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黄翔】异类 54

10# suddenly, forever made sense

-RQTN


54

没过几天,他们离开了动荡紧张的第四区,穿越第四区与第五区的区界线的路上,他们途经了死城一般的玉江。

黄少天目不斜视地开车,孙翔惊讶地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灰败凄凉空无一人的街道。这座巨大的钢铁城市寂静无声,交通灯熄灭着,广告屏沉默着,这里静得可怕,听不到丝毫社会运转的声音。

当人类从这片土地撤走,这里就不再是城市了,只是星球的一角,是遗迹。孙翔可以透过空寂的街道和建筑想象出这座城市曾经的繁华,当如此程度的繁华尚且存在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它是理直气壮、不可撼动的,孙翔以前也这么以为,直到现在切身处地亲眼目睹了,才惊觉从熙攘到冷寂原来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这像一个魔术,他分不清那些辉煌是假的,还是现在这样的寂寥是假的。

眼前的一切场景都太诡异又太梦幻了。

孙翔回头,沉默地看了一眼黄少天。

之前他们很少靠近城市,即使要绕好几倍的远路,也一定会走山间田野走荒凉乡道,黄少天对人类的厌恶是一种深邃的习惯,这直接决定了大脑决策的角度,让黄少天对人类的远离成为本能。不过现在破例了,当然,也因为这片土地在黄少天眼里已经不算什么人类聚集区了,黄少天算准了这里早已是座空城,不必担心碰上活生生的人类。

他们的车直接从昔日的城市中心横穿了过去。

无数城市标识依次从孙翔眼中掠过——第四区总电视台,几十层高的写字楼,繁华的综合体,威严的政府大楼,城市广场,中央公园,文化气息浓重的科教区,夜夜笙歌纸醉金迷的红灯区……这里曾经有多热闹,现在就有多冷清。其实这座城市的一切都保留得非常完好,黄少天的破坏是内部性质的,与炮火纷飞狂轰滥炸式的破坏完全不同。如果把城市比作生命体,那黄少天的所作所为就如同切断心脏主动脉。它从内部彻底瘫痪了,表面的完好更加衬托出死气沉沉的冰冷,黄少天仿佛故意把它做成了一个标本,让所有人都能从它的遗体上回想起它的美好。但它确实已经死透了,这片土地毫无人气,人类不再是这里的主人,它的每条街道每片砖瓦都荒败得像是经历了一场末日,也确实是一场末日。

曾经车来车往车水马龙的双向八车道的城市中心主干道,如今空旷得如一条干涸河床,这条路又平又直,宽阔气派,黄少天把车速提到180以上,风驰电掣地压着道路的中线肆意驰骋。这里太安静了,不再有复杂聒噪的人类,这里只有他们两个。

孙翔看着窗外,寂静无言的城市风景如同艳丽空洞的走马灯,如果没有人类为这些建筑赋予意义,那么这里就毫无价值,与泥土与草木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悲哀的蛮不讲理却又一文不值的城市文明。

车内无人说话,黄少天懒洋洋地陷在座椅里,目视前方,两只手腕搭在方向盘上。

这条路很长,路边立着整齐大气的路灯和行道树,它们规规矩矩站得笔直,相互之间的距离都是固定且规则的。黄少天和孙翔的车辆高速驶过,它们一言不发,分列两侧,似乎正严肃而郑重地接受着一场视察与检阅。

黄少天突然笑了一下。

只是个很短促的气音,像一记嘲讽。孙翔回过神,回头看看黄少天的侧脸——凌厉冷漠,但嘴角的弧度和眼中的光芒也是真切存在的。黄少天就是能把阴翳和明亮糅合在一起、冷冽和热情糅合在一起,冰与火都在他的身上。

孙翔似乎看懂了黄少天此时的眼神,不敢说懂了百分之百,不过起码懂了百分之十。

——黄少天的眼睛里装满了爽利的快乐。

他们如往常一样毫不留恋地直奔着下一个目的地,但与之前穿越山川和河谷时候的感觉完全不同,现在的他们更像一道锋利刀剑,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地从人类曾经的繁华腹地直劈而过。这是一种无言但刻意的炫耀,仿佛脚下踩着的是刚刚掠夺到手的崭新领土,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这片土地上驰骋一番,上天入地都无人来管。

毁灭一个人类城市对黄少天来说真的是太轻松了。轻松得就像神的一个抬手,或是神的一个诅咒。

孙翔毫不怀疑——如果没有自己,黄少天一定可以在这条世界线上为所欲为,呼风唤雨,前路坦荡。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有计划的,一个三十年左右的计划吧。”黄少天像是猜到了孙翔的所思所想,语气轻快地说,“按照原计划,三十年后,这座星球上所有超过千万人的人类聚集区都会被我这样毁掉。” 

