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翔周】王不见王 05

这篇???年,年更?????

一如既往神经病

前文我自己都翻不动了,手机也操作不了超链接,直接搜标题应该能搜到吧!



05

 

以前只听闻轮回的商业操作业内一流,现在身在其中终于深有体会,真是不服不行。

孙翔懵着脑子从经理办公室出来,脑内来回就那么几个问题:自己来轮回几天了?半个月有没?一个月有没?团队磨合尚且一坨屎,一叶之秋还没替轮回打过江山,自己就要真枪实弹开始给轮回创收了?

是的,周一早晨,孙翔刚进训练室,还没来得及把新一周的新一天的新一个白眼送到周泽楷脸上,就被经理一个电话叫到了办公室。

经理电话里啥都没多说,只说让孙翔过去找他。老实讲,孙翔心里有点儿没底,有种小学突然被老师传唤的那种慌张感觉,去办公室的短短三分钟路程里,孙翔做了种种假设:是不是周泽楷跟经理告状了?说自己训练不配合态度有问题今天骂食堂难吃明天骂宿舍难住性格难驾驭特别不合群恶意中伤队友甚至取笑队友性取向?孙翔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整整七大罪。孙翔是真的觉得周泽楷能干出这种背后捅刀的事,他现在对周泽楷没好感,周泽楷的形象在孙翔心里差不多也就这样了:阴险狡诈毛病多,傲慢无礼脾气大。孙翔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周泽楷越是针对,孙翔就越是反弹——大脑里反弹。

比如现在,孙翔的脑中就很激烈:就算周泽楷真找经理告状了又怎样,以为我孙翔会怕吗?告诉你,不存在的!我发誓与恶势力战斗到底!如果经理真的拿其中任何一条对自己开刀,自己就一个三百六十度潇洒甩锅,就说是周泽楷对我有意见,严重影响我日常生活和精神状态,都怪周泽楷。

孙翔盘算好一切,视死如归推开了经理的办公室门。轮回经理见他来了,脸上立刻挂起十分和蔼的微笑,开门见山道:“小孙啊,我们轮回新赛季的首支平台广告就交给你啦。”

孙翔:喵喵喵喵?

 

按轮回经理交代的,孙翔要参与的是新赛季轮回新赞助直推的广告,是一个直播平台的宣传,根据合同内容,因为孙翔形象好,所以前期孙翔要先给平台拍一支二十几秒的宣传片,捆绑一套宣传图,后面三个月里每月至少两次要在指定平台上开满一个小时的游戏直播。

其实这份工作很简单,孙翔熟练工了,以前在嘉世也接过类似的活儿。

但孙翔就是不太开心,他觉得这份工作来得不是时候。

要知道,现在外面嘉世粉和轮回粉正围绕着一叶之秋世纪大战,从官宣那天开始,至今已经半个多月了,还牵扯了很多其他俱乐部粉,战况愈演愈烈,谣言满天飞,还有很可笑的说法甚嚣尘上,说孙翔当初转会嘉世是轮回计划内的,孙翔去嘉世根本没打算当嘉世救世主,只是去嘉世接盘一叶之秋为两年后转会轮回做准备罢了。当然,这个说法遭到了轮回粉的轻蔑回击:是啊,就是这样,想不到吧,一切尽在我大轮回掌握之中,两连冠是计划内的,嘉世降级是计划内的,什么都是轮回计划内的,一手遮天为所欲为,知道厉害就别瞎逼逼了给主队积点儿德吧,不然不保证你队当家王牌下赛季还在不在你队。

论战斗力,全联盟只有百花粉能与轮回粉一战。

不过如果讨论到全明星每个人的粉丝战斗力,那周泽楷打头,孙翔垫底。

主要是孙翔的黑粉太多了,成群结队遍地走,日常排队嘲孙翔实力,说孙翔是靠脸进轮回,用脚打荣耀,能把孙翔气成河豚。

长得太帅是我的错吗?

