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一个翔喻段子

国家队打世邀赛的时候,复盘孙翔总是被喻文州点名,好了要点名,不好也要点名,就连那种一丢丢走位偏差很快被救回来了丝毫不影响大局的失误也会被点名,孙翔以为除了自己没人发现的,结果喻文州就是会在复盘的时候眼尖地指出来。

孙翔觉得这样自己真的很没面子!

孙翔一忍再忍,忍无可忍,终于在某个风和日丽的苏黎世非比赛日午后,国家队开完会训完练的时候,孙翔第一个冲出训练室,并顺道儿拉走了一头雾水的肖时钦,一串动作行云流水。

全屋的人都很懵逼,目光锁定夺门而出的孙肖二人。

孙翔好像要气炸了,一路把肖时钦拉到了安全楼梯的半层拐角,一上来就火药味特浓。

孙翔很大声:“小事情,你说喻文州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肖时钦很小声:“……喻队对你有没有意见我不知道,我看你是对我有意见。”

孙翔:“我是在很认真地问你的意见!”

肖时钦:“……我没什么意见。”

孙翔憋屈地踹墙,肖时钦默默地推了推眼镜,饿,想吃饭,但看架势孙翔不准备放他吃饭。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从训练室里出来了,孙翔站位选得还挺讲究,自己背对着楼梯口,让肖时钦独自一人面对队友们好奇晦涩的目光。

肖时钦能做的只有越过孙翔的肩膀朝大家尴尬微笑。

孙翔独自发疯了老半天,最后维持在抓狂和可怜兮兮的中间态上:“小事情,你必须帮我。”

肖时钦给了孙翔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于是孙翔感动地说:“这种事我也没法问别人,我跟其他人都不熟,哦跟周泽楷还可以,可是周泽楷问了也是白问,所以我就只能来问你了,我觉得你挺了解喻文州的。”

肖时钦连忙摆手:“一般了解一般了解。”

孙翔没当回事,很自我地继续说:“反正我就是觉得喻文州对我有意见,他好像看我不顺眼……我也没得罪他吧?我跟他话都没说过几句!”

肖时钦:“emmmm……你为什么会觉得喻队对你有意见?”

孙翔:“你觉得没有?啧,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他特别针对我。”

肖时钦:“比如?”

孙翔吸了一口气:“比如,昨天复盘的时候,他说我团队赛牵制敌方元素的时候技能循环断了一次,是,的确是断了,但我立刻救回来了,对方元素都没发现,喻文州是怎么看出来的?他怎么知道我技能循环断了?他怎么知道我技能循环是什么啊!?”

肖时钦内心: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啊!?

孙翔:“还没完!这只是很普通的例子!还有好多好多其他的事!”

孙翔叭叭继续讲,肖时钦负责听,偷偷把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再从右脚换回左脚。

半个小时后,孙翔终于说累了:“小事情你饿吗?走,我请你吃饭。”


吃完饭,孙翔又有劲儿了,回来路上又开始吐槽,慷慨激昂义愤填膺,等酒店电梯的时候正好讲到“隔壁黄少天的失误他从来不挑,周泽楷的也不挑!专挑我的!”

电梯门一开,走出来个喻文州。

孙翔立刻噤声,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喻队好。”

反差之大,让肖时钦差点笑出声,被孙翔猛拽袖子黄牌警告。

“肖队,小孙。”喻文州颔首跟二人打招呼,似笑非笑。

擦肩而过时特别打量了一下孙翔严肃的侧脸。

孙翔目不斜视,无法fu吸,站得笔直。

喻文州一走,孙翔赶紧把肖时钦推进电梯:“你看!他是不是不太对劲!”

肖时钦:“哈哈哈哈哈哈。”我看是你不太对劲。


孙翔无法从肖时钦身上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和合理的建议。

孙翔沮丧,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失误?不,不会的,喻文州那么明显,他就是针对我,我敏锐的第六感是不会出错的。

孙翔睡不着,一会玩手机,一会踢被子。

搞的同房间的周泽楷也没法睡,一忍再忍,忍无可忍。

周泽楷:“孙翔。”

孙翔立刻放下手机:“哎。”

周泽楷:“嘘。”

孙翔:“哦。”

孙翔闭上眼睛数羊,数企鹅,数冠军戒指,数技能CD,越数越清醒,洪荒之力根本无法压抑!

孙翔猛地睁开眼睛,瞪着天花板,气势汹汹道:“我看喻文州他就是对我有意见!”

可怜周泽楷刚睡着又特么被吓醒了,抄起枕头就扔到孙翔的脸上。

孙翔的声音从枕头下面传出来:“虽然我跟他不熟!但是我要找他问个明白!”

周泽楷深呼吸:“明天,再说。”

孙翔:“好的。👌🏻”


第二天依旧是非比赛日,孙翔提早半个小时起床,解锁了训练室到达第一人的成就。

来得早没荣耀可玩,账号卡是统一管理的,孙翔百无聊赖,开了电脑托着腮扫雷扫了二十分钟,终于把喻文州等来了。

孙翔早早就听到了门口由远及近的叽叽喳喳。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进门,这一刻孙翔的速度堪比一叶之秋,他抓着喻文州的肩膀,一使劲扯到自己面前,转身把人按到了墙上。

黄少天:“我靠我靠我靠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吓死我了!干嘛啊一上来就动手!赶紧放开队长有话好好说没什么事是语言不能解决的,一句不行就十句,你这样二话不说就壁咚影响队伍内部团结的知不知道!”

“……”孙翔怒瞪黄少天。

黄少天竟然觉得孙翔这眼神特别委屈,黄少天仁慈地闭嘴了。

闭嘴前留下十个字:“你们慢慢聊,我去开空调。”

孙翔:“哼。”

孙翔重新看着喻文州,眼睛里有小火焰在摇晃,喻文州也看着孙翔,目光温和,风平浪静。

孙翔垂着睫毛,居高临下:“喻文州,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喻文州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孙翔挑了挑眉:“不然你为什么要那么注意我?比赛的时候,复盘的时候,开会的时候,训练的时候,各种时候,好的时候坏的时候。这不是对我有意见是什么?”

喻文州觉得好笑,就笑了起来,眼睛里波光粼粼。

在他眼中,孙翔就像一只露出爪子的警惕的小动物,倒影映在湖面上,只要孙翔用爪子轻轻戳一下水面,整片湖泊就会泛起波纹状的涟漪,许久难以平静。

喻文州叹气。

“你错怪我了。”

微微停顿,喻文州说:“我是对你有意思。”


fin.

目睹全程的黄少天:我靠!!!!!!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想看这个对话而已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我是对你有意思。”

 

(翔已经要攻遍我的一团了,再来个翔天,翔就是我一团的总攻了🌚

标签:翔喻
 
 /  热度: 1021评论: 78
评论(78)
热度(102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