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02(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写这篇真的可以调节心情……逗自己开心用的……qwq

 

02

虽然孙翔这话说的一点儿毛病都没有,但现在事情的重点并不是这个啊!

黄少天努力控制情绪,平静地说:“对,没有人规定omega发情就必须吃抑制剂,你吃不吃是你的自由,只取决于你的爱好和习惯,但必须是在你能确保你自己安全的前提下……算了,你先上车。”

黄少天迅速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如果继续把孙翔直接晾在外面,照这个信息素浓度的提升速度,用不了一分钟,方圆五十米的alpha肯定都能感受到,那样真的太危险了。

黄少天胳膊一撑,退回到驾驶位置,然后帮孙翔开了副驾驶的门锁。

不过孙翔还是没动弹,他弯着腰,维持着趴在窗框上的姿势,先是垂下视线看了看毫无装饰干干净净的副驾驶座椅,又抬眼疑惑地看了看黄少天没什么表情的侧脸。

孙翔谨慎地问:“你这意思是,你要帮我解决问题咯?”

“我……”黄少天卡了一下,转移话题,“你先上来,前面车要开走了,堵在这儿影响交通。”

“……”孙翔没再多问,终于拉开车门坐进来了。

关门时门锁自动扣合,发出了很细微机械声,黄少天松了口气,又立刻另一种意义地紧张了起来——车门一关,omega的信息素真的太太太浓郁了,彻底超出了黄少天的预计。黄少天没说话,也没看孙翔,先踩着油门跟上车流的移动,直到再次彻底堵死,这才放松身体陷进柔软的椅背里。

黄少天还是没把视线分给孙翔,他看着前面那辆车的刹车灯,右手的手腕搭在方向盘上,很平静地继续自己的话题。

“如果你不是在人流量这么大的街道上,而是在足够安全的家里,你当然可以不吃抑制剂,我也肯定不会管你啊,毕竟那是你的私人地盘嘛,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终于瞥了孙翔一眼,“可惜这里不是啊,这里人太多了,你不知道你的信息素已经超标了吗?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如果我不叫住你,你是不是还要跟那个陌生的alpha继续打架啊?”

“……”孙翔没吭声,用很防备的目光打量着黄少天。

虽然孙翔的语气表情态度都很无畏,但只要仔细观察一下,就能看出他还是挺紧张的,毕竟正坐在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的车里,自己还正在发情。就算孙翔的性格是天不怕地不怕那种的,那也只针对同龄人,在年龄差距面前,小朋友们总是会本能地谨慎,孙翔看得出来黄少天比自己大很多,从黄少天的反应、黄少天的行为、黄少天的车和衣着,他猜测自己跟黄少天有着大概十年的年龄差,这已经是不小的差距了,三条代沟呢。

而且黄少天这个语气,其实真的很像老师问话,虽然听着挺明媚,但内里是冰冷的。想到这里,孙翔立刻又有点逆反:你凭什么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啊,你是我什么人啊?有什么资格啊?一上来就要教育我?

孙翔不耐烦地偏开视线,他没扣安全带,身体微微朝门口倾斜着,手一直攥着书包的带子。

然后用很随意的语气说:“对啊,我还没打够呢。”

黄少天眼前一黑,想直接趴在方向盘上装死。

我操,这到底是谁家跑出来的英勇无畏的omega啊!为什么自己疲惫的下班路上必须要一边闻着omega信息素一边讲omega基础防身教学啊!今天的日行一善怎么就这么难!?黄少天长吸一口气,试图平复心情,吸完了立刻后悔,到底是谁给自己的勇气在这种omega信息素浓度爆表的危险状况下深呼吸!?

黄少天又不看孙翔了,不敢看。

他目视前方,一字一顿地说:“小朋友,咱能不能先控制一下。”

“控制什么?”孙翔杠不啦叽地反问。

当然是你肆无忌惮的信息素啊!黄少天差点这么喊出来,但又立刻逼自己清醒,啊,对方只是个刚分化的第一次发情的omega,不要对他发脾气,他什么都不懂,而且omega控制信息素本来就难,没几个omega能做到,不能因为自己被撩了就反过来要求人家这样做,算了算了,这种浓度而已,也不算太夸张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当了这么多年大A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可怜黄少天千言万语只能全憋在心里,对于黄少天来说,这真的是个超凡的奇妙体验。

总而言之,车内又尴尬地沉默了。

孙翔不太明白黄少天,正如黄少天也不太明白孙翔,两人都觉得对方说出的话莫名其妙。

这么安静了老半天,孙翔猛地想起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轻咳了一下,装作很不在意地问:“那个,你应该是alpha吧?”

