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50

09# midnight sun

-Sleepmakeswaves  

怎么都50了!60打底就在眼前了!?(慌张)


50

黄少天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阳光的时候。

那还是在未来世界,也是黄少天在未来见过的唯一一次阳光。当时他趴在回廊的巨大透明外墙上,被光芒笼罩的瞬间几乎流下眼泪。那道光太脆弱了,但温暖而包容,那一刻的每个细节都是旧日记忆中最美好最重要的构成,不管什么时候回想起来都不会褪色,永远热烈永远闪闪发亮。

黄少天趴在方向盘上,静静地看着远方刺眼的橙红夕阳。

车内缓缓流动着惬意和静谧,如果黄少天是个人类,此时或许会抽一支烟,有一些场合和氛围就是需要被抽烟这样的行为所定义,没有烟雾和辛辣的香气似乎就少了点儿什么。可惜黄少天并不是人类,也从来碰不了烟。他依旧趴着发呆,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太阳被地平线一口一口慢慢吞噬。

其实在SHF的世界里,他们也有着与“抽烟”意义相仿的事情可做,他们总喜欢在这样的场合里吃一种味道奇特的软糖。当人类眯着眼睛对着夕阳原野点燃一支烟的时候,他们会在安逸悠闲的夜晚拨开一颗糖果的包装,两者虽然是完全不同的行为,但却有着几乎相同的仪式感。

黄少天很喜欢那种软糖的味道,着迷到几乎疯狂,总觉得一颗糖里藏着一整个宇宙,五情六欲三魂七魄。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人类血液的味道,丝毫不觉得惊讶,他只是感到有趣又讽刺——怪不得自己会喜欢,毕竟这太符合回廊激进派SHF0810的口味了。

他是真的把对人类的恨意注入了骨髓钉进了灵魂,老天也是真的给他开了一个又荒唐又过分的玩笑。

但是他喜欢这个玩笑。

 

太阳几乎已经彻底沉进了地表,天边飘着明红色的绚丽晚霞,黄少天的身体尚且沾染着燃烧过后的情欲余烬,如果此时手边有糖的话,他一定可以连吃十颗,就像人类会在这样的氛围中连续抽掉十支烟。

车后座传来些窸窸窣窣的响动,黄少天收起放空的状态,回头看了一眼。

孙翔翻了个身,正在揉眼睛,黄少天无法判断出他这是睡眠的中场休息,还是已经彻底睡醒了,所以没有出声打扰他。

直到孙翔撑着胳膊艰难地坐了起来,黄少天才开口说话:“你饿吗?后备箱里有好多吃的,你要吃什么?我帮你拿?”

孙翔摇摇头,吸了吸鼻子。他身上盖着薄薄的一层毯子,一起身就滑了下去,推在胯骨附近。孙翔跟着低头看了看,看到了自己胸口和腰腹上的斑驳痕迹。孙翔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身体的记忆也跟着明晰了起来,立刻记起自己是怎么被黄少天掐着腰操的,甚至还用了不怎么常用的后入姿势,被直接按在车上,汗湿的皮肤碰触到冰凉金属时产生的战栗感记忆犹新。孙翔沉默了一会儿,抬手揉了揉肩膀,立刻又记起两条手臂被反缠在背后时的感受,大概是黄少天看出了他对冰凉金属的排斥,所以扣住他的手臂硬是把他拉扯了起来,他的腰背紧贴住黄少天的腰腹,每次挺动都伴随着彼此更大面积的皮肤摩擦。

孙翔越想越觉得身体发烫,立刻住脑,把视线转开。

孙翔抬眼看了看黄少天。

黄少天依旧维持着回头的姿势,目光越过肩膀。孙翔觉得黄少天此时的眼神很柔和,但毕竟黄少天的大半张脸是被肩膀挡住了的,所以无法严谨地从表情上判断出黄少天此刻的情绪。

不过孙翔本来就不是个严谨的人,他草率地判定黄少天心情不错。

“不想吃,不饿,”孙翔后知后觉地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声音哑得要命,他本来是横躺在车后座的,现在醒了,伸手掰住前座的椅背使劲挪了挪身体,艰难地腾出一小片位置,跟黄少天说,“你一个人坐前面干嘛啊,过来后面陪我。”

