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zzbzq
观察需谨慎,小盆友请远离(´⌣`ʃƪ)

【异类番外】地尽头(中)

攻受没什么差,互攻,翔天≥黄翔

看!果然要有中!这熟悉的感觉!(砸键盘)

为啥想起来写番外呢,因为正文里翔翔已经两万多字没出现了……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我看了眼字数统计真的惊呆,赶紧番外吸吸氧(意识模糊)

昨天的自己挖的坑,今天的自己哭着填

bgm:《地尽头》-关淑怡

 

孙翔是冬天捡到黄少天的,在一座山里,大概四五个月之前吧。

用“捡”这个字是真的太合适太标准了,就像捡猫一样。不过要先说好,孙翔本来对猫没兴趣,不是什么猫都喜欢的,更别提直接捡一只回家了,他确实会觉得猫可爱,但楼下小区好几十只不重样的也没个能让他直接动了抱回家的心思。所以“捡”黄少天这件事真的比较邪性,感觉是走在路上突然被挠了一爪子裤腿,低头一看……脑子就被僵尸吃了,还被塞回了一团破报纸充数,当即只剩一个想法:操,这不是我的猫吗。

反正莫名其妙对着“猫”一见钟情,直接把人带回了家,都没想过对方拒绝的可能性,虽然对方也确实没拒绝。

其实只要简单一回想,就会发现当时的所作所为全都不合常理,像是突然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拥有了另一个世界的规则。虽然孙翔经常做事欠考虑、不过脑子,但这次跟以前那些的区别是本质的、天上地下的,这次孙翔是直接没了脑子。

——这个形容一点儿不夸张,正常思考能力完全被剥夺,好像是身体被谁控制了,也好像一直封闭的电路板一角突然通了电,感觉特别奇妙,这辈子估计也就一次。就算过去好久,再回想时孙翔也不敢细想如果黄少天当时拒绝了自己会怎样,自己大概都能当场哭出来,被一万个路人围观着指指点点都停不下来,真的智障。

虽然他明明对黄少天一无所知。

那只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还不知道黄少天叫什么,不知道黄少天来自哪里,不知道黄少天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知道黄少天对自己的看法与感觉。

这些都是接触陌生人时最基础的常识认知,他全都不知道,但就是会对黄少天产生出莫名的信任,或是莫名的独占欲,他听见身体里冒出一个声音,听起来很欣喜,好像沉睡了很久终于被激活,又霸道又急躁,不断催促着——就是他,他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快带他走呀。

就算这是一种蛮不讲理的做法,孙翔也还是这样做了。

跟我回家吧。孙翔对黄少天说。

他始终认为那一刻是时间与场景与人物三重叠加出的特殊状态,所以开启了特殊机关,触发了特殊情节,如果其中任何一个条件改变了,他都将无法得到珍贵的礼物,也不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作为一个不信命的无神论者,这是孙翔第一次产生出如此强烈的被神眷顾、被光笼罩的惊心动魄的感觉。

反正怎么形容都不夸张,又炸裂又刺激,像梦一样不讲逻辑。

他精神恍惚地带走了黄少天,回家的路挺长的,他好几次怀疑自己要心跳过速昏厥过去,必须要看一看黄少天的脸才能勉强平息下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概括这种心态,说开心太单薄,说难过就更不对了,可能它压根就不能被“概括”,太复杂了,不管从什么角度入手都不够准确不够全面。

孙翔自己也知道这种情绪过于沉重,所以硬憋着没敢表现出来,心里惊涛骇浪,表面努力维持常态。毕竟旁边的黄少天一直是平和的、稳定的,眼睛明亮,又干净又天真。

孙翔不想一个人发疯,可是忍耐对于孙翔来说真的太难了。

站在家门口时,孙翔开门的手都在抖,这道门与他最后的忍耐防线几乎划上等号,他临近崩溃,心口酸胀特别想哭,他压抑了这么久已经很努力了,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进了家门之后会表露出怎样的状态,毕竟房间内的空间是私密且安全的,装得下所有爆炸的情绪和极端的行为,甚至每一个粒子都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在这片封闭的小空间里,你有能力为所欲为。

