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翔周】小幸运 43

你们猜我今天能几更?中秋出去玩,我得在中秋之前搞完它(doge)

我翔两手空空去提亲,打了白条x

43

 

周泽楷出校门的时候直打飘儿,但又前所未有的平静,好像终于解决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心事。当然,周泽楷并不怎么把它当做心事,只是别人都看得很重的样子。他低着头没走两步,就被人一把抱住,飘上来的烟味很熟悉,接着是盖过来的吻,阳光刺眼,街道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他被按在学校围墙的栏杆上,呼吸困难。

孙翔吻了一会就停下了,呼吸抚在周泽楷颈侧裸露的皮肤上。

两人抱成一团,一起被六月底的阳光晒得犯困。

周泽楷眨眨眼睛,突然笑起来,小声说:“孙翔,毕业了。”

 

孙翔拉着周泽楷去河边公园的树荫底下坐着发呆,头顶上尖锐的蝉鸣把时间拉得很长,懒散夹杂喧嚣。河水早就干涸了,河底杂草丛生,是个失败的河道改造。两个月前生物老师还拿它当破坏微生态圈的案例给他们讲课,现在他们却坐在这里吹着夏风晒太阳,不过短短一个月,已经不用再分神去想其他了。

周泽楷坐在孙翔旁边,手里捧着柚子茶,昏昏欲睡的模样。

孙翔发着呆,眼中沉淀着一整日的阳光,他好像在跟周泽楷说话,但声音小得又像是自言自语:“周泽楷,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我要带你看极光,还要带你爬最高的山,要和你看好多个日出和日落,去看海和雪,去坐世界上最大的摩天轮和最高的过山车。我就是想带你去看所有想见不敢见的风景。”

周泽楷没听到他的嘀嘀咕咕,靠在他的肩膀上已经睡着了。

 

周泽楷没急着告诉爸妈自己改志愿的事情,他和孙翔又玩了十多天,学校出录取结果的那天,他们哆哆嗦嗦去网吧查成绩,确定两个人都被录取之后,孙翔先是抱着周泽楷笑了好半天,然后一抽一抽地哭,周泽楷半个肩膀都湿了。

当晚,周泽楷回去跟家长坦白,一向平和的父亲当场摔了碗,不让周泽楷再跟孙翔有任何联系。

孙翔不知情,正趴在班级聚会的饭桌上打牌。

一边玩一边聊天,近几天各高校陆陆续续出提档线,话题总逃不出谁爆了冷谁滑了档。

孙翔不吭声,直到被人推了肩膀:“听说周泽楷第一志愿改了好几次?一班老师好像都快被气晕过去了。”

孙翔点头,甩出六张牌,四带二,然而已经没人在意这个了。周泽楷的事更有爆点,饭桌上炸成一团,叽叽喳喳格外喧闹。

“卧槽周泽楷考出去了!?为啥啊。”

“他是不是特喜欢那个学校?情怀?”

“可能是?理由千千万嘛,什么都能影响决定的。”

“反正那么多学校随便他选……选择权在他。”

“但是我还是觉得无法理解啊,感觉好可惜,明明最好的就在身边,他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孙翔特别无奈地笑了一声。

讨论的小群体立刻重新注意到他,有人反应过来:“哎,孙翔你是不是跟周泽楷报的一个学校?”

“嗯。”

饭桌上静了两秒。

联系孙翔和周泽楷的关系,豁然开朗,有人嘴快:“卧槽原来周泽楷改志愿是为了……”他被旁边人拍了一下,好不容易憋回去,没敢说出后半句。

孙翔自己补完:“为了我。”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手里的牌哗哗往外扔。

“卧槽……”大家小声嘀咕起来。

“别讨论这个了。”江珊赶紧拍拍桌子,“至于这么感慨嘛?”

她理之当然:“孙翔就是周泽楷的情怀。”

 

再怎么风雨飘摇的气氛,周泽楷也能一声不吭,特别擅长沉默的反抗。他趴在卧室里抱着pad看恐怖片,一晚上看了三四部。

事情已经这样了,没法改变,虽然这学校也特别好。但突然听到这个结果,谁都不能立刻接受,更何况父母。冷静下来除了惋惜别无其他,不可能复读,也没准备出国,性价比最高的选项就是接受现实,周泽楷应该早就想到这样的结果了,他一直都聪明。

