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61

11# 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Sleepmakeswaves

 

61

如果让黄少天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他知道发生过的事情永远有意义,它们共同组成了真正的永恒的“我”。

 

EID0533-TAN7001,死亡区

“你们说人类为什么要把我们制造出来啊。”

黄少天按照张新杰的吩咐,打掉一支营养剂和一支稳定剂,把一次性注射器碾成粉末,这种脆质材料被破坏后难以复原,不容易暴露行踪。

“龙。”周泽楷回答他。

“我不是指这个,这个我们都知道,可是你看我长得像龙吗,你看你自己长得像龙吗,我们只是‘类人’而已,跟龙有半点关系吗?我是想知道更深一层的原因。”黄少天歪着头摊手,“而且‘龙’是他们研究初期的定位,现在人类都不这么说了,比起‘龙’他们更需要的应该是‘执行者’吧,不对,也不能这么说,他们需要的可能是‘配得上人类但必须低于人类’的存在。人类是几百年前那次瘟疫之后突然变得这么奇怪的吧?依我看,他们只是不想放弃对这颗星球的控制,为什么SHF对辐射的耐受度要比人类高很多?说不定我们本来就是要被人类发配到‘死亡区’开荒的,就像……呃。”激情演说到一半,黄少天突然停住,低下头不吭声了。

张新杰帮他补完:“奴隶?”

黄少天连连摆手:“这个词太不好了,一想到就难受。”

“我认为有这个可能。”张新杰平静地说,“不过‘龙’也不只是借口和噱头,我们都知道SHF的身体是可以设置‘进化’的,现在我们都处于‘进化’后的阶段。就暂定现在是第二阶段吧,在这之上,据说还有三个更高级的阶段是尚未被开发出来的。”

黄少天先是愣了愣,然后不可置信地笑起来:“真的假的……你这意思是,我们更高级的阶段跟龙有关系?”

张新杰点头:“这是我们最近的研究方向。”

黄少天立刻亢奋起来:“那你们还研究出什么别的东西了吗?透露一下嘛,虽然我们不是同一个部门的,但是偷跑一点边角料应该没关系吧,比如,呃,那个,文州之前跟我说过,他说人类之所以会下定决心清缴我们,也是跟SHF的身体进化有关系,说当时有SHF偶然完成了另一种觉醒?是不是就是你说的更高级的阶段?跟龙有直接关系吗?”

“……”张新杰怀疑地看着黄少天,表情好像在说“喻文州怎么连这种事情都告诉你了”。

一看张新杰的样子,黄少天立刻知道事情八九不离十,赶紧凑近了追问:“有这么厉害吗?能让人类怕到这种程度?怕到不留余地直接消灭一个他们亲手造出来的物种?那如果我们有机会觉醒,是不是就不需要这么害怕他们了?这应该是我们挣扎到现在最大的希望了吧?那你们部门最近一直研究的是不是就是‘觉醒’所需的条件啊,那现在你们的进展……唔!”

黄少天被周泽楷一把捂住了嘴,他立刻反应过来,屏住了呼吸。

气氛突然紧张起来,周泽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用眼神示意黄少天和张新杰做好撤离准备。

 

现在他们正身处EID区域的核心位置,外勤任务执行到一半。

保险起见,这次的任务三人一组,任务内容是一周之内寻找到适合转移的新坐标。EID区是他们这次的主要勘测区域,辐射等级较低,任务目前进展得比较顺利,已经确定的条件顶级的转移地点有六个,还有几个绝佳的备选位置,他们现在的短暂停留是任务的中场休息,只要再确认完最后一片待确认的坐标就可以撤退了。总体来说,此次任务进行到现在无惊无险。

因为对EID区域了解不足,EID一直被回廊判定为“高等危险区域”,这也是这次任务三人一组配置的主要原因。最危险的永远是“未知”,出发前,他们能确定的信息只有一条——EID三分之二的区域是“死亡区”。至于具体的坐标和范围他们一概不知,全凭进场后的临场判断,周泽楷是所有SHF里五感最敏锐的,这次任务的具体路线多半都要由他校正和确认,可以最大几率地绕开其他生物的气息。通常情况下,任务过程中,周泽楷说OK那就OK,周泽楷说不行那肯定不行。

