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08(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08

黄少天第一反应想爆笑三声,但这一阶段实在太短暂了,几乎只是眨眼的工夫,黄少天就已经过了那个想笑的劲儿,进而被孙翔理直气壮的荒谬请求搞得生无可恋。

“你才几岁啊,你知道炮友是什么意思吗?”黄少天很无奈地问。

“都十六了。”孙翔感觉自己被小瞧了,不太爽,不屑一顾道,“炮友就是不谈恋爱只上床呗。”

“知道的挺多嘛。”黄少天故作惊讶,“还有呢?”

“……还有?”

孙翔脸上闪过一丝空白,还有?还能有什么啊?炮友不就这意思吗,还有什么其他解释或者其他要求吗?这又超出孙翔的知识范围了,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别的东西,有点儿着急还有点儿生气,其中夹杂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不服,总觉得自己被黄少天隐隐压制着。但黄少天也不是故意的,两人十几岁年龄差刨出来的沟都能养深海鱼了,黄少天比孙翔多吃了整整一倍的饭,明白的事情肯定也比孙翔多得多,无论是思考事情的角度还是对待问题的态度,都跟孙翔天差地别。孙翔是感性用事,想起什么就做什么,全凭脑子一热的那股劲儿,几乎没什么耐心仔细分析认真思考,这种莽撞是年轻人的特权,见得少懂得少所以什么都不怕,从血液到骨髓都很傻很天真,但同样的事情如果换到成年人身上,那心路历程肯定跟小朋友的截然不同。比如此时的黄少天。

见孙翔答不上来,黄少天一脸无辜地补充:“当炮友规矩很多的,都是默认的,不能干涉对方日常生活啦,不能过度侵占对方时间啦,不能产生金钱纠纷啦,之类之类的,还有,如果其中一方决定找别人正儿八经谈个恋爱,那炮友关系应该彻底切断,两人之间最好不要再相互联系……”

眼看黄少天就要长篇大论喋喋不休,黄少天说得越多,孙翔就越觉得难堪。

他可没那个耐心和耐力。

“知道了!”孙翔不耐烦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如果这些都满足,我就能当你炮友了对吗!”

“呃……”黄少天想挠挠头,但两只手都被孙翔按着。

其实黄少天这么模棱两可,一般人都能轻易看出来黄少天隐含的拒绝之意,放在别人身上,进行到这一步通常也就不会再追着赶着往墙上撞了,为了不让双方尴尬,多数人都会不动声色知难而退。黄少天十几年来只跟这种聪明的“多数人”打过交道,几乎忘了多数人的对面还有一群专门负责打脸的少数人。就算碰见这种人的几率很小、概率很低,就算一万个人里只有一个异端,但一旦撞见了那就是百分之百,只能认命,别无他法,记得买个彩票给自己冲冲喜就得了。现在孙翔就是这个异端。或许是太自我也太自负了,孙翔从小到大不懂得迁就别人,干啥事儿都带着一股非我不可的强盗作风,说是想当黄少天炮友,那就一定要当黄少天炮友,也不知道是哪冒出来的这么强烈又这么偏激的事业心,莫名其妙,倒还怪热血的。

黄少天不知道别人遇没遇到过这种事,也不知道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

反正此时自己身在局中,大脑一秒作出决定。

“如果我说不行呢?”黄少天的表情和语气都是明亮的,在孙翔眼中十分好看,但说出的话在孙翔听来就没有那么好听了,“如果你只是不谈感情想找个炮友,那应该谁都可以吧,不一定非要找我嘛,说实话,我现在不想找炮友啊,不管是谁问我我都不会答应啦,所以并不是你不好,问题不在你身上,主要是我没这个意思,这样说你能理解吧。”

说完,黄少天探寻地看了看孙翔的脸。

孙翔已经愣住了。

黄少天手腕一翻,轻松挣脱孙翔的压制,然后直起身子。两人的距离顿时拉开,客厅灯光填满了他们之间隔出的空隙,跟着黄少天一起远去的还有alpha极其微弱的信息素。

黄少天这段话说得很明确,一点儿不拐弯抹角,十分清晰十分直白,根本找不出漏洞,就算孙翔脑回路再异于他人,听到这段话也不可能听出第二个意思。反正就是拒绝了呗,拒绝得干脆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拒绝完了还挺给孙翔面子,说我拒绝的不是你,是“炮友”关系的本身。

