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46

09# midnight sun09# midnight sun

-Sleepmakeswaves

终于写到09#了!史上最甜蜜月篇!(信誓旦旦)


46

孙翔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黄少天直接带飞出了安置区,像动画电影里的画面一样。

黄少天用尾巴把两人的腰缠在一起,孙翔的胸口贴着黄少天的后背,下半张脸用手捂着,不然风太大了连呼吸都成问题。孙翔的眼睛也几乎睁不开,好在这段飞行距离不算太远,黄少天把他带到了第七区的雨林山谷里,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中藏着几间特别精致的小房子,格格不入,像是城市拼图被抠下了一小片硬塞进了雨林拼图里。孙翔远远看到,闭嘴惊艳,心里“哇——”“哦——”“卧槽——”,等落了地,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先跪在地上吐了半天。

黄少天蹲在一旁忧心忡忡:“我刚刚飞太快了?”

孙翔抬不起头,感觉胃是被人倒过来使劲抖了好几下,到底等吐舒服了,才有功夫找黄少天算账。

“你也知道你飞得快啊。”孙翔咬牙切齿,面色苍白,“快也就算了,还他妈搞垂直降落,还急转弯,老子他妈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过山车。”

“毕竟安置区的基地很高级,360°防御打击呢我怕你被他们抢回去。这还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第一次这么认真跑路,害怕得要命生怕被人类发现。”黄少天摸了摸孙翔的背帮他顺气,又说,“哎……你看,如果是我抱着你的话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干嘛非要趴在我背上嘛。”语气很无辜,但孙翔就是能听出点幸灾乐祸。

孙翔明确态度:“我不喜欢你公主抱我!”

“哦——”黄少天装模作样地睁大眼睛,“那你喜欢我怎么抱你?”

黄少天本来就是想逗逗孙翔,按照他的预计,孙翔一定先是一愣,然后气急败坏别别扭扭地说点儿什么“怎么抱都不喜欢”之类的话,表情一定很好玩,像被调戏的草食小动物。

黄少天打算得特好,美滋滋地沉浸在幻想世界中,直到被孙翔拽着胳膊站起身都没回过神。

孙翔要比黄少天高,这么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孙翔是要垂着眼睛看黄少天的,看了一会儿,孙翔没说话,直接把黄少天搂进怀里,肩膀压着肩膀,胸口贴着胸口,胳膊收紧之后用力箍住了对方的后背,几乎快要把黄少天摁进自己的身体里。

孙翔说:“喜欢这么抱。”

黄少天懵了。

孙翔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平静,这跟黄少天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孙翔是有温度的,鲜活柔软,这个怀抱也是如此,是温柔的牢笼。黄少天一动都不敢动,立刻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像是稳操胜券走了一步稳棋却被反杀一口,自己反倒成了窘迫的那一个。

黄少天出神了老半天,玩笑都忘了开,磕磕绊绊地说:“那个,可是这么抱,呃,这么抱的话,你太高了,我就看不到路了……”

孙翔噗嗤一声,笑得弯下腰去。

 

这里的一切都与安置区截然不同,空气的味道、周围的风景,以及静谧惬意的气氛。

孙翔已经很久都没见过安置区以外的世界的模样了。

这个小房子是黄少天在第七区的5号小房子,孙翔在门口看到了刻着的7-05编号。房子是纯木质的,特别精细,但风格又跟普通房子有着很大不同,比如房子的门是从天花板直接开到地板的,是工厂仓库大铁门常见的那种推拉式,墙壁也并非完全垂直于地面,有着微妙的倾斜,整栋建筑看起来抽象而不规则,虽然材料朴素但真的有种浓浓的科幻感。

