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67

11# 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Sleepmakeswaves

 

67

这是他的第一次直面自己的源头、接受自己的出生与死亡,也是他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回忆自己迄今为止经历过的糟糕一切。他拥有过连自己都害怕的阴暗面,甚至只敢表露出半个自己,但拥抱他的人毫不介意地拥抱了他的整体,这是只有“神明”才有权力做到的赦免与救赎。

 

MEGA0148年,SHF回廊

这个狭小的房间被葱绿高大的树木包围了,有的叶片边缘泛着金光,黄少天叫不出这些树木的名字,他根本没在这个世界里见过这些树木,也不知道它们以前是真的出现过还是只是活在人类毫无价值的臆想中,黄少天对它们没什么感觉,看到它们也不会多么开心,这种由中至深的绿色也不是黄少天最喜欢的,黄少天更喜欢蓝色一点。

黄少天短促笑了一下,胸口微微颤动,严谨来说这算不上笑,只是呼出了一些气息而已。

他躺在金属坚硬的长椅子上,两腿交叠着,一只胳膊枕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自边缘垂下去,他的身体没动,好像多动一下都很累似的,只是轻轻抬了一下低垂的手指。房间中的巨大树木消失了,切换为深蓝色的海面,现在这个房间变成了漂浮在海洋中的晃动的浮标。

黄少天吸气呼气,他被虚拟的海水淹没了。其实他见过海洋,不过并不是这样的,他见到的海洋表层被黑红色粘稠液体覆盖,伸手碰一下会产生迟钝的灼烧感。真实的海洋印象根深蒂固,黄少天的大脑无法将现在的虚拟场景与记忆中的实际场景相互关联,不过他还是很喜欢这个环境模拟模式,真假并不重要,反正也是无法证实的,黄少天喜欢它只是因为它是蓝色的,看起来清新干净又纯粹。

黄少天决定在这个场景中睡一觉,他闭上眼睛,却又很快睁开,恰好模拟的海浪起起伏伏,水面降至他的眼角,又迅速涨过了他的鼻尖。

这个画面似曾相识,黄少天心脏一疼,猛地坐起了身。他并不愿意细想到底哪里似曾相识,只能肯定是在人类的研究室里经历过的。

他垂着头,慢慢张开手,掌心贴着虚拟的光束图像轻轻动作,好像自己的皮肤真的正被高低流动的清澈水面眷顾着,他很认真,跟着海洋的节奏“漂浮”了很久很久,又突然卸下力气,像突然断电的机器,手臂低垂,脖子也弯折着,似乎连眨眼的力量都失去了。

这次黄少天又断电了许久。

他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可是一旦陷入黑暗,更可怕的画面立刻以极快的速度窜出脑海并占据他精神领地的全部。黄少天已经败给过它们很多次了,每次都输得很惨,他会失去理智失去控制,会把整个房间弄得一团混乱像是刚刚经历过几百个气爆弹集中轰炸,或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被操控SHF的自相残杀。

但他还是要跟那些血淋淋的记忆在精神世界里玩对攻,人类对他很残忍,他对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糟糕的记忆被他一遍遍回忆一遍遍加深,他记得上一次自己是坚持到了“粒子能量束穿透心脏”的这个部分,附带人类趣味点评“他真是福大命大连续五枪都没被打断主动脉”,他回忆起了当时研究室的灯光,想起了海面一样起伏的满地血液,然后把自己房间的墙壁掏了个洞,又瞪着眼睛,静静地看着那个狰狞的孔洞慢慢自动复原。——这是上一次失控时发生的事,大约五小时之前。

此时的黄少天已经可以直面粒子能量枪的枪口了,他的每次回忆都比上一次更进一步,像是进行着一场最老套的系统故障排除。

黄少天依旧闭着眼睛,波动的海水没过他半个身子。这次他的记忆停止在切开眼球的尖锐光束下,他开始发抖,咬住嘴唇也无法缓解,起初是牙齿打颤,后来蔓延到全身,连同指尖都不听使唤。他勉力抬起手,指甲的曲面是金属质感的、光滑的,他微微屈起手指擎到面前,然后慢慢睁开眼睛,他在自己的指甲反光中看见了自己。

黄少天缩起瞳孔,面前的眼睛也缩起瞳孔,黄少天的眼睛是浅棕色的,面前的眼睛也是浅棕色的。

他觉得很可笑,同时觉得可怕与难过,他睁大眼睛,慢慢将自己锋利的指尖插进自己的右眼,世界的一半霎时变为血红。

 

伴随着几声短促报警,屏幕上第几百次蹦出“失败”字样的红色警示框。

张新杰并不惊讶,他换了个新方案继续尝试,推进到一半的时候分神看了一眼旁边缩成一团的“黄少天”。

当然不是真正的黄少天,真正的黄少天一直闷在他自己的小房间里不出来,这只是黄少天的实时投影,是张新杰摸进黄少天房间线路搭建的虚拟监控。黄少天的所有行为都会同步投射在这个立体的虚拟影像上,这让它看起来像个拥有自主意识的高级AI,不过无法产生交流,张新杰一般是敲程序的间隙偶尔看它两眼,稍微注意一下黄少天的状态是否正常。

本来张新杰没打算弄个这东西,黄少天把原有监控端口全部关掉了,明显是不想被人监视,要不是前几天喻文州突然过来说黄少天似乎有自我伤害的倾向(这还是喻文州去找黄少天核实FIGURE信息时偶然发现的),张新杰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不征求当事人意见的侵权监控行为。

