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56

10# going nowhere 

-Félperc

 

56

两人一晚上没有睡觉,坐在峭壁边上看了一晚上的月亮。

黄少天不喜欢喝酒,这次被孙翔喂了几口,比之前尝过一次的啤酒好喝多了,不过黄少天对酒精免疫,喝酒仿佛喝水,喝得再多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孙翔停在半醉的时候,舌根发麻,害怕再喝下去就没法正常说话了。他侧身趴到黄少天的肩膀上:“未来是不是看不到月亮啊?”

“恩,太阳和月亮都看不到。”黄少天转头瞅瞅孙翔的脸,孙翔的视线有些涣散,但酒精又让他目光透彻,装满了沉沦和专注。黄少天伸手戳了戳孙翔的脸颊:“你对我那个世界很好奇?”

孙翔想躲黄少天的手,但实在头晕,最后只是皱了皱眉。

“那我给你简单描述一下。”黄少天挠挠头,努力回忆,“那边儿的天空多半是铅灰色,大气层被破坏得很严重,太阳是存在的,但是被挡住了,所以看不到。现在的时间点再过……七百年左右吧,这个星球会爆发一次大规模瘟疫,瘟疫过后,剩余人口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

孙翔瞪大眼睛:“十分之一!?”

“恩,很多地方都不能住人了,四分之三的土地已经死掉了,不适合生存。比如这里就是。”黄少天朝下指了指,“这个区域的坐标在未来是属于死亡区范围的,资源彻底枯竭,生态崩溃,植物和动物都难以存活。”

孙翔低头看了看幽深静默的山谷和漫山遍野的植被,又尽情想象了一下如同阴曹地府般的荒败未来。

黄少天说:“所以我才那么喜欢看风景啊,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太好看了。”

“那人类呢?”孙翔问,“一千年以后的人类跟现在没区别吗?”

“当然有,没区别的话我们就不会那么害怕他们了,全球瘟疫过后人类发展很迅速,他们会把部分机械植入身体,对自身进行改造。”黄少天想了想,“不过外形没什么变化,所以审美也没怎么变。恩,一千年后,你这种长相的还是很好看。”

说完,黄少天朝孙翔眨了眨眼睛。

孙翔愣住:“你,你还知道好不好看啊?”

“那当然了。”黄少天笑起来。

一阵夜风吹过去,两人都在看月亮,同时沉默了一会儿。

孙翔又开始做无谓的假设了:“这个世界人这么多,一不小心操作失误,你碰到的可能就不是我,而是别人了。”

黄少天点头,顺着话题说:“那这个世界的人类就要彻底完蛋了。”

孙翔轻蔑地哼笑一声:“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孙翔又往前凑了凑,嘴唇若有若无地蹭着黄少天的脸颊,他表情清傲,语气不容辩驳:“我想说的是,你就是我的。就算你最初遇到的不是我,我也一定会把你抢回来的。”

 

孙翔喝多了,说不定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说出了什么。

但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肯定是真话,是难以自控。就像雨一定会落下来,风永远不会停止,时间的河流总是奔腾向前,它们是人尽皆知的“真理”,不过这种真理是每个人都能探究的,是世界性的平等和统一,又珍贵又泛滥又客观。但“爱”不是。爱与它们不同,爱是自我的,是只属于自己一人的真理,这样的真理孙翔只会说给黄少天。

黄少天觉得今天的自己过于感性了,人类最喜欢做虚无缥缈的保证,无法肯定也无法否定,只要你相信,它就是真的,只要你不信,它就是假的。黄少天向来不屑于这样的空话,今天却屡次沉迷于孙翔所带来的镜花水月般的虚假慰藉。

他眨了眨眼睛,贴近孙翔的那半边身子几乎失去了知觉。

“你不信?”孙翔不满。

黄少天立刻挂上无辜的表情:“谁说的,我当然信。”

“不,你不信。”孙翔伸出小拇指。

黄少天停下抚摸孙翔名字的动作,勾住了孙翔的手。

“因为只有我能保护你,我会保护你,心理上的,你懂吧。”孙翔勾着手指晃了两下,“也就是说,你永远不会孤独。”

黄少天把手收回来。

他屈起一条腿,趴在膝盖上,歪着头看孙翔的脸:“你知道我这十年每天都会想你吗?每天都会。因为只有想起你我才会冷静下来,觉得是有人爱我的,起码是爱过我的。”

孙翔哼笑一声:“那你太小看你自己了,也太小看我了。我会永远爱你的,永远。”

