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45

08# resignation

- OVUM


45

唐昊安静地听孙翔把话说完,孙翔又要用很聪明的脑子去做很傻的事儿了。

后来想想,孙翔和唐昊第一次吵架是因为黄少天,最后一次吵架还是因为黄少天。

离开地铁隧道之前,孙翔对着黑暗张开手臂,凭感觉拥抱了一下唐昊。

唐昊忍不住:“你早就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吗,黄少天会来找你,而你……”

“我想过。”孙翔打断他,“我想过很多次。每一次我都跟黄少天离开了。”

唐昊沉默了一会儿:“所以这个计划也是你早就打算好的。”

孙翔没有接话。

孙翔说:“等我走了,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们还是整个安置区最腥风血雨关系最不好的人。”

直到孙翔说出这句话,唐昊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恐慌,心中蹿升出一种荒唐的、可怕的预感:完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自己真的要跟孙翔说再见了。

没等唐昊捋顺这预感的来源与成因,孙翔已经把手收了回去。

孙翔说:“老规矩,我先撤了,你半个小时之后再走。”

黑暗中一阵窸窸窣窣,是布料摩擦和鞋底摩擦砂石的响动,唐昊能感觉到孙翔离自己越来越远。

唐昊连忙朝着声音的方向喊了一句:“你想清楚了吗!”

黑暗中亮起一束尖锐的明亮的光,朝着孙翔离开的方向、隧道的尽头。是孙翔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了,光芒总是代表希望,漆黑的四周顿时被照耀得清晰而蓬勃,指引出了一条直白幽深的前路。唐昊睁大眼睛看着孙翔的背影,光明在孙翔前方,孙翔是黑色的,但孙翔眼前的一切都是鲜活的,画面中装满了纯粹的明与暗。

孙翔回过头:“我当然是想清楚了才来找你聊天的啊。”

孙翔的发梢浸泡在光芒里,光芒一直这样无孔不入,再微小的缝隙都不放过,孙翔转头的过程中,脸上的轮廓被慢慢雕刻。

唐昊“恩”了一声,对孙翔挥挥手。

其实孙翔没有看到。孙翔继续沿着隧道往前路和远方走了,晃动的那团诱人光明跟着孙翔的前进,一点一点照亮整个漆黑隧道。

直到变成一个细小的光点,直到消失。

唐昊知道,孙翔已经爬到地面上了。


孙翔一夜无眠,旁边的白林也一晚上没有睡着。虽然两人之间没有说一句话,但孙翔听她的呼吸声可以很容易地判断出她很清醒,她每隔一会儿就会叹一次气,偶尔吸吸鼻子,或者默然地翻个身换个姿势。

直到天亮,白林一言不发地起床,迎着早晨的阳光换衣服,她刻意地不去看孙翔、不去注意孙翔,飞快收拾好一切,逃命似的出门工作了。

孙翔枕着胳膊,又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等到屋里的温度被阳光烤得升高了,他才爬起来,伸长胳膊去够桌子上的内线电话,按下一长串数字。话筒中没有动静,两秒后传来短促的被挂断时的“嘀嘀”声。

孙翔起来换衣服,洗了个脸,内线电话又叫起来了,默认铃声聒噪刺耳。孙翔一听到它,眼泪立刻涌了出来,毫无预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皱起眉,拿起话筒时的手有些颤抖,对方的声音是冷冰冰的系统机械音,平静且不带感情地说出了一串地址。

孙翔听了整整三遍,才把话筒放下。

孙翔选择从宿舍区正门出去,出门时要刷一下通用卡,保卫科的门卫小哥哥似乎没睡好,正在门卫室里打瞌睡,毕竟又是一个无聊一天的普通早晨。孙翔看着他,他却并未抬头看一眼孙翔。