但这只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啊。孙翔不敢这样。

这是孙翔少有的畏畏缩缩,他不想失去理智,害怕吓到黄少天也害怕吓到自己,当那些情绪被压制时他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么可怕,可一旦失去控制爆发出来就再也无法中止也无法阻挡了,它们或许早已超出自己的预计,连自己也不能隐瞒不能欺骗,就像一次高温电离的公开处刑。

孙翔想了很多,越想越多。

在这个开门的定格里,他的大脑信息处理速度飙到了极限。

他咬着牙,用最后的理智看了黄少天一眼。

孙翔转动手腕,开锁时“咔哒”一声,如同敲了一下播放键,被暂停在最激昂时刻之前的乐曲瞬间喷薄而出,骤然攀上顶峰,是水的沸腾和烟尘的爆炸,一万只鸟类振翅高飞,一千辆火车轰隆驶过,从静到动完成了一场轰烈的绝对质变,孙翔被猛地扯进房间,门贴着后背重重关上,他刚刚胡思乱想的一切全部戛然而止,被高温分解得支离破碎,黄少天一抬手,瞬间抹除了它们。

黄少天用力将他顶在门上,全身压上来。

孙翔愣住了,只愣了零点零零零几秒,用来思考黄少天如此行为的意义,但是来不及得到答案。

他刚刚还千方百计想着忍耐,这一刻却像得到指令一样轻而易举地失控了,那些压抑了一路的情绪炸开时就像超新星爆炸的射线与尘埃,瑰丽明亮耀眼盛大,他用自己以前从未有过的激烈动作抱紧黄少天,隔着黑暗亲吻黄少天的嘴唇,他不知道黄少天有没有回应自己,力量作用在黄少天身上再反作用回来的感觉太真实了,他只知道黄少天没有阻拦也没有逃离,但下一秒又陷入怀疑,说不定是自己抱得太紧了,黄少天无法阻拦也无法逃离,可惜他没胆量松开手臂证实,就这么雀跃一下、绝望一下,在未知的立场里将错就错或青云直上,自暴自弃,浑浑噩噩,他们离得很近,他碰到了黄少天湿润的脸颊。

然后听到黄少天哭着喊他:孙翔,孙翔孙翔孙翔孙翔孙翔。

 

这像什么,像一场秘而不宣的久别重逢吗?

事实上,那样可怕的情绪失控只出现在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孙翔至今不懂当时自己是受了什么刺激,感觉下一秒就能进精神病院占个床位。可喜可贺的是一觉醒来孙翔又正常了,但他并不觉得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样不真实,反而太真实了,好像那才是自己最该有的样子。

当时孙翔坐在床上思考了很久,稍微一偏头,就能看到旁边黄少天露出的半个后背,黄少天还没睡醒,也没有被孙翔惊动。孙翔静止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凑近过去,黄少天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呼吸绵长,黑色的头发向枕头的方向倾斜。孙翔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用食指的指尖把他额前的一些头发撩开,露出额头,孙翔睁大眼睛心脏狂跳,手一缩,那些被撩开的头发又落回去了。

孙翔顿时很后悔,觉得黄少天这次肯定要被吵醒了,但是屏住呼吸紧张地等了一会,黄少天还是毫无反应。孙翔嘀嘀咕咕,怎么睡得这么沉啊,一个月没睡觉吗。然后又安心又疑惑地凑了回去。

黄少天背对孙翔侧躺着,孙翔探身过来,几乎趴到他肩膀上,又静止着看了他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扭曲的屈臂支撑的姿势怪累胳膊的,干脆一松劲儿直接压到黄少天身上了。就这样黄少天都没醒。

