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60

11# 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Sleepmakeswaves

世界线1.0!没有翔翔!不打tag了!

 

60

黄少天落进黑夜,他的爱情飘在上空。那些不为人知的糟糕记忆就像被抽离出身体的黑色血液,爱情带走它们,将它们变为温暖的鲜红。黄少天无法忘记这些记忆,却也不会在意它们,他要挣脱废弃宇宙中千百年的冰冷,还要站在鲜活土地上听万物的歌。

他不再害怕这些记忆了。

它们是黄少天尚未拥有太阳、尚未拥有孙翔时的故事,是SHF00141733-0810的故事。发生在黄少天的过去和另一个世界的未来。

 

WORLD-LINE1.0

MEGA0146年,SHF回廊

黄少天艰难地睁开眼睛。

他平躺在淡红色的医疗仓液体里,半个身子没有知觉。

系统检测到了目标的苏醒,立刻自动汇报了一连串的身体状况数值,这是医疗仓常规流程的一部分。黄少天没有听下去,抬起手划了几下控制面板,程序直接跳到开舱模式,排出隔离液,打开了舱门。

他强撑着坐起来,缓了许久。

右手在穿衣服的时候还是有些麻木,黄少天面无表情,重复了几次攥拳的动作,一边适应身体,一边给自己打了两针稳定剂,两分钟后好整以暇地出现在了回廊的地下会议室门口。

屋里有几个人正在开会,黄少天扫了一圈,说:“直接放弃AID区域吧,数据我带回来了,AID没有一块地是能用的,普遍F2等级的辐射污染,1044-2157坐标范围内是F3,3711-3908是F4,还有一部分F5的我不敢进去,装置的隔离指数调到最高都不行。我看我们就别打AID的主意了,辐射太重,回廊的外层隔离再怎么完美也挡不住的,过不了多久又要重新搬家,风险又大又麻烦。”他的声音听起来轻快而健康。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他走到自己的空位置上坐下,这个动作带来了腰腹部位尖锐的疼痛,他皱了一下眉,却又很快舒展开。

他觉得自己已经痊愈了,从身体到精神都是。

 

黄少天总是十分吵闹,是整个回廊里最喜欢聊天的SHF,他拥有独特的精神属性,跟他说话会让人感到轻松与真实,仿佛是抓到了残酷现实中仅有的乐趣。只要他一出现,再怎么糟糕的气氛都能立刻变得鲜活,像黑白画里突然出现一滴明黄色的斑点。

现在黄少天看起来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眼睛明亮,声音干净,会议室立刻被他的叽叽喳喳填满了。

“哎哎哎怎么回事儿啊,你们都有水喝,就我没有啊。”黄少天不满地左右看看,“我不就出了个差吗,一回来待遇这么差了?我可是在死亡区里艰苦奋斗了半个多月哎,一回来连个水都不给准备一下的啊?”

眼看就要长篇大论,旁边方锐赶紧把自己的杯子推过来:“闭嘴吧朋友,越说越渴。我的给你,一口没喝。”

黄少天立刻表达了自己最诚挚(五十字以上)的感谢,不客气地把杯子接了过来。

喻文州解释:“主要是没想到你能这么快醒过来,你回来的时候已经被检测出重度辐射污染了,我们预计你至少要在医疗仓里躺个三天三夜的。”

黄少天笑起来,含着水模糊地说:“这就是你们的失误了,人类不是说我是注册系统里恢复速度最快复原能力最强的SHF吗,常年把我挂通缉榜榜首,简直不把周泽楷放在眼里,他们这么看得起我,我总得对得起他们给我开的价格嘛对吧?”他把水咽下去,说:“算了算了,不聊这个了,别我一出现你们就跑题啊,继续开会,其他几个区域怎么样,有能用的吗?”