刚刚电话里的地址是学校那边的一个教学楼,新区各种建设都很落后,孙翔步行了很长时间才走到公交点,等了半小时才等到回学校的车。车上只有两三个人,孙翔坐在最后一排,把窗户打开,趴在窗框上看风景。车一站一站向安置区中心开,穿过层层哨卡,窗外画面慢慢变化,从戈壁般尘土飞扬的荒芜,变成低矮零星的小房子,变成大片农场,变成工业基地,变成热闹,变成高楼林立,变成纸醉金迷。他似乎看到了一整条被拉长被压扁的河流。

孙翔在学校这一站下车,走进泱泱人群,千百人之中他并不特殊,眼睛耳朵鼻子嘴巴,拥有灵活的手指,也可以直立行走,个体与个体千奇百怪却又没有区别。

他穿过长廊,走进第三栋教学楼,电梯坐到第十二层,左拐,走到走廊尽头,推开右手边的门,从安全通道下半层楼,休息平台的墙上开了一扇门,门没有锁,孙翔推门进去,经历了一条狭窄的垂直向下的通道,一直爬到底,终于看到了最后一扇入口,它通向最后的目的地:一个完全封闭小密室。

房间中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前的墙壁似乎是一面磨砂的镜子。

孙翔走过去,用手戳了戳镜面,冷笑了一声,是单向玻璃。

孙翔掏出手机,在备忘录打了一行字,然后按到镜子上,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我不能说话,或许SHF就在附近,他会听见,给我纸和笔。

 

其实根本不用在这样隐蔽的地方见面。孙翔是知道的,很多时候,黄少天并没有人类想得那样洪水猛兽无所不能,但黄少天又总会在人类想不到的地方洞悉一切。人类对黄少天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人类摸不透他,只能用尽全力搭建绝对防御,没有策略也没有章法。

这个房间肯定是隔音的,但效果到底怎么样,孙翔拿不准,只好用最保险的办法。黄少天的视力很好,但并不能穿透墙壁,这里有很小的几率会被黄少天听到,但百分百不会被黄少天看到。

孙翔很久没有写过字了,手不太听使唤,写出来的字十分潦草——

SHF过来找我了,我要跟他离开,希望你们不要拦我。我不希望你们在安置区范围内起冲突,安置区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了,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混乱。我知道你们一直在努力,试图平息动荡,回归和平。我也知道你们抓不到他,就算手中情报再多也没什么实际作用,他神出鬼没,独自一人行动,几乎不与人类接触,感知力特别强,你可以把他看作极其高级的人形兵器,不是现在的人类科技可以捕捉到的。这些事你们应该早就知道了。我的意思是,我离开之后,你们不要试图监视我,不要试图用通讯器联系我,更不能用任何生物接近我,尤其是人类,一定要离我远一点,很危险。你们不能暴露我。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一年之内请不要打扰我。给我一年时间,一年后的八月十日,我会把SHF带到这个地方。

孙翔笔尖顿了顿,写下了一串地址。

然后他放下笔,把这张纸按在单向玻璃上。

屋中寂静了两分钟,玻璃显示屏蹦出一行字: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这在孙翔意料之内。

不就是想赌我有没有所谓的良心吗,你们猜我有没有?孙翔哼笑了一声,重新把笔摁开,低头继续写道:不相信也可以,想拦我也可以,但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我敢保证一年后SHF会出现在我给的那个位置上,我对全人类发誓。这个地址是固定的,不能变动,我知道它在城市范围内,对你们来说不太方便操作,但是没有第二种选择了,你们别想着让我把他带到什么荒无人烟视野开阔的地方了,我做不到,只有这个地址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其实你们一看到这串地址应该也就明白了吧,十三区海宁,我和他同居过的地方。对付他需要精准有效的打击,需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们没有机会失败,他五感发达,警惕性很高,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敏锐很多,你们必须隐蔽一点,别让他起疑心,他的感知范围特别广,千百米之外就能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如果你们提前被他发现了,我就不能保证在约定时间内顺利把他带到目标位置了。

孙翔把笔一扔,等着对方回复。他隐约可以从模糊的镜面看到自己的脸,是苍白的。

对方一定可以清楚看到我的表情。孙翔想到这里,对着镜子冷笑了一下。他沉默着又等了几分钟,怀疑镜子另一端那几个部长正在偷偷开会,或许正在分析自己说的这些天马行空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可是为什么不信呢?难道你们还能再找出世界上的第二个CE4吗?

