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03(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03

嘶……这个问题,黄少天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倒不是说真的问到了重点,说实话,黄少天都不知道孙翔的脑子到底是怎么转弯转到这个问题上的;而且,也不是说这个问题有多难回答,毕竟也就“有”或者“没有”这么两种答案,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但此时黄少天真的想了很多,想着要不要跟孙翔玩玩战术?毕竟看孙翔这一脸悔恨的样子,再结合孙翔这种又傲慢又不退让的性格,如果自己回答“是,我已经有omega了”,那黄少天可以肯定,孙翔绝对不会再缠着自己上床了。这么想来,只要撒个谎,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也是个挺不错的解决方法嘛。

为此,黄少天犹豫了两秒钟。

就是这沉默的两秒让孙翔产生了误解,孙翔以为黄少天的沉默代表着默认。

顿时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我操,你这个人,你他妈怎么这么没有原则啊!”

“?”黄少天的思路被打断了,一脸莫名其妙。

孙翔咆哮:“你他妈都有omega了!干嘛还让我上你的车啊!”

呃……对,问题就在这。黄少天也在思考这个事情。虽然撒个谎很容易,但这个谎言并不能解释自己的行为,如果自己真的有omega,那肯定不会让孙翔这么得寸进尺的,现在都进到宾馆床上了,自己再跟孙翔说自己其实有omega,这逻辑怎么想都不太对劲儿啊。就算是撒谎,就算是给自己编人设,就算都是假的,黄少天也还是挺要面子的,真的不想给自己扣个渣A的帽子。

哎,大晚上的,自己为什么要跟一个高中生omega斗智斗勇啊,还嫌白天的班没上够、脑子不够透支吗……唉,算了算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仰着头揉了揉脖子,无奈地说:“没有啊……我没有omega,单身大A,你可以放心了,这个夜晚虽然是奇怪了一点儿,但是你这种行为是不会破坏掉一个家庭的,嗯哼。”

靠……孙翔埋怨地瞪了黄少天一眼。

虽然稍稍松了口气,但孙翔还是有点怀疑,万一黄少天在撒谎呢?毕竟黄少天这身材、这长相、这条件,至今单身?不至于吧,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苛刻了。孙翔这么高的眼光,都觉得黄少天没什么地方可挑剔的。是的,孙翔眼光很高,毛病很多,要不是觉得黄少天挺好的、自己还挺喜欢的,他肯定不会上黄少天的车。孙翔很清楚自己这个毛病,知道自己审美很高端,所以就更加无法解释黄少天的“单身”了,真的没道理啊?

孙翔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脑子又搭错了筋——难道,难道黄少天不喜欢omega?我靠,好像真的有可能,他对我的信息素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样子,说不定就是不喜欢omega的味道呢?或许黄少天只喜欢beta、只喜欢alpha啊!靠,这都什么事儿啊,我他妈就是想找个合适的A过一下发情期啊,怎么遇到的一个两个的毛病都这么多啊!

孙翔立刻沮丧了,虽然感觉已经八九不离十,但还是硬着头皮求证了一下:“那个,你是不是不喜欢omega啊。”

我的妈……这又是什么新的脑回路。

黄少天满头问号,可他真的懒得思考了,服从安排就完了。

黄少天无辜地说:“没有啊,喜欢啊。”

我操!那你对我到底什么意思啊!磨磨唧唧的烦死了!

孙翔恶狠狠瞪着黄少天,黄少天的头发已经半干了,身上的水也已经擦干了,现在正面对着孙翔,后腰靠在桌沿上,胳膊也撑着桌沿,这个姿势看起来懒洋洋的,从肩膀到锁骨有一条昏暗的凹陷。屋里太暗了,黄少天老老实实被孙翔瞪一会儿,说实话,没有光线的房间真的气氛怪怪的,黄少天回头找到桌边的那一排开关,随便摁了一个,床顶灯亮了起来。

孙翔一愣,突然沐浴在了一团黄澄澄的柔和光线里。

黄少天也一愣,顿时十分后悔,这灯开的,他妈的还不如不开,现在气氛更暧昧了!

那团光只能辐射到小半张床,正好把孙翔罩住,像是专门给孙翔打的一束追光。

孙翔被这种暖洋洋的金色包裹着,傻了半天,一下子就狠不起来了,刚刚还凶神恶煞的目光变得又委屈又茫然。他是真的觉得黄少天在耍自己。怎么能有这么烦人的alpha啊,我的要求真的很简单啊,很容易满足啊,你就不能干净利索一点吗?说自己没有omega,又说自己喜欢omega,那你还磨蹭什么啊?你的态度真的很奇怪啊,你这意思是,你不喜欢我咯!?

孙翔真是太憋屈了,还特别生气,眼眶都红了。

见孙翔这样,黄少天立刻紧张了起来。

并且这种紧张迅速变质,很快就被氧化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怜爱。

黄少天又他妈的心软了。

是啊……孙翔只是个高中生,只是第一次发情,就算性格再怎么厉害,表现得再怎么暴烈,也依旧只是个穿着校服的年轻人而已。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必须容忍他,自己用平等的目光看待他是没有错的,但方式的确不太合适。

黄少天看得出来,孙翔已经忍到极限了,无法继续承受这样慢条斯理地谈话。现在黄少天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两人平等的前提下帮孙翔一次,并且不能让孙翔觉得这样的帮助是理所当然的。

“唉……”黄少天妥协地叹气,“好吧,你直接告诉我吧,你打算让我怎么做呀?”


