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11(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过渡一下! 


11

黄少天外卖还没开始点,水刚倒了半杯,卧室里突然一声响动,黄少天手一抖水洒出去一半。这声音听着不太妙,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随手抽了几张抽纸蹭茶几。茶几上还放着昨晚的烧烤宵夜,一口没吃,现在已经一副过期的质感。

黄少天等了两秒,卧室里安安静静没再出什么声音,他这才扬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屋里静悄悄。

黄少天重新倒水,端杯子进屋,推开门发现寸步难行,地板上毛毛躁躁的一大坨正好把进屋的通道挡了个严严实实。

孙翔裹着被子坐在地板上,闻声回头看黄少天。

可能是自下而上的角度问题,也可能是孙翔的状态确实不好,黄少天从孙翔的脸上看出了好多惊恐和可怜的结合体,这种表情并不常出现在孙翔的脸上——应该不常出现——虽然黄少天也没见过孙翔几次,但孙翔是个很不会掩饰自己的人,这有限的几次的接触里黄少天从没见过孙翔表露出这样明显慌张的情绪,就算在床上被压制得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也没有表现得太过瑟缩,总之是个很强势很自我的小朋友,现在突然这样还真有点儿人设崩塌的反差感。

“刚刚那一声怎么回事,你从床上摔下来的?”黄少天想把孙翔拉起来,但腾不出手,看了一圈也没有放杯子的地方,他也不好意思直接从孙翔身上跨过去,就先蹲下来跟孙翔平视,“是不是摔疼了啊脸色这么差,你要身体不方便的话就别乱动啊我又没赶你走,非这么着急下床干嘛,还是你想去洗手间?我扶你过去?”

孙翔使劲摇头,依旧一脸惨白。

黄少天笑出声:“到底怎么了啊,先喝水吧。”他把杯子递过去,看孙翔傻乎乎的样子又调侃两句:“别跟我说是被易感期alpha吓到了,要真被吓到了的话记得以后别这么慷慨了啊。”

孙翔一口气把整杯水喝光,空杯子塞回黄少天手里。

“不是……我要回家了。”孙翔小声说。

黄少天愣了愣,这展开不在黄少天预料之中。

孙翔突然这样黄少天真有点儿不适应,孙翔毕竟是个大半夜跑过来非要约炮的思路清奇omega,现在突然乖得判若两人,像切换到了另一个人格上似的,这人设的转变也太迅速太彻底了一点儿吧,险些让黄少天产生出了可以跟孙翔正常沟通的错觉。实话说孙翔还是黄少天第一个在家里上床的非交往omega,黄少天也是第二天醒了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这应该是易感期的错,平时再怎么理性的alpha到了易感期里也或多或少会有些情绪或意志上的变化,如果不是易感期作祟,黄少天肯定不会在自己平时睡觉的床上跟孙翔干这种事,就算非要打炮也会把孙翔带去附近宾馆,或者干脆转移去孙翔的家里。反正环境一定要相对陌生才行,不然自己的房间太熟悉了或许会让人产生出放松警惕的漏洞,反应到床上就是情谊与柔和的滋生,这不是黄少天想要的结果。他虽然看起来亲和值很高,见人爱人,但所表现出的热烈和亲昵多半只是他沟通交往中的习惯,真正的一面他保留得很彻底,轻易不会“施舍”给生命中的芸芸过客。

显然孙翔现在就是过客之一,只是莫名其妙“特权”了一次,黄少天在私人领地的纯洁度方面莫名强迫症,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新世纪好A,黄少天还是通情达理地做了些情理上的让步。

“这么急着回家?你下午是有什么事儿吗,没什么要紧事的话就别乱动了,你现在也不太方便,就先躺着吧等晚上应该能休息得差不多了,到时候你想回去再回去。”黄少天停顿一下,补充,“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下午应该不在家,你随便待吧,想待到几点就待到几点,等我晚上回来你再走也行。”

黄少天的后半句话是瞎扯的,其实他下午屁事儿没有,非要说有事,那也只有临时起意准备去便利店买几盒备用紧急抑制剂这一条,便利店楼下就有,只用十分钟就能把这条唯一事项从备忘录里勾掉,根本用不了一下午。黄少天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随便找个理由打消孙翔的顾忌。

