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64

11# 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Sleepmakeswaves

 

64

黄少天被钉在恐惧与孤独交叉构成的十字架上,这只是一个荒谬如错觉的瞬间,他的灵魂沉于河流底层,周围安静且漆黑,淤泥和砂石将他掩埋。他与所有的世界失去联系,与世界的所有失去联系,无论好与不好、爱或不爱,一概成为无法感知的乱码,他丧失了自体情绪的拥有资格,似乎变为千万无机物之一,美好与糟糕同时脱离身体,像一滴水或一团空气,或是一簇即将熄灭或即将燃起的火焰。他无法走动,无法挣脱,如此站在茫然与黑暗中,时间无法控制他,空间无法制约他,他站在这里很久很久,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他知道他总会等到的。

 

MEGA0147年,SHF回廊

喻文州走过几段狭长的廊道,地板与天花板十分光洁,像两面相对而立的镜子,将现实画面清晰反射,形成了向上与向下的无尽延伸的空间错觉,如一条条平行且一致的明亮河流。走到最后一道闸门之前,喻文州习惯性地低了一下头,与地板另一端的自己对视。

闸门的密码系统启动,喻文州抬眼,进行了一系列繁琐的身份核验。

喻文州要去的地方是回廊的“核心”,也就是闸门之后的房间,这里是整个回廊安全等级最高的地方,保险起见,除了拥有准入资格的几人之外,其他人无法随意进入。喻文州站在门口,走廊的明亮灯光将他的影子投射在漆黑屋内的地板上,地面上形成一个长方形的明亮光斑,喻文州输入指令,屋内照明依次启动,点亮了一个巨大的复杂空间。

这里的天花板有二十几米高,屋内装载着无数琐碎的器械,或粗或细的线路暴露在外,交叉缠绕堆积在一起,这个房间混乱得像一个乱七八糟的破仓库,甚至拥有上千块老旧的实体显示屏,这让这里的一切看起来更加落后与笨重,与这个世界的科技风格格格不入。

喻文州进入房间,将闸门关闭,屋内的空间被填充得满满当当,喻文州需要偶尔侧身才能穿过为检修人员预留的狭窄间隙。他走到主控制台面前,启动系统,“核心”的这套控制系统也十分古老,甚至需要漫长的五秒启动时间,巴掌大小的屏幕上飞快闪过白底红字的一串串代码。喻文州撑着控制台静静等待,直到它成功启动至最后一步,屏幕中央蹦出一个简洁的三角形符号,这是两百多年前第一区DIMEN高等学校的物理研究所logo。喻文州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怀念。

他调出操作键盘,输入了几条指令,确定系统运转正常之后继续敲敲打打起来。

半小时后,回廊顺利完成了第79次通道转移。

喻文州结束工作,离开核心房间之前按照惯例走了几遍检查流程,然后将系统待机,巨大的房间恢复了静谧与黑暗,他从内部打开闸门,外部走廊的灯光迎面而来,一寸一寸笼罩了他的身体。

门外站着郑轩,不知等了多久。

没等闸门完全开启,郑轩已经激动地扑了上来,一把抓住喻文州的胳膊把人从房间里拖出来,另一只手迅速操作闸门设置,将门重新关好。

“你怎么过来了?有急事?”喻文州没反应过来,离开“核心”房间后,手腕的监测仪器立刻实时更新了外部辐射的数据,喻文州低头看看,“转移出了问题?”

“跟这个没关系。”郑轩拉着他一路往外跑,声音有些发抖,“我们找到黄少了。”

喻文州猛地抬起头:“什么?”

两人钻进交通井,郑轩回头看着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刚刚传回来的消息,找到黄少了,就在之前我们偶然发现的那片RID区域。”

喻文州心脏一起一伏,艰难地问:“活的还是死的。”

郑轩低下头:“不知道。”

交通井将他们送至目标楼层,大门打开,喻文州率先出来,直奔第三会议室。会议室里的几个人正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似乎已经等了喻文州很久,喻文州一进门就被拉到了会议桌旁边。

“这是黄少天的具体位置。”张新杰把虚拟模型推到喻文州面前,有一处标记了一个红色三角形,“刚刚你在‘核心’房间里,第一时间联系不到你。时间紧急,周泽楷和方锐已经过去了。”

喻文州闭了一下眼睛:“好。”