 

MEGA0146年,这颗星球已经有四分之三的土地由于能源枯竭和辐射超标被定义为不适合生物生存的“死亡区”,剩余的四分之一“生存区”担负着这颗星球97%陆生生物的生存需求,包括人类。这颗经历过人口爆炸和过度开发的星球似乎已经走进岌岌可危的末日时代,星球整体重度污染,生态破坏严重,死亡区面积逐年扩大,仅存的生存区苟延残喘,科技高度发展却一步步陷入末世危机的人类想尽一切办法维持着这颗星球的最后稳定,同时保持着自身物种的最高统治力和物种延续性。

近百年来,人类为此做出过很多尝试,有的成功有的失败,SHF是诸多失败计划之一。此时距离人类研制出第一个SHF已经过去31年,距离人类出台SHF清缴政策已经过去了22年。

这风云变幻的几十年是人类历史中既可笑又讽刺的败笔,他们低估了SHF的潜在能力,也高估了自己的控制手段,不得不对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全新物种痛下杀手,SHF从合理诞生到被判死刑只经历了短短九年的时间,SHF仅仅获得了九年的相对自由。

清缴命令正式下达时,SHF已被大量生产,全世界共有几万名SHF处于正常存活状态,更有很多SHF已经彻底融入人类社会。清剿全面启动后的短短几天之内,SHF遭到大规模的残忍屠杀,只有少量的幸运者逃出生天,躲到了辐射超标的死亡区才幸免于难。

这场剿灭来得雷厉风行毫无预兆,人类给出的理由简洁明了——在与SHF相处的过程中,有使用者偶然发现SHF体内存在着超出人类预计的巨大能量,普通情况下处于沉睡状态,存在被激活的可能,一旦满足激活条件能量得以大量释放,这颗星球的生物圈平衡将会遭到最彻底的颠覆与破坏,甚至影响到人类种群的稳定与安全,为全人类带来最沉重的致命打击。为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人类决定将全部批次的SHF生物产品彻底销毁。简单概括,就是SHF或许会对人类的地位和存在产生威胁,所以人类必须在SHF拥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之前令其灭绝。

事关物种兴衰存亡,也是为了彻底纠正曾经的政策失误、安抚公民,人类在“剿杀SHF”这件事情上表现得特别积极,声称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如此严密高压的持续打击下,SHF幸存者们不得不东躲西藏。由于事发突然,大家最初的逃亡行为毫无组织毫无计划,十分散乱,缺乏领导性的内核,很容易被人类各个击破。这种无序混乱持续了大约五年时间,直到大家渐渐适应了朝不保夕的逃亡状态,情势稍稍稳定,少部分幸存者才开始了谨慎的相互试探与联系,迅速抱团组建了一个低调的逃亡者公会,也就是后来的回廊指挥部雏形。黄少天是这个公会的创始人之一。

公会成立初期没有固定据点,他们徘徊于死亡区人类废弃的城市遗迹中辗转藏身,很快将“回廊”的修建工程提上日程。他们需要基地,需要城堡,需要一个路标,需要让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落单的SHF知道它、看见它、靠近它,它必须是一个足够安全的避难所、一个极其隐蔽的指挥中心。

那时候,这个倒锥形的建筑还没有名字,还不叫“回廊”,大家很随意地称呼它为“SHF高城”,为了躲避人类追剿,这栋建筑从外墙的隐形材料技术到内核的反物质转移装置都大胆且疯狂,它难以被勘测也难以被捕捉,甚至可以移动,而并不仅仅是一个坐标固定的防御堡垒。这项工程的总负责人是喻文州,“回廊”这个名字也是他起的,代表了所有SHF的愿望——它就像一条回到过去的隧道,自由且安全,是美好重现,是梦想成真。

 

交通井的闸门向上打开,会后的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进入公共休息室。

“你这次太危险了,你的传送只要再晚一秒就真的回不来了。”

喻文州不轻不重地说了他两句,黄少天不以为意,端着盘子坐到喻文州的对面,宽广的弧形大厅里只有他们两个,金属的地板和桌角反射着凉薄的白色灯光,倒影模糊。

“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黄少天并不紧张,宽慰道,“一秒的时间对我来说足够长了,我知道我这次暴露的时间有点长,辐射有点严重,那我下次肯定不这样了好不好?哎,其实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有数……主要是这次时间太紧,再找不到合适的转移坐标就太危险了,不测完AID的最后一块地我就不死心。”

黄少天摆了摆手:“先不跟你说了,饿死我了。”

