后,安置区待遇转好,情报部门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忙,对他们的监视也就弱了很多。像是终于从戏剧化的电影情节里挣脱出来了,日子也跟着无聊了起来,最近一年的“每月例会”,两人甚至好几次找不到有意义的话题,经常凑在一起沉默地抽完烟就各回各家了。

这么平静的日子,唐昊实在是想不到什么能让孙翔破例的重大事件,如果非要猜的话……

唐昊说:“是黄少天?”

孙翔点点头,但因为太黑了,唐昊并没有看到。

唐昊想了个新话题:“当年你到底透露了多少东西给他们?”

孙翔说:“一半吧,一大半。云屏山的基地我都招了。当时他们带我去过一次,去查基地废墟。那个项目不是两百年前的嘛,两百年前黄少天就把基地主体炸了,被炸的时候当局查过,因为项目不是重点,当时没太重视。”

唐昊说:“那这次查出什么了吗?”

孙翔说:“没有。我只跟他们说了SHF是那个项目研究出来的。他们去查,结果那个项目其实是研究有色金属的,跟我说的完全对不上,他们怀疑我撒谎,用各种方式测谎,却发现我说的是真话,所以这个调查方向就停滞了。”

唐昊说:“确实不算说谎,因为他们不知道黄少天是从未来回来的。”

孙翔说:“对,这个我没说。说了也没什么用。”

唐昊说:“就算他们调查能力再强,也想不到有色金属和不明生物能有什么关系。你我就算知情,也很难想象一个研究有色金属的实验项目经过一千多年会变成生物项目。”

孙翔说:“恩。”

无话可说,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孙翔说:“你别转移话题了,赶紧骂我。”

唐昊的声音明显带笑:“到底怎么了,没见过上赶着找骂的。”

孙翔忍无可忍:“黄少天找到我了,我要跟他走。你赶紧骂我,让我脑子清醒一点。”

唐昊一时语塞。

唐昊说:“那我刚刚问你黄少天的时候你怎么不吭声!”

孙翔说:“我点头了!”

“操,先别跑题。”唐昊懒得跟他计较这个,“你说黄少天找到你了?你还要跟他走?”

孙翔说:“对。”

唐昊说:“哦我知道了,你意思是我把你骂服了,你就不跟他走了?”

孙翔说:“不是,我已经确定要跟他走了。”

唐昊简直搞不懂:“那你来我这找什么骂啊!”

孙翔说:“赶紧骂我!”

唐昊莫名其妙,回忆了一会儿,说:“如果没有黄少天,我们不会变成这样,我讨厌他,一切痛苦的源头都是他,他让我失去自由。多少无辜的人因为他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困在这里,这些人有罪吗,这些人又做错了什么吗,黄少天有什么资格审判我们,只因为黄少天比我们厉害吗。以前小打小闹的时候我还可以忍,现在他已经玩得这么大了,你还在我面前偏心他,你觉得我会继续忍着听你说那些恶心的屁话吗,我后悔没早点把他送进研究院里罢了,不至于现在害你害我害这么大的世界。我就是讨厌他,他是剥夺我一切的罪魁祸首,你非要对他偏心,我劝不动你,但你想让我也对他偏心那不可能,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理由站在他的角度替他思考任何事情,我不想理解他,你说他有他的痛苦,我知道,可是我也有我的痛苦吧,我的人生谁来赔啊,谁压迫我我就憎恨谁,这有什么问题吗?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应该没了吧。”说完后,唐昊顿了顿,“哦,还有。是你没教好他,你接手了一个空白的灵魂,却把他变成了恶魔,这就是你的责任。是你跟他接触了那么长时间,是你带他认识的这个世界,你敢说他变成这样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吗,你对他太放纵了,他根本不值得你那样肆意的尊重。你别逃避了,如果不是你,如果换一个人来,他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现在有什么脸哭啊,我后悔有你这么个朋友。”

这次是彻底说完了,唐昊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孙翔的声音。

唐昊冷笑一声:“你看看你,说了你又难受。你就随便听听吧,都过去四年了,这些话四年前我能激动地说出来,现在我完全激动不起来,觉得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人的适应能力那么强,很容易被驯化的,只要能活命,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孙翔在黑暗中吸气:“你别放弃得这么早,虽然我也得过且过了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突然觉得还有救。”

唐昊一愣:“你什么意思?”

孙翔说:“我不是一直很矛盾吗,又想爱黄少天,又想当好人。本来觉得这两者永远不可能兼容,但是其实我想到过一个办法,就是实施起来不太容易。谢谢你骂我,让我不至于太动摇。”

“等等,”唐昊有点紧张,“你到底要干什么……”

孙翔笑出声:“跟黄少天私奔之前,我想送给全人类一个超级大礼包。我会去找管理层谈一谈。”

唐昊瞬间明白了:“你……要把你知道的所有信息都说出来吗?”

“不是。”孙翔摇头,“你应该知道,说了也没用,他们还是抓不住黄少天。”

唐昊“啧”了一声。

孙翔说:“不用那么麻烦。这个礼包又直接又简单。”


tbc 

 
 /  热度: 289评论: 28
评论(28)
热度(28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