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51

09# midnight sun09# midnight sun

-Sleepmakeswaves  

 

51

孙翔的眼神、语气、表情都十分郑重,夹带一点紧张,好像刚刚从他嘴里说出的并不是什么万箭穿心的狠话,而是永生永世的求婚誓言,而他现在必须忐忑着等待爱人的回答。

气氛似乎凝固了,连呼吸声都是多余的噪音,黄少天静静地直视着他。

黄少天看起来十分平静,也确实十分平静,此时的黄少天是表里如一的,孙翔说出的话并未让他太过意外,但非要说一点儿震动都没有那也是不现实的,他的心脏的确有过极为短暂的颤抖,造成这种现象的并非“背叛”,而是孙翔如此坦诚的态度。只有这一点超出了黄少天的预料。

黄少天多聪明,孙翔一个眼神一句梦话他就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其实他对答案并没那么好奇,他只是不想再看到孙翔这样难受煎熬的状态。黄少天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孙翔憋着不想说,那他就主动问一句,说不定能让孙翔借着酒精发泄掉一部分情绪,大概也就不会再如此频繁地因为这件事低落了。

黄少天想了很多,也没想很多,他并没想着必须得到什么结果,所以只是随口一试,完全没算到孙翔真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黄少天难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这种机密一样的事情直接告诉我真的没关系吗?其实只要你不说,我就算再怎么笃定,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即使有万般怀疑也不会质问你或逼迫你。是不是我问得太咄咄逼人了?没有给你留好后路?你就不怕你们的计划失败吗?不怕我生气?也不怕我愤怒?不担心我离开你吗?不担心我杀了你吗?

黄少天长久沉默,孙翔等了很久都等不到黄少天的回答,有点儿扛不住了。

孙翔解释道:“我只是不想骗你,如果不告诉你,我根本不敢在清醒的时候认真看你,我本来想得很好,以为我能一分为二,爱你的部分和伤害你的部分完全分开,但是其实,其实我做不到,因为它们两个……它们……”孙翔停了停,声音变得很微弱:“因为它们都是爱你的……”

孙翔感到莫名难堪,本来还想解释点别的东西,但突然就什么都说不下去了。解释又有什么用呢?坏事是自己做的,好话也是自己说的,哪有这么稳赚不赔的划算买卖。

孙翔一下子泄气了,低下头陷入了无言。

算了,有什么可解释的呢,就这样吧,反正现在黄少天什么都知道了,权力都在黄少天的手里。孙翔顿时有些恍惚,自己在安置区谈判的时候明明又冷静又严谨,强调SHF如何如何敏锐,叮嘱对方如何如何谨慎,尽心尽力,毫无保留,生怕骗不过危险的SHF。可谁知道现在……自己几口酒就什么都招了,真是活该当时不被信任。孙翔自嘲地笑了一下,却又猛地陷入了久违的自我厌恶中。他想起了自己当初签的那些协议。他那时根本没想过失败,那些协议里压了他所有朋友和所有亲人的生命安全,他的社会关系早就被查得干干净净,只要跟他有过来往有过关联,全都逃不过“人质”的命运。当时孙翔签字签得干净利落,几笔下去扛了上百条人命,却从未想过以后的自己竟会如此大胆又如此懦弱,竟会主动对“敌人”坦白一切。

孙翔突然有些混乱,越来越无法冷静,仿佛快被黄少天的沉默带来的压迫感逼疯了,能如此掌握他情绪起伏的只有黄少天。他此时似乎钻入了死角,反复质问自己:现在该怎么办?现在黄少天知道了,计划会失败,黄少天根本不知道这场交易的背后到底关联了多少人,当然,就算知道又怎样?那些人跟黄少天又没有半点关系,黄少天才不会在意,或许还会开心。黄少天恨死人类了,巴不得看到人类自相残杀。

孙翔切换回人类的身份,再次面对当下失控的场面,确确实实懵了。他脑中嗡嗡作响,思维像是落在了蛛网上,怎么都挣不出来。我疯了吗?我都做了什么啊……这可是跟我有关的几百条人命……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毫不知情地被拿来当做抵押,我是签了名字按了手印扫描过虹膜的,我用他们换取了上级的信任和一年的自由,可是我现在在做什么?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就这么轻易地辜负他们了吗?

一时之间,孙翔的眼前甚至浮现出了无数张熟悉的面孔,却挂着陌生的表情,狰狞恶毒怨恨愤怒不甘,他们张开嘴,说不出话,只有血液疯狂地涌出来,眼睛也流着血,浑身都流着血,他们争先恐后地朝孙翔扑过来,面目可怖像是地狱逃出的恶鬼,似乎想要将这个自私罪恶的人类撕咬分割,吞食殆尽。

孙翔猛地闭上眼睛,开始发抖,失魂落魄地往后退。

黄少天一愣,下意识地按住了孙翔的肩膀。

孙翔直接崩溃了:“别碰我!”

