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53

10# suddenly, forever made sense

-RQTN

 

53

“你一定要在我心情这么好的时候谈论这么扫兴的话题吗?”

孙翔裹着衣服坐在壁炉边上烤火,瞪着空气,不去看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看他这么不配合,也就没再多说。

等到天彻底亮了,孙翔才跑去卧室里找黄少天,两人踩着几乎垂直的梯子爬到屋顶上,上面是一个很小很矮的小阁楼,孙翔要蹲着才能钻进去,阁楼里空空荡荡,只有一面墙是开了窗户的,说它是窗户,更像是狭长的一条宽缝,依旧没有玻璃。窗台很宽,类似于飘窗。

孙翔坐到窗边,往窗台上一趴,上午阳光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窗外的风景。这扇窗户正对着高耸的群山,山下被青绿色的植被覆盖,山顶白雪皑皑。黄少天坐在他旁边,撑着头跟他一起看风景。

孙翔把手伸到窗外,感受了一下干冷的空气,偶尔有风直接吹进来,带着干净脆质的冬季气息。

几分钟后,孙翔收回冻僵的手,妥协了:“你继续说吧。我要怎么才能杀了你。”

“切断心脏主动脉。”黄少天把孙翔的手抓过来,在自己的左边胸口比划了一下,“从这里下手,应该可以的。”

“……”孙翔抿嘴不说话。

黄少天自顾自地继续说:“我已经想好了,我那张身份卡应该还在你那儿吧,你应该没扔吧?其实那张卡的材质就是未来金属,你可以直接用它杀死我。”

孙翔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一片模糊。

那些他以为已经遗忘的陈旧记忆被猛地拉扯出来,在他的脑海里交替播放,带着跳跃的噪点,像一部漫长古老的黑白默片。孙翔闭上眼睛还能记起当时的心情和氛围,那些回忆是有着真实质感的,这种致命的真实永远无法被时间消解,永远不会在河流的冲刷中褪去色彩。

那时的黄少天是十三四岁的模样,眼睛里装满了明亮的好奇,他对孙翔好奇,对世界好奇,对所遗忘的、所向往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干干净净像刚积好的白雪,会在孙翔睡着的时候偷偷捏孙翔的脸,会趴在孙翔的肩膀上问孙翔的名字。那时的黄少天还不习惯被叫成“黄少天”。那时是冬天,很冷,云屏山的冬天跟现在很像。孙翔每天都想从黄少天的身边逃走,每天都会失败,每天都要被黄少天救回去。那时的黄少天依旧是孤独的,虽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总会隐约感觉到这个世界是不属于他的,孙翔也是不属于他的。孙翔从山上离开时,唯一拿走的东西就是那张写着“黄少天”名字的身份卡,后来的十年里,孙翔一直随身携带它,除了孙翔,它是唯一可以证明“黄少天”存在的东西。

孙翔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自己要亲手把它插进黄少天的心脏。孙翔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黄少天”杀死了SHF00141733-0810,是“黄少天”让SHF00141733-0810结束了生命,是“黄少天”抓住了SHF00141733-0810的灵魂,是“黄少天”承受了SHF00141733-0810的痛苦。

将要迎来死亡的并不是SHF00141733-0810,是黄少天。是黄少天。是黄少天。

孙翔咬着嘴唇,用手背挡住眼睛,窗口吹进来的风犹如锋利冰刀。

孙翔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现在的心情,或许是可惜,或许是遗憾,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他想让全世界听到他的叹息,他驯服了神,他降格了神,他的神正抓着他的手,温和耐心地一字一句教他——教他最快最狠最准的弑神的方法。

孙翔根本听不进去。黄少天说了一半也就不说了。

“孙翔,孙翔?”黄少天小声叫他的名字,但得不到回答,黄少天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换了个明快的语气,“算了,我们不聊这个了,我们聊别的吧。”

孙翔依旧用手挡着眼睛,黄少天晃了晃他的肩膀,用很兴奋的声音哄他:“快看快看,你睁开眼睛看一下嘛,外面下雪了!”