唉……孙翔蹭着脑袋,朝黄少天脖子上瞥了一眼——清白干净,隐约能看到皮肤下血管的纹路。孙翔更疑惑了,伸出一根手指摸了一下,触感温暖。孙翔趴在黄少天肩膀上深沉地回忆着前一个晚上的事情,他绝对没少在黄少天脖子上留痕迹,不可能这样干净的。孙翔又侧头去看黄少天的腰背,也是一片光洁,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孙翔惊呆了。

他那时候还不知道黄少天的特殊体质,只当是发生了什么超自然事件,立刻质疑起自己记忆的真实性来,连忙左看右看,把黄少天翻来倒去,就差掀开被子直接去掰黄少天的腿了。

这次动静闹得大,黄少天终于被惊醒,一睁眼睛就跟撑在他身上一脸紧张的孙翔对上了视线。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目光有点儿迟钝。

孙翔更紧张了,凑近了问:“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这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孙翔至今也觉得这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

可是也不知道是戳中了黄少天哪根不对劲的神经,当时黄少天微微一愣,眼睛迅速对焦在孙翔的脸上,瞳孔骤缩,眼眶立刻泛红了。

孙翔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你怎么又哭了啊!”

 

那时候孙翔真的以为黄少天是个爱哭鬼,还觉得黄少天比自己更应该分到精神病院的床位。

不过孙翔的这套第一认知很快就被现实刷新了,黄少天彻底清醒过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开心心吵吵闹闹,人不狠话很多(后来才知道人特狠),偶尔也有发呆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目光清晰眼神明亮,反正再也没有表露出过哭泣的前兆。时间长了孙翔都要以为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怕不是被僵尸吃掉的脑子没重新长回来,破报纸团在颅骨里安营扎寨了?

孙翔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咋回事儿,每次想起来都很迷惑。

他往嘴里扔了半个核桃,转头看旁边的黄少天。

他们半下午的时候滚上的床,现在外面天已经快黑了。黄少天躺着打游戏,把孙翔的掌机按键怼得啪啪响,可能是战局太激烈太焦灼,黄少天眼睛亮得像刚跃出地平线的太阳,嘴唇抿着,微微皱着眉。

孙翔把头转回来,翻身去捡三个小时前被自己踹到地上的毯子,他扒着床边,手拽着毯子一角往后一甩,正好甩到黄少天身上。黄少天被蒙在下面,声音很不满:“哎哎哎哎——”

孙翔没理他,又继续去捡掉在地上的睡衣,老方法反手扔到床上。

孙翔肩膀的高度在床面以下,最远的一件衣服甩出去八丈远,他颤颤巍巍半个人都探出去了才好不容易碰到衣服的一角,用指尖一点一点往回勾,腹肌在颤抖。其实捡这衣服也就下床一探身的事儿,或者用手撑一下地的事儿,但孙翔就是不愿意身体与地面有任何的接触。他艰难地了半天可算是攥住了布料,刚松了一口气,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闷的GAMEOVER音效——这他妈是死亡召唤。孙翔一慌,身子往下一摔,立刻啥毛病都没了、啥形象都顾不上了,赶紧用手撑了一下地想翻回床上,但还是晚了一步,身后传来了清脆的“咔嚓”一声。

“你!”孙翔拧腰转回来,一把扯掉毯子,“第几个了!”

“……”黄少天一动不动,游戏里一死就控制不住劲儿,被掰出裂痕的掌机还擎在手里,他知道自己又干坏事儿了,也不说话,转着眼睛无辜又真诚地瞅着暴怒的孙翔。

“第八个了黄少天!”孙翔拇指食指一伸,比了个八的手势。

“你饿了没?我去做饭!”黄少天强行转移话题,把坏掉的塑料壳设备往旁边一扔,从另一方向跳下了床。

“我要吃八个菜!”孙翔在后面咆哮。

 

tbc

 
 /  热度: 143评论: 12
评论(12)
热度(143)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