“恩。”黄少天简单回答。

然后黄少天用余光模糊地看到——在得到自己肯定的答案之后,孙翔明显松懈了一下,连带着信息素的质感都变了,眼睛都明亮了起来。

“……”黄少天真的真的不明白现在小孩子的脑回路了。

为什么听到我是个alpha之后,你一个发情的omega会突然放松啊!?你不害怕的吗?你不担心的吗?你这样真的很奇怪哎!你……你……你……新一轮的内心咆哮进行到一半,黄少天得到了来自孙翔同学的标准答案。

孙翔用明显轻盈的语气继续说:“我不太想找beta,据说跟alpha做爱会更爽一点儿。”

哦,这方面你倒是懂得挺多的嘛。

黄少天彻底服了。

 

然后两个人一边探讨omega发情时的101种紧急解决办法,一边跟着车流磨磨蹭蹭地离开了学校门口。

一离开校门重灾区,立刻不堵车了,黄少天车开得飞快,他想把孙翔送回家,但是孙翔就是不告诉他地址,他只能开启脑内小地图,搜索附近的卫生服务中心,想着赶紧把孙翔扔到白衣天使的怀抱里去。

当然,没告诉孙翔,不然孙翔肯定不乐意。特殊情况,就独裁一次吧。

都这种时候了,黄少天已经不在乎孙翔是怎么想的了,他根本没脑子思考这些事情,嘴上要应付孙翔天马行空的话题,脑子里要想着路线图,还要分一部分精力开车,更要分出一大部分理智用来对抗omega的信息素……黄少天真的已经很忙很忙了。

精神紧张地走到半路,孙翔突然直起身子,猛地趴到玻璃上。

孙翔:“停车!”

黄少天以为他身体不适,赶紧靠边停下:“怎么了怎么了?”

没等搞明白,孙翔已经拉开车门窜出去了,车里那股浓郁的信息素就像一群只绕着孙翔转圈的萤火虫,孙翔一下车,大量的信息素们也跟着飘下了车。

黄少天傻眼,眼睁睁地看着孙翔蹦蹦跳跳地冲上步行道,还回身对自己勾了勾手。

“操。”黄少天骂了一声,只能也跟着开门下车。

一下车才他妈看清楚,原来吸引孙翔并让孙翔提出停车要求的是一家高档商务酒店。

孙翔本来就离黄少天有一定距离,进酒店的时候还跑得飞快,追都追不回来的那种。黄少天没忍住冷笑了一声,干脆也就不追了。老实说,从校门口到酒店门口,这一路上的种种事情叠加起来,发展到现在,黄少天已经有点儿生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反正就是不太想管孙翔了,本来两人之间就没什么关系,他没有义务非要对孙翔的安全负责。

黄少天沉默着走进酒店大门,不紧不慢的。

他老远就看到孙翔趴在柜台上,他并未靠近,跟孙翔隔了大概十几米的距离,就这么远远看着。孙翔一个人把房开好,房卡刚到手,立刻转身找人,急吼吼的。

孙翔茫然的目光先在大厅里扫了两圈,这个过程十分短暂,因为他很快就锁定了黄少天,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黄少天心软了一下。

好吧,黄少天必须承认,孙翔这个突然明亮的眼神真的真的真的很有杀伤力。

在被打败的这短短几秒里,黄少天被孙翔扯着胳膊拽进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他们,孙翔很放肆地放松了身体,毫不在意形象。可能是刚刚跑得太急了,孙翔有点儿喘,但依旧要抱怨:“你也太慢了,我直接用我一个人的证件开的房。”

黄少天懒得接话。

到了楼层之后,孙翔立刻拉着黄少天窜了出去,嘴里小声催促:“快点!我他妈的难受!”