孙翔陷在坚硬的椅子里,后背硌得难受,这感觉让他想起很多年前在警局录笔录的时候。可真无聊。为什么自己几次遭遇这种事情都是因为黄少天啊。孙翔懒洋洋地想。他大脑放空,等得快要睡着了,那片巴掌大小的漆黑显示屏才终于蹦出一行新字迹:一年时间太长了。

这短短几个字把孙翔的睡意彻底浇熄。

孙翔瞳孔骤缩,似乎是忘记了自己主动定下的不该说话的规矩,他猛地把手里的笔朝镜子摔过去,然后像一只要冲出笼子的小狮子,手掌猛按在冰凉的玻璃上,指节发白。

他对着单向玻璃咆哮,模糊能看到自己声嘶力竭的表情的倒影。

“你们以为杀死SHF是很容易的事吗!?你们着急什么啊!一年时间够你们准备好一切吗?你们确定能百分百杀掉他吗!?你们想好之后的事了吗?如果他死了,你们要怎么处理那些残余的混乱?要怎么跟全世界的人类解释?你们算好一切的连带效应了吗?如果他没死呢!?你们有对策吗?难道洗干净脖子等着被反杀吗!?”

他的声音太大了,几乎撕裂,有汗水流进眼睛里,又流了出来。他静止着,上半身越过桌子,前倾着扑在玻璃上,瞪着磨砂的镜面,也是瞪着自己。

孙翔喘息了一会儿,突然自嘲地哼笑出声,似乎是被自己这段冠冕堂皇的官话逗笑了。

“真的不能更短了……”他开始发抖,从指尖抖到脊椎,瞳孔都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语无伦次地说,“原谅我吧,我不欠你们的,就一年啊,我只要一年!这个要求很过分吗?你们要杀恶魔,你们很开心,你们迫不及待,可是我,可是我是亲手,把爱人献出去的。我,我只是希望你们知道,我不欠你们的!你们以为除了我,他还会听谁的话吗?你们可以试一试啊?你们以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能杀掉他吗?你们觉得谈判的主导权在你们手里吗!?”

孙翔胳膊一撑,身体退开些,坐回椅子里。

他从衣服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叼上一根,先用打火机把刚刚写的那两张纸烧了,然后才点了烟。

尼古丁过了肺,他垂着眼睛,看起来没有刚刚那么激烈了。

“你们考虑一下吧……”

说完后,孙翔摇摇头,又小声说:“原谅我吧。”

不知道是对全人类说的,还是对黄少天说的,又或是对自己说的。

三天后,孙翔又被叫到了这个封闭闷热的小房间里。

他签了几份协议。从这一天开始,他拥有了整整一年的完美自由。

自黄少天出现在孙翔面前开始,到孙翔签下这份协议为止,事情发生到事情结束的这短短一周时间里,孙翔并没有经历过很漫长的情绪拉扯和内心纠结。他所做的一切是早就想好了的,是早就在他的脑海中演练过千万遍的。这是他的奢望,也是他的长梦,是他十年来每一个失眠夜晚的唯一议题,也是他三十岁与二十岁之间的最大差别。

这不是最完美的决定,却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合适的决定了。


黄少天来找孙翔的时候,后者正和邹远他们在食堂里吃饭。

桌子上七八盘菜,刘小别一边吃一边感慨:“翔哥这两天怎么回事儿啊,老是请客,系统bug了?这个月饭票给你发多了?”

