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05(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05

黑暗中,孙翔看不到黄少天的脸,只能听到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孙翔自动把这个笑声理解为对自己的嘲讽,立刻十分生气,他猛推了黄少天一下,又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声音听起来又窘迫又急躁。

“笑个屁啊!我没开玩笑!”

那就更好笑了好吗!?黄少天忍无可忍,终于爆笑起来,本来已经有了点儿睡意,这下彻底清醒了。

黄少天笑里抽空说:“你是被我操傻了吗?真当自己是出来嫖的啊?可惜我安分守己只卖艺不卖身,给多少钱都没用,能不能上到全看缘分的。”

“……”不知为啥,一听这话,孙翔更生气了,直接气懵。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啊!?他一时也想不明白黄少天这一连串的表现和语言里到底装了多少层意思,反正都不是什么好意思就对了,当即怒火攻心,觉得说什么都差点儿力道,根本表达不出此刻的愤怒!孙翔沉默一秒,摸着黑,毫不犹豫地咬了黄少天一口,也不知道具体咬到了哪里,只知道咬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我操!”

黄少天使劲把手抽回来,摸着小臂上崭新的牙印直吸气,终于不笑了,完全没懂孙翔这又是发的什么疯。

孙翔一通咆哮:“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不是你说的吗!说我占你便宜!反正你肯定没玩儿开心对吧!那我总要补偿你一下咯?我他妈也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尾音都在发抖,看来气得不轻。

哦——

听完孙翔这段话,黄少天挑了挑眉,好像明白了点儿什么。

他伸手把灯打开,制造出适合谈话的环境和氛围,孙翔被突如其来的明亮搞得措手不及,赶紧捂住眼睛,眉心使劲揪起来。

孙翔:“你干嘛啊!”

黄少天没出声。

孙翔理直气壮的,怎么看怎么好笑。其实此时的黄少天完全有理由生气的。

毕竟这一晚上的一切都很超纲,这当然不是黄少天的问题,这种遭遇放谁身上谁懵逼——本来只是普通的一天普通的下班,顺便好心好意想把一个发情omega送到医院去,截止到此,一切都还挺正常,至少都在黄少天掌握之中,谁成想后半段剧本画风突变一路起飞,医院还没到,就先被拉进酒店并打了一炮,炮完还差点被塞钱,自己赶紧拒绝吧还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现在半夜两三点了还要直面高中生的怒火,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没法睡了,明天起来还要带着一身咬痕吻痕进公司——这丰富经历谁能受得了?谁来都白搭。

所以此时黄少天完全有理由生气,黄少天算不上通情达理善解人意脾气柔顺,没理由非要半夜三更好言好语迁就别人。在他看来,孙翔的一系列行为的确特别冒犯,既然已经性别分化了,那就是成年人了,做事情总该讲点成年人的道理吧,但孙翔完全没有,一米八几的身板里住了个屁事儿不懂的熊孩子,做事全凭个人喜好,态度也全看当下心情。他黄少天是挺博爱的,爱天爱地爱世界,但非要按头让他迁就个谁谁谁,那他还真不太乐意,现下孙翔又不是什么特殊人物,自然不值得黄少天的特殊待遇。

恩……理是这么个理。

可是黄少天现在还真就气不起来,只是觉得好笑,此时他看孙翔就像满级boss低头看着新手村小朋友瞎胡闹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没玩儿开心啊。”黄少天低声说。

 

黄少天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尽量严肃,但还是没憋住带了点儿笑意,听起来就很调侃了。

“……”孙翔愣了愣。

他判断不出黄少天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正是反。

他用最快速度适应了刺眼的光线,把眼睛睁开,可能是被气得,也可能是情欲还没褪尽,孙翔的眼底和眼尾都红红的,手挡在嘴边,似乎准备咬指甲,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缩成一团色厉内荏的小刺猬。

黄少天几乎摸到了这位十几岁小朋友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自尊心。

“你什么意思。”孙翔哑着嗓子问。

“就表面意思啊,”黄少天看着他,“就是,其实我今晚挺开心……的,呃,我是说,在床上。所以不用总想着补偿我……我靠,补偿这个词太奇怪了。总之别太钻牛角尖儿嘛。”

孙翔愤怒:“可是你不是不想跟我上床吗!?做之前说了那么多废话!你还跟我说!说……”

说不下去了,孙翔慌张地眨了眨眼睛。

他发现……自己竟然复述不出来……?大脑似乎默认了黄少天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但他不愿承认,因为只要一想到就发自内心地感到窘迫和尴尬,这是两种很过分也很高阶的情绪,只会让他觉得丢人。

孙翔烦躁地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

“恩?我说什么了?”黄少天的语气很欠打,“说你没跟别人做过所以技术肯定不过关?还说了我要照顾你所以肯定没办法玩儿太多花样?emmm,所以你就觉得你在床上是欠我的?”