黄少天并不知道孙翔脑内发生的那一连串的复杂矛盾,他只是敏锐地意识到了孙翔的不对劲,手上一收,直接把孙翔拽了回来,一个翻身压上去,控制住了孙翔胡乱反抗的四肢,并且捂住了孙翔的嘴。

黄少天看了看孙翔瑟缩颤抖的瞳孔,半晌,叹了口气。

黄少天轻声说:“你不用什么都告诉我的。是不是后悔了?你可以把刚刚的话收回去,没关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说完又觉得可笑,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没有原则了。

但孙翔毫无反应,像被噩梦缠住了。

黄少天皱眉:“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孙翔这才慢慢对焦,视线落在黄少天的脸上。

黄少天没有把手拿开,孙翔急促的呼吸触碰着他的皮肤,他知道此时不适合让孙翔出声,现在孙翔很混乱,没必要让孙翔把精力花费在语言组织这件事情上。

黄少天说:“你先别怕,先听我说,你是不是后悔把这件事告诉我了?我给你一个反悔的机会,你不用说话,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想把话收回去就点头,不想把话收回去就摇头。”

这几句话听起来十分荒唐,但黄少天的表情和态度却很认真,好像并不是在开玩笑。

孙翔睁大眼睛,此时他完全没功夫思考黄少天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的大脑太乱了,装满了立体且疯狂的乱线,根本抽不出任何线头,找不到任何入手角度。

黄少天耐心地等了一会,见孙翔毫无反应,俯身亲了亲孙翔的鼻尖,用气音催促:“这个问题有这么难思考吗?你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只想我的问题,然后凭直觉回答就可以了——如果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还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吗?”

这次孙翔动了,很听话,甚至没有犹豫。孙翔点了点头。

黄少天愣了两秒,黄少天不信,耐心地说:“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刚刚的问题?我再问你一遍,如果……”

没等黄少天把话说完,孙翔抢先点了头,这次动作幅度更大一些,用力表达着自己的立场,好像生怕黄少天感受不到。

孙翔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敷衍也不逃避,两次点头已经代表了他的态度,就算黄少天再问一百次,他也依旧会继续点头,就像他设想过千万次黄少天来找他,而他每一次都跟黄少天离开了。这仿佛条件反射,仿佛被写入灵魂的默认程式,就算在这样痛苦混乱的状况下,孙翔也对自己的选择如此笃定,他知道自己的崩溃与之无关,就是有永远解不开的矛盾,也有永远不会变的答案。

黄少天连忙偏开视线缓了一会儿,等缓够了,才敢转回来重新看着孙翔。

黄少天叹了口气,手上用力,逼迫孙翔与自己对视。


黄少天先喊了他的名字:“孙翔。”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瞬间,孙翔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一片未知,黄少天平静的声音犹如神明的裁决。

黄少天说:“既然你一定要告诉我,那我就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你最近情绪不稳也是因为这件事吧,可是你这么执意地坦白是想听到怎样的回答?”

黄少天眯起眼睛,继续说,“我不想谈论其他人类,但是我尊重你人类的身份,你有你作为人类的信仰,我也有我作为SHF的信仰,你所说的‘背叛’并不成立,严格来说,这只会是一次人类对SHF的有效打击,没什么问题,我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从你人类的立场上看,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谁让我们立场不同,就算我爱你,你爱我,我们也没有任何权利干涉对方的观念和信仰。我从来没把你当成一个低于我的存在,你应该清楚的,你的权力很大,你做的事情我不会反抗。其实这次我找到你、带你走,我根本不关心什么‘背叛’和‘辜负’,它们对我来说并不是爱情的反面,当然,这个规则仅限于你,因为我只喜欢你,也只信任你,我在你身上找到的意义远大于那些人与人之间的制约规则和浮夸关系,其实你没什么不能做的,也没什么非做不可的,我最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些,你说或不说,都不会影响我爱你。虽然我这么说了你可能还是不会明白。我知道你为什么难过,你认为隐瞒和欺骗是对感情的侮辱和玷污,所以一定要把这些事告诉我。我能理解,我也可以站在你的角度上对此认同。”

黄少天停了两秒,俯身贴到孙翔耳边,他换了种语气,柔和得仿佛在讲情话:“别难受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也不知道你们具体的计划是怎样的,我一点都不好奇。但是这件事情既然被我知道了,我就要抓住机会提点儿条件。”

