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52

10# suddenly, forever made sense

-RQTN

 

52

黄少天又花了四天时间才把孙翔带到第四区温泉的房子里,中途加了两次油换了一次车。第一次路过加油站的时候孙翔醒着,避免了黄少天和人类的直接接触,孙翔让黄少天在远处等着,自己把车开进了站里,油加满后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钱,翻遍全车找到了原车主的几张纸币,勉强把油钱付了。

第二个加油站就没有第一个那么幸运了,是大半夜的时候路过的,孙翔正在睡觉,黄少天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所有工作人员,自己把油表加到满格,走之前扔了个打火机炸掉了整个加油站。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黄少天捂住了孙翔的耳朵,但气流震动还是把孙翔弄醒了。孙翔迷茫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映在黄少天侧脸上的摇曳火光。但孙翔太困了,并未就此清醒,只是心里感叹了一句“真好看”,闭上眼睛又继续睡了过去。

孙翔在睡梦中度过了这一路上的每个关键时间节点。

到达编号4-02的温泉房子时是半夜三点,孙翔依旧在睡。

黄少天的房子永远构造复杂,表面看着简单,但内部经常用到很奇怪的榫卯结构,许多意料之外的地方都具备着繁琐的机械性。黄少天抱着孙翔,用膝盖把入口机关顶开,等着房间大门自动滑开。这里的气候与第七区差得太远,山里是干冷的,海拔高的地方常年积雪,孙翔身上还穿着轻薄的夏季衣服,肯定是会冷的。黄少天把孙翔抱进卧房,准备给他找两件稍厚的衣服。

黄少天翻柜子翻到一半,察觉到了孙翔的呼吸变化:“醒了?是不是太冷了被冻醒了?”

“恩……”孙翔鼻音很重,“到哪儿了啊。”

“有温泉的房子啊。”黄少天把衣服扔到床上,“你还睡吗?这里温度太低了,我去烧一下壁炉吧,有热对流就不会冷啦。” 

“不睡了……”孙翔吸吸鼻子,自觉地把衣服套上,脑子胡乱转了几圈,突然问,“你这还有壁炉啊?”

“在外面那个房间,怎么了?”

孙翔疑惑:“你不是不怕冷吗?”

黄少天理所当然:“但是你怕冷啊。”

“可是你这里……”孙翔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皱着眉挠了挠头,总觉得哪哪儿都不太对劲。

黄少天看出他的困惑了,笑了一下,解释说:“对啊,这里是我七八年前建的房子,那时你不在,我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会过来。但是建房子的时候还是会想到你,大脑很难控制嘛,所以会特别注意一下你的需求,比如照明,供暖,防火,保温……”黄少天掰着手指数了数。

孙翔听愣了:“你的意思是……这些房子都是以我的需求为标准的……”

“恩,其实不算麻烦。我动作很快的,建这个房子也就用了半天时间吧。”黄少天仰头瞥了一下天花板,“这些房子都是先在地图上定好了位置,是每个区里我最常停留的地方,算战略性停靠点吧,所以建得比较随意。其实耗费我最长时间的那栋房子在一个海岛上,那里可能更适合你,也是我唯一的度假点,心情好了就会过去,心情不好也会过去,那个小岛气候温和,真的特别特别适合你居住……”黄少天把视线落回孙翔脸上,噗嗤笑出声:“你怎么这种表情,你是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吗。”

“啧。”孙翔眼睛红红的,“是又怎样啊!”

 

黄少天说这样的小房子平均每个区都有五六个,全部参考“孙翔标准”,换个夸张一点的说法:它们全都是建给孙翔的小房子。

孙翔觉得黄少天的这种行为很过分,就像分手之后还要在对方看不见的日记里写满我爱你一样。当然,他知道黄少天的思维逻辑与此不同,黄少天是绝对不会想那么多的,黄少天的“我爱你”是高纯度的“我爱你”,没有任何“不甘心”或“无病呻吟”之类的杂质。可能就是因为纯度太高,孙翔经常会产生出“所有表达爱意的行为都配不上你”这样的想法,最能配得上的大概也就只有毫无保留的做爱了。