反正这房子肯定不是本来就有的,一定是黄少天自己弄的。黄少天手一甩就能砍一棵树,破木棍都能搭模型,盖个大比例房子估计也是轻轻松松。

孙翔被黄少天推进屋子里休息和换衣服,黄少天要出去找吃的,让孙翔不要乱跑,等孙翔答应了之后才转身出门。

天知道黄少天是去找什么吃的了,打猎吗?在这种距离现代文明十万八千里的雨林里,孙翔也想不出什么别的活法儿了。

黄少天一走,房间里变得清净,孙翔也迅速冷静了下来。

黄少天肯定不止这一个小房子,看编号05就知道,单单第七区里,黄少天就有起码五个落脚点,现在之所以来了这里,一定只是因为这里离安置区最近。黄少天厌恶人类,所有住处应该都在这种尚未开发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简直是野人般的隐居生活。想到这里,孙翔愣了愣,赶紧爬起来冲进卧室翻柜子。卧室的布置很简单,有一整面墙是大角度倾斜的,横板一层层镶嵌,形成梯状的半封闭储物格。孙翔紧张地伸手翻了几下里放的东西,松了一口气。

还好衣服是普通衣服,是第七区当地居民的服饰风格,孙翔无暇关心这些衣服到底是黄少天从哪里拿来的又是用什么手段拿来的,他现在更怕这儿连个正常人类衣服都没有,万一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自己要天天裹着动物毛皮奔跑在雨林中,随便想一下那个画面,孙翔根本笑不出来。

等把整间屋子转了一遍,孙翔发现自己的很大一部分忧虑都是多余的。

黄少天房间中的一切都很现代感,甚至过于现代感,但带着原始的机械性,又野蛮又文明,房间内外完全不是同一种世界观,室内的布置一定沾染了未来世界的风格,室外却是最原生的漫漫丛林。孙翔环顾四周,错觉自己正站在时空错乱的混沌空间中。

他恍惚了一会儿,后知后觉,猛地产生出一股激烈而空洞的心情。

我出来了。

我从安置区里出来了。

我背叛了也挣脱了。远离群居社会,告别人类文明,获得了单纯作为地球生物时才有的纯粹自由。 

我的身边是黄少天。


这是一种极其奇妙的体验,虽然他早有准备,但大脑模拟的局限性太大了,等事情真的发生了,太多超出预计难以预算的现实质感全都涌了出来。他的生命似乎重新启动了一次,完全洗刷过去,一切从头开始。

孙翔伸出手,看着自己掌纹分明的手心,微微拢起手指时,皮肤会形成微微凹陷的纹路。这感觉太令人惊异了。

他的大脑里回荡着无数种激烈的声音。

我是真实存在的,是完全独立的,是放弃和拥有共同形成的崭新产物。

——我不欠你们的。

孙翔脑中突然又蹦出这句话。

他的心脏立刻鼓噪着卷起漫天风沙,被人间道德规则秩序法律压抑着的脆弱灵魂轰然升格。

他的生命在呐喊也在嘶吼,在天地间横冲直撞。

我自由了,我爱黄少天,但我并不亏欠全人类。你们想让我当人类的英雄,我就当给你们看吧!为了你们,我献祭了我的爱人,这是我作为“人类”的最后的良心!我不会再被你们束缚了,不会再为天平两端的对立而彻夜难眠了,我是人类,我对得起我人类的身份!你们没资格再用“自私”的罪名审判我,不要妄图绑架我了,也不要妄图控制我了!我帮你们世界和平,你们让我拥有自由,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这场交易完美且公平!黄少天是这场交易的杠杆,也是这场交易的报酬!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

黄少天毫不知情。

孙翔猛地沉寂下去。

魔法骤然停止,轻浮的快乐霎时烟消云散,结束了短暂的生命,龙卷风中呼啸的飞沙走石沉沉坠落,变成昏黄大地的一部分。

这是他必须直面的残酷现实。

孙翔突然特别特别特别特别难受。

他是自私狡猾阴毒的人类。

他对得起任何人,唯独对不起自己唯一的神明。

 

