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黄翔】请再试一次 12(ABO)

32岁A黄少天×16岁O孙翔

分分钟安排上!!

……结果还是过渡章啊??


12

黄少天被迫接受了一整个晚上的来自朋友的中学科普和思想教育,捎带手儿吹逼了一波儿朋友的恋人的工作岗位的重要与高尚,进店的时候他还是个对这座城市中级教育状况一无所知的无结婚打算的不关注下一代的逍遥社会人士,等从店门出来了已然进化成了能闭眼画出全市三所重点十一所次重点中学分布图的可以摆摊做初中升学咨询的资深好市民,站在路口一吹风,黄少天觉得自己这一晚上老了十岁。

散场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都喝了酒没法开车,几个朋友各自叫车各回各家,没一个跟黄少天顺路的。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坐车有点儿困,司机大哥是个健谈的博学土著,看他老打哈欠就兴致勃勃跟他搭话,正好黄少天觉得无聊呢有人跟自己聊天正合心意。

俩人对着聊了四十分钟车程,下车的时候黄少天知道了司机大哥二婚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前者在国外工作后者刚上高中俩孩子都是alpha女儿早恋还找了个男omega真是一点儿都不听话——司机大哥为此感到很忧愁。相对的,司机大哥也知道了黄少天是在这个城市上的学毕业后就直接留下工作了已经定居八年期间有过十二个男女朋友最长的三年半差点结婚最短的半个月因为自己工作太忙被分手至今已经单身一年多。

下车的时候黄少天热络地跟大哥告别,还宽慰大哥两句“早恋就早恋吧别跟孩子生气嘛不影响学习成绩就行了呗叛逆期的小孩都是越管越不听话的”,大哥也降了车窗跟他挥手,也宽慰了他两句“小伙子你条件这么好肯定能找到合适对象儿的你慢慢找别急啊不能随便凑合”。

黄少天赶紧点头:“借您吉言!”

时间太晚,小区里安安静静连猫都睡了,黄少天走了两步觉得喉咙难受,掐着嗓子干咳两声,感觉应该是一晚上没歇气儿话说得太多了。他已经困过了劲儿,也不急着回家睡觉,转了个方向去小区24小时药店准备买润喉糖。

黄少天以为大晚上肯定没别人,进药店推门的时候也没看路,直接撞上一个正从药店出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黄少天动作迅速地扶了一下。

对方反应也很快,身子一侧躲过了黄少天的手,黄少天抬起头,这才看清楚自己撞的到底是谁。

孙翔皱着眉,不算友好地瞪视着黄少天。

“你……”黄少天有点愣,怎么想什么来什么啊,晚上聊天刚提到,现在这就碰上了。

孙翔不说话,目光只在黄少天身上短暂停留,很快就收了回去,大夏天他穿了长袖长裤还戴了个口罩扣了帽衫的帽子,全身上下也就露了个眼睛,换别人可能都不会一打眼儿就看出他的身份,黄少天是对孙翔的眼睛印象太深,所以才能一对视就认出他来。

孙翔好像并不准备跟黄少天产生过多交流,他偏开头,与黄少天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往家的方向走,动作还挺急,大步走了两步就开始跑,很快就一溜烟儿几十米开外了。

本来还好奇孙翔是不是生病了,但看这矫捷的身姿和跑路的速度怎么也不太像是生病的样子。

“……”黄少天挠挠头,收回视线钻进药店。

一进屋,药店独特的浓重中药味儿扑面而来,黄少天摸了摸鼻尖,趴在柜台上跟小姐姐要润喉片,趁着小姐姐去拿药的功夫又思考了一下刚刚怎么看怎么奇怪的孙翔。

小姐姐拿着小药盒在他面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太困了?”

“对啊,这都三点多啦,你不困吗?晚上值班肯定很累吧。”黄少天回过神,接了两句。他把药拿过来看了看,又递回去让小姐姐给自己开单子。

小姐姐说:“晚上好啊,人少,可以偷懒看电视剧。”

“那倒是。”黄少天笑了一下,他胳膊撑在柜台上,低头看着店员手里移动的笔尖,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刚刚出去的那个孩子是过来买药的吗?”