现在周泽楷说“闭嘴”,黄少天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他们正缩在一条暴露了大量放射性物质的旧金属坑道里,已经做好了撤离准备,只等周泽楷命令。黄少天把呼吸频率压到最低,目光从周泽楷的侧脸移到张新杰的发梢,又移到脚边那一小片被自己碾碎的注射器的粉末上。

就在黄少天抬眼的瞬间,周泽楷做了个无理由撤退的手势,与此同时,坑道的左侧传来了两声短促的闷响。

黄少天立刻辨认了出来,这是气爆弹的声音,人类武器。

他们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黄少天是三人里速度最快的,脑速与身体速度都十分顶尖,在这短短的片刻之中,他心思一转,指尖立刻从腰间传送装置按键上移开。他强行中止了自己的装置程序,一个侧翻冲到辐射坑入口,示意周泽楷和张新杰先行撤离。

 

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黄少天没有想太多,危急的情势也不允许他想太多。

他们每次出外勤都要配置紧急传送的装置,装置的核心与回廊核心相连,可以在最短时间里将他们传送至回廊核心的交通井里。但这并不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转移手段,不然他们早就可以在人类面前肆无忌惮了,这个装置的技术缺点很明显:传送成功后的短暂时间内,传送地点可以检测到能量交换的量子痕迹,这很可能造成回廊坐标的暴露。

黄少天立刻想到了这一点,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最合适的判断——对方知道我们的大体位置,如果我们一起撤退,人类肯定可以追溯到交换的能量痕迹,进而追查到回廊坐标,所以我们必须分开行动,我的速度比较快,独自脱逃的几率比较大,你们先带着任务数据安全离开,由我来拖延时间转移人类的注意力,等你们的装置副作用消失、回廊安全之后,我再找其他机会回去。

黄少天的做法合情合理,周泽楷和张新杰没有耽误时间,移动装置启动后,他们的身影立刻消失在黄少天面前,只留下了一缕因为气压变化而翻滚流动的气流。

黄少天沉下目光,心里开始倒数。

他需要拖延两分钟时间,两分钟后能量交换的痕迹将会彻底消失。这可能是黄少天生命中最长的两分钟,也可能是黄少天生命中最后的两分钟,他当然知道这短短的两分钟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到底有多难,其实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猜到了结局——自己回不去了。

在这条糟糕的世界线和时间线上,SHF和人类之间的实力差距如天上地下,至今为止,与人类正面对抗的所有SHF无一幸存,几十年来,他们虽然掌握了很多关于人类的资料和情报,但还远远不够与人类抗衡,当真实面对“造物主”时他们仍然脆弱得如同蝼蚁,只能躲藏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得过且过苟且偷生。如果真的与人类发生正面冲突,SHF尚且毫无胜算,这是黄少天做出当下选择的主要原因,对于人类来说,杀死一个SHF和杀死三个SHF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但回廊却不能同时损失黄少天周泽楷张新杰三个主要成员,所以此时不管让谁来做抉择答案都不会改变,黄少天只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损失最小的最合理的判断。

最坏的结局不就是死吗,还能怎么样。黄少天这样安抚自己,他并未想过会有很多事情比死亡还要艰难。

与此同时,成功传送至回廊交通井的瞬间,张新杰接通了内部通讯:“行动被迫中止,回廊安全。SHF00141733-0810牺牲几率大于99.99%,准备救援。”

 

离开坑道之前,黄少天不忘把自己的传送装置捏成粉末。

他撑过了狂轰滥炸的两分钟,人类没有使用大范围毁灭性武器直接轰平这片区域,他捡回了半条命,但受了伤,被迫转移时甚至留下了一地的血液。他没指望从人类手里逃走,人类要想锁定他或者杀了他实在太容易了,他现在很像一个已经被关进高压诱捕电网的小动物,知道逃不掉了也要使劲挣扎几下。性格使然,即使死亡已经贴到鼻尖,他也要试图从一毫米的距离里找出0.01%的生还机会。

