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07(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07

看来孙翔不是一个会撒谎的孩子,黄少天多看了几眼卖菜大妈帮孙翔签的字,内心客观评价:好像确实是我的字更好看一点。

两人沉默着走在小区路上,孙翔走得更快,大概比黄少天快个半步,但余光依旧能把旁边的黄少天看得清清楚楚,孙翔那一沓儿试题纸没有塞进包里,直接攥在手上,棒棒糖一直含着,另一只手捏着棒棒糖的棍,往外拉,往里塞,葡萄味硬糖摩擦着舌面,反反复复。人一旦做起重复动作,要么是无聊到放空,要么是思考到出神,黄少天也不知道孙翔这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黄少天也只是顺便观察一下孙翔而已,毕竟正好在视野范围内,距离近,高高大大又挡空气又挡光的,想不注意也很难啊。

大概是黄少天的视线过于肆无忌惮,两人这么走了两分钟,孙翔忍无可忍,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黄少天。

孙翔很不爽:“你怎么还跟着我。”

黄少天很无辜:“顺路而已,我回家也走这条路啊。”

说完,黄少天两大步跨到孙翔前面,反超孙翔半个身位,然后回头灿烂地笑出两个小虎牙:“你看,现在就是你跟着我啦。”

“你……!”

孙翔瞪大眼睛,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赖皮。

孙翔立刻跟黄少天较上了劲,飞快地跑回黄少天前面,顺便肩膀一别挡住黄少天半个身子,粗暴地把人挤在自己身后。黄少天倒是反应快,腿上横跨,从另一边儿绕了过来,还向前弯了弯腰,自下而上,笑嘻嘻地偏头看孙翔的脸。

这种挑衅哪里能忍!孙翔去摁黄少天肩膀,发现根本摁不住,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下意识地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好像非要跟黄少天争个谁先谁后似的。

两个人快快慢慢你追我赶,没几步就跑起来了。

孙翔是认真跑的,嗖一下冲了出去,跑出去十多米才发现黄少天根本没追上来,孙翔疑惑地回头看了看,见黄少天还停在原地,正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我靠,敢耍我!

把我当小孩儿吗!?

孙翔气呼呼地跑回黄少天面前,试题纸也不要了,随便一扔,纸页飞散哗啦作响,他腾出两只手,二话不说就去抱黄少天的腰,看架势似乎是要打一架什么的。黄少天一身西装,西装外套没扣扣子,孙翔这么一来直接抱到了衬衫那层,单单一层布料,还比较贴身。这简直美好得像个陷阱,孙翔胳膊收紧,似乎可以感受到黄少天紧致的肌肉线条和炙热的体温,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即便没有任何信息素的交锋,alpha锋利诱人的气息也能让孙翔短暂沉沦。

他现在已经是个omega了,在对alpha的感知方面,要比以前敏感得多。

一时间,孙翔忘了自己要干啥。

也就零点几秒的空隙,黄少天脚踝一别。

孙翔:“靠!”

黄少天动作干净利落,孙翔当场失去平衡,眼看要摔,本能想要更使劲地搂住黄少天。

但黄少天比他更快一点,在他收劲儿之前把他的胳膊掰开了,没有支撑,孙翔一屁股坐在地上。倒是没摔太惨,黄少天反应过来后,拽着他胳膊往回拎了一下,中和掉了一部分力气。天地作证,黄少天绝没有故意找茬的意思,绝不是故意撂倒孙翔的,这一套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是被人攻击时候产生的条件反射而已。

“没事吧?”黄少天凑过来。

孙翔没吭声,坐着半天没动。

黄少天正准备把他扶起来,却突然挨了一记推搡,手也被甩开了。

孙翔撑着地站起来,转身就走,看都没看黄少天一眼,也没管自己散落一地的试题纸。

“哎——”黄少天懵逼地喊了半声,但孙翔毫无留恋,头也不回。

“怎么这样就生气了啊……”

黄少天叹气,蹲下帮孙翔捡卷子。

 