孙翔好像也的确被黄少天这几句话安抚了,平静了许多,反正没刚才那么失魂落魄了。黄少天随便把空杯子放在地板上,腾出手使劲把孙翔拉起来,拉到床边想让他躺回去。

孙翔没听话,侧身躲开了黄少天的手:“我也不想回去,可是……”

黄少天挑眉等下文。

孙翔语速很快声音很小:“可是刚刚我爸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就……”

话说了一半,被客厅那边的敲门声打断了。

黄少天以为又是快递,他示意孙翔等会再说,然后出去开门,孙翔慌慌张张伸手拦了一下没拦住。

“你先等等!!”孙翔赶紧喊了一声。

黄少天已经把锁打开了,门刚开了条缝就被外面的人伸手扣住,力道很大地使劲一拉,入户门大开,迎面的走廊风吹了黄少天一脸,跟着走廊风进屋的还有一丝缥缈的不算善意的alpha信息素。

黄少天茫然地看着站在门口气场可怕的陌生男人:“你是……”

孙晗面色阴沉,先瞪了黄少天一眼,然后抬眼看向室内,咬着牙问:“孙翔呢?”

 

从孙晗敲门开始,到孙翔被孙晗带走为止,这风云变幻的十分钟里黄少天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孙晗跟孙翔的关系,看到孙晗直奔卧室把孙翔从床上扯下来的时候黄少天还生气地拦了一下,语气还挺严肃的:“你到底谁啊跟孙翔什么关系,他现在身体不方便。”

孙晗本来只是开门的时候目光在黄少天身上停留过,进屋之后就完全没再给黄少天画面了,全当黄少天是一团空气,结果听了这话又有些意外地看了黄少天一眼。

孙晗冷笑一声:“那你又是谁啊,你又跟孙翔什么关系啊。”

这找茬的态度弄得黄少天有点不爽,他也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人,耐性从来不是留给陌生人的,眉一皱就要开怼,孙翔赶紧踢了孙晗一下:“回家!”

这一嗓子成功拉回了跃跃欲试准备干架的两个alpha的注意力。而且“回家”这两个字以及孙翔理直气壮的语气以及孙翔熟稔的肢体动作顺便还让黄少天顺理成章地想歪了,黄少天瞪大眼睛,一脸“不是吧”的表情。

孙翔不情不愿地解释:“我爸!”

我靠……!什么玩意儿啊!还不如直接想歪了呢!

黄少天更懵了,老子刚才就不该介入你们这场纠纷!黄少天简直想两眼一闭直接装死,感觉所有提起来的底气就像被切断引线的气球一样越飞越高越飘越远,视角一下子从第一视角变成了上帝视角,说啥都没立场了。

黄少天一时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眼神看孙晗:“呃……”

幸好孙晗也没再跟黄少天说什么,避免了更深一步的尴尬。

这场面已经远远超出了黄少天的认知范围,也超出了黄少天的控制范围。他看孙晗面色不虞,总觉得孙晗是误会了什么,可是到底误会了什么呢?都不知道问题在哪儿,更别提解决了。黄少天本来是想替孙翔解释两句的,但仔细想想不管怎么说都不太合适,看孙晗这低气压的状态,说不定一言不合就能打起来,或许还会打乱孙翔的招供计划搞得孙翔更难办,所以黄少天干脆什么都没说。毕竟黄少天一点儿都不了解孙翔的爹的怒点,不想随便撞枪口,说我们这次只是意外不会再有下次了放心吧,说不定人家来句你没担当;说我们安全措施很完备的而且基本是你儿子主动的我没有强迫他所以你不用担心,说不定人家来句你推卸责任;说我们只是走走肾我完全没想跟你儿子谈恋爱不会让你儿子上学期间早恋的,说不定人家觉得你这是骗炮。反正怎么说都不太稳妥,黄少天头一次觉得说话是真他妈的难,而且一旦说不出话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清白不保的危机感——编排故事的权利全在孙翔手里,万一孙翔求生欲极度旺盛,为了活命无所不用其极睁眼说瞎话直接给黄少天扣个人渣禽兽的剧本,黄少天也是有口难辩。

