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65

11# 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Sleepmakeswaves

 

65

长梦将尽之前,他听到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声音由远及近,像隔着厚重的大气层或是万丈海水。他知道自己将要从昏迷中醒来了,他一动不动地等待着,像一个被动的接收爱情的孤独患者,等待那个声音穿过浓雾、挟着足以震荡一整个空间的强大存在感来到自己的面前。比起光明,这更像一团火焰的实体。有人发现了他、抱住了他,大声地对他说:我找到你了。

 

MEGA0148年,SHF回廊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方锐刚好吃完饭过来找郑轩换班。

方锐一进门就见郑轩正在偷懒,瘫在金属椅子里抱着胳膊打瞌睡。其实SHF对睡眠的需求很低,睡眠在他们的控制范围内,是可以主动调节的诸多选项之一,多半SHF都不太喜欢把大量时间花费在睡眠上面,像郑轩这种非主流怠惰选手是SHF内部很不常见的。

方锐把人弄醒:“没什么异常?”

郑轩摇摇头。

方锐没接话,让郑轩赶紧去吃饭,然后转身看了看医疗仓里黄少天。淡粉色液体充斥着整个舱体,黄少天依旧双眼紧闭,但五官鲜活,好像下一秒就能醒过来,又好像永远都要停留在这样安定平静的状态中了。黄少天被救回来的这三个月里,回廊分出了几个人轮流观察黄少天的情况,一般是十小时左右换一次班,这是个比较无聊的差事,方锐固定接档郑轩,每次过来都能看到郑轩窝在椅子里睡觉。

方锐暗暗叹气。

是的,此时距离黄少天被救回来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一个月之前黄少天医疗仓的记录数据突然异常,几项指标波动,张新杰和方明华观察分析了两天两夜,得出的结论是黄少天或许还活着。这个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回廊,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近两年里最值得大家高兴的消息。

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是张新杰没有料到的,大概是黄少天本身生命力顽强,也可能是在人类手中的这一年里经历了过度改造,黄少天的SHF自愈特性被开发到极限,身体在濒临崩溃之前切换为自救与休眠状态,造成了一切生命体征彻底消失的假象。张新杰认为这样的休眠状态并非黄少天自我意志的体现。这相当于SHF有两套控制系统,大脑并不能永久获得身体的全部控制权,在遭遇危险或重创的危急时刻,SHF强大的身体本能拥有身体系统最高控制权的优先获取能力,如同每次计划都要有一个备用的planB,或是每次行动都要定好一个不常激活的应急策略。

所以黄少天的“死亡”其实是SHF肉体程序化的自救,它强行切断大脑的控制线路,封闭感知,将生命体还原至半机械状态,进而进入彻底的沉睡模式。张新杰草率地把黄少天的这种假死状态称为“冬眠”。这并非每个SHF都能拥有的通用能力,它的激活率与成功率极低,如同系统大崩溃后的自动校检,是死是活听天由命,百万分之一的生还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得住的。

现在张新杰只能判定黄少天“存活”,这个结论根据黄少天医疗仓数据中短暂的脑电波反应得出,但张新杰无法确定黄少天是否可以“苏醒”,毕竟没人见过冬眠的SHF,资料库中更没有类似案例,这片领域尚且一片空白,充满未知,不仅仅是张新杰对此一头雾水,人类看起来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情,不然是不会把没死透的黄少天直接扔到SHF尸体堆场的,如果人类早就发现SHF有假死的可能,一定会兴致勃勃地开个专题,为此研究实验好几个月。张新杰不得不感叹,黄少天可能是把这辈子所有的幸运值全都用在这件事情上了。生存太难,只要其中随便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黄少天微弱的生命都可能立刻终止。

的确,黄少天还活着,但能不能睁开眼睛、什么时候睁开眼睛,这并不在大家的控制范围之内,在黄少天真正醒来之前,一切意外与灾难都有可能发生。张新杰让大家不要抱太大希望,不要过度乐观,但在他宣布“黄少天存活”消息的当天,大家一起吃饭时还是没忍住开心地唱起了歌。