现在这个“黄少天”已经很久都没有移动过了,看起来像是缩着睡着了。张新杰收回目光继续推手里的程序,敲了两下键盘觉得不对,转头又看了“黄少天”一会儿。

黄少天的房间经过扫描投射与张新杰当下的空间叠加,张新杰的操作台恰好与黄少天睡眠舱的位置重叠,虚拟的“黄少天”影像经常穿过张新杰的身体,有时在张新杰的面前走来走去,有时长时间地坐在张新杰的键盘上。黄少天一般不会移动太远,现在也是,“黄少天”安静地缩在张新杰右手侧的地板上,从张新杰第五百次失败开始,到现在马上突破六百大关,黄少天都没有换过哪怕一次的姿势。

可能确实是睡着了,但张新杰看不到黄少天的脸。黄少天弓着背,屈腿趴在膝盖上,大半张脸埋在左胳膊里,右手臂屈起来似乎是用手心挡着眼睛,这样的姿势几乎将面部挡得严严实实,根本无法判断他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

张新杰严谨地确认了一下,拉出监控显示的控制界面,把透明度调低,“黄少天”半透明的身体变得清晰起来。

张新杰眯起眼睛,隐约见到了“黄少天”右手指缝中渗出的红色液体。

 

喻文州人不在回廊,张新杰给他拉了条安全线路的远程通讯,自己继续推程序,“喻文州”不说话,走到“黄少天”身边慢慢蹲下来,三个人真正分处于三个空间,分别做着自己的事,却又在同一个空间中进行着或有效或无效的相互交流。

黄少天已经不再执着于自己的眼睛了,脸颊上的血液让他看起来有些吓人,但眼睛眨动时又是带着光彩的,毫无损伤,就连黄少天自己都无法真正伤害自己。他不再缩成一团,终于换了个姿势,湿淋淋的右手越过左肩慢慢摸到肩胛骨位置,他知道这里有一排恶心的痕迹。黄少天半眯着眼睛,表情平静,左肩前倾配合自己,右手平稳地剖开皮肤和肌肉,准确直接地触碰到了自己冰冷的骨骼,这下他的后背也沾满了血液,像仰面在血海中漂浮过一样,黄少天慢慢用力,眉心拧起来,他咬着牙,使劲将嵌在肩胛骨中的人造晶体挖出来,这种晶体太坚固了,黄少天捏不碎它们,骨骼的复合也拿它们没什么办法。

黄少天又维持着这个扭曲的姿势许久,喻文州蹲在他面前很久,当然,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正在看自己。

这个过程极其漫长,张新杰的失败警示框跳到六百五十次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松了口气,全身渐渐松懈下来,他把手收回来,摊开手心,上面躺着一堆被鲜红色浸染的玲珑剔透的不规则晶体块,黄少天握拳,手腕一甩,它们叮叮当当地飞出去,落在金属反光的地板上,蹦蹦跳跳着溜走了。

黄少天抬起头,扶着膝盖站起来,把被血染红被自己划破的隔离服从身上扒掉,换了身干净的,然后又躺回金属长椅上闭上了眼睛,他把模拟环境投射关掉了,房间恢复了金属质感的漆黑,不再被森林和大海这样麻痹神经的虚假环境包围。黄少天还是没有睡着,没多久又把眼睛睁开,直勾勾地看着凹凸复杂的房间天花板。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左边胸口,隔着薄薄的血肉按住心脏。他的眼睛没有变回血红色,他好像有点沮丧,但其实他一点表情都没有,目光也是空乏的,所谓沮丧只是喻文州的主观判断。

“没什么事,他只是想抹掉人类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听声音,喻文州是松了口气。

“恩。”张新杰的视线没有从屏幕上移开,又说,“可是人类留下的痕迹不止这些。”

我们整个身体都出自人类之手,如果真要以这种方式清算,恐怕只有虚无的“灵魂”可以幸免于难。——后面的话张新杰没有说出来,喻文州猜到了。


“我们不能这么悲观。”稍稍停顿,喻文州说,“每个SHF都是拥有自主存在价值和独立思想的自由生物,即便是由其他生物制造出来、没有经历过漫长的物种进化与自然淘汰,但也并不是批量生产没有灵魂的空壳。SHF拥有自己独特的基因,不被控制,不被胁迫,会形成只属于自身的情感与思想,SHF自始至终都不属于人类,不能属于人类也没办法属于人类,SHF的‘失控’是各个角度的必然,人类的‘剿灭’也是必然,从人类决定制造一个以‘人’为模板的全新物种开始就注定了这件事情的残忍与错误,也注定了这件事情不可更改的结局。”

喻文州沉默一会儿,又说:“SHF是‘独立物种’,这是事实;SHF是‘类人生物’,这也是事实。”

“只有你这种温和派才会费神思考SHF和人类之间的永远不能逆转的复杂关系。”张新杰说。

喻文州依旧蹲着身子,黄少天平躺在他的面前,张新杰坐在高椅子上。

“或许吧。”喻文州摇摇头,“新杰……我可能永远都……”

他眨了眨眼睛,没有继续说下去。

张新杰说:“我理解。”

喻文州说:“我并不是想寻找什么与人类和解的机会,我只想寻找一个与我们自己和解的机会。对我们来说,这个世界总会结束。可是这个世界的结束并不代表其他世界的结束,或许我们的出现一定是个错误,但我们的存在一定不是错误,你理解我吗,新杰。”

“恩。”张新杰笑了一下,“你这些话听起来真的很像一个真正的SHF会说出的话。”

喻文州也笑起来,低下头,

他们安静了半晌,光幕上密密麻麻的字符兀自蹦跳着。

张新杰突然问:“黄少天知道吗?”

张新杰的视线移动到黄少天的脸上,黄少天依旧在发呆。

张新杰说:“黄少天知道你曾经是个人类吗?”

 

tbc


 
 /  热度: 136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13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