反正是把孙翔说傻了,半天回不过神儿。

看他这样,黄少天还想再补充点儿什么,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黄少天一跃而起跑去开门。外卖总算到了。黄少天热情洋溢跟小哥聊了几句,关门回头,发现孙翔还是那个姿势侧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空气,也就是刚刚黄少天坐着的位置,像个逼真的雕塑。

“哎不是吧……炮友而已啦,你怎么还低落起来了。这样吧,我分你一半宵夜?吃烧烤吗?你没什么忌口的吧?”黄少天把外卖袋子放到茶几上,顺便收拾了一下桌子,又说,“你说你怎么就想起来找我了啊,就因为我跟你上过一次床,你觉得我技术过关?”

说到这里,黄少天抬头,调侃地看了孙翔一眼。

孙翔姿势还是那个姿势,但没再对着空气发呆了,正侧着目光看着黄少天,视线移动很缓慢。先盯着黄少天的手看了一会儿,又盯着黄少天的胳膊看了一会儿,因为黄少天衣服穿得宽松,这种弯腰收拾茶几的姿势让孙翔的视线一路绿灯畅通无阻,孙翔可以从黄少天宽大的领口一看到底,从锁骨直接看到腰腹。

看得超级专心,黄少天抬头看他的时候,他都来不及收起视线。

不过黄少天并没注意到。黄少天只是短暂地瞥了孙翔一眼,很快就低下头专心跟塑料袋的死结缠斗。

“羊肉吃吗?这几串是羊肉,这些是辣的,这些是不辣的,你随便吃,想吃哪个吃哪个。”黄少天把餐盒打开,手上沾到了油,他让孙翔先吃,自己跑去洗手间洗了个手。

孙翔盯着他的背影,一阵气闷,干脆爬起来跟了上去。

黄少天没注意,也没开洗手间的灯,洗完手一转身,被身后的身影吓了一大跳。

“我靠!”黄少天后腰结结实实撞在洗手台上。

孙翔又靠近了一些,隔着昏暗盯着黄少天的眼睛。

很快,黄少天听到了孙翔赌气的声音:“我挑食!那些我都不想吃,我想吃你。”

 

黄少天没告诉孙翔,其实自己现在正好就在易感期里,定力没平时那么牛逼,所以少他妈来撩我。

黄少天之前没说是觉得没这个必要,他根本没打算接受孙翔的互相帮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后事情发展到现在,他想说也来不及了,而且看孙翔的架势,就算说了也没用,说不定还会起反效果。

最主要的是,现在黄少天根本啥话都说不出来。

孙翔两只手撑着洗手台的边缘,正好把黄少天圈在里面,他比黄少天高一截,用这样的姿势跟黄少天接吻时是需要低头的。是的,孙翔直接亲了黄少天。动作很粗暴,连试探的过程都省了,直接咬住黄少天的嘴唇,他能感受到黄少天呼吸一滞,紧接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孙翔偏了偏头,舌尖往里顶,试图更深入地亲吻。其实孙翔没怎么接过吻,只记得上次在床上黄少天是这么亲自己的,他也不知道这么操作到底是对是错,很多事情他都是不管对错先上了再说。

孙翔被黄少天勾住了舌尖,黄少天回应了他,这份回应甚至算得上激烈。

孙翔哼哼了一声,立刻有些呼吸困难。

黄少天的手摸到孙翔腰后,食指一抬撩开孙翔上衣的下摆,然后顺着腰线摸了进去,先在腰窝的地方微微停顿,然后中指按着脊椎的凹陷慢慢向上,他的指尖带着火焰,摸到哪里,孙翔就觉得哪里的皮肤燃烧了起来。

孙翔几乎喘不过气了,连忙退了退。

呼吸两下又立刻贴回来,轻轻磨蹭着黄少天的嘴唇。

黄少天停手,孙翔的衣服全堆在黄少天的手腕上,跟着刚刚的动作一点一点翻了上去,现在已经被掀到蝴蝶骨的位置,孙翔大半个后背都露了出来。

……我靠。黄少天赶紧回了回神。

黄少天:“什么意思啊,不达目的不罢休啊?反正就盯上我了呗?别人都不行?就非得上我?”