孙翔最讨厌这种评价,结果这么从轮回经理办公室一进一出,惊觉自己还没在比赛场上大杀四方惊艳亮相打遍黑粉的脸,就真的要先走上靠脸赚钱的不归路了。

这简直是内忧外患。

孙翔委屈极了,闷闷不乐回到训练室,瘫到椅子里开始发呆。

周泽楷用探寻的目光扫描孙翔,孙翔不为所动。

周泽楷也不知道孙翔去了一趟办公室到底经历了什么,看他失魂落魄,不禁还有点儿担心,但又不想多问。

孙翔发呆了五分钟,周泽楷偷偷看了他五分钟。

五分钟后,气呼呼的孙翔掏出手机点进微博,周泽楷眼睁睁看着孙翔凭借400傲人手速秒打出一句“老子卖艺不卖身”,“身”还没打完,周泽楷预判到了,用赌上枪王之名的反应速度劈手夺过孙翔的手机,阻止了惨案的发生。

“你……!”

孙翔瞪大眼睛,正要跟周泽楷发火,周泽楷的手机先叮叮当当响起来,是经理的电话:“小周啊,有空吗?过来办公室找我一下哈。”

 

周泽楷离开了训练室,周泽楷带走了孙翔的手机。

周泽楷也没及时反应过来,出了训练室门才发现自己竟然一手一个肾如此奢侈。

孙翔的手机已经锁屏了,周泽楷摁了一下home键,直接给摁进了主屏幕。

……孙翔心真大啊手机连个密码都没有。

周泽楷趁机点进微博,把孙翔刚刚的不当言论删除干净,保险起见又点进了草稿箱准备公事公办地检查一下,一点进去不要紧,给周泽楷吓了一跳——孙翔一共屯了整整145条微博草稿。

周泽楷震惊地划了几下,随便戳开一条,内容是“嘉世没救了!!!!!”,再往更前面翻一翻,“分手不快乐!也不想祝你快乐!滚!”,“预定的键盘怎么还不补款,翔哥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再也不喝酒了”,“被猫挠了,操”,“老子终于有一叶之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etc,看来是把草稿箱当做吐槽记事本用了。

周泽楷对孙翔丰富又幼稚的内心世界没任何兴趣,现在这么看到还怪尴尬的。

周泽楷赶紧退出,结果手滑点到了最新一条。

周泽楷对着轮回队徽发誓,自己是真的真的不好奇不在意不想看,点错后的第一反应也是满心歉意,立马就想关掉的,可惜就是眼睛迟钝了一点,没来得及挪开视线,而这条又很精简,内容也格外劲爆。

周泽楷沉默地盯着屏幕,编辑框里赫然是一句“周泽楷真恶心”。

实话说,周泽楷当场摔手机的心都有了。

??????老子招你惹你了?

周泽楷愤怒地把它编辑掉,换成了“孙翔傻逼”。

 

直到进了经理办公室,周泽楷的脸色也没缓过来。

经理看出来了,赶紧呵护自家王牌:“小周啊,今天心情不好?”

周泽楷努力管理面部表情,灿烂地挤出一个字:“好。”

如果江波涛在现场,一定能够看透周泽楷此时的熊熊怒火,对待这种周泽楷,最佳安抚方案是冲到宿舍一楼冰柜帮周泽楷拿一瓶水和一支雪糕,或者冲到训练室里揪起孙翔的衣服领子照脸暴打一顿。可惜江波涛不在现场,对于空气中的山雨欲来,轮回经理无知无觉。

经理真以为周泽楷没啥大事儿,慈祥地继续进行谈话:“小周啊,跟小孙相处得还算好吧?”