孙翔看看他,再看看窗外,没有说话。

这座城市尚且存留着旧时统治者的余温,但敌不过改朝换代般的风雨,它会慢慢冷却,慢慢成为荒凉破败的遗迹与废墟。

“我知道你是怎样想的,”孙翔说,“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太多了,多到杀不完,但可以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让他们恐惧和挫败。这些城市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的演变,装满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和未来,但你毁掉它只需要一天。”

孙翔顿了顿,也笑了一下,赞同地点点头:“自己辛苦建造的一切被别人轻松毁灭……更可怕的是,这个‘别人’是真实存在的生命体,而不是什么天灾——的确没有什么能比这样更让他们感到绝望了。”

黄少天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惊讶于孙翔话中用到的“他们”。不过这种惊讶转瞬即逝,黄少天的表情很快恢复成了此前的明亮与平静。

孙翔没觉得哪里不对,继续说:“高高在上的人类突然发现头顶上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神。这对他们来说一定是个毁天灭地的打击。”

“夸张了啊,”黄少天笑着摇摇头,“我要是真的无所不能,就不会用这么幼稚的手段进行报复了。无所不能的神是不会懂得憎恨的,我永远无法成为这样的神。”

“你不要这么严谨地抠字眼嘛,”孙翔不满,“意会一下不可以啊。”

“可以可以,我知道你要表达的意思。”黄少天使劲点头,“但是我真的不想当那么厉害的神啊,当然了,也当不成。你想啊,他连恨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肯定也不知道什么是爱啊。我可不想那样。”

孙翔猛地愣住。

黄少天看看他,被他傻乎乎的样子逗笑了,很开心地笑了半天,语气都是快活的:“你肯定猜不到。其实在这个世界的这么多城市里,有一个永远不会被我毁灭的地方。”

“?”孙翔的眼中浮起一层疑惑和好奇。

不等孙翔询问,黄少天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轻声说:“海宁。”

 

黄少天的落脚点选址都很奇怪。

孙翔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真等看到了第五区第一编号的房子时,还是没忍住懵逼了一下。5-01建在一处高崖的顶端,东侧的崖壁几乎与地面垂直。这地形就像一块被直直切下来的蛋糕,房子是蛋糕上点缀的一颗浆果。

孙翔趴在峭壁边缘小心翼翼地往下看,只能看到缭绕的云雾,还有几棵半山腰钻出来的苍翠树木。这块峭壁太高太险峻了,孙翔根本看不到底,一探头就身体不适,迅速产生出一种直视深渊时的强烈晕眩感。

“这里到底海拔多少?我他妈觉得我要高反了……”孙翔回头看看黄少天,声音发抖。

他不敢直接站起来,倒退着爬了两步才撑着地起身。

黄少天探头往下瞅了瞅:“没多高,也就八百多米吧。”

“你说的是峭壁高度!我问的是海拔啊,海拔!”

“三千多?”黄少天不太确定。

孙翔听了赶紧深呼吸几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他胸闷气短四肢无力的症状更严重了,脑内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老子在这种海拔跟黄少天上床真的他妈的可能会出人命”。

孙翔不想再待在室外了,转身一溜小跑回到了房间,说不定还在小跑的这两步里吃到了两口云。

5-01终于不是用木头做的了,这次的建材以石料为主,石块的切割十分利落干净,没有抛光,摸起来带着原始的粗糙感。孙翔进屋喝了两口水,平复了一下呼吸,想想又觉得不对。

孙翔探出窗户喊:“黄少天!这么高的地方你哪来的水啊!你打了个八百米深的井吗!?”

“不用那么麻烦!”黄少天喊回来,他站在悬崖边上,伸手朝下面指了指,“这底下有一个很原始的人类小镇!”

孙翔一听,又从屋子里跑出来了,他不敢直接站到边缘,但又想往下看,只能退而求其次,两手扒着黄少天的肩膀,怯怯地趴在黄少天的后背上探头探脑。

黄少天稍微往前弯了弯腰,孙翔立刻吓得大声叫唤。

“这么害怕啊?要不我们不在这儿待了吧?我就是觉得这风景挺好看的所以才想带你过来,你要是实在不适应,我们明天就走?”黄少天把手往后伸,反扣住了孙翔的腰。

孙翔没理他,抻着脖子往下看:“这底下真的有个小镇?”

“我骗你干什么。就在正下方,贴着这个崖壁直着下去就是了。别看了,太远了看不见的。你想去吗?我带你下去?”黄少天瞅瞅孙翔的脸。

“不去,我就是好奇。底下的人类肯定想不到SHF就住在他们的头顶。”孙翔想了想,感叹,“真的哎,这个峭壁的纪念性太强了,你这房子就像个神殿啊,你可以站在这里俯瞰人间,我靠,真的有神的感觉。”

“快算了吧,我可不想看他们。”黄少天嫌弃地撇嘴。

孙翔挑眉:“底下的小镇还在?人都还活着?”