白林听到后,突然有点想哭,她连忙低下头,筷子戳在盘子里半天没有动。刘小别和邹远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孙翔是惯例的月初潇洒,月底喝西北风。

“呃,这么多菜,我们也吃不完,”邹远看看孙翔,又看看唐昊,“那个,唐昊你要不要……”

“不要。”唐昊摆手。

孙翔轻蔑地哼了一声,同样态度明确:“他吃哪盘我倒哪盘。”

邹远挠挠头,默默叹了口气,今天也在为唐昊孙翔的友情而努力奋斗,今天也在失败。

食堂里人山人海,他们几个只是熙攘的人间一角,按部就班地过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天一天。孙翔看得到自己与所有人的融合,大家软糊糊地交错在一起,你与我有关系,我与他有关系,或复杂或简单,相互黏连,盘根错节,似乎谁都无法从中彻底脱离出来。大家都很好。某种层面上无忧无虑,会为最小的事情或开心或难过。

孙翔听着耳边的嘈杂与喧闹,恍惚看见自己的灵魂慢慢透明,挣扎着从柔软的巨大沼泽中伸出了手,试图漂浮到半空。他快要独立了,与大家不一样了,淅淅沥沥的粘稠挽留着他,缠住他的腰和腿,但终究争不过他的执意出走。它们无能为力,只能一层一层地失望塌陷,徒然地落回到归宿的沼泽中。

就在孙翔彻底抽身的这一秒,安置区拉响了警报。

孙翔心脏漏跳一拍,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

白林惊恐地抬起头,转身看着窗外;刘小别很茫然,嘴里的饭还没有咽下去;邹远的筷子刚刚夹起一片菜叶,被吓得一抖,菜叶又掉回了盘子里;唐昊已经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正沉默地盯着孙翔看。

孙翔笑起来,对唐昊眨了眨眼睛。

周围的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警报声规律且持续,刘小别不知道这饭到底该不该继续吃,懵逼地左看右看:“很严重吗?这个警报什么意思?”

“一级防御警报!”白林反应很快,声音也跟着急促起来,作为新来没几个月的新人,她尚且记得安置区居民手册里的相关内容,脑中迅速回忆,“不能去室外,躲在安全地方不要随意移动!”

刘小别筷子吓掉了,使劲把饭咽下去:“我靠,这么严重吗!到底发生啥了啊?”

食堂里已经一片混乱了,尖锐的嘀嘀声肆无忌惮地散播恐慌,落在人群中呈倍数蔓延,大家慌得像是被踩塌了窝的蚂蚁,隐形秩序轰然崩塌,大喊大叫的声音相互压盖,此起彼伏毫无章法。一部分窗口位置的人已经扔下吃了一半的饭,一窝蜂往建筑内部跑,似乎离门窗越远、越靠近建筑中心就越安全。一时之间,奔跑声尖叫声骂喊声混成一团,交流只能靠喊。

白林有些犹豫:“我们,我们要不要也躲到人多的那边?”

刘小别用专业眼光分析:“别,真要有什么事,还是我们现在的区域最安全。” 

“恩,别去,”唐昊皱眉观察了一会儿狼狈的人群,“现在太乱了,人多的地方反而危险。”说完看了一眼孙翔。

孙翔没注意到唐昊的视线,他已经站起来了,探着身子朝食堂大门口的方向看。

是的,他该走了。

“大门应该已经封了。”唐昊说。

孙翔一愣,回头瞅瞅唐昊。

唐昊指指西边,用口型说:“洗手间。”

孙翔立刻明白,他用很小的幅度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刘小别和邹远,这两个人的注意力正放在周围人群上,没有跟孙翔对上视线,孙翔又看了看白林,白林吓坏了,满脸恐慌,孙翔看她的时候,她不知所措地正好也抬头看了一眼孙翔。孙翔表情和目光都很平静,是不合常理的平静。

白林睁大眼睛,瞬间懂了什么。

孙翔已经把目光收回去了,挑了挑眉跟大家说:“我去趟厕所啊,很快回来,你们等一下我!”