周泽楷:“……好。”

经理说:“是这样的啊,新赛季开始之前啊,有个直播平台的广告需要拍一下,是新金主爸爸的直推大单啊,比较重要。合同签的是你和小孙两个人,我刚刚大体跟小孙交代过了,之后有什么新通知,宣传那边会直接联系你,你转告一下小孙就可以了。”

周泽楷努力努力再努力:“……好。”

经理甚是欣慰,笑呵呵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切换成拉家常的八卦模式:“最近合训还算顺利吧?我听小江他们说,你和孙翔挺合得来啊,新赛季的准备工作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小孙确实是我们看中很久的,是现役最合适的补强人选啦。”

周泽楷:“……”

周泽楷面无表情,先在心里掏出小本本给江波涛记仇,然后翻出钱包抽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出租车票,是周泽楷中止休假回来陪孙翔合训的时候从机场打车到俱乐部的那张出租车发票。

周泽楷把它递给经理:“申请报销。”



06

 

周泽楷遭遇了出道以来最严峻的一次生存危机。

上到俱乐部老板,下到青训营小孩,似乎每个人都认为周泽楷对孙翔有好感!周泽楷巨冤,简直想万字血书控诉心中不满,“我讨厌孙翔”这五个大字恨不得天天写在脸上,如果可以,他肯定可以做到一个月跟孙翔一句话不说、时刻跟孙翔保持三米远距离、只要有人提到孙翔他就一秒退群!只可惜,这些都是梦中的精彩。

现实是,他是轮回队长,孙翔是新来的队员,孙翔需要时刻感受轮回大家庭的温暖贴心热情洋溢,队长需要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与新同事和平相处友好往来。

呸,他周泽楷不是这么明事理的人!

但又能怎么样呢?周泽楷摊手,生活就是这样艰难。

这对周泽楷来说是极其难熬的一天,训练结束,小伙伴们迅速收拾东西离开了训练室,一分钟不到,屋里只剩了孙翔和周泽楷两个人。杜明出门前不忘回头给周泽楷比了个“努力”的拇指,周泽楷一点儿都不想知道杜明的小脑袋瓜里到底装了多少令人窒息的画面。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心中迅速默念三遍:我不怪你,我不恨你,天底下没有我周泽楷不能原谅的事。

念完低头瞪了一眼孙翔。

孙翔什么都没注意到,正戴着耳机咬着指甲皱着眉专心看下午团队训练的视频,并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自己已经配合整体队形了,CD也算得正好,就连炫纹加速都算进去了,为啥最后回头保奶还是晚了半秒?孙翔换着视角研究,想了半天想不通,烦躁地一抬眼才发现训练室里已经空空荡荡,只剩自己和周泽楷,下班时间早就过了。

一想到周泽楷,孙翔翻了个白眼,顺便冷笑。

两人今天除了训练中的必要交流之外,没多说过一句话。

周泽楷从经理办公室回来之后也整个人都不太对劲儿,把手机还给孙翔时也没多说半个字,孙翔本来以为能等到周泽楷的解释,或者等到一句“不好意思”什么的,结果只等来了周泽楷凉飕飕的一个斜视。抢我的手机,连个解释都没有?孙翔气得不行,他无法理解周泽楷的行为,毕竟手机是很隐私的东西,直接抢算怎么回事儿,我们很熟吗?而且孙翔百分之百肯定,周泽楷绝对偷看自己手机里的东西了,孙翔倒是不怕看,他手机里没A片也没裸照,但理不是这么个理啊?不管怎样,周泽楷这种行为都很冒犯吧?可是周泽楷毫无歉意不说,还反过来摆架子?把他孙翔当小面包捏吗?这事儿放在平时都够孙翔爆炸的,又恰好刚被安排了卖身广告,心情格外差,要不是训练室里还有其他人,孙翔保证一拍桌子就扑上去干周泽楷了,只可惜大家都在,孙翔要面子,不好意思当众跟周泽楷翻脸,只能憋着搞了一天的冷暴力。憋到现在,下班了大家走了,孙翔已经被训练搞得身心俱疲,也没心情跟周泽楷算账了。

孙翔闷闷不乐地关掉电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用余光往旁边瞥,旁边周泽楷也正准备撤,站着缠耳机线,一脸冷漠。

孙翔收回视线,不屑地哼了一声。

这一声周泽楷当然听到了,周泽楷觉得心好累,抬起头目视前方,吸气呼气好几次,然后耐着性子解释:“我是怕你把微博发出去。”

孙翔一愣,像听到笑话:“你当我傻逼啊,那种话我怎么可能公开发。”