家长不消火,周泽楷就不闹也不吭声。

孙翔睡前给周泽楷打电话,没人接,第二天睡醒了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等到中午,孙翔实在憋不住了,他几乎立刻猜出发生了什么,游戏打了一半越想越慌,一刻也等不下去。他换了衣服出了门,打车到周泽楷家的楼下,仰着头去看周泽楷卧室的窗户,没拉窗帘,大概有人。

孙翔咬着指甲原地踌躇一会,然后转身进了单元楼。

他对着周泽楷家门口深呼吸了几下,屈起手指敲了门,隐约脚步声传来,开门的是周妈妈,看到孙翔之后愣住了,眼中涌出满满当当的难以置信和愤怒。

“阿姨好。”孙翔礼貌地小声说,“周泽楷在家吗?”

周妈妈嘴唇抖着,熟悉的黑眼睛里全是难过。

她说:“不要再来找小楷了。”

门被砰地关上,带起的气流吹得孙翔眯起眼睛,他对着紧闭的门板又站了一会,却不敢继续敲门了。

孙翔只好坐在楼梯间里发呆,左手的指甲咬断之后换了右手的咬,楼梯间里的条窗渗进阳光,粉末灰尘慢慢地飘,浮在光明里无所遁形。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地板上的光斑一点一点变着位置,从西挪到东,背景从静谧午后过度到半下午的空灵,又跑向傍晚时的喧嚣。

 

周泽楷一整天没说一句话,只吃了一丁点东西,晚饭时候他抱着pad睡着了,半张脸陷在枕头里。周妈妈轻手轻脚进来,看他睡得沉,没有叫醒他。

饭桌上只剩了两个人。

周爸爸叹了口气:“走了吗?”

“没有。”她摇摇头,“坐在楼梯上,一下午了。”

“……”

周妈妈容易心软,轻声说:“你也不能全怪孙翔啊,做决定的是小楷。”

“我知道,但这从来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小楷这样,非要找个源头我才能甘心。”

“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小楷太固执了,就随他去吧。”

“怎么敢?”周爸爸皱眉,“现在是为了孙翔改志愿,以后呢?他会因为孙翔失去多少东西?而且这种感情,没有婚姻,不用负责,能维持多久?我们也有错,早让他们断了就好了,一点儿都不该迁就。”

“可是小楷这样……真的劝不动的。他可以一个假期不出门,不说一句话,他肯定可以的。”

话题太沉重了,饭桌上又沉寂下去,再无人说话了。

 

孙翔趴在膝盖上睡意朦胧,天已经全黑了,走廊的灯时亮时灭,电梯运行的声音来来回回。

就在孙翔几乎跌进梦里失去意识的时候,开门声响在耳边,声控灯亮了。他猛地清醒,赶紧回头,看到周泽楷家的门开了一条缝,周妈妈平静地看着他。

孙翔撑着地站起来,起得太急,脑供血不足,身体晃了两下。

孙翔小声说:“阿姨,别再怪周泽楷了。”

她摇摇头,垂下眼眸:“你先进屋吧。”

孙翔脸上一瞬间的惊讶,又很快被莫名的坚定替换掉。他很紧张,用力捏着手心,礼貌地打过招呼后,就一直盯着周泽楷紧闭的卧室门,语气小心翼翼的:“我能看看他吗?”

周爸爸说:“不能。”

孙翔咬着嘴唇:“叔叔阿姨,真的别怪他,也别生气了。”

“你们不要再联系了。”

长辈的目光严肃锋利,杀伤力太过巨大了。

孙翔直视的时候格外艰难,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移开视线,再害怕也要挺直后背站在这里,他没点头也没摇头,眼中有火焰,憋了半晌,只说出一句话:“他……吃晚饭了吗?”

旁边周妈妈哭出来,手挡在鼻尖前面,干脆整个人都转过去,给孙翔留了个颤抖的背影。

孙翔张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

他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固执得可怕,任何胆怯都不构成威胁,困兽犹斗垂死挣扎。他一步都不能退,他退了,周泽楷就孤零零的了,他不可能放周泽楷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多狂风骤雨般的艰难,他不可能,他做不到。

他坚持了很久,终于等到哭声停了,等到屋内岑寂,世界荒凉。

孙翔终于等到周爸爸叹气的妥协:“你去看看他吧。”

 

卧室里的灯关着,一片漆黑,明亮的光斑随着孙翔推门的动作蔓延开,凌乱的地板上刻着孙翔修长的影子。

他已经对周泽楷的卧室很熟悉了,两三步跨过地上摆放凌乱的书。周泽楷正在睡觉,裹着毯子缩成一团,半张脸都遮住了,只露出高挺鼻梁、紧闭的眼睛和光洁的额头。

孙翔轻轻推醒他,用气音喊他:“周泽楷。”

周泽楷睫毛抖了抖,慢慢睁开眼,好不容易才对好焦,不可置信一般眨了好几下,他没想到自己一睁眼会看到孙翔的脸,结结实实愣住了。黑夜中的黑眼睛起了风,涌出朝朝暮夕和万古千秋。

“孙翔?”