“永远”这种词就更缥缈了。

你喝多了。黄少天心里说。

黄少天是清醒的,他直视着孙翔的眼睛,想从中找出哪怕一丁点的浮夸或玩笑的成分,或是找到哪怕一秒钟的迷茫,但孙翔很认真,没有破绽也没有瑕疵。

孙翔低下头蹭着黄少天的颈窝,酒的后劲儿太大,孙翔开始疯狂头晕,像坐在大风大浪中的小船里一样,他伸手环住黄少天的肩膀,想让黄少天阻止自己幻觉世界里的倾斜摇晃。

黄少天的眼睛依旧明亮,瞳孔和月亮的影子重叠了。

孙翔从这样的眼睛中获得了无上的快意,他上半身完全压在黄少天身上,没过多久,觉得这姿势的腰扭得实在难受,干脆整个人跨坐到黄少天的腿上。

黄少天仰头看着他:“我们明天就走?我带你去那个特别好看的小岛。”

孙翔点点头。

黄少天两手环抱着孙翔的腰保护着他,可能是酒精的缘故,孙翔胆子很大,他坐在黄少天的膝盖上,稍微往后一仰就能坠下深谷,黄少天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救赎。现在黄少天的瞳孔中没有月亮了,只有孙翔。

“……”孙翔沉默,伸手摸着黄少天的腰侧。

但没有停留太久,孙翔的指尖稍微抬了一下,撩开黄少天衣服的下摆,掌心贴合着腰线摸到小腹,再慢慢向上,衣服的布料堆在手腕上,跟着他的动作越抬越高。

黄少天猜出了他想做什么,并未制止他。

这处高耸的峭壁给人一种世界边缘的错觉,孙翔背对着人间漩涡、红尘深渊,面对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干净最纯洁的眼睛,他只有膝盖是可以撑在坚实的土地上的,接触面积很小,扶着黄少天的肩膀往下坐的时候,才算有了结结实实的安全感。黄少天捏着他的腰,把他轻轻抬起来再把他重重按下去,上一秒离开他,下一秒进入他。每次失重的瞬间,孙翔都错觉自己将会彻底坠落,但那只是错觉,黄少天总是可以稳稳地拉住他,就像雨水落进手心,风钻进怀抱,时间的河流掀起波浪。孙翔的身体抱起来特别温暖,特别柔软,虽然孙翔正紧张地全身都绷紧着,但黄少天知道他从内到外从上到下,连骨头都是软的,似乎轻轻一捏就有液体渗透出来,随便自己把他摆成什么样的姿势,他都只能贪婪着顺从,快活着接受。

“你想看月亮吗?”黄少天贴着孙翔的嘴唇问。

孙翔想说话,但张开嘴只能发出不规律的喘息声。他还是很晕,海面的浪潮更高更猛烈了,眼前的画面剧烈倾斜甚至倾覆,他被碰撞,被拉扯,被束缚,被侵略,汗水从发梢滴落下去,滑过背部狰狞的恶魔的眼睛,滑过颤抖的腰窝,滑过尾椎,或被顶回自己的身体,或穿越百米的空气坠落下去,变成人间的一滴雨。

黄少天听不到孙翔的回答,自作主张把孙翔的身体翻过来,恰好有汗水沾到睫毛上,孙翔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他惊得向后猛地一缩,直接被插进了特别深的地方,短促地叫出了声。

身后传来黄少天愉快的轻笑声,温热的气息贴近了孙翔汗湿的后背,带来一些亲吻。

孙翔大口吸气,他垂下目光,直视面前的深渊,恰好黄少天顶了他一下,他整个人都被撞得向前,但迎接他的只有一片空荡,是地狱上空,是天国之下,他手忙脚乱地撑住黄少天的膝盖,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被黄少天搂着腰按了回去。这个瞬间,四五种极端情绪在孙翔的体内同时爆炸,身体被猛然填满的快意、获得救赎时的解脱、被神赦免后的满足、被黄少天紧紧抱住时的欣喜,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内部的过分绷紧,用湿软和柔韧严丝合缝地描摹出了情欲的形状。

黄少天“嘶”地轻轻吸了一口气。

月光落在他们身上,月亮静静注视着他们,每一口吸入的空气都被装满了浓油漆般的澄净光芒。孙翔低着头,他跪在世界边缘,耳边只有做爱的声音响起,有摩擦出的艰涩水声、难以忍耐的低吟,还有急躁的心跳,这次他能看见很多很多的汗水滴落下去,从自己的发梢和鼻尖,睫毛和下巴,淅淅沥沥几乎连成了细细的水线。

这次送给人间的是一场暴雨了。孙翔轻浮地想。

或许他就像一团带着酒精味道的温热的云朵,漂浮在天上,拉着爱人的手,被爱人拥抱。他再也不会回去了。

 

tbc

嘿嘿!!我猜不会被屏!!

 
 /  热度: 282评论: 25
评论(25)
热度(282)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