他勉强平静下来,伸手调整模型,切换视角,拉大。

两个月前,周泽楷收集情报经过RID区域时偶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SHF尸体堆场,目测有近千名死去的SHF被集中丢弃于此,周泽楷带回了少量组织样本,经过检测,可以确认这些SHF均死于过量辐射,死亡时间均不超过三个月。此后,回廊又多次去RID区域收集情报,将所有信息整合之后,他们可以确定有大量SHF被人类集中关押或控制,人类正在进行一些与辐射有关的实验,RID的这些SHF全部死在人类的辐射测试实验中。

这个发现给回廊带来了巨大的希望与巨大的绝望,希望于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的SHF幸存者,绝望于这些幸存者们正被控制于人类手中。回廊内部也因此事出现了分歧,一部分人认为当务之急是寻找同伴的下落,救人要紧,另一部分人认为这种想法太过激进与冒险,很有可能造成回廊坐标的暴露。两方至今僵持不下,目前回廊除了保守的情报收集之外并未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当时回廊并没有把黄少天的失踪与这个发现联系在一起,截至当时,黄少天已经失踪整整十四个月零二十三天。

回廊系统名单中,黄少天的名字与照片一直未被替换为象征死亡的单色,备注只是显示为“离线失联”。黄少天失踪一年多,回廊依旧无法确定黄少天的死亡,或者说是不愿意确认黄少天的死亡,他们一直没有找到黄少天的尸体。黄少天出事之后,回廊第一时间采取措施,一路追查到黄少天藏身过的城市遗迹中,他们在狭窄的小巷子中发现了黄少天停留过的痕迹,地面与墙面沾了黄少天的血液。这是黄少天最后停滞的地方,线索于此处断掉,他们猜得出黄少天是被人类带走了,但无法判断出具体被带到了哪里,也无法判断黄少天存活与否。

其实回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黄少天落到人类手里的存活几率为零,张新杰只是为了严谨才没有把死亡几率说到100%。道理都明白,只是不愿意相信,在见到黄少天的尸体之前,回廊绝对不会承认黄少天的死亡。

喻文州收回手,视线从模型上移开。

“是怎么……”喻文州的声音太过沙哑,他顿了顿,继续说,“是怎么发现少天的?”

屋内安静几秒,张新杰说:“周泽楷在RID捕捉到了黄少天血液的气味。”

“……”喻文州闭上眼睛。

血液的气味。不是心跳,不是呼吸,不是温度,不是声音,只是血液。喻文州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虽然他毫无奢求,也早就想到了理应的结果,但此时得到如此冰冷的血淋淋的佐证,依旧一时无法接受。会议室内的气氛格外压抑,没有人说话,房间的每个角落似乎都被惰性气体填充,难以呼吸。

喻文州等到精神世界里的血红退却了,才慢慢睁开眼睛,他的声音仿佛脱离了身体,早已不受他自己的控制,听起来倒像是出自别人之口。

“……找到就好。”过了许久,喻文州这样说。

 

RID地形以平原为主,死亡区域一片荒芜,肮脏的黑色地表混杂着蓝绿和锈红的色彩,土壤与空气都散发着金属融化时的刺鼻气息。

上千具SHF尸体堆放于此,这里如同人类选出的垃圾场,人类对此处的细节毫无要求。在他们眼中,死去的SHF只是一堆无用的生产废料,他们将其随意丢弃,慢慢堆成了一座耸起的小山。天亮了,没有太阳,只有灰蒙蒙的白色,平原的土地一望无际,地平线与铅灰色天空融为一体,天与地的分割处十分混沌,并不明晰。这座尸体山丘高大且静谧,地面早已被血液染红,断肢残臂弯折出的弧线长久定格,这里如同工厂的废料堆放地,或是失败零件的集中处理池。

周泽楷蹲在尸山血海里,把一具具同类的尸体拖出来堆到旁边。

方锐也在做同样的工作,小声问:“靠近了吗?”

周泽楷点了一下头。

黄少天的气味接近尸体堆的中心位置,必须把压在上面的尸体慢慢挪开才能把黄少天挖出来,被搬出的尸体们被简单堆在旁边,越堆越高,逐渐将两人围在其中。

方锐使劲拽出一截苍白的手臂,只有手臂,他低声骂了一句,将断臂扔到身后。或许是用力太小,这截手臂被“尸体墙壁”挡住,弹回来掉在了方锐的肩膀上。方锐睁大眼睛,先是一愣。他反手握住那只手,不知为什么,突然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了,他泄了气,把断臂重新拿在手里,慢慢将它僵硬的手指压平,又鼓捣了一会儿,让它定格在比中指的手势上。

“别挖了半天,最后只挖到黄少天一截胳膊。”方锐自言自语,又说,“等回去了,我他妈第一个报名自杀式轰炸人类实验室。”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

方锐问:“血腥味很浓吗?你预计黄少天的出血量是多少?”