黄少天的嘴唇碰触到孙翔敏感的耳骨,黄少天的声音更低更轻了,带着灼热的气息。孙翔像是中了什么魔咒,全身都软了。

“别紧张,我的条件很简单。”黄少天说,“第一,我可以死,但是只能死在你的手上,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死亡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我不喜欢被其他人类伤害,太低级了让我觉得恶心,所以我要你亲手杀了我,虽然听起来可能有点儿难接受……没事,还有个更重要的条件,第二,我可以死,但是我要让你陪着我,我是说,我太喜欢你了,而且我很自私,不想把你留给别人,所以我要让你跟我一起死。我就这两个要求,缺一不可,必须同时满足,这样你觉得可以吗?我为爱献身,你为我献身,我这两个条件也不算太贪婪太苛刻吧。”

黄少天稍稍起身,终于把手拿开了,孙翔恢复了言语自由。

但孙翔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已经彻底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空气。

黄少天亲了亲他。

孙翔慢慢抬起胳膊,环住黄少天的腰背,越收越紧,越收越紧,他以为自己一定会哭,但其实没有,他只是开始发抖,牙齿打颤。混浊已久的精神世界迎来了一场狂野且暴烈的大火,燃尽了一切颓靡和病态,下一秒又是大雨倾盆,把整个世界变成湿淋淋的样子,气息清新干净,每一寸土地每一缕空气都彻底挣开了过去的荒唐和贫乏,在这样浩荡的火与水中重获新生。

孙翔想不明白,为什么黄少天对他的了解如此深刻,为什么黄少天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他解脱。在等待黄少天答案的时候,孙翔既害怕黄少天生气,又害怕黄少天不生气,他怕黄少天的愤怒会让他们的感情走向终结,又怕黄少天的包容会让自己产生更多的罪恶。反正怎么都是难过,哪有两全其美的结局,就像抛出一枚硬币,只有或正或反这两种结果,孙翔根本没有想过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可是黄少天回答的就是第三种可能性。

——我没生气,我能理解,但是我有要求,我有条件。我可以死,你得陪我。

黄少天把他从地狱拉到人间,又从人间拉到天堂,让他永远站在天堂上,并告诉他,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觉,你得到的爱是永远的,得到的心意相通也是永远的,我明白,就算人类善变,也总有不变的东西存在。

孙翔想告诉黄少天,其实我本来就准备跟你一起死的,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但这个想法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是自我惩罚的极致,它一点儿都不单纯也不浪漫。是你赋予了它更重要的意义,这个荒唐的行为被升华了,从一文不值的陪葬变成了情真意切的殉情。孙翔庆幸黄少天没有留下自己一个人,没有让自己背负着杀死爱人的痛苦煎熬地活下去。这样根本不是爱的极限,也不是合理的纵容,只是另类的责备和最严苛的诅咒。幸好黄少天没有,黄少天是最妥帖也是最体贴的——你可以杀死我,我也会杀死你。这样几句话立刻消除了孙翔的负罪感,那些折磨孙翔已久的压抑就像被扎了个洞,被黄少天直白的命令式语言一针戳破,罪恶汩汩流出。孙翔不需要包容也不需要温柔,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一遍遍的自我问责和对方毫无保留不求回报的态度。他就是这种人,他不知道黄少天为何如此了解他,但现在这样真的太解脱了,幸福且自由。

孙翔抱着黄少天,不说话,黄少天判断不出孙翔情绪如何。

黄少天用不严肃的语气开他玩笑:“又后悔了?我给过你重来的机会,是你坚持不改答案的,现在把自己赔进去了吧。”

孙翔依旧不说话。

黄少天不敢再旁敲侧击了,心里犯嘀咕,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毕竟语气挺重的。其实他也是听到了孙翔那句梦话,才有余裕用这么强硬这么有底气的态度跟孙翔说这些。他擅长把握机会,更何况是与孙翔有关的机会。

黄少天又这么被抱了好半天,外面天色已经漆黑一片,直到孙翔力气耗尽,这个压迫性的禁锢式拥抱才终于结束。

孙翔的手从黄少天的背上滑了下去。

黄少天撑起身子,发现孙翔已经睡着了。

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一幕,那时孙翔花费了所有的力气掐住了黄少天的喉咙,现在孙翔力气耗尽只是为了维持一个不想放手的拥抱。

黄少天松了口气,小声嘀咕:“你怎么傻乎乎的啊……”

黄少天按平孙翔的眉心,山峦化成坦荡平原。孙翔没什么心事的样子,跟着体力一起被抽走的还有积攒了十年的压抑,他呼吸平稳,表情柔和,似乎又回到纯白清亮的二十岁,黄少天是带来痛苦的人,也是带走痛苦的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能让他痛苦的事情了。


tbc

啊!终于写完09#了!

此时我可以很明确滴剧透了!海宁是要被核平的!

好像10#才是最无忧无虑的史上最甜蜜月篇啊……算了还是别信我的话了

 
 /  热度: 280评论: 36
评论(36)
热度(28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