“恩。你跟我试一试嘛。”孙翔喘息着说,“活儿好不粘人。”

这句话的声音很小,气流很微弱,听语气还有点儿像撒娇,混合在此时的气氛里,产生出了很奇妙的化学反应。黄少天笑了笑,没说话。只感觉小朋友真耿直哎,我说你活儿好你就真觉得自己活儿好啦。他扶在孙翔后背上的手指动了动,抬起落下,轮流着敲了几遍,动作很轻,似乎正在进行理性且缜密的思考。

“啧。”孙翔想让黄少天立刻放弃思考,所以又开始跟黄少天接吻,还伸手去脱黄少天的衣服。

其实孙翔原本没打算直接搞到这一步的。在孙翔想好的剧本里,黄少天肯定会答应自己的家长会也会相信自己“互相帮助”的那套说辞,一切都会很顺利,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只要黄少天答应了,那今晚任务就完成了,然后孙翔就可以开开心心回家通宵打游戏顺便网购二十盒安全套了。这是孙翔脑子里的完美剧本,也是唯一剧本,他完全没想过黄少天会拒绝,更没想过自己会脑子一热直接进行到这一步。

总之孙翔的剧情推得理所当然,没觉得哪里不对。他就是想跟黄少天上床嘛,就是喜欢跟黄少天上床嘛,别的alpha他一点儿都不好奇的,跟黄少天做过一次之后,每次想到要解决这类生理问题时,脑中都只能蹦出黄少天的脸,然后想到黄少天跟自己说的,说就只有这一次啊,绝对没下次。不得不说,黄少天这句话给孙翔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孙翔觉得黄少天这话是认真的,但他又确实想要跟黄少天有“下次”,所以才绞尽脑汁曲线救国,拿家长会当幌子。反正孙翔盯上黄少天了,他也不是要跟黄少天谈恋爱,孙翔知道他们之间差不多隔了一二三四五条代沟,谈恋爱肯定超级麻烦,而且孙翔本来就不想谈恋爱,他不想被人管着,总觉得谈恋爱一点儿都不自由。

总之,“黄少天”,“炮友”,这两个名词如果分开来看,孙翔并不是特别动心,但这两者一旦联系在一起,发生化学反应,孙翔立刻动力爆棚势在必得。

其实之前孙翔对黄少天还没这么大念想,毕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城市这么大,两人很可能不会再次见面,所以孙翔也没天马行空想太多不现实的东西。但事情巧就巧在这里了,谁能想到两人会是上下楼的邻居?要想见面只需要电梯五秒的事儿?生活就是这么有趣,孙翔脑洞再怎么大,剧本也不敢这么写。在发现黄少天跟自己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之后,孙翔心里那点儿火星大小的可能性立刻熊熊燃烧了起来,他再也压不住身体里的那股蠢蠢欲动了。

妈的!这么近!这么方便!这我要是拿不下我就是狗!

这才算彻底激发了孙翔的磅礴斗志,所以随便准备了一下,挑了个良辰吉日,蹦蹦跳跳就来敲黄少天的门了。

黄少天可不知道孙翔脑子里这堆乱七八糟的心路历程。

他只感觉这小朋友阴魂不散,每次都觉得下次肯定不会再见面了吧,然后肯定过不了几天就能再次见到,比任何预测和算命都要准。想到这里,黄少天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庙里问一问,虽然他向来不信这玩意儿,但跟孙翔有关的一切都太魔幻太巧合了,当同一种巧合积攒到一定程度就无法用普通的偶然合理解释了,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嘛,是不是自己命盘里突然多了颗星星啊?黄少天无语。

与omega这样接触,易感期内的长效抑制剂几乎是失效的,孙翔这波儿“强行帮忙”本质跟碰瓷儿没啥区别,而且四舍五入已经成功了。

黄少天把孙翔推进浴室,摸索着打开灯。

单单一个开灯的动作都废了黄少天不少力气,孙翔像是怕他跑了,非要拽着他的胳膊不放手,一直缠着他亲来亲去。除了接吻,孙翔也不会什么其他的了,他连omega信息素都不会控制,更别提什么用信息素勾引alpha这种高难度行为了。

