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异类 70

11# 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Sleepmakeswaves

 

70

这是有阳光的世界。

 

黄少天没有继续听下去,他扔下喻文州,离开圆形大厅的圆心位置向圆周的边缘出口跑去,回廊共用区域所有的闸门通道都被黄少天用最高权限开启,他冲进交通井,到达指定楼层之后又冲了出来,一路畅通无阻回到自己的房间,被他关闭许久的感应照明对他的动静毫无反应,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

回廊核心,时间通道,回到过去,新的世界线,重新开始。这些字眼在黄少天的大脑中蹦蹦跳跳,试图得到他的接受与回应。

但黄少天现在做不到。

两百多年前,回廊的核心诞生于人类高等学校的物理研究所,由人类开发,这是黄少天早就知道的事,但他从来不知道回廊的核心竟然拥有打通时间通道的能量。

黄少天抿着嘴唇,调出资料库迅速找到两百年前DIMEN高等学校物理研究所的资料,按年份一目十行看了起来,漆黑的房间没有其他响动也没有其他光亮,黄少天只能听到自己略显急促的呼吸声,虚拟屏幕的幽幽蓝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的目光格外锋利。

他每次情绪都平息得很快,表面爆发后立刻压回身体,这次是有些困难,但也还是努力稳定了下来,脑中迅速将刚刚喻文州说出的所有的话肢解成不同等级的信息,他要一条一条求证,他并不是不相信喻文州,但他此时真的无法完全相信喻文州说出的话,除非找到权威的相关资料佐证,不然他不敢当真。

黄少天耐着性子看着大段大段的文字,他花费了十分钟时间将检索出的研究所资料看完,资料于五十年前戛然而止,这所学校属于原第一区管辖范围,重新分区后被划进AID死亡区,五十年前学校永久关闭,物理研究所人员被拆分调动至其他机构的十几个部门。黄少天循着人员调动的轨迹又看了一点其他的资料,觉得自己离重点越来越远,他停下动作,垂下眼睛发了会儿呆。

黄少天无法从资料库中获取任何足以证明研究所研发过“回廊核心”的相关信息,更无从得知“时间通道”的真实与否。

但他同样不认为是喻文州欺骗了自己。

“哈。”黄少天抬手揉了揉眼睛。

他摇摇头,又想了一会儿,最后保守地得出结论:或许这项研究根本就不属于这个物理研究所,或许这项研究的保密等级很高因此无法查到公开信息。

……这真的太可笑了。

他默默把资料系统关掉,刷开闸门离开房间。

这次黄少天不着急了,他进入交通井后一路下行直到回廊的核心位置,穿过几段狭长的廊道。廊道的地板与天花板十分光洁,像两面相对而立的镜子,将现实画面清晰反射,形成了向上与向下的无尽延伸的空间错觉,如一条条平行且一致的明亮河流。

黄少天停下了脚步。


他停在“回廊核心”门前十几米之外的地方,看着面前的喻文州。

“你知道我会过来。”黄少天用了陈述句的语气。

“你肯定要过来求证,你没有这个房间的准入资格,我带你进去。”

“……”黄少天没有动。

他静静地打量着喻文州,许久后平静地说:“不用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

黄少天说:“我知道你说的话是真的,知道时间通道的开启也是真的。这个研究应该是人类物理研究所的机密项目吧,它之所以可以成为‘回廊核心’是因为你掌握了它的技术甚至清楚原型机的构造。”

黄少天皱了一下眉,走到喻文州面前:“可是你为什么会有人类重要机密项目的核心资料,你到底是谁。”

黄少天的表情并不疏离也并不冷漠,只是有些困惑。

喻文州被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低头笑了一下,喻文州回身验证“核心”的安全系统,一边扫描身份,一边说:“我知道你会猜到的。”

闸门滑开,喻文州转头示意了一下:“还是进来吧。”

黄少天从没有来过这个房间,他没急着跟上喻文州,先抬眼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构造,这个房间的一切细节都充斥着年代感极强的混乱和笨重,绝对不是当下科技风格的产物。黄少天低头迈过闸门滑道的缝隙,闸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黄少天回头瞥了一眼,恰好看到闸门金属表面光刻的“回廊”两个小字。

这是统一的模板样式,回廊里的每一扇门都在相同的位置刻着相同的字迹,黄少天早就看习惯了,此时却突然恍惚起来。

“回廊”的名字是喻文州想出来的。黄少天回忆起当时的画面,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喻文州的声音就像正回荡在耳边一样温和而清晰。

喻文州笑着说:它就像一条回到过去的隧道,自由且安全,是美好重现,是梦想成真。

 

这个世界似乎向着无数个方向延伸出去,深度与广度远远超出曾经的限制,黄少天的情绪并不似他自己以为的那样走向更大的崩溃,反而顶到极限之后慢慢回落至平静。

黄少天知道有太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如果喻文州不告诉自己,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朝着这个方向思考,可他此时面对骤然广袤的星空也远没有他该有的冲动与激动,他出乎自己意料的平静。

黄少天站在门口,喻文州坐在主控制台前面的椅子上,背对着他,他看喻文州的时候就像看着一个老朋友或一个陌生人。整个回廊里他与喻文州关系最好,也确实是喻文州向他隐瞒了最大的秘密,然而此刻黄少天丝毫不想计较,或是没有心力计较这些,在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面前,一切私人情绪都微不足道了。