黄少天凭借这一丁点儿不明不白不想死的信念撑到最后,他也不是没怀疑过,人类无疑已经确定了他的存在和位置,并拥有无数种直接杀死他的方法,但人类偏偏没有这么做。黄少天不懂人类的目的,只知道自己正踩在一个明晃晃的圈套里,他清楚自己正一步一步走进深渊,却又别无他选。

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在密集的粒子束攻击的逼迫下,他不得不退到周边的人类城市遗迹里,这里是人类早已准备好的巨大陷阱,建筑紧凑,道路狭窄,保留着人口爆炸时期最常见的城市形态。黄少天一路躲藏,艰难地穿过断壁残垣和细小街巷,最终被逼进房屋挤压出的细小夹缝中动弹不得。这条夹缝特别狭窄,抬头只能看到细细的一条铅灰色天空,那是黄少天并不喜欢却永远挣脱不开的坚固囚笼,他被困在了这个世界的天穹之下,似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夹缝每一个角落都是光明正大属于人类的,他没有资格拥有自己的藏身之地,没有资格拥有生命,更没有资格决定自己生于何方死于何处,就连现在这个狭小的缝隙都是为了围困他而存在的,他觉得可笑,天地万里都可以生机勃勃,只有他脚下的所在之处是幽深坟墓。

黄少天自嘲地笑了一声,他干脆放松下来,摸了摸疼痛的腰侧,摸到一手的猩红。他身上多处受伤,早就没什么力气跟人类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了,可能这也是人类计算好的,就是要把他遛到气力耗尽,这样才会放弃挣扎,这样才会听话。

他很平静,真到了这一刻,他反倒一点都不害怕也不担心了,他独自站在人类安排好的坐标上,站在人类精心布置的陷阱里。

在等待审判的荒唐与绝望中,他第一次闻到了烟的味道,而那时他还不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没有准备,突然说不出话、无法移动身体,只能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坚硬墙壁。在这股缥缈的香气中,他似乎嗅到了死亡,嗅到了疯狂和颓靡、堕落和沦丧。它让黄少天瞬间感受到了灵魂脱出肉体的恍惚,他变得混乱,脑中原本条理清晰的一切全部纠结了起来,如同柔顺的线条相互缠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扭曲的黑线团,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攥住,开始了疯狂地、剧烈地跳动,连带着全身的血液也快速流淌,后背的一整片皮肤都传来了类似灼烧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香,很甜,又有一点点苦涩的味道。让人身不由己、放弃自由,像一场美丽梦境的入口,清新、柔软、无法抗拒,是从内到外的坚固牢笼。

黄少天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无济于事,他无法拿回身体的控制权,他的身体对此表示兴奋,可他的大脑对此感到恐惧。兴奋与恐惧是永远的一体两面,这对黄少天来说代表着“未知”,代表着甜蜜的绝望,或是欢愉的死亡。他开始憎恨自己敏锐的五感和失控的身体,他根本不能把注意力从这样诱人的、愉悦的气息上移开,这种致命的“被吸引”似乎是一种本能,是他以前从未听过也从未试过的SHF最致命的本能。

黄少天愣怔地向后退了半步,墙壁阻碍了他。

他开始发抖。

 

人类所有与“正道”有关的胜利总是赢得又漂亮又光明,他们让自己的猎物在这场毫无胜算的诱捕中失去了尊严,失去了自我,失去了高于死亡的一切。

黄少天愣怔的、茫然的脸出现在高清的识别瞄准镜里,无形射线穿透了数道砖墙,精准地锁定了黄少天的位置,准星的黑点叠在黄少天明红色的右眼瞳孔上,同时完成自动校准,迅速进入了射击的准备就绪状态。

屏幕右上角蹦出了黄少天的相关信息,生产编号、悬赏金额、注册于人类社会的曾用名——

SHF00141733-0810/46,000,000,000MG/黄少天

麻醉气弹破空而出的同时,黄少天似有所感,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破败墙壁。这样的视线显示在瞄准屏幕中就像是直视着镜头一般。

下一刻,银针一样细小的子弹穿过砖石、穿过气流、穿过欲望的迷雾、穿过圈套的假相,如同一次神明对弱者的审判。

它悄无声息,瞬间贯穿了黄少天的右眼。

 

tbc


 
 /  热度: 186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18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