“……”周泽楷凉嗖嗖地看他一眼。

“我拿草稿箱当备忘录,你不用管我。”孙翔缓和了一些,小声解释。

“恩。”周泽楷没多说。

两人沉默着继续收东西,孙翔并没质问周泽楷有没有偷看自己手机里其他的东西,周泽楷也没有质问那条“周泽楷真恶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又这么尴尬了好半天。

周泽楷突然说:“不是你的问题,是别人失误。”

孙翔皱眉,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周泽楷指的应该是刚刚自己研究了半天的团队训练赛。

孙翔没吭声,周泽楷也没在意。

周泽楷顿了顿,又说:“你已经很好了。”

这话周泽楷自己说完都一身鸡皮疙瘩,他发誓自己没别的意思,只是看孙翔太纠结训练内容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作为队长,他必须照顾队员情绪,所以才想言语安慰一下什么的,但话说出来立刻感觉不太对,周泽楷本来就不太会说话,一不小心就被人曲解意思。

这不,孙翔惊呆,迅速往旁边躲了躲,跟周泽楷拉开距离。

周泽楷努力友好地笑了一下。

“……”这在孙翔眼里简直是魔鬼笑容。

孙翔惊恐了,用二倍速继续收拾东西,之前那些得理不饶人的高高在上全没了,反倒慌得一比,心中警铃大作,周泽楷果然目的不纯,竟然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连自己看的录像都摸清楚了,还突然说出这种很奇怪的话……孙翔在这方面拥有绝对自信,所以总是想很多。

现在孙翔压根不敢思考细节,东西胡乱收拾完,看都不看周泽楷,披上队服抢先出了门。

孙翔走后,周泽楷立刻收起营业笑容,烦躁地吹了一下刘海。

 

两人的关系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差,但就是这么巧,你越讨厌一个人,就越发现满世界都是那个人。

说来也奇怪,两人明明前后隔了挺长时间离开的训练室,不知为何最后还是同一时刻相聚于同一地点——宿舍楼一层冰柜前。

然后两人同时抓住了同一瓶海之言。

缘,妙不可言。

孙翔抓的是瓶子上半截,周泽楷抓的是瓶子下半截,谁都不放手,也谁都不说话。

两人相互瞪着,心情都不好,又都觉得是对方的错。

周泽楷真的很烦躁,憋了一天真的憋不下去了,心想我平时工作上忍你已经算是人生的超常发挥和极限挑战了,你偷偷骂我我还要对你微笑,我容易吗我?凭什么下班之后连瓶水都要继续让着你?没门,我周泽楷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你可别太过分。

孙翔倒跟周泽楷情绪不同,孙翔是真的很轻蔑,心想我已经很努力地漠视你了,你为啥还要执着地接近我?偷看我手机还等我下班,现在连瓶水都不放过?我对你真没那个意思,不对,也不是,反正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主要是,我看你也不肯当下面那个啊?

反正已经是下班时间,不需要维持同事之间的虚假和平,两个人各怀鬼胎较上劲儿了,非要在一瓶水上站稳立场争取主动。

正巧吕泊远下楼拿雪糕,远远就看见承包了全俱乐部最近所有八卦的两位主角正在冰柜面前摆pose,还含情脉脉地对视。

吕泊远心里立刻吹起了口哨。

周泽楷和孙翔的事儿整个正式队都知道了,就周泽楷和孙翔本人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让我们跟上吕泊远记忆的翅膀,把时间拨回两三天前——

上周末的团建非常顺利,孙翔和周泽楷在江波涛后台操作的帮助下,关系进展神速,就连吕泊远这种平时八卦敏感度为零的菜鸡青铜选手也终于体验了一把揭开一线风暴面纱的快乐。

按照轮回以前的习惯,每次外出团建的深夜都属于街边烧烤,这次也不例外,全队一共在外住了两晚,大家照例相约出去压马路吃宵夜,但每次去找周泽楷和孙翔的时候都会遭到房中两人异口同声的拒绝,连门都敲不开。杜明蹑手蹑脚趴在门上偷听了十分钟,说好像是听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奇怪声音。