“恩?”小姐姐抬头看他一眼,把写好的单子撕下来,拿着药往收银台走,“你认识他啊?没事儿,来买抑制剂的。”

“抑制剂?”黄少天一愣,目光跟着店员移动了半圈,才后知后觉跟去收银台付款。

“怎么了?”店员抬头又看了黄少天一眼,可能是觉得黄少天表情太奇怪了,店员姐姐也露出了怀疑的神色,“你真的认识他?”

“不算认识吧,”黄少天扫码付钱,诚实地说,“上下楼的邻居,偶尔会碰见。”

 

黄少天没想明白,孙翔不是声称不吃抑制剂的吗,怎么又突然过来买抑制剂了,是上一次被家长逮了个正着所以被批评教育了?毕竟没有固定交往对象还不想靠抑制剂过发情期确实比较危险,而且孙翔才十六岁,万一就被骗了呢,估计一般家长是不会放心的。恩,说不定觉得我就是骗子之一呢。黄少天挠了挠下巴,正好走到楼门口,就仰头看了一眼,整栋楼只有两家的灯是亮着的,数数楼层,果然有个九层的,应该就是孙翔家了。

要放在以前,看到半夜三四点孙翔家还亮着灯,黄少天第一反应肯定是孙翔正在熬夜打游戏,但经历了今晚这个不平凡的夜晚之后,现在的黄少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有认知缺陷的到处发表不正确言论的黄少天了,现在的黄少天已经从朋友的教育课程中顺利毕业,再看这半夜的明亮窗口,只觉得又热血又励志,脑中浮现的都是孙翔表情认真埋头刷题的画面。

恩……其实挺违和的。

就算错误认知被纠正了,黄少天也还是不能把孙翔和专心听讲的乖学生形象联系起来,他还是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判断,学校是个厉害学校,但孙翔不一定是个听话孙翔啊,而且自己撞见的那几次孙翔的成绩确实都比较惨烈,很有可能是个脑子聪明但不怎么好好上课的,成绩排名不高不低,不至于被本部扔出去,但也不会排得特别靠前。

黄少天一边想着一边进了家门,灯一开就把孙翔的事儿扔脑后面了,先拆了润喉片扔进嘴里一片,然后掏出手机点了个宵夜,等外卖的功夫美滋滋地洗了个澡。

 

整栋楼的南立面上亮起了第三盏灯——黄少天家的灯。没过多久,顶层的那一盏在四点左右的时候熄灭了,自此只剩下了二楼和九楼的两个明亮小方块还继续坚持着,一个黄少天一个孙翔,工作日晚上,如此熬夜的人毕竟占少数。

黄少天精神抖擞坐在客厅地板上打游戏,家里好几个屋子的灯都开着,灯火通明,直到鸟叫响起来他才恍惚地看了一眼窗外,天空已经泛起了暗蓝色,他转回头又玩了一会儿,玩到天光大亮终于是有了点儿睡意,这才爬起来关了灯,钻到卧室床上。

比起悠闲自在的二楼通宵住户,九楼那个通宵的明显就惨了很多。

孙翔一整晚都在崩溃边缘徘徊,他本来确实是……在快乐熬夜打游戏的,打到了半夜两点多,玩困了准备睡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孙翔从来不记着发情期的日子,每次发情期都来得特别措手不及,不过以前那几次都是白天在学校的时候察觉到的,只有这次是半夜两三点一个人在家。意识到这件事之后的孙翔坐在地板上懵了十多分钟,大半夜的肯定找不到alpha解决问题,孙翔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只能靠抑制剂撑过这个晚上了。

认真讲,孙翔是拒绝的。

这还是孙翔第一次用抑制剂过发情期,他真的对这种方式本能反感,倒不是说这种方式有哪里不好,但他就是不喜欢。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AO都有,孙翔聊天工具里还加了一个AO互相帮助的正规群,之前几次发情期他还有在里面约过几个A。但这次半夜三更群里安安静静,孙翔临时约人肯定约不到。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黄少天,其实孙翔每次发情期都要想起黄少天,不过孙晗不让他跟黄少天过多接触,反正上次被抓包之后孙翔被孙晗教育了个狗血淋头。