孙翔不听,觉得黄少天敷衍。至不至于这么激动,雪有什么好看的。可是黄少天聒噪兴奋的声音并不像是装出来的。

孙翔心脏一软,突然想通了。大概,未来是没有雪的吧。

 

自这之后,黄少天再也没有主动提起过这个敏感的话题。

他们在4-02呆了十天左右,中途黄少天短暂离开了两天,孙翔猜他又要去人类社会发泄恨意了。黄少天走之前特别提醒孙翔不要随便乱跑,天气太冷,山里很可能会有野兽出没。但孙翔并不听话,黄少天离开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孙翔就穿好衣服出了门。

他没想乱跑,只是想去消息灵通的地方看一看有没有黄少天的消息,报纸上电视上或者别人的谈论里,随便哪里都可以。

孙翔只是感觉这样又刺激又浪漫。

他们之前开过的那辆车停在山口外面,孙翔并不知道从4-02到停车处的路线,他当时睡着了,是黄少天把他抱回来的。孙翔自己随便找了条看起来好走的路,断断续续翻了三座山,从白天走到傍晚,他到最后也没找到那辆车,但阴差阳错地找到了一条荒凉狭窄的山间公路。

孙翔记下了周围的地形特征,防止回来时找不到位置,然后沿着这条路慢慢往山下走。

孙翔的运气很好,步行了半小时不到就看见了一个还算热闹的小镇,街边有很多酒馆,他找了一间人最多的钻了进去,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不过他本来也不是来喝酒的。

没人注意到他,他飞快扫了一圈屋内布局,直接走到报刊架旁边,拿了一份当天的报纸站着翻看起来。

这份报纸并没有让孙翔失望。

头版头条是触目惊心的第四区玉江市电力网络和给水线路遭到破坏的消息。

玉江市是第四区最重要的几个中心城市之一,孙翔心跳加速,急吼吼地去看具体的文字报道。他身后的几个人正在喝酒聊天,聊到了“SHF”“安置区”之类的熟悉词汇,孙翔立刻转移了注意力,装模作样继续看报纸,实际是在认真偷听人家说话。

“肯定蓄谋已久了吧,同时炸了上百个配电所,连地下的都炸了,中心城区都瘫痪了……”

“那可不嘛,这次的目击者可太多了,大家都看见是SHF干的了,这下安置区要爆炸咯。”

“安置区那种地方早该炸了。凭什么见过SHF的就要被特殊优待啊,看看安置区每年的开销吧,数额巨大,都是从军费里拨的,全是我们的税……凭什么让我们交钱养他们啊。”

“啧,那可是重要的情报携带人员,厉害得很。可能把他们伺候好了,SHF就能自动送上门了吧?哈哈哈哈哈!”

……

孙翔偷听到一半,酒馆里本来放着娱乐节目的电视频道突然开始插播紧急新闻。

屋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一起抬头看着屏幕。

新闻里的实时画面一片混乱,街道上全是奔跑的人群,这让孙翔想起了黄少天来接自己的那天,安置区警报长鸣,当时食堂大厅里的场面跟现在新闻里的差不了多少。播音员严肃地说玉江市的城市生命线系统遭到了彻底的人为破坏,气电水等线路全线崩溃,环城立交及出城高速的主要节点也发生了多处爆炸,玉江市的城市功能已经无法正常运行,市政府下发紧急通知,建议市民迅速撤离出主城区范围并时刻注意自身生命安全,如有SHF0810的相关情报请立刻与警方取得联系。


这则突发新闻的内容过于惊悚,刚刚大家还能开开玩笑、说说风凉话,现在事态已经严重到了全城撤离的程度,大家彻底吓傻了,完全没了看热闹的心情,除去紧急新闻反复轮播的声音,酒馆里落针可闻。

孙翔也跟着大家懵了一会儿,听到播音员已经重复到第八遍的SHF0810时,孙翔突然回过了神儿来。

他愣愣地环视了一圈屋内,把所有人的脸挨个儿打量了一遍,有的惊恐,有的紧张,有的难以置信。

这种感觉太奇特了。孙翔哼笑了一声,这声短促的气音在如此肃穆的环境中实在是过于突兀,有好几个人把目光转到了孙翔身上。孙翔把报纸放回去,憋着笑往酒馆门口走,走到一半实在忍不住了,爆发出的笑声彻底打破了屋内僵硬紧迫的气氛,他根本停不下来,笑得腰都弯了下去,现在所有人都在看他,目光多半是愤怒和惊惧的,过了一会儿又慢慢变成了怜悯和同情,他们大概以为孙翔是个精神不正常的疯子。