孙翔没有继续睡觉,恍恍惚惚跑去泡露天温泉,半夜三更躺在温泉池里胡思乱想。

他真的想把每一个小房子都住一遍,但是一年时间太紧张了,肯定是来不及的。孙翔只好幻想一下。那些房子肯定全是山景房海景房,造型结构十分超前,哎呦,黄少天的房产简直遍布全世界,全是私密性一流的高端独立式住宅,机械气息强烈还不乏人(孙翔)性化。以人类角度来看,它们属于某种未知文明,是通向奇幻世界的入口。其实孙翔有些好奇,如果一切倒转回归和平,如果没有罪恶的SHF也没有罪恶的人类,如果这些房子终有一天会被其他人发现,那人类会用怎样的态度面对如此诡谲震撼的未知?会把它们判定为某种失落文明的遗物吗?……某种失落文明。

孙翔的思维顿了顿,突然涌出一种莫名的情绪,好像眼睁睁地看见了历史倒转,整个世界在探索未知的道路上忙不迭地否定着未知。孙翔不愿细想这些,他矮下身子又往水里蹲了蹲,小半张脸埋到水下,鼻子以上露在外面。

黄少天老远就看到孙翔这副样子——静悄悄地缩着,像一只小鳄鱼。

见黄少天过来了,孙翔立刻钻出半个身子:“你快下来!”

说完立刻又钻回了水里。

黄少天蹲在温泉边上,伸手摸了摸水温:“烫不烫啊?我记得这个温度比你家浴室的常用温度高好多的。”

“就是要温度高一点才好啊,你快下来。”孙翔不耐烦地朝他招手。

黄少天刚踩进去一截小腿,就被孙翔抓住脚踝猛拖了下去。

“哗啦”一声溅起了好大的水花,水声里夹着孙翔的笑声。

黄少天哪会被孙翔暗算成功,腿一收把孙翔拉得失去平衡,再靠近半个身位,顺势把孙翔抱在了怀里。不过孙翔并没被一连串的变故吓到,反而兴致很高,贼心不死,他用脚别住黄少天的脚踝,拧腰一个转身,想用自己身体的重量把黄少天压进水底。

黄少天实在没搞懂孙翔的诉求,本来打算继续教孙翔做人,可是看到孙翔亮晶晶的眼睛之后,愣是把反抗的欲望憋了回去。

黄少天老老实实被孙翔按下水,闷在水里看了两秒孙翔的腰,又被孙翔拽出了水面。

孙翔很不满:“你怎么都不挣扎一下的啊!”

黄少天觉得好笑:“我要是挣扎了还能有你什么事儿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是你这么配合,真的丧失了很多乐趣!孙翔心里嘀咕。现在的黄少天湿漉漉的,头发上的水沿着脸部轮廓往下流,经过唇角时就像河流汇进湖泊,孙翔直勾勾地看了一会儿,没忍住低头舔了舔黄少天的嘴唇。

孙翔把手插进黄少天潮湿的发间,想更深地亲吻他。黄少天每一根头发都是湿的,指腹稍微压一下,会摸到已经冰凉的水——它们脱离了温暖的大部队,空气迅速夺走了它们原本的温度。

孙翔的第一反应是“这样不冷吗,头发湿着吹风可能会头疼”,但他很快意识到了这个想法的多余,黄少天是不会在意温度的。

孙翔被自己逗笑了,向后退开了一些。

但他并没有放过黄少天,他搂着黄少天的腰,把人压到温泉边缘,手在黄少天后腰的位置摸了摸,从腰窝摸到尾椎。

黄少天好奇:“你干嘛呢,手往哪儿摸呢?”

只是很随意的一句话,戳中了孙翔奇怪的g点,孙翔立刻炸毛:“摸你一下怎么了!我是想看看龙的尾巴!”