孙翔说:“你过来。”

黄少天胳膊一撑,走到床侧边,低头看着孙翔。

孙翔抬起眼睛,有一些暖光照进他的眼底,再加上角度问题,孙翔这个样子看起来真的有点儿可怜兮兮的,成功骗过了黄少天。下一秒,“可怜兮兮”的孙翔一把抓住黄少天的胳膊,使劲一拽,把黄少天拽得弯下腰去,连忙用手撑了一下床铺才稳住身体。

黄少天抬头,发现孙翔的脸离自己只有十公分。

孙翔的胳膊已经搭上了黄少天的脖子,黄少天赶紧退了退,把两人的距离拉到二十公分。

黄少天说:“孙翔,我可以帮你,但是要先说明白,你只是想找一个alpha对吧,随便什么alpha都可以,不用非要是我,是这样的吧。”

孙翔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他的胳膊还圈在黄少天的脖子上,微微用力试图把黄少天拉回来。

但黄少天撑着不动,继续说:“但是你最好知道,我并不是很想跟你上床,这件事只是你单方面的需求,并不是双方的你情我愿,我没有义务帮你。”

孙翔炸了:“那你到底想怎样啊!这难道不是双方都爽的事儿吗!?”

“当然不是了,我本来只是想下班回家看个电影叫个外卖懒洋洋地睡个好觉的,结果被你搞得非要在宾馆里打一炮才能回家,我很无奈的好吗?而且你第一次发情期吧,你以前跟别人上过床吗?没有吧?这样的其实很麻烦诶,毕竟你是第一次,我总要照顾你吧,所以也不敢玩太多花样,对吧?你也没什么技术可言,不管怎么想,累的人都是我。可是我跟你又不熟啊,陌生人而已,我又不是什么专门救助发情omega的大慈善家,没义务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夜晚对你大发善心吧。”

“……”孙翔听懵了。

总觉得黄少天说的不太对,反正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可是又怎么都转不过弯儿来。最主要的是,黄少天此时的气势太强了,压得孙翔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黄少天又说:“我并不认为这样搞到一个omega是一件很占便宜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为什么你默认我会因为这件事情爽到?”

孙翔不说话了。

黄少天眯起眼睛:“我觉得是你在占我的便宜。”

孙翔着急了,口不择言:“那我给你钱好不好啦!”

“……”这真把黄少天说愣了。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气得笑出了声。

好吧,看来孙翔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按照孙翔的性格,肯定是把自身放在主导地位的,因为跟alpha做爱比较爽,所以就要找一个alpha,至于那个alpha愿不愿意、喜不喜欢,这都不重要,或者说,孙翔压根没想过“alpha不愿意、不喜欢”的这种可能性,这根本就不在孙翔的考虑范围之内,在孙翔的认知里,一定是自身摆在首位,其他所有人都要无条件服从的。其实黄少天可以理解,毕竟还是高中生嘛,年轻人桀骜张扬,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的。

但黄少天还是要把话说明白:“你别担心,我会帮你的。不过先很明确地告诉你啊,就这一次了,我就当日行一善有始有终,绝对没下次,我这个人特别计较轻重得失的,不喜欢被陌生人占便宜。”

该说的都说完了,黄少天终于放松了对抗的力道。

孙翔胳膊上的劲儿一直没收,一下子把人勾到了自己面前,吓了一跳。

孙翔窘迫地眨了眨眼睛,努力把慌乱的情绪憋了回去,换上最常用的恶劣表情。

“你事儿这么多,我本来也没想跟你有下次。”他直白地亲了亲黄少天的唇角,小声抱怨,“你要是再磨蹭下去,我他妈都要怀疑你性功能障碍了。”

黄少天无言以对,当了这么多年alpha,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质疑这方面的能力。他把孙翔按平,咬着孙翔的嘴唇,慢慢接吻。

孙翔腿一抬,把被子踢起来,两手拽着被子的边缘把黄少天也罩在了下面,这样一来两人就身体相贴了。孙翔的温度高得可怕,一碰到黄少天,立刻整个人都缠了上去。

黄少天轻笑一声,捏了捏孙翔的腰。

“其实,不想用抑制剂的这种行为真的挺可爱的,发情期这种事,还是自己快乐最重要嘛。”黄少天伸长胳膊,去拿床头柜上的酒店安全套。

型号还挺多,黄少天挑了个合适的,用牙齿撕开包装,抽出一片咬着,然后腾出手把孙翔的两条腿分开。这时候黄少天才慢慢放出了一点alpha的信息素,他怕浓度太高了孙翔一下子受不了,所以刻意控制着,但就这么一点点,已经让孙翔忍不住哼哼了起来。

黄少天想笑。所以嘛,老司机跟没经验的omega做爱真的不太容易尽兴,不过此时黄少天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既然说了帮忙,那肯定要认真帮到底的。

“乖乖乖,腿再分开一点,”黄少天叼着安全套,模糊地说,“你别紧张,我会让你很开心的。”

 

tbc

下一章大概会跑外链吧!!

标签:黄翔
 
 /  热度: 428评论: 35
评论(35)
热度(42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