这都他妈什么事儿哦。

黄少天越想越无语,到最后愣是一言未发,默默目送孙家父子俩出门。

人一离开,屋里顿时安静了许多,气氛也松懈下来了,这种上一秒闹哄哄下一秒静悄悄的突变很容易产生出后知后觉的荒唐感,荒唐到黄少天笑出了声。

可真有意思。

黄少天的情绪迅速冷却下去,变成了不痛不痒的冷淡。他倒也不是对孙翔有意见,他只是觉得挺好笑的,毕竟所有的事都是孙翔控制主动权,黄少天只负责被刷新三观,他没有义务对孙翔的所作所为产生任何行为或情感上的配合。

其实孙翔缩在床上的时候都没穿衣服,黄少天抽空想了想,孙翔刚才从床上扑腾下来的那一下应该是要起来换衣服的,可惜没来得及就是了。黄少天也不太记得自己在孙翔身上留了多少痕迹,但前晚上确实没怎么收敛,估计孙翔身上挺精彩的,礼尚往来起码跟自己身上的差不了多少吧。黄少天收拾了一下客厅,扔垃圾顺手去洗手间照了一下镜子,他已经把上衣穿上了,但脖子还是有很多遮不住的地方,不知道刚刚孙晗有没有注意到。

黄少天“啧”了一声,没再想这事儿,最后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可别再跟孙翔扯上关系了,年纪大了演不了过山车剧本,要不起要不起,缓缓告辞。

 

或许是孙翔被家长收拾老实了,终于知道收敛了,也或许是大家都回归了正常生活所以又产生了奇妙的时间差,这次之后黄少天又是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孙翔,久到他都快忘记还有孙翔这号儿人了。上次那事儿黄少天到最后也不知道孙翔是怎么跟家长解释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眼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不过既然都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了,所以其实黄少天也没太在意。

正好最近公司忙,经常加班,黄少天脑子里除了项目没别的东西,闭上眼睛都是预算表格的横线和竖线,一天要打几十个电话,手机里十几个项目群的右上角全飘着小红点,真实的忙到头都抬不起来,连个完整的吃饭时间都少有。这一下起码忙了三个多月,从五月末忙到九月初,好不容易工作任务告一段落之后黄少天二话不说先要了十天的假期,缩在家里先日夜不分睡了整整三天。爬起来之后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公司上半年有点凉下半年可能要赶业绩,肯定更他妈忙到起飞说不定年底俩月都要睡公司了,顿感人生无望世界颓唐,骂了一句又栽回了床上,然后奄奄一息掏出手机又补了几天假。

黄少天在家宅掉了休假的一小半时间,一次楼都没下,吃饭全靠外卖,日用品全靠网购,直到第五天晚上才舍得出门跟几个朋友聚了一次。

约在老地方喝酒,是西城的一个清吧。黄少天坐在靠窗位置,外面的步行街路灯昏黑,石板路铺得很细致,这条街道人流量不算大,一点都不吵闹,偶尔有人结伴着路过,或许会往店面窗户这边看两眼,或许不会。黄少天一面跟朋友打牌聊天,一面听着店里的背景音乐脑内扒谱子,精力一直没集中在特定的某一件事情上,心不在焉,一看就是前阵子被工作压榨得不轻。

直到一个朋友提到了最近的新恋爱对象,大家起哄,黄少天才勉为其难抬了抬眼睛,配合着表露出了来自单身狗的好奇。

那朋友说自己的新男朋友又温和又贴心,是第一附中的老师。

啊……黄少天迟钝地反应了一下,第一附中不就是自己上班下班路过的那个学校吗。

可能是微量酒精的作用,朋友从两人如何认识到两人如何确定关系到中间发生了什么好笑的事再到以后的打算全部和盘托出,都不用主动追问或是玩什么罚酒游戏,人家大大方方利利索索直接招了,让在座各位省心省力,当然,如果话语中没那么明显的炫耀情绪那就更贴心更完美了。

话题一起来,大家所有炮火全都对准了这位人生赢家,等他讲完之后又七嘴八舌问这个问那个,气氛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对啊他当老师的脾气肯定好啊,跟班上学生关系也好,前两天他过生日我约他晚上出去吃饭,他头一次约会迟到,说是放学的时候差点儿没走成,学生买了个三层蛋糕给他在班里过生日,他都没料到,他上了一天课也没发现学生有什么猫腻,到底等放学的时候挨了个惊喜,差点泪洒讲台,哎现在的小孩儿演技真好。”朋友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哎黄少,你那个小区是不是离第一附中挺近的,现在价是多少啊?”