他一把搂住孙翔的脖子,特别用力。

孙翔被扯得不得不弯下腰,试图把周泽楷的手臂拽下来,但抱得太紧,根本拽不动。

孙翔小声问:“你饿吗?”

周泽楷不回答。

孙翔说:“你先吃饭。”

周泽楷还陷在迷茫里:“你怎么来了。”

“我联系不到你,只好来找你。”

“……”周泽楷闭上眼睛,额头抵着孙翔的颈窝。

他的后背被孙翔拍着,是一种奇妙的安抚。

孙翔说:“周泽楷,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恩?”

“我再也不会骗你了,你也不能再为我放弃别的东西。然后我们永远都不分手,好不好。”

“……”周泽楷手臂上的力气一点一点卸掉,他被孙翔按着肩膀躺回去,黑暗中眉眼模糊。

孙翔又问了一遍:“好不好。”

等了片刻,等到周泽楷慢吞吞的一声:“好。”

孙翔直起身子,推门出去了。

周泽楷眨眨眼睛,对着天花板愣神,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下了床跑到门口试图开门,但怎么也打不开。他隔着一层门板清楚听到孙翔的声音。

孙翔说:“叔叔阿姨,对不起,我不想分手。”

周泽楷用力拉门,孙翔却紧扣着门锁,两人隔着一道门掰手腕,谁也不让步。

孙翔说:“我会告诉他,他付出的没有错,我就是最好的,比所有人都好,他没有看错人,我会把他为我放弃的那些全都还给他,十倍的。我不会欠他,也不会再让他为我做这些了。”

“……”周泽楷揉揉眼睛。

他手上没有力气了,放弃了,翻身倚在门上,跟孙翔背靠着背。胃里突然难受起来,一直没有的饥饿感涌上来,好像捱过了好长好长一段黑暗,终于见到光明。

孙翔直视长辈的眼睛,面对面跟长辈说这些,压力巨大,但他必须要说。周泽楷的父亲没想到他这么狂妄,满身少年气,不顾烈日灼心,绝非白日焰火。长辈叹气:“你要怎么证明?”

“……”孙翔皱了眉,没有说话。

“你父母知道吗?”

“知道。”

“同意吗?”

“暂时不同意。”

“两边家长都不同意,你也要这么坚持吗。”

“……恩。”

周爸爸笑了一声。

孙翔身上的光几乎炸开了,明亮到刺眼的程度,孤注一掷破釜沉舟。周泽楷低下头,隔着门似乎都能听到孙翔的心跳声。他身体里揪着,如同等待审判,但没有铺天盖地的惧怕和惊恐,甚至十分平静。就在刚刚,听着孙翔说着这些,他最后的一点害怕也被扯离了身体,飞出九天之外,消失在世界尽头。

门外沉默了很久很久。

“好。”周泽楷终于听到了父亲妥协的声音,“但是我不会给他生活费和学费的,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周泽楷脑中霎时一片空白,没有预想的兴奋和明亮,只是突然世界都空旷了,他这次真的是彻底脱力,瞬间又饿又困。周泽楷倚着门慢慢蹲了下去,好像已经可以看到好远好远好远的远方了。

半晌,孙翔带哭腔的声音传过来:“谢谢您。”

 

十九岁的年纪,没有世界末日,没被琐事压垮,每天开开心心。没见过高岸为谷,也不屑深谷为陵,不理解和光同尘,学不会哀而不伤,知世故不世故,一些恰好懂,一些又恰好不懂。

见过的很少,想要的很多,对未来有一万个展望,好像有撼地摇天的气力,笑起来都比别人好看,一切刚刚好。信我所信,爱我所爱,恨我所恨。

坚韧纯粹,白似冰雪。

 

tbc

然后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挡住他们了

上一章评论里出现了好多好多学霸QWQ,大家简直太厉害了(抹泪)


 /  热度: 553评论: 54
评论(54)
热度(553)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