“你非发情期跑去人家alpha家里干什么?他应该还正在易感期里吧?我能感觉出来,你傻逼吗儿子?往一个易感期alpha家里跑?还是邻居?他应该也知道你住哪个房间吧,你他妈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你要是发情期找A解决个问题这无所谓,但是你得有点儿基本安全常识吧,以后想约出去约,别把人带回家,别让人知道你太多个人信息,明白没?而且你怎么知道人家想跟你约啊?就直接跑人家里去了?我本来还以为你是被人家骗过去的,结果听你这么一说,我还误会人家了呗?闹了半天是你自己主动过去的?你想啥呢,你知道人家方不方便啊你就敲人家门?”孙晗逼逼了一大堆,本来就心情不好,三天后给孙翔开了个家长会,更是气冒烟儿,回来直接跟孙翔说:“你再这样混日子的话学期末就要掉出本部了,要是下学期去了分部那你自己挤宿舍去,那边儿没房子给你住,一个月生活费500块,多了没有。”

孙晗态度十分强硬,语气特别严肃,孙翔看出来他是认真的,为了生活费赶紧发愤图强了小俩月,也没再花时间去思考黄少天什么的,学期末考试猛蹿出去一大截。

不过这已经是孙翔的常规操作了,每学期都这样,如果画个曲线图,那就是前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贴地飞行,后百分之十垂直爆表一飞冲天。

孙翔努力保住了生活费和独立房间,所以才能在新学期开学的凌晨三点多跟黄少天碰上面。


这也是这么久以来俩人第一次碰面,他妈的还不如不碰。

孙翔哼哼着在床上打了个滚儿,他买的抑制剂不是紧急抑制剂,等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没力气再下楼买新的,这份抑制剂吃完了还好几个小时才能见效,孙翔咬着枕头蹭床单,妈的等这个废物抑制剂有用了天都要亮了。

孙翔心里破口大骂,顺便埋怨刚刚偶遇的黄少天,之前好几个月上下楼一次都没见到,偏偏这种时候撞见了,虽然黄少天一点儿信息素都没漏出来,但现在孙翔特殊时期,他压根不能想跟alpha有关的东西,一想就腿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黄少天第一次压着自己操的画面。

其实孙翔之前的几次发情期也总会想到黄少天,这种行为不太礼貌,可是他控制不住——每次跟别的alpha约了之后他心里都要把人家跟黄少天比一比,然后得出结论:哎还是黄少天最好。

但是再好又有啥用啊!又约不到!还早早就把自己口味养叼了!

孙翔气死,他不是没想过再去找黄少天,虽然孙晗不让他再跟这个alpha邻居有联系,但孙晗的话孙翔向来只听十分之一,真正让孙翔把这念头憋回去的是何卿电话里跟孙翔说的,说你可以多试几个alpha啊,不然对alpha的认知和判定多少会有些狭隘和盲目。

孙翔觉得有道理,也真的听话地多接触了一些alpha,现在四五个月过去了……恩,还是心心念念黄少天。

他本来以为alpha都没啥差别的,上床全靠本能就行了呗,没想到还真的是有差距,虽然样本很少,但这么几个已经足够孙翔得出结论了——也不是说别人不好,只是总会在某些细节上不太合拍,跟黄少天就不会这样。

咋回事,是起点太高了吗?开局满级?

孙翔想不通,也不想想,尤其现在更不想想。现在他趴在床上,只求黄少天赶紧从自己脑海里滚出去。

外边天已经蒙蒙亮了,孙翔一身汗,床单被他挠得皱皱巴巴,卧室的灯一直开着,满屋子都是香甜的信息素味,孙翔把被子蒙到头上,蒙了一会儿又嫌热,一脚给踹了。他突发奇想,从床上爬下来翻书柜,抽出本地理书随便翻了一页开始看,试图转移注意力,当然屁用没有,他满脑子都是漂浮着的等压线等温线,觉得自己正被缠在最里边儿,正位于高温高压的双重核心。

孙翔把书随手一扔,一头又栽回了潮乎乎的床上。

 

tbc

标签:黄翔
 
 /  热度: 326评论: 29
评论(29)
热度(32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