黄少天突然被cue,挠了挠头:“啊……我也不太清楚,最近两年应该没怎么涨吧,等回去给你看看吧。怎么了你要过来买房子啊?可是我那离你公司太远了,还是说你帮你男朋友考察?”

“没有,还没打算那么多,就突然想起来了顺口一问,没事你不用管了,等我回去自己查。”

“哦……”黄少天挑眉,“哎这么一想你们这距离真的不近啊……一个城南一个城北,应该还没同居吧,要想找个两边工作都方便的地方还真不太好找,你俩的公司连条线取中点直接坐标城中心了十五万打底还没房源,要真住一起估计得其中一个换工作吧。”

黄少天说着回忆了一下自己对第一附中的印象,门口天天堵车,学生们都挺青春的,而且学校好像不太关注仪容仪表,大家发型发色都比较随意,校服是橙色灰色白色为主……哦对,也就是孙翔的学校。一扯上孙翔,黄少天对第一附中的印象立刻深刻且具体了起来,而且以偏概全,对学校的印象变成了对孙翔的印象。不过黄少天好久没想过孙翔了,现在突然一回忆还有点儿茫然,跟脑子生锈了一块儿似的,片段都很艰涩,但孙翔的形象和气质确实一记就记起来了,毕竟还挺有特色的。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那个,第一附中的学生是不是都挺……呃,就是……”说到这里,黄少天纠结了一下用词,他发现自己还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孙翔,最后只能选出个不太合适的:“就是,都挺不听话的?”

“啊?”朋友迷茫,不太懂黄少天的话题跳跃,“没有吧,你这从哪儿听来的说法,第一附中是全市第一重点啊,学生应该还挺省心的吧,当然肯定也有特别自我的和不太乖的,哪个学校都一样,但不至于全都不听话……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你……哦,你是不是以为一附挺乱的,想让他换个省心的工作,正好也找个离我近一点的啊。”

……呃……是,我确实是这么个想法。

但是现在重点已经不在这里了……

“你刚刚说第一附中是什么?”黄少天怀疑地眯起眼睛,“第一市重点?你确定?”

黄少天的脑子里飞速飘过孙翔遍地红花的试题纸以及那个印象深刻的化学41。

朋友很不解:“是啊,你这啥表情……这大家都知道啊。”

但黄少天显然不知道,他这一脸震惊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话说回来了,为什么要这么震惊啊?到底是对第一附中有什么误解啊?

可能是气氛有点儿奇怪也有点儿好笑,其它几个朋友相互看看,有人说:“黄少不是本地人,应该也没亲戚的孩子在这边上学,不知道也正常吧。”

“哦对……啧,你来这边儿太久了我都忘了你不是本地的了……反正这个学校还挺好的。”朋友又多解释了一下,“而且一附有两个校区,好像每学期期末按成绩排名清一次人,合格的留本部,不合格的去分部,也挺残酷的。我男朋友是一直在本部,升学率稳定,换工作的话还挺可惜的。”

黄少天:“……”

黄少天的认知又被刷新了,赶紧低头喝口酒压了压惊,顺便组织了一下思维以及语言。

“咳,你等会,”黄少天艰难地开口,“也就是说……我家附近那个,是本部……?装满了……呃,全市的,成绩最优秀的,小朋友们……?”

“说最优秀不太严谨,反正都是些学习好的吧。”

放屁!!

黄少天内心咆哮起来,我碰见孙翔的那几次他分数从来都没超过70!!

 

tbc

翔:靠,我的题拿给你你30都到不了!

天:哎哎哎干嘛啊我都高中毕业十好几年了只会脑筋急转弯了你这都什么玩意儿啊我题都看不懂,过分了啊!

 

这篇写起来太轻松了!胡写八写

也没大纲,如果说大概剧情的话,好像才推了十分之一,哈哈哈哈哈哈妈的!这篇真的自由且墨迹

而且因为画风跟隔壁相差巨大,我双线搞得真实的精分了


标签:黄翔
 
 /  热度: 355评论: 36
评论(36)
热度(355)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