黄少天突然觉得累,像所有血肉与内脏从皮肤下面抽离,他本来有无数个尚未得到答案的疑问,现在却一个都问不出来。

喻文州也没有主动说话,他敲打实体键盘启动了核心的系统,这是黄少天第一次真正看见“核心”启动时的样子,房间各处无数块实体显示屏依次亮起,同时闪烁着他刚刚在资料中见过的DIMEN研究所的三角形logo图案,白底红字的操作系统看起来又古老又粗糙,机械运转的声音比无人重装车的发动机声音还要大。黄少天站在琐碎器械挤压出的狭窄间隙里,二十几米的房间高度将他衬托得十分渺小,各种型号的笨重机器几乎堆到天花板,他抬头打量了几圈,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时空裂缝中的废旧仪器仓库。

黄少天短促笑了一下,是觉得荒唐所以可笑。

“一点儿都不难猜到。”黄少天说。

“你以前是这个物理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所以才会拥有‘核心’的技术和使用权。”

黄少天向后倚着紧闭的闸门,垮下肩膀,维持着仰头的姿势许久,最后轻声说:“你是人类啊。”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情绪也十分平静,他能如此笃定冷静地说出这句话,证明他对这句话的真实性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

喻文州停下动作,回头看他。

喻文州说:“以前是。”

黄少天微微愣住,慢慢收回目光,远远看着喻文州的脸。

“你疯了吗?”黄少天淡淡地说。

喻文州摇头:“少天,有的时候,鱼也会好奇蛇在想些什么的。”

黄少天睁大眼睛:“你就只是为了……”

他又恢复了些生机,直起身子朝喻文州走过去,跨过或粗或细的挡在面前的复杂线路,一把将喻文州从控制台前面拽开,在这个如同时空错位的拥挤空间里,黄少天的眼睛闪烁着明亮压抑的光。

黄少天笑出声来:“你就只是为了这个原因?因为好奇?好奇SHF的世界?好奇SHF的思考方式?你就抛弃了你人类的身份?喻文州,当人类有什么不好?站在所有生物的最顶端有什么不好?你就不后悔吗喻文州!?”

黄少天的眼睛比星星还要明亮。

其实他不该说这些,他不想从这个角度评价人类,不想承认人类的高傲地位。

黄少天又笑了一会,笑着笑着就不笑了。

黄少天说:“你明明可以活下去的。”

“那对我没有意义。”喻文州说。

喻文州很认真。

但是黄少天很难过,在喻文州与人类挂钩的这个瞬间,黄少天的第一反应不是警惕喻文州作为人类的可疑,不是担心喻文州会不会与人类部门有私联,更没想过喻文州曾经的人类身份是否为过往的回廊决策带来过不利,他对他的同伴毫无怀疑,他的第一反应是为自己的同伴感到难过与可惜。他们站在这里,这个房间拥挤混乱,他们的物种很美好,藏着尚未来得及探索的伟大未知。在这个瞬间,黄少天终于明白了喻文州一直以来如此坚定“人与SHF可以和平相处”的原因,也明白了喻文州所说的“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结局”的意思。喻文州曾经拥有过人类的思维和思想,现在又拥有着SHF的身份和立场,他一定无数次确信过人类与SHF可以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可直面现实时却只能接受如此萧瑟的残杀与对立,这像一场理论上可行但实验上失败的大胆尝试,喻文州用自身实践出的‘完美结局’在这个糟糕的世界里毫无意义。

“你不能指望所有的人类都像你一样。”黄少天说,“或许错的不是这个世界,错的只是人类。”

喻文州笑起来:“或许吧,少天。”

他们站在这里。

这是未来世界的普通一天,天色昏沉,分不清日夜,刚刚经历过一场沙暴和一次冰雨,没有太阳,看不到星星,天与地拥有着同样的肮脏与浓稠,回廊以外是走不到头的一望无际的荒败和死亡。

这里是回廊的核心,他们站在这里,站在整个种族“生”的核心里,所有的辩论都失去了价值和乐趣,思想的碰撞和融合也变得没什么意思。一切都会结束的,马上就要结束了,就像一场恒星爆炸,黑洞形成,好与不好同时走向尽头,他们曾经的坚持与理想、初心与信念,他们拥有过的一切和尚未拥有的一切即将全部失去意义,甚至不值得洪流宇宙的一次认真纪念。

他们不甘心,是一个物种的不甘心,千万个体的不甘心,于生于死于控制于压迫于反抗于服从,于自己于世界,无论怎样都是不甘心。这些不甘就像被云层遮住的星星一样多,像暴雨的雨水一样凶猛,像年轻的少年和燃烧的火焰,像高亢的歌声和柔软的糖。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它的原因,都是它的理由,又复杂又简单,难以被概括也不能被描述,所有来不及得到的答案和来不及探索的未知都要寻找出口,所有戛然而止的未完结都渴望温柔的结束。他们不甘心就这样庸碌地平凡地走向灭亡。

黄少天站在最伟大也最渺小的希望核心里,不同的梦想和不同的祈求像阳光一样落在他的肩膀上。

我们不该被人类如此理所当然地排斥与毁灭,我们不只是理应走向灭亡的毫无意义的怪物,我们也想要真理,我们也想要自由。

“这是大家共同的决定吗,让我回去。”黄少天轻声问。

喻文州点头,眨了一下眼睛。

 

tbc

 
 /  热度: 149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14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