周泽楷不说话,把一具新的尸体挪开。

方锐习惯了他的沉默。

“唉……”方锐把断臂扔到脚边,伸手继续挖坑。

 

超负荷的辐射隔离服早已开始报警,两人埋在腐朽森寒的尸堆中足足五个小时,向下挖了十几米,终于找到了黄少天。

方锐先从尸体的缝隙中看到了黄少天的手指,周泽楷还没说话,他就抢先凑了上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如此肯定这就是黄少天的手,他不敢碰,更别提将黄少天拉扯出来了,他生怕拉扯出来的根本不是一个完整的黄少天,只怕是半截手掌,或是半截身体。

“是他。”周泽楷说。

周泽楷把最后几具尸体移开,黄少天的肩膀露了出来,然后是膝盖和腰腹,最后是黑色的头发和惨白的脸。

黄少天的身体蜷缩着,侧卧着成为了这座尸体山丘的一部分,方锐呆站在旁边愣了半天,突然猛扑过去,这个过程用力很大,等凑近了,手上的力气却骤然减弱,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黄少天的脸颊,黄少天毫无反应,身体僵硬冰凉。

“没有呼吸和心跳。”周泽楷低声说。

“我知道!”方锐翻出几针药剂,直接注射进黄少天的心脏位置,“快回去。”

方锐把黄少天抱起来,用手肘按下了传送装置的开关。

 

黄少天被送进早就准备好的净化医疗仓,淡红色的隔离液瞬间被黄少天的血液染为暗红,喻文州沉默着站在一旁,右手半拢成拳抵在唇边。

张新杰盯着医疗仓的控制屏幕,敲打键盘输入了几条指令:“检测不到生命体征,但没有被注射过凝血的变定剂,主要伤害来源依旧是过量辐射,SHF本体自救的速度跟不上器官代谢的速度,造成器官衰竭。黄少天本身恢复能力惊人,他的身体净化速度和细胞更新速度都比其他SHF更快,但在过量辐射中,如果自身的纠正能力被削弱,一旦慢于代谢,黄少天就会有危险。”

方锐趴在舱体上,隔着玻璃看着浸泡在淡红色液体中的黄少天的脸。

“还能救吗?”方锐问。

“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医疗仓只起辅助作用。”张新杰沉默片刻,又说,“别太乐观,黄少天已经呼吸停止五天时间了。”

“……”

喻文州低下头,转身背对着室内的一切。灯光刺眼,空气干燥,隔离液的味道微微咸涩,血液的味道是腐朽的腥甜。喻文州缓了半天才把身体转回来。

“新杰。”

“也不是百分之百没有希望。”张新杰说。

“……”

“除了辐射,还有几处伤害也很致命。”

谁都能猜到黄少天到底经历了什么,谁也都猜不到黄少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张新杰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调整好医疗仓的模式,起身示意了一下站在门口的喻文州:“先去开会。”

喻文州站着没动。

方锐说:“你们去吧,我在这里守着。”

喻文州被张新杰搭住肩膀,地面上滴了很多暗红色的血液,喻文州一低头就能看到,这些红色液体从走廊一路延伸至此,直到医疗仓的入口。它们蜿蜒细小断断续续,像是小朋友装满花瓣的袋子破了洞,艳丽的花朵争先恐后涌出来,跟着孩子的脚步坠落在地面上,瞬间融化成一摊香甜的汁液。喻文州不慎踩到一些,立刻留下了几个血红色的脚印。

他被张新杰推到门口,扫描虹膜,房间的闸门应声而开。

方锐远远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想起一件事。

方锐问:“你们那个研究真的不再继续了吗?”

张新杰回头:“什么研究?”

方锐说:“龙。”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说:“对,已经终止了。要想进化到更高阶段,需要满足的进化条件太过苛刻,在这个世界里,这样的条件我们永远无法满足。”

“……”方锐闭了一下眼睛。

他不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太过失落。

“也就是说……”

“恩。”张新杰平静道,“也就是说,我们永远都不可能觉醒到‘龙’的形态了。”

 

tbc

 

 
 /  热度: 180评论: 19
评论(19)
热度(18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