这就勾起大家的好奇心了,最后一天退房,杜明在周泽楷和孙翔两人都拖着箱子下了楼之后,偷溜进两人房间拍照取证,后来观察照片发现,双床标间其中一张床的床单凌乱不堪,两个枕头都集中摆放在另一张床上,看起来是两人挤着睡在了一起,杜明的这张照片成为了大家后期推理过程中最关键的证据。

同时,团建过程中,江波涛也偶然获得了目标人物的重要证词。当时是团建的第二天,大家一起外出解决晚饭,江波涛与孙翔偶遇洗手间。孙翔洗手的时候,外套长袖一撸起来,胳膊上有好几个明显的淤青,江波涛问了一句:“这怎么搞的啊?”孙翔冷哼:“周泽楷弄的呗。”说完顿了顿,看起来特委屈,气鼓鼓地继续告状:“你们队长也太不讲理了吧!天天晚上都能找到理由跟我三百回合,我也很累啊!”OK,江波涛同学获得了足以一锤定音的关键性证词。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

后来正式队拉了个小群八卦这事儿,群里没有孙翔周泽楷,群名叫“等待官宣”。

大家七嘴八舌相互交换了自己手里的情报,并很快统一了结论:走没走心不知道,反正炮是肯定炮过了,为队长和新队员的性福生活鼓掌吧! 

啪啪啪啪。

孙翔和周泽楷闻声回头,见吕泊远一边鼓掌一边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乱了乱了,彻底乱了。

周泽楷如此聪慧,几乎立刻明白了吕泊远的意思。

他急忙试图解释,可是他是周泽楷啊!话到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

“打扰了打扰了。”吕泊远走过来,随便拿了根雪糕,又识趣地远离现场,“你们就当我不存在。”

周泽楷跟孙翔还在抢那个瓶子,俩人傻逼兮兮地在同一瓶饮料上努力掰手腕。

周泽楷绝望地看着自己可爱的队友:“不是……你听我说……”

“?”吕泊远站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并不靠近,从根本上杜绝了影响二人感情的任何可能性。

“你听我说,”周泽楷委屈,“我跟孙翔真的……”

周泽楷这句话再也没有说完。

一阵混乱的叮叮当当打断了周泽楷得来不易的最后的解释机会。

三个人的手机一起响了,是轮回正式队总群(包括周泽楷和孙翔)的群消息。

三个人一起低头掏出手机,一起点进那个名为“新的风暴已经出现”的微信群,群消息正源源不断地蹦出来。

江波涛:@全体成员 报!刚刚宣传小姐姐跟我说,新赛季我和队长解绑啦!

杜明:为啥?

吴启:看没啥效果所以放弃了?

江波涛:不是,是换了个人给队长

江波涛疯狂暗示:官宣,官宣

吴启:难道!!?

江波涛:就是你想的那样!

江波涛:新赛季推“双一”!

杜明:双一?

吴启:一枪穿云一叶之秋啊!

杜明:哦!!!!

宿舍一层大厅落针可闻,三个人盯着手机神色各异。

吕泊远憋笑,周泽楷惊呆,孙翔……实话说,孙翔没看懂。孙翔不清楚轮回的营销策略,所以并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多么可怕的未来。无知的孙翔活在当下,心思还在那瓶儿水上。

手机又震了两下,新的群消息蹦出来。

江波涛:让我们为爱!

杜明:[鼓掌][鼓掌]

吴启:[鼓掌][鼓掌]

“……”周泽楷眼前一黑。

这么个短暂空档,周泽楷手里的饮料瓶被拽走了,连着人也被扯得踉跄半步,一抬头,正好看到孙翔亮晶晶的眼睛。

孙翔晃着柠檬汽水,得意地朝周泽楷挑眉毛:“我的了。”


tbc

周泽楷反复跳河,然而单纯的孙翔还没明白炒cp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个这样式儿的故事——

经理:你们给我!在一起!在一起!(按头)

翔周拼命挣扎.gif

 /  热度: 336评论: 75
评论(75)
热度(33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