“哦,你别急嘛,我没不让你摸啊?你想摸哪儿就摸哪儿,随便你。”黄少天把孙翔的手拿开,让尾巴钻出来,“行了,现在有尾巴了,你继续吧。”

孙翔“哼”了一声,把手伸了回去。

在孙翔的印象里,黄少天身上一切与龙有关特征都是冰凉的,可是现在好像有了些温度,或许是温泉水让人产生了错觉。孙翔趴在黄少天的肩膀上,顺着龙鳞的方向慢慢往下滑,手感极其流畅,就像摸到了硬质的丝绸。

孙翔顺着摸了一会儿,想反着摸回来,刚有点儿这个意图,立刻被黄少天握住了手腕。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那些鳞片的边缘特别锋利,一不小心就会受伤。”

“哦,”孙翔不情不愿地把手抽回来,又说,“我还想看别的,想看龙的所有。”

黄少天笑了一下:“不是早就看过很多遍了吗?”

“可是每次都没看清,”孙翔捏着黄少天的腰催促,“快点儿!”

“恩……那我们换一下位置,你让我离温泉边上的石头远一点,不然它们会碎掉。”黄少天转身把孙翔压住。

黄少天一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了明亮的光,像火焰倏地燃起,下一秒空气震荡水面波动,骤然伸展的龙翼顶开了水的压迫,无数水花飞溅起来,淅淅沥沥地落回水面时就像下了一场急雨。黄少天彻底解开第三形态的时候,气场随之变化,这种变化只在瞬间完成,释放出的强烈威压就像铮然出鞘的冰冷利剑,可以瞬间夺走一切温度。

孙翔没忍住打了个冷颤。

整个温泉里的水都被黄少天翻搅得晃动起来,像起风时的荡漾海面。

黄少天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森寒气息,却对着孙翔宠溺地笑了一下:“好啦。”

孙翔静静地看着他,晚上光线太差,孙翔无法看清黄少天身上的细节,所以越看越近,越看越近,最后直接趴到了黄少天身上。孙翔顿了顿,声音听起来很懊恼:“……我靠,我他妈一靠近你就想亲你。”

 

孙翔本来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近距离认真观察一下“龙”的特征,虽然他早就见过黄少天的第三形态无数次了,但之前每次的状况都不太正常,要么是做爱的时候意识不清,要么是逃亡的时候过度紧张,反正没有一次是心态平和的。

本来以为这次肯定可以,结果又失败了。

孙翔用小臂撑着湿滑的石板,艰难地趴在温泉边上,被黄少天顶得直往前撞。其实黄少天的动作不算太重,力道还被水稀释掉了一部分,真正作用在孙翔身上时甚至算得上轻柔。黄少天一只手捞着孙翔的腰,另一只手撑在孙翔趴着的那块石面上。

孙翔用力抓着黄少天的手腕,姿态与搂抱类似,他把黄少天的手臂当做洪流中岿然的树,龙的锐利指尖近在咫尺,嘴唇稍微向前靠一靠就能触碰得到。

黄少天的手是不动的,孙翔是动的。

多多少少有些温水被顶进了身体里,特别温暖,孙翔被操得有点儿失神,半张脸趴在胳膊上,目光涣散地看着黄少天的指尖。

“你到底在好奇什么呀?是关于龙的吗?我可以全都告诉你。”黄少天抬了抬食指,跟孙翔打招呼。

“我……呜!操……”孙翔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黄少天挺腰插到最里面,体贴地停了一下,想让孙翔把话说完。这下位置太正,孙翔被刺激得心脏都要炸了,大喘气缓了好几秒,飞快地说:“我想知道它们到底是什……啊!”差点咬了舌头。

黄少天已经猜到了孙翔完整的问题,没等孙翔把话说完就继续了刚刚的动作。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是想问材质吧?我身上所有与龙有关的特征都用了同一种材质,是未来世界最完美的人造金属,这种金属在未来遍地都是,”黄少天笑了笑,“实话说,你们现在的科技水平没办法有效地伤害到我,我对你们有等级压制。”

孙翔根本没脑子思考,他快要虚脱了,无暇回应黄少天。

黄少天俯身舔了舔孙翔潮湿的后颈皮肤。

“你知道吗,对付90级的boss要用95级的武器,”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柔和,“你只能用这种金属才能杀死我。”


tbc

10#的节奏不会像09#一样那么刺激了!放心吧!(没底气)

 
 /  热度: 221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22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