“恩。”喻文州点头。

两人安静吃饭,气氛有些沉重。

放在平常,黄少天肯定是连吃饭时都要喋喋不休的,但现在回廊陷入坐标暴露的危机,他们还没有找到最合适的解决办法,开完会更是又压抑了几分,黄少天根本没有了吵闹的心情。

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人类对SHF的追捕力度并未减弱,散落在外的SHF散户已经快被杀光了,“回廊”是目前唯一的SHF聚集处,这颗星球上几乎所有的幸存者们(也就只有1019人而已)聚集于此,如果“回廊”暴露,那也就意味着SHF的团灭。

为了确保回廊安全,他们一直不定期地“搬家”,十多年来“回廊”已经进行了几十次彻底转移,回廊内核的反物质转移技术是SHF保命的根基,它像一个巨大的任意门,可以产生“通道”并完成瞬间的能量交换,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整个回廊建筑从星球的这一端移动到星球的另一端。这种技术理论很早就被人类掌握了,甚至这个世界唯一的回廊核心原型机也是来自几百年前的人类物理实验室,只是人类开发了它却无法驾驭它,人类的肉体与意识太脆弱,无法承受转移带来的高低维度之间的撕裂与重组,但很讽刺的是,这个人类无法克服的致命“副作用”对SHF来说不足为患。

SHF正是依靠这项人类无法使用的技术跟人类玩了十多年打地鼠的游戏,每次“搬家”之前,他们必须提前找好合适的“下家”。每一次的转移坐标必须隐蔽且安全,要求很高,首先,人类生存区是万万不能去的,去了就是送死,所以他们只能在致命辐射超标的死亡区(被人类彻底抛弃的区域)里不断寻找落脚点,其次,有的地方辐射太强,就算是SHF也撑不下去,也有的地方离人类生存区太近,被发现的几率实在太大。因此制约因素很多,虽然这个星球足够宽广,但要找到一个各方面因素都适合的地方也没那么容易。

比如这次就有些麻烦。这次的“搬家”很被动,“回廊”坐标疑似暴露,他们不得不迅速抛弃当前位置。但是上一次例行转移才刚刚过去三个周,根本没有合适的新的转移地点,他们不得不紧急寻找“下家”。算上黄少天,回廊这次一共出勤八人,勘测了五片死亡区范围,结果都很令人失望。

“我应该是最后一个回来的吧……”

黄少天吃饱了,把餐具放下:“让你们等了这么久,结果也没带回什么好消息。”

喻文州闻言,轻轻笑了:“没关系,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可是这都半个多月了,人类的勘测装置一直在附近活动,只要隐形外墙稍微出点儿问题我们就完了……我还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我们现在这个坐标距离‘生存区’挺远的,按理说是不太可能出现人类侦查装置的,虽然他们确实一直在抓我们,也确实知道我们藏在死亡区里,但专门为了我们来死亡区搞侦查那也太,太太太……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兴师动众?反正我就是觉得奇怪,他们肯定不是专门为了我们而来的,应该是别的原因让他们对死亡区产生了兴趣。”

“恩。”喻文州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次应该是偶然,但换个角度想一想,人类勘测的肯定不止这块区域,很有可能大部分死亡区都放置了人类的勘测装置。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生存空间会被压缩,以后像这次这样的危险会变得更多。”

黄少天烦躁地扁了扁嘴:“就没什么情报吗?人类最近到底想搞什么啊。”

喻文州摇头:“不清楚,人类的情报太难获取了。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先尽快转移,只有确保安全了才能继续讨论其他的事情。”

“可是怎么尽快转移?”黄少天睁大眼睛,“我们没有合适的坐标啊?”

“不求最合适的了。明天就走,SID1172-LAIV497。”

“可是……”黄少天挠挠脸。

喻文州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了一下说:“我知道这个位置不好,这次没打算停留太长时间,主要是来不及了,先转移再说,把它当成临时停靠点,可以多争取大约一周的时间。”

“只有一周。”黄少天皱了一下眉,又很快舒展开。

他抬起眼睛,瞳孔里闪烁着明红色的锋利刀光。

“让我去吧。”黄少天说,“我去EID找新位置,一周足够了。”

 

tbc

 
 /  热度: 241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24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