孙翔差不多笑够了,继续往门口走,门外的街道阳光明媚,行人穿梭来往,神色匆匆。孙翔行走在他们之间,依旧沉浸在快乐的余烬中无法自拔,他一边笑一边走到镇外的那条路上,与无数人擦肩而过或短暂同行。留到最后的只有他一个,他沿着山路慢吞吞地移动,一想到酒馆里那些人的表情和言论,就又能爆笑上半天。

孙翔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自己的笑点到底来自何处。

按道理讲,看到这种消息时他应该跟其他人的反应一样,应该又害怕又担忧才对,毕竟他也是人类之一。可是他现在确实无法与普通人类感同身受,好像已经彻底从人类社会共同体中脱离了出来,轻松自在,普世的道德观价值观根本无法限制他,他甚至可以轻松地说服自己——反正我一年以后就要跟你们说再见了,你们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早就两清了。

这么一想,立刻更加轻快自由,孙翔客观评价了一下黄少天这次干净利落的行动:目的明确,直切城市要害,短短几十个小时就把一座中心大城市搞到功能瘫痪,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完美突袭。

孙翔情绪放飞,走起路也不觉得累,埋头走了不知道多久,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山路上没有路灯,他几乎是闭着眼睛全凭感觉继续前进的,走着走着,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孙翔想都没想,转身直接搂住黄少天的腰,声音带着笑意:“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

“你……”黄少天没想到他反应如此自然,更没想到他会如此开心,一时有点茫然,说出的话都没什么底气了,“你怎么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啊,白天还好,这么晚出来太危险了。”

孙翔理直气壮:“太想你了,出来接你!”

到底是谁接谁啊。黄少天心里反驳,但没有说出来,他现在不想跟孙翔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

黄少天默默地瞅了瞅孙翔的脸色。

黄少天本来是有点儿生气的,毕竟时间太晚了,山里不知道会有多危险,孙翔一个人摸黑走山路的这种行为真的很作死。他老远闻到孙翔的气味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因为这里距离4-02有好几个小时的步行距离,黄少天不太相信孙翔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靠近了一看,确实就是孙翔没错。黄少天真是又惊又后怕,本来已经做好了骂孙翔一顿的准备,结果被孙翔一抱,再看到孙翔开心的脸,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孙翔说:“走,回家!”

孙翔拉着黄少天的手,两人像是饭后遛弯一样,肩并肩一起往4-02走。

手是十指相扣的,黄少天扯着孙翔的胳膊前后摇了一下,孙翔很配合,用更大的幅度甩回来,这种行为真的很傻,黄少天被孙翔逗笑了,也被自己逗笑了。不过天这么黑,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再怎么傻也没人看得到他们。

黄少天还是很好奇:“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到底怎么了啊,是下山之后碰到好玩的事儿了吗?”

“没什么,小事。”孙翔还在甩黄少天的胳膊,黄少天被他拽得路都走不正常了,孙翔莫名地更加开心,大声喊,“因为我已经不是什么人类了!我的你也不是什么SHF了!我们只是孙翔和黄少天而已!”

他的声音在幽静空旷的山谷里回荡,他似乎想邀请整个沉默无趣的世界都来分享他奔放尽兴的快乐。

他们摸着昏暗一路向前,慢慢走到更加漆黑的地方去,这个夜晚是平凡的,脚下的路也是平凡的,他们穿越冬季的干冷空气,穿越复杂冗长的人情和人性,自由自在,说说笑笑。

他们一点儿也不赶时间,这只是黄少天和孙翔的一个普通夜晚,像这样的夜晚他们还有很多很多。

黄少天笑起来,也大声说:“对!能遇见你真是太好啦!”


tbc

写这章的时候,槽点真是太多了!

网易云要害我,我调错播放模式了,放完一遍bgm之后自动跳了精忠报国,打了我一个猝不及防,这拨儿出戏出得这个彻底啊!我哭着听了俩小时bgm才入戏!

写到“肩并肩一起走”的时候,手下一停,认真思考,这俩人的身高差,怕是并不上肩啊(。)

还有写到第四区炮灰城市的时候,给它随便起了个名字,写完之后怎么读怎么不对劲儿……恩?喻江???

顿时细思恐极:黄少天把喻江搞到崩溃(?),孙翔大笑着拍手叫好?(挠头,实在是搞不懂你们蓝雨轮回的复杂关系

标签:黄翔
 
 /  热度: 241评论: 28
评论(28)
热度(24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