傍晚的风还挺大,黄少天一脚踩住要被吹走的最后一张纸,弯腰捡起来,然后抬腿,把乱七八糟的试题纸放在膝盖上磕了磕,勉强归拢整齐之后随手一卷。

孙翔已经跑没影了,黄少天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该怎么还给孙翔。他还是有点莫名其妙,搞不懂孙翔的点,孙翔干啥都一惊一乍,上一秒还挺开心的,下一秒就能生气不理人。不过黄少天不懂孙翔很正常,这才是他们第三次见面,黄少天除了“孙翔”这个名字之外一无所知,都不知道孙翔到底几岁了、正在上几年级。

但黄少天还是有点不服——根据以往经验,小朋友都挺喜欢跟我玩的啊,自己逗小朋友也是有经验的,怎么放孙翔这就不太对劲儿了,是太久没跟孙翔这个年纪的接触过了?亲戚家目前确实也没有这种十几岁的小孩。

黄少天晃晃悠悠继续往家走,想着什么时候再碰到孙翔,再把这堆考题还给孙翔。反正都一个小区了,以后总会继续偶遇的吧?说不定以前就见过面,只不过当时不会特别注意到对方罢了。总之黄少天一点都不急迫,他手里拿的是孙翔的东西,孙翔都不紧张,自己紧张个屁啊。

黄少天拐了个弯,低着头没注意路,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啧,弯道就是容易出事故。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还没看清是谁,黄少天先道歉。

“你怎么这么慢啊!”

孙翔劈手抢回自己的试卷,顺便瞪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可太无辜了。

他压根没想到孙翔会在这个岔口等自己,孙翔看起来没刚才那么生气了,脸色缓和许多,小孩的脾气真是来的快去的快,原因或许五花八门微不足道,黄少天并不好奇,所以也不会细问。行了,反正现在俩人又一起走在各自的回家路上了。

孙翔依旧走在前面,走了一会,干巴巴地问:“你住哪一栋楼啊。”

“E7。”黄少天言简意赅。

孙翔小声说了句“我靠”,没忍住回头看了看黄少天,从上看到下,一脸不解:“我也住E7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啊?”黄少天失笑,他也是没想到能这么巧,不过现在已经没刚刚那么惊讶了,贝勃定律嘛,震惊堆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心理免疫了。

黄少天冷静分析:“可能我们早晚的出门时间不一样吧,而且就算以前见过,你那时也不认识我啊,不会留下什么印象的。你住几层?”

“902。”

孙翔直接报出了房间号。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就我一个人住。”

黄少天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调侃道:“哎哟这么坦诚啊,就不怕我是坏人?会大半夜敲门骚扰你的那种?”

孙翔不为所动。

孙翔问:“你呢?”

黄少天脱口而出:“201。”

说完立马后悔,感觉思维已经被小朋友带跑偏了。除了外卖、物业、前男女友们、两三个特别特别亲密的朋友,这还是黄少天第一次把自己的地址告诉别人,就连快递地址他都一直写的是代收点。虽然这房间号告诉孙翔了也不会怎样……应该不会怎样吧,顶多就是麻烦点呗,而且何必自作多情呢对不对,说不定小朋友只是随便一问转头就忘啊。犯傻之后,黄少天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当天两人一起进了电梯,一个摁2一个摁9,黄少天平时都不坐电梯的,两层楼而已,走楼梯更方便。

出电梯后,黄少天回头对孙翔笑了笑,抬手示意告别。

电梯门还没重新关上,他已经走出了电梯间。

 

或许真的是两人出行时间有差异,而且黄少天开车直接走车库出口,孙翔坐公交要从小区另一个门出去,总之后来的好几天两人都没有再次偶遇。黄少天基本是把孙翔忘到了脑后,周末晚上打游戏打到一半,听到敲门声时,他根本没多想,下意识地认为是宵夜烧烤送到了。

黄少天把手柄一扔,很积极地跑去开门……

门外站的是孙翔。

孙翔有点紧张,大概是害怕敲错房间,毕竟他也不知道黄少天说的201到底是真是假,万一是逗自己玩儿的呢。反正孙翔很紧张,直到门被打开,看到了黄少天的脸之后,孙翔才明显松了口气。

“……”黄少天懵逼。

孙翔没打算进屋,正好黄少天也没给他让出进门的位置,孙翔似乎有话要说,先默默打量了黄少天一遍,黄少天很随意地穿了一身背心短裤,急急忙忙来开门连拖鞋都没穿。

孙翔收起目光:“你下个周有空吗?”