“他都能从人类手里活着回来,那肯定不会死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啊。”

方锐当时是这么说的。

这也是多数SHF内心的真实想法,或许是黄少天身上发生了太多的小概率事件,大家见怪不怪,总认为黄少天的清醒是个必然,总感觉事情发生在黄少天的身上就会降低难度变得简单,旁观者只看得到黄少天昏迷与清醒的两个状态,哪里知道他到底要经历多么艰涩的挣扎才能从一片漆黑的泥沼中挣脱出来。

“唉……”

方锐撑着医疗舱的控制台,无奈地叹了口气。

现在“黄少天存活”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消息了,这一个月漫长得仿佛十年,黄少天并未表现出任何即将苏醒的迹象。凉水是慢慢泼下来的,从最初的笃定到现在的麻木,方锐已经过了热血上头的激动阶段了。现在他闭着眼睛都能重建出这间房间的所有细节,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墙壁静音,净化等级最高,是个高标准的医疗室,房间中央挂着巨大的投影图像,上面蹦着密密麻麻的监测数据。

方锐又将数值依次检查了一遍,没什么异常。

除了一个月前的那次波动之外,这些数值就没再变过,这次也不例外。方锐心如止水,不低落也不失望。他把椅子拖到医疗仓旁边,准备如之前几次那样,一边看人类几百年前的老电影,一边度过这无聊的十个小时时间。

金属椅子偏离了预置的悬浮路径,被方锐拽到身后,他正要坐下,气氛却突然不对劲了。方锐的心脏猛地一颤,像是接收到了什么感应似的,心悸与心慌同时产生,他呆站在原地,房间内极为静谧,灯光惨白。

方锐的第六感向来比较敏锐,甚至可以判断出事情的好坏。

但这次倒突然茫然了,他愣了好一会儿,慢慢转动眼睛,静静地看了医疗仓半晌,医疗仓很安静,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可是诡异的感觉确实来自这里,这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又阴森,又雀跃。

他竟然有些不敢靠近了,停在原地呼吸了两秒。

下一个瞬间,尖锐的医疗警报声突然响起,如同一记炸雷,全息投影中的数据大面积飘红,将之前蓝色数值彻底掩盖。方锐猛地回过神,急忙冲到医疗仓旁边,呆呆地看着舱体中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的眼睛大睁着,方锐直接跟他对上视线,后背登时一层冷汗。

黄少天浸泡在粉色的液体中,隔着一层玻璃,面容看起来些微扭曲,甚至有些病态的癫狂,仿佛下一秒就要变成不可理喻的怪物,或是融化为一摊浓郁猩红的血水。方锐使劲眨了眨眼睛,黄少天又恢复面无表情了,不知刚刚的狰狞是不是错觉。方锐顿时感觉室温骤降,他很难形容这种诡谲的状态与氛围,黄少天醒了,明明应该值得高兴才对,但不知为何就是高兴不起来,甚至有些恐慌,仿佛醒来的根本不是黄少天,只是一个占用了黄少天身体的异形生物,这让方锐感到陌生。黄少天仰面躺着,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清冽空洞,森冷寒凉,这样的眼神似乎并不属于一个有呼吸有心跳的生命体,倒更像是金属机械的一部分,带着金属的质感与光泽。

方锐第一时间接通了张新杰和喻文州的通讯线路。黄少天似乎被惊动了,他的视线有了焦距,慢慢固定在方锐的脸上。

对视的瞬间,方锐捕捉到了黄少天眼中一闪而过的巨大戾气,他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地后退了半步,下一秒一声巨响,医疗仓的透明玻璃轰然爆裂,隔离液喷薄而出,黄少天的手臂直接穿透了舱体的外壁,徒手将医疗仓的舱门撕出一道可怖的缺口,他慢慢坐起来,胳膊被破碎的金属边缘划得鲜血淋漓,却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