“……”孙翔默默装鸵鸟,耳朵尖红了。

黄少天胳膊一撑,凑近些,伸手摸了摸孙翔后颈的腺体,临时标记已经形成了,所以这处皮肤不再发烫,摸起来与正常体温无异,只是触感比周围的皮肤柔软许多。

黄少天的突然碰触让孙翔措手不及,被电了一下似的,差点跳起来。对omega来说,腺体永远是脆弱敏感的,发情期尤甚,所以孙翔才会一反常态把校服衣领竖起来,拉链拉到最高。现在就算被临时标记了,也是不能随便乱碰的。黄少天当然知道,他只是想确认孙翔的生理状况,见腺体一切正常,便很快移开了手指。但没有把手拿开,很随意地覆在孙翔后颈上,指尖轻轻捏了捏。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黄少天说,“所以我的重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没有在床上欠我什么啊,这跟你的技术无关,更何况你活儿其实挺好的。”

孙翔偏过脸,露出半个眼睛。

“……你说我活儿好!?”孙翔半信半疑。

黄少天低头看他:“是啊。我骗你干什么。”

孙翔不说话了,垂下视线,戾气立刻没有刚才那么重了,这样低眉顺眼的看起来竟然还挺乖。

果然他最在意的就是这个啊……!黄少天哭笑不得,还有点儿懊恼。怪自己之前口不择言说话太不过脑子,当时没摸透孙翔的性格,不知道孙翔性子这么硬,自尊心爆棚,所以压根没想到孙翔会这么介意。

黄少天觉得自己必须再抢救一下。

“所以你占我便宜并不是在技术层面上。其实我对这种事情要求挺高的……那个,不过我没法把你跟别人放在一起对比,这种事情不能拿来比较的,总之你真的很棒啦,意会一下吧,我也没法给你‘评分’,它其实不是一件可以被评价的事情,反正你自己明白自己很厉害就可以啦。”

要知道这段话可是关乎到十几岁小朋友的自尊心的!黄少天十分紧张,语无伦次。

不过孙翔完全没有察觉。

孙翔已经被来自老司机的五星好评唬住了,乖乖地眨着眼睛发呆。

黄少天松了口气,继续说:“所以你根本不用在意你约到的alpha是谁,也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干不过他们……呃,不过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点,你下次再约alpha一定记得先问问人家的意见啊,不要像这次一样了,其实这才是我今晚最在意的。还有还有,以后发情期不吃抑制剂的话,最好别去人太多的地方,不要太相信别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的。”

末了,还不忘夸了夸自己。

 

当晚,黄少天到底被折腾到三点多才睡,早晨被闹铃吵醒时错觉只睡了五分钟,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半睡半醒还以为自己是睡在家里的,想凭借记忆摸去洗手间,结果直接撞到墙上。

“我靠……”一下子给撞清醒了。黄少天扶着墙,揉了揉额头。

孙翔还在睡,并没被黄少天的动静弄醒,抱着被子翻了个身,露出一片光裸的后背。

黄少天钻进浴室,半眯着眼睛洗脸刷牙。除了出差,他已经很久没有在酒店过夜了,突然一下还有点儿新奇。换句话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固定或非固定的炮友了,虽然家里宽敞又舒适,但黄少天从来不会把炮友带回家,一般都是约在酒店。只有正式谈恋爱的男女朋友才会带回家里,同居或者短期过夜都没问题。算起来,自己已经认真单身快一年了诶,我靠,天理难容,都怪这一年工作太忙了。

黄少天漱口吐牙膏沫,直接把酒店的一次性牙刷扔进垃圾桶里,洗脸时有水沾到胳膊上,立刻感受到了微小的刺痛,是被孙翔咬了一口的地方。

“这小朋友是属狗的吗……”

孙翔咬在小臂的背面,黄少天要屈起手臂才能看清,顺便就着这个姿势按了按肩膀,结果小拇指又不小心碰到了脖子上那个牙印,疼疼疼疼。

我靠……黄少天简直要崩溃了。

他昨晚上可是很符合约炮规则地没在孙翔身上留任何痕迹,哦……腿上可能有一点儿,但都接近腿根儿了,都在大腿内侧,肯定不会露出来影响日常工作生活啊。自己如此谨慎,结果孙翔呢?结果孙翔就回敬了自己这些?还有这些这些这些?饮水思源玩儿的可真溜啊!黄少天很后悔,昨晚给孙翔“上课”的时候漏了一条,应该再补一句:以后约alpha一定要先问问人家能不能亲能不能咬,别再随随便便到处盖戳了!回忆起昨晚的种种,黄少天真的身心俱疲,自己就像是给高中生学渣上了一节高质量的1v1紧急辅导,各种意义各种角度各种层面的辅导,行吧,也算奇妙体验了。

黄少天洗漱完毕,孙翔依旧没醒,半趴着睡得十分香甜。

黄少天用潮湿的手摸了摸孙翔的脸,小声问:“你今天还去上学吗?我顺路送你?”

“……”孙翔腰一弯,整个人缩到被子底下,拒不合作。

黄少天没再理他,自己穿好衣服拿好东西出门上班,走之前从钱包里抽了五张纸币压在孙翔的衣服堆旁边,还留了一张字条:房费AA。后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tbc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圆满(?)结束了,你们猜第三次会发生什么!(狗头)


我还要在外面玩耍一阵子!只能随便写一写!

所以一周之内应该填不了异类了!异类我玩耍的时候脑子根本接不上(气哭)

标签:黄翔
 
 /  热度: 395评论: 23
评论(23)
热度(395)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