总之,一张白纸,啥都不会,勇气值满格,执着度爆表,技术水平为零,策略性为负。

黄少天使劲推开孙翔,结束亲吻,然后舔了舔嘴唇,把孙翔按进了淋浴间。

孙翔茫然地看着黄少天。

浴室的灯光是昏暗的暖黄色,黄少天的眼睛似乎笼罩了一层粘稠的潮气,但又格外晶亮,闪烁着足以穿透浓雾的锋利的光。一对上眼神,一种本能的畏缩感突然袭击了孙翔的心脏,虽然黄少天什么都没做,但孙翔还是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攻击性和侵略性,像一股破空而至的巨大海风。

“你先洗澡。”黄少天顿了顿,笑说,“还是说我们一起洗?”

黄少天声音低哑,尾音上扬,听起来颗粒感浓重,像猫在耳朵边上挠砂纸。

这时候孙翔才觉出紧张,也不知道为啥,反正第一次都没现在这么紧张。第一次或许是发情期的缘故,荷尔蒙帮忙消解掉了一部分紧张感,但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只是非发情期的普通一天,孙翔头脑清醒身体清醒,没有生理性的偏颇,判断力也是在线的,自然有一百个紧张的理由。

孙翔呆站着半天没说出话。

黄少天看出他紧张了,笑了一下,离开浴室顺便关上了门。

黄少天模糊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听起来又很明亮了。

“你自己洗吧,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内后悔还来得及。反正先跟你打好招呼啊,这次可跟上次不一样,这次我可能顾不上迁就你了,你之前不是问我易感期吗?那我直接告诉你吧,我现在就在易感期里,所以你想清楚点儿啊,别随随便便就挑战极限,后果很可怕的。”

黄少天倚着浴室门把话说完,又等了十几秒,孙翔没回答,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呦呵这个小朋友怎么这么倔强。

……行吧。

黄少天发了会儿呆,然后飞快跑去卧室里翻抽屉。

“靠靠靠靠靠……老子紧急抑制剂呢……”

黄少天一使劲把抽屉扯了下来,抱在腿上一通翻腾。

不管怎样抑制剂还是要来一点儿的,他很久没正儿八经这么过易感期了,对方又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黄少天害怕自己太过分了吓到人家。想到这里,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开始在心里骂孙翔:妈的,简直就是个小混蛋。

黄少天把整个抽屉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没开封的套倒是找出来两盒。黄少天只能自暴自弃。算了算了,那就让小混蛋完整感受一下大人的世界到底有多可怕咯?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大放厥词百般挑衅。黄少天挑了挑眉,把安全套的包装纸撕下来,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一盒三个,应该够用吧,黄少天也拿不太准,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另一盒也拆了。

浴室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是孙翔的声音:“我洗好了!”

“哦,那你出来吧,换我。”黄少天没回头。

他把抽屉塞回去,转身出了卧室,孙翔披着浴巾,头发滴着水,正站在浴室门口远远看着他。

“你先把头发吹干,要不然湿着睡觉会头疼。”黄少天瞥他一眼,打开柜子找出吹风机。

孙翔乖乖接过来,小声说:“你这次是不是又要洗半个小时啊。”

语气特别怨念,看来上次黄少天的所做作为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黄少天笑出声:“上次不好意思啦,这次不会了。”

“……”孙翔一脸怀疑。

孙翔的肩膀和胸前都是水珠,擦也擦不干净,水都是从发梢滴下来的,沿着肌肉线条淅淅沥沥往下流,整个人散发着潮乎乎的水气。黄少天倾身靠近,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孙翔湿漉漉的脖子,再用舌尖舔了舔,轻快地说:“这次只洗两分钟,想跑就赶紧跑,这可是最最最最最后的机会,不然等我出来了,你别想从床上下来了你。”


tbc

下章不知道要不要开车!


今天被真人版那个图搞得我,笑了半下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谁把它转到我首页的!!我要指名道姓跟此人绝交!!(是远哥


开心!!后天开始可以填异类了!!!!(应该可以吧)

标签:黄翔
 
 /  热度: 387评论: 47
评论(47)
热度(38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