黄少天没吭声,但一定笑了起来,因为他没被肩膀挡住的眼睛弯出了一个很明亮的弧度。

黄少天这么笑着看了孙翔好一会儿,看得孙翔都快要不耐烦了,才转身下车,拉开后座的门重新钻进来,刚一坐好,孙翔的腰立刻松了劲儿,直接躺到了黄少天的腿上。

“车里空间太小了,我看你一个人躺着就已经挺憋屈的了,想让你睡安稳点儿所以才没坐后面捣乱的,”黄少天低头看着孙翔,“没觉得哪里难受吧?”

孙翔摇头,又点头,头发蹭着黄少天的腿。

“难受,稍微安静一点就难受,想喝酒。或者你再操我一顿。”孙翔慢吞吞地说。

其实他答非所问,他知道黄少天问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回答的又是什么。

黄少天短促地笑了一声,岔开了孙翔的话题:“你背上的烫伤是怎么弄的啊,覆盖的那个纹身又是什么?”

孙翔选择性回答:“看不出来吗,纹的是个眼睛。”

黄少天的手贴着缝隙试图摸到孙翔后背,孙翔干脆翻了个身,换成趴着的姿势。黄少天看到那只眼睛了,他当然能看出它是眼睛,但它是被艺术加工过的,并不写实,看起来抽象又狰狞。当孙翔趴着被黄少天顶弄的时候,这只眼睛会跟着肉体一起晃动,沾上湿润的汗意,一副欲说还休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知道是眼睛啦,是谁的眼睛?”黄少天说,“还有,你还没回答之前那个烫伤的问题。”

“靠,”孙翔气闷,“你怎么还记着刚刚的问题啊!”

黄少天玩味地笑了笑:“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记性很好的啊,十年前的问题我也能记得清清楚楚。”

孙翔没声儿了,他顿了顿,老实回答:“刚进安置区的时候,他们想从我嘴里挖关于你的情报,拷问的时候弄伤的。那个纹身也是他们纹的,我让他们帮我纹一个恶魔的眼睛。”

孙翔一直乖乖趴在黄少天腿上,说到这里,他转过小半张脸,露出眼角,炫耀般地看了一眼黄少天:“人类眼中的恶魔,不就是你嘛。”

黄少天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他摸了摸孙翔后背的皮肤,烫伤部分的触感与其他地方明显不同,黄少天收敛了表情,指腹压下去时微微用力,一股莫名的怒火突然翻滚着侵袭了四肢百骸,血液燥热杀意蒸腾。他想杀了所有伤害过孙翔的人,不,这么说也不对,因为所有人类都在他的名单里,他只是找不到更高级的做法了,或许可以把他们碎尸万段?或者挫骨扬灰?黄少天眼中闪过明锐狠戾的黯光,他的暴虐冲动极速飙升,像一束窜向夜空的烟花,当它尖锐地冲到最高点时,却又蓦地熄灭了。

又有什么用呢。

“……”黄少天轻轻摸着孙翔的后背,没再说话。

他逼迫自己把注意力从这件事上移开,太阳已经彻底落了下去,并且回收了所有遗落于世间的光辉和热量,温度降低,新的夜晚再次降临。

黄少天把那条毯子扯过来,重新盖在孙翔身上,话题也重新扯了回来。

“你还难受吗?后备箱里好像有几瓶酒,你要喝吗,”黄少天停顿了片刻,低笑一声,“还是说要跟我做爱?”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孙翔心里冷哼。

他胳膊一撑,从椅子上爬了起来,腰腿用力时牵扯到的不适感让他没憋住哼出了声,身体适时地对他脑中的危险想法表达严肃抗议。但他还是很逞强地说:“先喝酒,再做爱。”

黄少天很无奈地点醒他:“我又不会跑,哪天做不都一样啊?现在你身体受不了……”

“不一样!”孙翔大声打断他,“我说了我现在难受,我现在难受!我就是想让你操死我!”