房间闸门外的走廊传来了一些响动,接着是闸门扫描开锁的声音。

黄少天充耳不闻,他慢慢转过头,看着惊呆的方锐。

房间中已经一片狼藉,在血和金属的衬托下,黄少天周身笼罩着一层压抑的暴戾,目光森寒,眼神阴狠,直面方锐时如同注视着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喻文州还没把医疗室的闸门打开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巨大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在了墙上,或者什么东西爆炸了。门开到一半,喻文州侧身挤进去,眼前是一片出乎意料的混乱。

他尚未看清局面,先喊了一句:“少天!”

“别这么叫他!”方锐艰难地咆哮。

抽空回应的这一句话让方锐的注意力有些分散,这个短暂的空隙立刻被黄少天抓住,手腕一扭想要碾碎方锐脊椎的第二块骨头,方锐连忙矮身躲过,试图反将黄少天撂倒。他的意图被黄少天察觉了,黄少天并未闪避,倒是顺势按住了方锐的手臂,一个拧身将其抡甩在墙壁上,这一下用了十成十的力气,骨骼与金属撞击发出巨大的响动,方锐被撞得眼前一黑,喉咙登时一片腥甜,没等反应过来,又被黄少天扣着肩膀重重摔到地上,一口血咳了出来。

方锐对着惊愕的喻文州喊:“把他弄晕!”

喻文州立刻回过神,拉出控制面板,按了一串简短的指令,随后屏住呼吸,房间瞬间被浓稠的白色喷雾填满,过了两秒,雾气中传来一声沉闷的重物倒地的声音。

方锐死里逃生,憋着气冲到门口,一把将喻文州拽出了门。

“没事吧?”喻文州紧张地问。

方锐摇摇头,声音嘶哑:“黄少天可能受什么刺激了,一醒过来就不太对劲……我喊了他一声,他就疯了一样扑过来了,下手特别狠。”

方锐全身上下惨兮兮的,他努力调整呼吸,试探着摸了摸右手小臂,一使劲把错位的骨头掰回原位。疼还是挺疼的,方锐的表情微妙地扭曲了一秒。

方锐等自己平静了一些,继续说:“他好像对‘黄少天’这个称呼很排斥,我这么叫了他好几次,本来想让他清醒过来的,没想到他更失控了,差点儿把我弄死,我还不敢还手。”

“……”喻文州沉默着,微微皱眉。

“先别随意跟他沟通,别刺激他,等让张新杰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再说吧。”

“好。”喻文州点头。

两人站在门口等了两分钟,直到屋内的安定喷雾被净化干净,喻文州才重新扫描身份把房间的闸门打开,扭头对方锐说:“我进去,你先别进来。”

房间中静悄悄的,没了白雾的遮挡,目之所及全是废墟般的混乱,金属墙壁有几个触目惊心的凹陷,医疗仓已经被彻底破坏,地板上残留着一大滩淡粉色的隔离液。黄少天侧躺着,毫无反应,身体微微蜷缩起来,身上还穿着医疗用的淡蓝色防护服。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跨过狼藉,蹲在黄少天身边,他想把黄少天的身体放平,掰过黄少天的肩膀时,正好与黄少天睁大的眼睛四目相对。

喻文州吓了一跳。

黄少天还醒着。这显然出乎喻文州的意料,刚刚的安定喷雾本该足够黄少天昏睡两个小时,看来是黄少天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或主动或被动的改变,很可能已经对这种浓度和型号的安定剂产生了免疫。想到这里,喻文州涌出一些极为复杂的情绪,晦暗且压抑。

房间内空气的流动十分缓慢,两人身体僵硬着,就连呼吸都变得格外谨慎。

黄少天并无其他动作,也不说话。

黄少天阴森森地瞪着喻文州。

 

tbc

 
 /  热度: 160评论: 9
评论(9)
热度(160)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