黄少天从粗壮的树木顶端跃下来。

黄少天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想要的蛇,这种种类的蛇只有第七区这片雨林里才有,是黄少天所认为的第七区最特别的食物,但是它们太稀有了,黄少天嗅觉再怎么灵敏,也要运气好了找上大半个山谷才能发现一条,这种蛇很凶猛,只要黄少天稍一靠近就立刻摆出攻击姿态。

当然,黄少天丝毫不在意,他直接把胳膊伸过去,等着它自觉缠上来,然后掐着它的脖子悠闲回家。

这个据点他经常过来,毕竟是离安置区最近的据点,他每次感到孤独的时候都会趴在房顶上看星星,或者淋淋雨。这里每年都会有很长时间的雨季,下起雨来一个月不停,那段时间是这里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黄少天不怕冷,但也会觉得冷。

孙翔肯定不喜欢第七区的气候,之前在海宁的时候,仅仅一个周的雨都能把孙翔逼疯。而且这里离安置区太近了,并不是百分之百安全的,还是尽快离开比较放心。等明天或者后天,等孙翔休息好了,就把他带去别的区吧。

黄少天想东想西,思维不太集中,一路拨开跟人差不多高的草类植物,与巨大的食人花擦肩而过,走了好半天才回到05号小房子旁边。

黄少天动动鼻子,略微一愣,随手把那条可怜兮兮的蛇扔到一边,急忙冲到房子后面。

“谁让你在这儿洗澡的!”黄少天瞪着孙翔。

孙翔吓了一大跳,他光裸着身子站在水里,听到声音,动作顿住了,傻乎乎地回头看着黄少天。他全身湿漉漉的,手刚刚摸过发梢停在后颈,潮湿的额发被他捋了上去,露出锋利的眉眼和光洁的额头。

黄少天一脸紧张,扑过来把孙翔从水里猛拽了出来。

孙翔有点儿懵,任由黄少天摆布,结结巴巴:“这个,这个水不能碰吗?”

难道这个水是用来喝的?孙翔傻眼,他刚刚确实有点草率,把屋里转遍之后又出来转了一圈,意外地发现屋后有一小片特别清澈的湖,湖水很浅,能直接看到湖底。湖面有一半被树影挡住,另一半被阳光暴晒。孙翔蹲下来用手试了试,水温十分适宜,就像个完美的露天小泳池。他几乎没怎么犹豫,衣服一脱就下了水,刚把自己弄湿没几分钟,黄少天就回来了。

“这个水没有看起来那么干净,甚至算得上可怕。对我来说没事,对你不太安全。妈的,你傻啊?雨林里的自然水能随便碰吗?”黄少天不管孙翔还湿着,粗暴地帮他套上衣服,“乖乖乖,先回房间。”

“啊,哦。”孙翔傻乎乎地被推进屋里。

实话说,孙翔被这阵仗吓到了,还以为自己是进了什么有毒沼泽,但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黄少天把他按在床上,直接用衣服擦干他身上的水,等布料湿透了就扒下来随手扔到一边。

孙翔被折腾了一番,很快又变回了光溜溜的样子。

“最好没事,你们人类那么脆弱,随便什么细菌病毒都能让免疫系统疯狂工作甚至器官迅速衰竭,”黄少天抬眼看他,“安置区应该每年都要打很多种疫苗吧,第七区的气候很容易爆发瘟疫。”

孙翔有点傻眼:“你怎么知道,你……”你对这些东西挺了解啊?

黄少天似乎猜到了他想问的问题,眨眨眼睛,晦涩地说:“瘟疫可是个好东西。”

孙翔脊背一凉,呆愣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感受了一下孙翔的体温,又看了看孙翔的结膜,尚且一切正常,但还不能彻底松懈。这片雨林太危险了,对人类来说处处暗藏杀机,一旦脱离了科技与文明,身处这样原始纯粹不讲道理的环境中,人类根本占不到任何优势。这里是丛林,黄少天是永远不会同情人类的,他冷漠麻木,毫无怜悯,巴不得所有人类全部集合成一个膨胀的个体,再被自己一剑穿心,彻彻底底灰飞烟灭。他就是恨到了这种程度,所以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只是在他每次面对孙翔的时候,他也是确确实实地,一方面庆幸于人类的脆弱,一方面恐惧于此。比如现在。

黄少天是真的有些害怕,随便什么不知名的病毒都有可能让孙翔难受,甚至要了孙翔的命。人类这种生物永远聪明狡猾,却只能拥有如此单薄的肉体。

黄少天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摸摸孙翔的额头:“你说说你啊,怎么就是个人类呢?”