黄少天惊讶地睁大眼睛,茫然地眨了眨,“呃,”他小声嘀咕,“我可舍不得……”

孙翔“啧”了一声,转身准备开车门。

黄少天赶紧叫住他:“哎哎哎你别乱动,想喝酒是吧,我帮你拿我帮你拿。”

 

孙翔以为黄少天说的酒是啤酒,没想到拿回来一看是40度烈酒,孙翔有点懵,手边也没有冰块或者果汁,他只能直接对着瓶喝,用不了多久就开始头晕,然后抱住黄少天的脖子不松手。

黄少天知道孙翔没醉,只是正处于一种情绪高涨、勇气爆棚的亢奋阶段,这种状态下的人类十分奔放,往往可以做出很多平时并不敢做的事情,可以撒娇可以耍赖可以奋不顾身可以破釜沉舟。

孙翔坦坦荡荡地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知道他一定是有话想说,可是直接说又说不出来,所以才需要酒精。

黄少天想更彻底地抱着他,干脆用了点暴力,把后排的座椅椅背放平,腾出了更大的空间。黄少天立刻被孙翔拽着躺了下去,孙翔翻身跨坐在黄少天的腰上,俯身亲黄少天的嘴唇。

孙翔的动作很急躁,但又没带什么欲望,他只是不断重复着亲吻这个动作,不耐烦地等待酒精的后劲儿把自己变得更加大胆更加失控。

“现在不难受了吧?”黄少天两手环住孙翔的脖子,平躺着看他。

黄少天的指尖拨弄着孙翔翘起的发尾,顺便轻轻摸他颈后的皮肤,试图用这样无言的安抚让他冷静下来。

黄少天平静地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到底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孙翔身体一震,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酒也醒了,这个瞬间,他的脑中闪过了无数种念头。黄少天在问什么?黄少天为什么这么问?黄少天是不是猜到了什么?是的,他的身体里装了太多黄少天不知道的秘密,十年时间在他的精神及肉体上留下了太多的沉重痕迹,他瞒了黄少天太多事情,黄少天到底想听什么?黄少天好像已经看透了他,知道他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要疯疯癫癫地表达狂热。其实他知道黄少天想听什么。

孙翔犹豫了。

黄少天这个问法太体贴了,给足了孙翔逃避的余地,孙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管是举足轻重的还是无关紧要的,比如背后的伤疤,只要是黄少天不知道的就行,孙翔有无数种选择;但同样的,黄少天这个问法又太狡猾了,带着隐形的压力,因为孙翔听出了黄少天的意有所指,黄少天这句话看似毫无限制实则目标明确,孙翔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对这样的黄少天装傻。

他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对上了黄少天锋利凉薄的目光。

黄少天最想听的一定就是我最想说的。孙翔想。

孙翔只犹豫了短短一秒。

孙翔说:“我背叛了你。”

“……”黄少天微微眯起眼睛。

孙翔猜不到黄少天下一秒会怎样,或许会褪尽所有温柔,毫不留情地穿透自己的心脏。

但孙翔真的忍不了了。他以为自己已经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了,可以隐藏好一切,以为自己能做到万无一失,演技炉火纯青,可是他太高估自己了,他到底还是孙翔,面对黄少天时根本瞒不住哪怕一秒,他的真诚和冲动是相辅相成的,被黄少天看着,就像被扒光了衣服或者剥开了肉体,所有阴谋诡计所有打算好的一切都不做数了。他其实一直都是个很别扭的人,心里所想与面上表达的往往不是同一种意思,他自己是知道的,他已经活了三十年,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在这一点上看透自己并承认自己。他知道自己性格如此,但在对黄少天表达爱意的时候,他从来不吝于贡献所有的坦率和直白,就像一个被等级压制的弱者。

我这么爱你,我不能继续骗你。我愿意坦诚,愿意承担一切后果,甚至准备好了迎接神的暴怒。

“我背叛了你,”孙翔咬了咬嘴唇,“离开安置区之前,我以人类的身份向我的同类们保证过……一年之后,我会帮他们杀掉你。”


tbc

翔翔根本瞒不过一礼拜!

 
 /  热度: 254评论: 34
评论(34)
热度(254)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