孙翔的语气十分正常。

唐昊嗤笑一声。

孙翔瞪了唐昊一眼,没有过多犹豫,转身直接钻进了乱成一团的人群中。

白林张开嘴想喊孙翔的名字,但喉咙发不出声音,下意识伸出的手也什么都没有抓到,只攥住了一团空气。

等白林反应过来,孙翔已经彻底消失在了混乱洪流中。

“……”白林眨了眨眼睛。

这一瞬间,白林并未有十分出格的情绪涌出来,只是脑子里一空,有些不真实的恍惚,觉得孙翔好像真的只是去个洗手间,很快就会回来了。她傻乎乎地抬头去看唐昊,发现唐昊是低着头的,咬着嘴唇,用手挡住了眼睛。

 

孙翔被四处逃窜的人撞得东倒西歪,好不容易走到洗手间,这次他们直接在食堂一楼吃的饭,正好省了下楼的麻烦。洗手间里十分清净,每次出现类似恐慌,大家会习惯性躲到人多的核心地带,洗手间这种阴森森的偏僻角落一般是没人敢来的。

唐昊这次还真是脑子好使。孙翔心中感叹了一下。他努力把洗手间的窗户推开,室外的闷热空气扑面而来,混合着泥土和树木的清香。

孙翔把手圈在嘴边,朝外面喊了一声:“黄少天!”

好像喊完之后对方就能立刻出现一样。当然,孙翔没这么天真,他只是忍不住而已。

他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雀跃,抬脚踩在窗台上,扒着窗框一个使劲,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白亮的阳光勾勒出他的线条,勾勒出他跃出窗户的动作,勾勒出自由轻松的灵魂。

孙翔觉得自己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开心过了,傻笑地停不下来,他的双脚结结实实踩在室外被阳光烤得灼热的地面上,还没彻底稳住重心,腿就已经自动迈开,带着风,大步朝前方开阔的明媚世界跑去了。

聒噪的蝉鸣,随风晃动的树叶哗啦作响,一掠而过的鸟类留下翅膀扇动的扑棱声,脏兮兮的野猫打了个哈欠,空气中依旧回荡着短促的尖锐的警报声,这简直是全世界最好听的音乐。

孙翔埋头跑了好半天,一阵气流吹起了他的发梢,带来一声明亮干净的声音:“孙翔!”

孙翔脚下一刹,朝着声音的方向抬起头。

这个画面真好看,孙翔心想。他站在那片巨大的斑驳的涂鸦墙之前,MANKIND的字符清晰而巨大,色彩灰红,带着时间的印记,图案边缘处的颜料淅淅沥沥得像一道道泪痕。

一只龙蹲在这面墙的顶端,带着笑意,居高临下却又宠溺地看着一个人类。

黄少天眯起红色的眼睛:“你刚刚叫我了?我听到了。”

太阳在黄少天的背后,孙翔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模糊地看到了黄少天的尾巴和翅膀,还有闪着明锐光芒的指尖。

黄少天的手臂搭在膝盖上,尾巴懒洋洋地晃了晃。

孙翔觉得全世界都在看自己。摇曳的树木、地上的沙尘、粘稠的水蒸气,自己身后好像瞬间睁开了千万双清澈的眼睛。他在众目睽睽中,朝着天空伸出了手。

他的手指被另一个温度包裹,他的身体被另一种力量拥有,他毫无芥蒂,在全世界的惊愕中,紧紧抱住了自己的龙。

或许像一颗冲向宇宙的星星,甩拖了纠缠的引力,抛弃了冗杂的一切,只留下了灼热真挚的内核,他燃烧了起来,心甘情愿地逃逸到了另一个世界,冲向了另一条轨道,围绕着另一颗小行星转动,心悦诚服。

 

tbc

啊!!这个08#终于写完了!!计划是四章就结束战斗,结果写了整整六章还爆字才好不容易搞完

搞完三分之二了!!!!!(怎么才三分之二(绝望

哦对!这个bgm,好,好!我一边哭一边写,嗷嗷哭


你们先补药怕啊!!后边儿还有那么长呢啊!

 
 /  热度: 323评论: 59
评论(59)
热度(323)
  1. 一懿孤行游千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太好了qaqqq...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