孙翔愣住了,慢慢地睁大眼睛。

他突然有点委屈,他知道黄少天这话就是表面意思,不能多想。但又实在忍不住,一瞬间所有的情绪都跑出来了,十分暴躁,觉得自己的心脏正被扒开,血淋淋地示人。

“对不起。”孙翔突然说。

黄少天怔住。

面对黄少天如此明亮干净的眼睛,孙翔实在憋不住了,胡言乱语地发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啊!我确实是个人类啊?我摆脱不了!我也不想这样!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我只是,我只是想跟你普普通通地在一起,我不想当英雄,不想对不起任何人!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非要变成这样!这,这对我的神……不公平……”

直到把话全都说完,孙翔后知后觉才开始发抖。

他咬着牙,没有给黄少天足够的思考这些话的时间,抬手用力勾住黄少天的脖子。本来黄少天撑在他身上,被这么一扯,直接趴了下去。其实孙翔这点儿力气根本不能决定黄少天的动作,但黄少天并不介意适当的顺势和服从。孙翔抱住了他。

黄少天没太明白孙翔的突然爆发。

他茫然地说:“我的错我的错,是我刚刚说错话了,我就是觉得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怕你生病,也怕我照顾不好你,你想到哪儿去了啊,我没有别的意思。”

不,根本不是你的错。

这个房间没有普通的窗户,只有天花板和一面墙壁的交界处留出了一条精细的空洞,正好够阳光照进来,孙翔仰面躺着,像是躺在一口棺材里,怀抱此生最珍贵的陪葬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棺盖一寸一寸缓缓推开,或是一寸一寸缓缓合上。

孙翔是真的难过,但是他一点儿都不想让这种恶心的情绪再次占据大脑。他不想思考这些啊……他只想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天天都跟黄少天腻在一起,浪费这贵重又轻浮的一整年。

“让我亲一下。”孙翔说。

黄少天抬起头,找到孙翔的嘴唇,伸出舌尖舔了舔。

空气停顿了片刻,随后尖叫着爆炸。孙翔被黄少天使劲按着深吻,动作粗暴,没几秒就呼吸急促了。他手心的掌纹碰触着黄少天的脊背线条,停在蝴蝶骨,这里摸起来十分温和,根本不像是会长出翅膀的样子。

孙翔屈起腿用膝盖夹住黄少天的腰,他想帮黄少天脱衣服,胳膊却先被龙的尾巴缠住,两只手腕被紧紧绑在一起。

黄少天稍稍起身,自己把衣服脱掉,然后继续压着孙翔,舔咬他的嘴唇。

孙翔说不出话,语言是无用的,他的心脏正用急促而讨好的频率讲着情话。

你进来吧,我爱你,我需要你,你可以怪罪我,让我心里好受一点儿,让我的负罪感减少一点儿,让我开心一点吧。

孙翔的下颌被捏住,无法咬合牙关,喉咙发出肆无忌惮的呜咽声。黄少天慢慢顶进他的身体,准确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失神和恍惚。孙翔没有哭,他从来不会在情欲和性爱的操控下哭出来,只有汗水会流进眼睛,让他的目光变得明亮而潮湿、专注而沉迷,里面装满了清澈透明的欢愉和快乐。


tbc

哇靠这给我困的,这章我几乎是闭着眼睛点着头在写了!

全凭本能了!


最后这一小段儿不会被屏吧……!?


 
 /  热度: 299评论: 38
评论(38)
热度(29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