这个开场白不太对吧???黄少天立刻警觉。

这句话是约会最常见的第一步,词句之间的坑实在是太多了,虽然黄少天直觉孙翔不是来找自己约会的,但万一是啥更让人跌眼镜的事呢?他可猜不到孙翔的打算。黄少天脑子转得飞快,模糊地说:“还不确定哎,哪一天?”

孙翔皱眉纠结了一会。

“下周三,下午三点。”

“啊?工作日的工作时间啊?我要上班的啊。”

黄少天有点惊讶,看孙翔这样子,这事儿可能还真是个正经事?时间都精确到小时了,而且还是个冷门日期冷门时间,看起来挺严肃的。一时间黄少天脑中飘过无数种异想天开的假设,比如孙翔在学校里闯祸被约架啦,约了医生却不敢一个人去医院啦,之类之类。

黄少天预感到这不会是个简单的谈话,也不太可能两三句内解决战斗。

“你先进来。”黄少天侧身让出位置,“进来进来,想换鞋就换不想换鞋就算了。”

孙翔略微犹豫,但还是跟着黄少天进了门,蹲在玄关很自觉地换拖鞋。

黄少天想找个纸杯给孙翔倒杯水,拉开抽屉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准备那玩意儿了。单身alpha黄少天挺注重私人空间的纯粹度的,很少在自己家里接待客人或者跟同事玩耍,那道门槛几乎代表着亲密度的界线,亲密度不够的根本进不来,亲密度够的,比如特别好的朋友什么的,那根本不会在意一个纸杯,裤子都能穿同一条,杯子更是随便用。总之黄少天私人领地“门票”的标准非黑即白,很少存在灰色的中间态。

……那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黄少天把抽屉关上,心情复杂地看着孙翔。

孙翔没觉出任何不对,换好拖鞋就自觉地跑去沙发上坐着,好奇地打量着客厅的布置。

算了算了,黄少天佛了,何必跟自己较真儿呢对吧。

他随便找了个不常用的干净杯子给孙翔接水,言归正传,日行一善。

黄少天:“一定要下周三下午?就不能换个时间什么的?”

“嗯。”孙翔语焉不详。

黄少天把水杯放到孙翔面前,自己坐到旁边,两人之间巧妙地隔了半米的距离。

“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你没空就算了。”孙翔突然说。

最烦这种话说一半的,黄少天无语:“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事,你倒是先告诉我啊,我判断判断到底重不重要。”

孙翔:“哦。”

黄少天侧坐着,轻松地盯着孙翔的脸,孙翔与之相反,他一直没看黄少天,直到此时才飞快瞥了一眼。

目光飘忽,一看就没啥底气。

“咳,”孙翔小声说,“家长会。”

“……”黄少天怀疑自己听错了。

孙翔又说一遍:“下周三要开家长会。”

屋里诡异地静了两秒,黄少天开始爆笑。

“不是吧!?”黄少天笑出眼泪,“等等啊孙翔!我偶尔帮你签个名是没问题啦,可是家长会就算了吧!?哈哈哈哈哈你怎么想的啊!你是害怕老师找家长告状?哈哈哈哈你打算笑死我吗!?你先别害怕嘛!其实没事的,一两次没考好而已,你跟家长说下次好好学习不就行了?反正总要告诉他们的吧,不然瞒了这一次就要再瞒下一次,越积越多,事情会越来越复杂的。”

“不是……!”孙翔解释,“可是我爸他们都不在这边!平时就我一个人,我不想把他们叫回来!”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这是为爸妈着想啊?怕给他们添麻烦?所以就跑来折腾我?当你哥还真挺不容易的啊,还要包售后?帮忙都得帮全套的?我上次给你签那名儿别是签在卖身契上了吧?”

黄少天笑得更厉害了。

孙翔听出是在开自己的玩笑,眉毛一挑,眼看又要炸毛。

黄少天连忙做了个calm down的手势。

“你先别急嘛,”黄少天有了经验,话锋一转,“如果我帮你了,你打算怎么谢我呀?”

孙翔一怔,果然平静下来。

其实黄少天这句话也是玩笑,或者说是调戏,但这次孙翔没听出来。当然,也有可能听出来了,不过孙翔并不在意,因为他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alpha都有易感期吧……”孙翔说,“你易感期是什么时候?”