 

一进屋,灯都没开,孙翔抢先脱了衣服去洗澡,徒留黄少天倚着门板思考人生。这段时间仿佛被提速了,也有可能确实就是很短暂,反正黄少天感觉自己只是眨了个眼睛,孙翔就已经披着浴巾带着水汽从浴室里冲出来了。

“该你了。”孙翔瞅瞅他。

行行行,黄少天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你先把头发吹干。”

黄少天腰上微微用力,后背终于离开了那扇门,他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的推拉门,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解衬衫的扣子,解完最后一颗,再去解袖口的扣子。

“……”孙翔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黄少天的背影。

孙翔本来正在擦头发的,现在动作彻底停住了,两只手还压在半潮湿的毛巾上。

“怎么了?”黄少天听不到动静,回头看了一下,目光有些疑惑。

因为黄少天侧身的缘故,孙翔的目光从黄少天的后背移到了黄少天的胸口,黄少天的衬衫前襟从上开到下,身体遮了一大半露了一小条,孙翔完全没回过神儿,继续盯着露出来的那一小条发愣。黄少天并不在意,他的注意力没放在孙翔身上,还在奋斗最后一颗袖扣,全解开之后,黄少天直接把衬衫脱掉,也挂进了衣柜里。

猛地看到黄少天全裸的上半身,孙翔呼吸一滞,表情有些慌张。

不过这次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孙翔赶紧低下头,一声不吭,继续擦头发。

 

这本来就是个走过场的洗澡,用不上两分钟的。

但黄少天本意也并非洗澡,他更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先撑着洗手台照了十分钟镜子,然后转移阵地,又去淋浴间里站了十分钟。浴室里也弥漫着孙翔的信息素味道,比外面还浓郁,似乎所有的水里都饱和了孙翔的味道,潮湿温暖,严丝合缝地贴着身体,有的滑过嘴唇时会往唇缝里钻,有的会从肩膀滑到胸口,再滑到腰腹以下。

这种场合,这种地点,这次真的是黄少天洗得最磨蹭的一次澡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出去还是不想出去,已经纠结二十分钟了也没个结果。

要不是孙翔敲门,他肯定还能再纠结个半小时的。

孙翔那都不算是敲门了,是砸门,声音也很暴躁:“你好了没啊!?”

黄少天没回答,把水关上,浴巾往腰上一围就去开门了。

孙翔压根没料到黄少天能开门开得如此迅速,毕竟黄少天干什么都很慢嘛,根据短时间内的有限了解,孙翔已经默认了黄少天是个慢性子。所以门突然一开,孙翔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不耐烦的暴躁和惊吓的茫然混在一起,他根本来不及调整表情,同时又看到了黄少天湿漉漉的样子,脑中一片空白,真的懵了,刚刚砸门的那股气势顿时缩进了地心。

“……你真的很慢……”孙翔皱着眉,小声抱怨。

然后果断转身,跑到床上钻回被子里,但目光依旧远远地锁定黄少天。

黄少天从柜子里抽出一条新毛巾,开始擦头发。

灯还是没开,外面天色已经很黑了,所以屋内也十分昏暗,并且安静。孙翔一直盯着黄少天,看他擦完头发之后又开始擦身上的水,动作慢条斯理,好像一点儿都不着急。对啊,黄少天一点儿都不着急,自始至终。

孙翔看着看着,突然一下,涌上一股莫名的委屈。

就算孙翔再迟钝,综合黄少天种种行为,此时也终于看出来黄少天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了。这个认知一出来,孙翔立刻丧失了思考能力,大脑彻底混乱,他又愤怒又无奈,觉得黄少天是在耍自己。孙翔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忍耐值的读条特别特别短,火儿一上来根本不需要缓冲,立刻就能爆炸,这次真的已经是孙翔忍耐的极限了。

他瞪着黄少天的背影,干巴巴地说:“你不想跟我上床吗。”

嗬,竟然这么问。黄少天有些惊喜,虽然这个问题来得也有点儿太晚了,但既然问出来了,那就证明孙翔的脑回路还是有正常的地方的嘛。黄少天回过头,赞扬地看了孙翔一眼。

孙翔被他这个轻佻的眼神搞得直接发飙,猛一锤床,坐了起来。

说话也特别有气势:“我告诉你!你他妈的要是……!”

刚大声骂了个开头,又突然顿住,整个人都傻了。

不、不会吧……

孙翔慢慢睁大眼睛,一个特别合理的可能性迅速成型。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脸色变了又变,先是恍然大悟,然后又有点失望和沮丧,好像十分后悔,同时又十分窘迫,复杂的视线里装着很明显的动摇和退缩。

半晌,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小声说:

“操……我之前忘问了……你,你是不是已经有omega了啊……”

 

tbc

少天:没有。但是你这个思考回路真的很奇怪!!


写异类写到一半,啊不行不行太阴森了!!我先去推个另一条线!!(逃命)

标签:黄翔
 
 /  热度: 430评论: 26
评论(26)
热度(43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