“还在啊,他们太原始了,太阳落山之后就不出门了。晚上过去一个人都见不到,也挺省事儿的。”

“他们有酒吗?”孙翔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亮晶晶的,他凑到黄少天耳边,很亢奋地小声说,“我想玩儿个东西,得喝酒壮胆!”

 

孙翔可以与人类正常交流,所以不需要夜晚行动,他准备让黄少天带自己下去,然后在附近等自己一会儿就可以了。

孙翔打算得特别完美,下山的路上,他还特别注意了一下周围的植物,揪了几个长得漂亮的野生水果,想着等会换酒用。这么一来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出发的时候已经不算早了,再一耽搁,还没等走到小镇入口,天色已经暗了下去。

“不是吧……”孙翔看着光秃秃的街道,目瞪口呆。

“没事儿,人少了更方便,”黄少天左右看看,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拽着孙翔的衣服袖子往前走,“来来来,酒在这边儿,应该在他们的祠堂附近。”

两人偷偷摸摸拐了几个弯,钻进一条隐蔽的小路,这条路太窄了,是房屋之间夹出来的一条通道,两侧都是房子的山墙,宽度只够一个人通行。

孙翔走在前面开路,一只胳膊朝后伸着,拉着黄少天的手。

被孙翔这样一挡,黄少天什么都看不到了,视野的上下左右全被堵了个严严实实,不过也没什么危险的,他安心被孙翔拉着走就可以了。这条路很长,它的存在似乎只是个意外,见不得光,左右住宅将它挤压得参差艰涩,往尽头方向看,只能看到一小条的细瘦风景,是唯一可见的明亮。

两人一路沉默,孙翔生怕惊扰了小镇的静默,所以一言不发,黄少天也就配合着没有说话。

一路无惊无险,眼看就要走到出口了,黄少天突然脚下一停,孙翔毫无防备,被扯得一个踉跄。

短短零点几秒,孙翔立刻反应了过来。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他胳膊往前一拽,借力侧身,直接把黄少天压在了墙壁上,身体紧跟着贴上来,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路口方向的光芒,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前面有人是吗?”孙翔微微喘息,用气音问道。

黄少天点头,没多说话。老实说,他被孙翔的这套操作搞得有点儿懵。

孙翔倒是很认真,见黄少天承认了,立刻靠得更近,他的脊背挺得很直,只垂着头,凭借身高差把黄少天彻底圈住。

孙翔小声说:“没事,我挡住你了,他们看不见的。”

黄少天惊讶地抬眼,他们离得太近了,黄少天只能看到孙翔锋利的下颌线条。

孙翔有点儿紧张,两人胸口紧紧相贴,黄少天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孙翔急促的心跳。可是,这有什么好紧张的啊?黄少天更莫名了,进而被孙翔严阵以待的架势弄得想笑。

他抬手抱住孙翔的腰,准备把孙翔推开。

孙翔却会错了他的意思,连忙蹭了蹭他的头发,很认真地安慰道:“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黄少天愕然地瞪大眼睛。

悚然的凉意与灼热的震撼同时袭来,他如同被微弱的电流击中,从头到脚,从骨骼到皮肤,甚至连舌尖儿都是酥麻的。花白的视野,尖锐的耳鸣,艰难的呼吸,无数种“电击”并发症同时侵蚀了他,他明明拥有那么敏锐的五感,但在这个瞬间,却好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孙翔并未察觉到黄少天的异常,孙翔正专心致志地观察外面的情况。

模糊的说笑声从远处传过来,越来越近,似乎马上就要经过这条细瘦的路口了,孙翔又使劲把黄少天的额头往自己肩膀上按了按,呼吸急促,仿佛在演电影里常见的躲避追杀的戏码一般,有种心脏快要跳出喉咙的致命紧张感。

黄少天微微发抖。

孙翔紧盯着道路尽头的狭窄风景,突然笑了一下,小声说:“如果我活在未来世界,我一定也会保护你的。”

这简直是光明磊落的绝杀,是理直气壮的情话。

“……”黄少天全身一震,所有的力气都卸掉了,彻底安静了下去。

冰凉潮湿的感觉从肩膀蔓延,孙翔愣了愣,猛地把头转回来,他完全顾不上观察路口了,不知所措地瞪着黄少天的发梢和后颈。

孙翔慌张地说:“你哭了!?”

 

tbc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断更!(滑稽)

标签:黄翔
 
 /  热度: 257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25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