“……”黄少天意外地挑了挑眉。

孙翔咬着嘴唇,模样紧张,但声音不虚也不迟疑,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他直勾勾地看着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我可以帮你。”

“哈。”黄少天没忍住笑出一声。其实他并不想笑的。

“可是我不需要你帮我啊。”黄少天的目光又晦涩又奇异,“我一直吃长效抑制剂的,所以易感期跟平时没什么区别,用不着特别对待。”

“……”孙翔愣了愣。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

黄少天这段话的内容超出了孙翔的预料,反正跟查到的资料不太一样,好吧,孙翔承认,他根本没有仔细做功课,听说alpha有易感期这东西之后,他想都没想就跑来找黄少天了。他自己不用抑制剂,所以也就没想起来还有抑制剂这东西存在,或者说是严重低估了抑制剂的效用。起码在抑制剂和自己的比较中,孙翔毫不犹豫地判定了自己的优胜,压根没把抑制剂放在眼里。结果现在听黄少天这么说——哎呀我有抑制剂啦,所以不需要你帮我啦——孙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孙翔才是那个异类,毕竟大部分人都习惯使用抑制剂,很少会像孙翔这样用最原始最粗暴的办法解决问题。

“可是……”孙翔低下头,看起来有些失落。

黄少天倾身凑近了一些。

他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真的是因为家长会才来找我的吗?”

黄少天的声音压得很低,像夏天夜晚带着钝意的风,或许是离得太近了,孙翔错觉颈侧的一处皮肤被黄少天的气息点燃,热度成燎原之势迅速灼烧至全身。

孙翔诚实地摇了摇头。

“哦——”黄少天没再说什么,也没退开。

孙翔可以清晰地听到黄少天规律的呼吸声,他们真的离得很近,两人之间的空气正在四处逃窜。孙翔滚了滚喉结,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腕。他可以感受到黄少天脉搏跳动的频率,黄少天撑着沙发,孙翔的手顺着慢慢往下滑,最后按在了黄少天的手背上,就像用钉子把神明钉在十字架上一样,孙翔很巧妙也很有效地困住了黄少天。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孙翔停顿片刻,小声说,“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黄少天被这个一本正经的“互相帮助”逗笑了。

他真是太容易被孙翔逗笑了。

黄少天一边笑一边说:“可是我真的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孙翔打断他:“我知道!”

孙翔:“所以现在你不用帮我了!家长会就是个借口!你不用管它了!”

他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孙翔的表情很认真,可能是想在气势上压迫黄少天,所以后背挺得特别直,跟黄少天前倾的姿势一对比,孙翔明显高出黄少天一大截,客厅灯光都被他挡住了,黄少天被笼罩在昏暗的阴影里。

孙翔按着黄少天的手,垂下眼睛。

怎么搞的……这气氛怎么跟表白似的。黄少天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他上一次遇到类似情况已经是五六年前了,那次也是个年纪不大的小朋友,跟孙翔共同点挺多的,可能小朋友就是对这种戏剧性场景情有独钟吧,凡事都讲究仪式感。反正现在这个气氛,就算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唱诗班引吭高歌,黄少天也不会觉得违合。

黄少天不动声色,倒要看看孙翔能干嘛。

反正最刺激也超不过当场表白呗,不过黄少天觉得这种可能性特别特别小,他跟孙翔也就是见了几面,彼此关系一般,孙翔的态度一直也挺正常的,看不出任何好感倾向。黄少天对这方面很敏感,正好孙翔又没什么演技、不懂遮掩,如果孙翔的状态哪里不对,黄少天肯定是可以提前察觉的。再说了,就算真是表白也没什么可担心的,黄少天有一万个拒绝的理由,保证说到孙翔心服口服知难而退。

两分钟过去了。

孙翔突然吸了口气。

黄少天也跟着吸了口气。

终于,孙翔下定了决心。他低下头,凑到黄少天耳边,语速飞快。

“我想当你炮友,可以吗?”

 

tbc

别人深情款款:我想当你男朋友。

孙翔深情款款:我想当你炮友。

先炮后爱吧!

标签:黄翔
 
 /  热度: 366评论: 30
评论(30)
热度(36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